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067尾 纸页被毁,刺探石光

  
    东西不多,大多沾了泥巴,看起来像是野生中药材,他剔着根,完完全全忽视其余四人。

    顾景柯摸着手上的宗谱,厚重的一大本,鼻尖动了动,似乎能嗅出种古老的气息在缭绕,纸页泛黄,有些字迹都模糊不清,字是用细毛笔写的,用比简体字微微复杂的老字记的。

    纸页有些起毛,但也能认的出大概内容,一页页翻过,没有看到石大爷所说的那个传言,翻到最后,还是没有,顾景柯摩擦的着书皮,看着最后一页的痕迹,眸中有深意闪过。

    穆冥一直在旁看着,现在看着他摩擦着书页,又不说话,心下奇怪:“被人动了手脚?”

    顾景柯合上宗谱:“你说的没错,虽然痕迹几乎消失不见,但撕下一整页的痕迹太明显。”

    二胖和李明远看着他们打哑谜,也不多问,都默契的噤声,该问的和不该问的他们懂得。

    顾景柯走到石光的旁边,将宗谱翻到最后一页,递到石光面前:“大爷,这里是不是少了一页?”那撕下来的痕迹虽被人特意消磨,可缝隙存在,让人忽视不了。

    石光放下手里的药材,拍掉手上的泥土,仔细的看了眼宗谱,这才抬头打量顾景柯,眼神浑霍又带着精明,说着仍旧不太正宗的普通话:“最后一页,被我亲手撕掉了。”

    他说的话像是掺杂着很重的乡音调,不认真听根本就听不懂,幸好顾景柯思维灵敏。

    “那页纸现在在哪里?”顾景柯站直,将宗谱重新合上,既然确定被撕,那这本宗谱就不会再有其他记载,“那页纸记载着什么重要东西?所以要被撕掉”

    现在不能确定那页纸有没有记载,全是一个谜,几人拧眉,穆冥看向石光,这位老大爷没有石大爷和善,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感觉,难道孤寡老人就是这样孤僻的性格?

    他一人守着祠堂,看模样也是很久不下山,这山上除了祭祖的节日,应该也没人会来。

    “那页纸不详,有诅咒!”石光面露不善,抖了抖唇,怒道:“不销毁会有麻烦的!我们可不想香镇无缘无故毁了!”

    听这说法,纸页是被销毁了,可是宗谱上的东西,特别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能随便销毁?即便撕下那页纸,那页纸也极有可能是被放在一处地方保存,乡下人尊祖,不会不敬祖。

    可这老人为什么说已经销毁?他是在隐瞒什么未知的东西还是他说的是事实?

    是因为怕被诅咒所以才销毁,这样也说得过去,可这些事二胖这个本地人怎么都不提?

    “那页纸被撕了,你们村长知道?”顾景柯视线紧盯着石光的脸,就怕有一丝异样。

    石光沉下脸,这是不信他?“我是经过香镇最高辈分的人同意才撕的,至于像二胖这小子,无权知道这件事!”他摆摆手,黑着脸,“你们若没其他事了,就赶紧走。”

    他们的质疑很明显是惹怒了他,要送客,石光拿从顾景柯手里拿过宗谱,头也不回的往刺祠堂去,只留下一个冷硬的背影,有些不近人情。

    而穆冥在他进去后,也压低脚步声跟到门口,她不打算进去,只站在门口看着石光的背影,而石光宗谱还没放下,脸黑成锅底。

    转身瞪向她,怒气高涨:“你们还想做啥,打扰祖宗休息会遭报应的!不想死的赶紧走!”

    穆冥敛下心底的诧异,隐隐有些觉得这祠堂是案件的突破口,她凭空弯起嘴角,成了一道月牙儿:“我们不是怀疑你说谎,只是办案所需,还希望大爷你消消气。”

    她说这话,一来是想要打消石光的敌意,二来是刺探石光这人有没有问题。

    石光眼一横,语气依旧不善,坚持让他们走:“你们赶紧走!”

    穆冥的视线静静在祠堂扫了一圈,抿唇,转身和顾景柯交汇眼神,就往下山的小路行去。

    石光见他们都走了,这才松下一口气,将宗谱放在牌位下的最中间的那个盒子里,之后点了三根香,跪在桌子前的地上,嘴中念念有词:“祖宗勿怪,勿怪,小孩子不懂事。”

    叩了三拜,之后颤颤巍巍的站起身,苍老的手抖得厉害,将香好不容易才插进香鼎中。

    “去村长家。”顾景柯跟在李明远身后,低低的吩咐,经过她的那道视线,他知道穆冥在这里也有发现,可却不好谈论,现在只能先下山去找村长求证事实,包括诅咒的具体内容!

    二胖和李明远走在前面,得了目的地,脚步迈的更大,快点破案,对谁都好!

    到达村长家门口时,村长正从石大爷的灵堂回来,脸色含着悲意,杵着拐杖走的极慢。

    等看到门口的几人,不由得加快脚步,昨夜顾景柯和穆冥的表现无疑让他微微信服,再加上今天清早在石大爷家的那条水流中发现死的昆虫、蚊蝇,更加让他确认穆冥说的是事实。

    他虽然不懂什么是科学依据,可死的那么多的生物足以证实那水中有毒,而昨夜那桌椅上的饭菜也有被老鼠、蟑螂偷吃,那些老鼠、蟑螂无一被幸免,他再古板也能看出有毒!

    而且是被人下的毒,否则石老头怎么会轻生,怎么会口吐白沫而死?怎么会死不瞑目。

    想想就让人无比心寒,是谁这么歹毒?害了一条又一条的人命,而且毫无停下来的趋势!

    村长杵着拐杖,仰起沧桑的脸:“你们来这是有发现了?还是有什么情况要了解的?”他低下头,语气轻叹,“想知道什么就直接问吧,我这把老骨头也不怕什么。”

    见他这么配合,穆冥知道他这是相信他们的能力,现在连村长都开始信服,接下来的事好办的多,至少不用太担心香镇的本地人从中作梗,从中阻拦,越封建的村子就越信服长者。

    她向前一步,扶住村长的右手臂,慢慢的朝门内走,语速低缓有力:“村长,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而聪明人一般都不需要拐弯抹角,您说,是不是?”

    ------题外话------

    谁的嫌疑最大,说出来,谁怕谁!

    总之鱼最怕你们弃我于不顾,这句话是真心的。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妙探独宠妻》不错,请把《首席妙探独宠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17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