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14尾 掘地三尺,要不逃吧

  
    穿上浴袍,穆冥拿了干净的毛巾擦着头发,水雾渐渐消散,露出整个身影,她轻搭毛巾细细的缠上发丝,擦着发丝上的水,目光专注,消了之前的寒冽。

    出了浴室后头发已经半干,她将毛巾挂在挂钩上就出了浴室,身体往**上一躺,被窝立马陷进去一块,头发没干就睡醒过来定会头疼,可她顾不上这么多。

    身体一沾**,眼皮子就沉的不行,她想睁开眼等头发干,可困意来袭,缭绕上她的眉间,不等她做出其他反应,就已经睡了过去,**太软太舒服,怪不得她。

    从昨天起就忙的像个陀螺,在墓穴里还神经高度紧张的防着被人发现,最后还掉进寒潭,从昨天早上到今天早上就没彻底喘过回气,这下神经一放松,倦意就缠上身。

    洗过澡后反而不急,现在只有两个字:等待!等程曼他们到达香镇,同时希望那些人别跑,否则扑了空,抓人就更难,可嫌疑人怎么可能这么听话,不跑等她们去抓,怎么可能。

    睡着的她并不安稳,脑袋就像是放电影闪过朦胧的片段,想法断续的在她脑子过了一遍。

    在她刚躺下后,隔壁的房间也传来开门声,顾景柯也从浴室出来,发丝滴着水,人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倾长身姿,体态清贵,给人看一眼就像是在亵渎神人般。

    他坐到椅子上,眸光看着窗外的树林,像是那里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专注,可房间若是有第二人的话,就会发现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根本没有疑点,而他眼中没有焦距点,正在出神。

    等他头发干了后,他才回过神,捏了捏眉心,也不知想起什么,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勾唇浅笑,那只手,是抱过她的手,现在似还有她的余温、身体的清香。

    顾景柯此刻的表情说不上温和,甚至还有一些阴谋得逞的狐狸笑容,目光飘飘洒洒,犹如鹅毛般的软,他站起身,往**上躺去,额前的刘海贴上他的眼,凭空添了几分**气息。

    渐渐的,呼吸变得均匀,极度疲倦使得两人急需休息,室内安静,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大概一小时后,顾景柯睁开眼,目光变得清明精湛,进了浴室捧了把水洒上面部,倦意一扫而空,是时候去找肖强谈话了,换上衣走到隔壁的房门口,侧耳听了听里面的动静。

    毫无声响,人应该还没醒,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十三分,顾景柯重新回了房间,等到九点再走,人困倦,他可不会去打扰人家的好眠。

    而此时的墓穴内,已经炸开锅,人声鼎沸,吵闹声推搡声不绝于耳,有人骂咧充满烦躁。

    “这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会不会已经逃出去了?”一石激起千层浪,一话听进千人耳,这一说,立马让人感到强烈不安,议论纷纷。

    “老大,老李说的是,人不会已经跑出去了吧?”有人颤颤巍巍的开口,更加让人恐慌。

    除了开石门的几个人,墓穴的其他人都集合在穆冥和顾景柯消失的大厅,脸色慌张,各个都有着小心思,打着小算盘,可看到老大还在这,又不敢明说明做。

    老大冷哼一声:“他们是在这个石洞里消失的,我们守在这外面,他们怎么逃得出去!”

    他说的掷地有声,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说这句话时,心有多虚,可是那两人就是不见了,在那两人进入这个石洞内他们就跟着进来了,可,人就是没了踪影。

    他们就差将这个石洞掘地三尺找人,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就是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可人去哪了?我们都找了**了,连影子都没有,不是已经逃出去了还能是什么!”有人硬着嗓音,可又害怕被老大批评,声音说到最后几乎低不可闻。

