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79尾 张嘴迈腿,爬床睡觉

  
    李明远率先开车离开,这边的四人眸光皆是平淡安稳,缓缓的下了车走向旁边的一家酒店内,身形优雅,让人看不出疑点,四人开了一间房。

    那房间正是面对着洗浴店,可以从窗户那里直接看到楼下的动静,他们想到再开一间房的原因是恰好这里的酒店多,下车直奔酒店也不会让人起疑心。

    谁让这里的洗浴店较多,做那种事情的人也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必须要酒店的房间,这也让酒店的价格较贵。

    只不过四人只开了一间房,酒店的前台小姐眼神都变了,知道她会想歪,几人也不在意,拿了房卡就进了电梯,那些在人背后喜欢说事的,他们管不着。

    毕竟嘴长在人家身上并不是长在他们的身上,他们也不能拿了针线去缝了那些人的嘴,反正四人也不在意。

    不出四人所料,两个前台小姐在人刚走就开始窃窃私语:“四个人没钱来什么酒店,真是够让人瞧不起的!简直就是让人掉面子。”

    在她眼中,没钱就别来酒店掉面子,让她们空欢喜以为接了比大单,可最后居然只要了一间房,这足够让她感到