    可人聚在一起,又是在墓穴内,再低的声音也没听了去,众人皱着眉深思,看着老大的眼神也变得奇怪,含着打量的视线扫过老大的脸,再转了几圈,明显不善。

    而老大被这么多人盯着,脸色的面子有些挂不住,黑着脸道:“你们找不到不代表逃出去了,他们藏起来了,藏在我们发现不了的地方……”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工人打断:“老大,你别忘了,那两个人可是市局来的警察。”

    老大冷冷的扫了那工人一眼,眼神恨不得将那工人生吞活剥,再用滚油烫身,这明显是拆他台,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下子面色彻底僵住。

    那工人也是个明懂事的主,知道这次算是得罪了老大,彻底甩开手对着干:“兄弟们,我们在这个墓穴干了这么久,赚了不少钱,可是钱也得有命花,不然要那么多钱干嘛?”

    “可现在墓穴闯进了两个警官,明显我们已经暴露,现在找不到人,指不定那两个警官已经通知公安局来逮捕我们,老大说的不无道理,可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那工人一连话说了出来,越说越激动,彻底不把老大放在眼里,现在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不管说不说,刚才就已经得罪了老大,事后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不如趁现在人都聚集在一堆,多拉几个盟友,干起事来也方便,处理起来也有人一起承担,工人最后甩下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也不再多说,你们自己好好掂量!”

    老大的眼神就像是粹了毒的刀子,寒光飒飒,只差一个契机将那工人捅死,可现在他不能,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死一个人,就彻底不得了,不炸窝是绝对不可能的。

    “是啊,老大我们等警察来就全完了。”老李应和一声,之后顿了顿,眼神左右瞧了瞧像是怕有人出现,等确定好没人才压低嗓音道:“要不我们就……逃吧!”

    众人静默片刻,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都开始颤栗,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就是和大老板作对啊!毕竟大老板还没发话,这就用了逃这个字眼,这不就是赶着去送死!

    老大的面色变得乌黑,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正想着怎么开口回话时,从他身后传来一阵清脆的掌声,只听他嗤笑一声,问道:“是谁说要逃?”

    听到这声音,老李立马吓得腿软,他明明确认大老板不在,怎么会突然走出来,盯着大老板出来的方向,正好是老大身体挡住的死角,难怪没看到人,原来是藏住了。

    “扑通”一声,老李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几个头,哭丧着嗓子道:“大老板,我也是没办法才这么说的,我怕那两个警察逃出去报警,对我们不利!”

    大老板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的表情,只看到他轻轻的笑,他长得并不好看,中年人,这一笑让老李心中更为胆怯,他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

    慌忙的又连磕几个头,认真道:“大老板,我是为大家的安全着想,才让大家逃的。”

    “你以为逃就安全了?”大老板反问一句,眉眼狠厉,“动点脑子,若两警察真的逃出去了,那外面早就设下天罗地网,一出去就等于自投罗网。”

    “先起来。”大老板眯起眼,“现在最重要的是打开最后一扇门,别的你们什么都不用管。”

    老李眸子一缩,大老板这是饶了他?怎么可能!

    “还不快谢谢大老板!”老大在旁边冷哼,眼睛充斥着闪烁的光,他可明白大老板的心思,若是再平常,老李现在早就成了一具尸体躺在地上,而不是还跪在地上嘴硬辩解。

    现在不能杀人,若杀人场面定不会受到控制,到时候混乱成一锅粥,那就难办了,这应该就是大老板考虑到的状况,否则怎么会留着一条养不熟的白眼狼活着。

    大老板那么冷血狠辣的一个人,怎么可能突然大发善心饶一个弑主的工人。

    “谢谢大老板!”老李擦了擦额头上磕出来的血,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他方才磕头用的是真力气,现在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在大老板面前不敢做个空架子。

    众人也因为大老板的出现变得安静,方才老李磕头没一个人出来求情,包括之前起哄的那个工人,可想而知,这属于凑热闹可以,办实事就别叫上他们。

    老李深刻的明白这一点,可这也怪不得谁,谁人都珍惜自己那条命,眼中闪过一抹悲哀,打出头鸟,他这只鸟却因为不在平常日子,打的人故意打偏放他一马。

    “大老板,那扇门有进展了!”有人从隔壁的洞口急匆匆的跑来,面带狂喜,脚步声在这安静的洞穴里显得很大,而他说出来的话更让人兴奋。

    那扇门有进展,就代表要打开,那么他们就可以离开这个墓穴和家人团聚了!

    这下子就连大老板也面带惊讶,这比他给的时间还有快几天,是他始料不及。

    那工人跑到人群前站在大老板的面前道:“针对那扇门的技术人员说,他们已经找到一个巧的办法打开那扇门,最多明天凌晨就能破开机关!”

    众人听到这话心情就开始无比喧闹,抱着庆幸的态度,也许那个时候警察还没来,而那两个闯入墓穴的家伙也还没出去,或许已经被机关给射杀。

    老大身体凑上前问:“大老板,要不要去看看?”

    他可是摸准了大老板的心情,肯定是这个想法,跟着一个人这么久,什么脾性肯定也能摸清几分,再者说跟着大老板这样的人,察言观色必不可少。

    “走吧,去看看。”大老板看了他一眼,眸色略沉,却还是被他捕捉到一抹急不可耐的情绪,老大笑的跟朵花似得,众工人立马让出一条道能容纳人通过。

    大刚也连忙跟上,他可是要好好抱紧老大这条肥大腿,以防万一可以用来保命。

    等几人没了影,之前那闹事的工人朝着人消失的身影啐了一口:“呸!没志气的狗腿子!”

    众工人虽脸色不好看,但是也没附和一声,谁都看到老李刚刚被吓成那样也不见得闹得最凶的这个工人说一声,只会在人背后逞能,这样的人最可恶。

    有工人看不过眼,讥笑道:“我看老王啊,你还是管好你那张嘴,没看到之前老李都下跪磕头了,难道你也想试试吓破胆的滋味?”

    之前他可是看到在大老板出现后,老王那腿抖得跟筛子一样,就差没和老李一样跪下去磕头,其实他就是在怕大老板找他麻烦,这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谁让他闹得最起劲。

    可这大老板偏偏看都没看老王一眼,真是奇怪,难道是大老板来时正好听见老李说话,之前谁说的话他都没听见?这老王运气可真是好。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老王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撸起袖子就准备冲过来,“你是想打架就直说,我今儿个奉陪到底!”

    这边工人一下子就怒了,他只不过想替老李抱怨几句,没想到就受这待遇,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我有说错?你不就是欺软怕硬,在大老板面前你就是个屁!”

    “你***才是个屁!”老王爆了句粗话就冲过来,扬起袖子就开打,一拳头过去却被人躲了开,工人回击,你一拳我一拳,打的好不热闹。

    场面顿时不受控制,两人紧紧滚在一团,有人上来劝架,脸上却挨了一拳,痛呼一声也就不打算管了,这种事管不了就别管,免得糟心。

    老李捂着晕乎乎的头,额头的血已经不流了,看着扭在一起的两人叹了口气。

    “老王、老杨,你们两个何必呢,别打了,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团结一气。”老李没上来劝架,他此时有心无力,而老王和老杨像是没听到般,仍旧打的起劲。

    一会老王在上,一会老杨在上,衣服在地面上也擦得不成样子,看不出来原本的颜色,只留着一块块乌黑的泥土。

    两人打的不可开交,众人见劝不住也只站在一旁看好戏,时不时的点评一下。

    “老杨占上风了!”一工人急道,“老王爬起来坐上去了!给了老杨一拳,老杨……”

    这是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多的人,老李咬了咬牙,顾不上脑袋的疼痛,吼道:

    “有人去向大老板告密了,你们两个再不分开就等着去见阎王!”

    ------题外话------

    千呼万唤始出来~

    还有9天上架!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妙探独宠妻》不错,请把《首席妙探独宠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17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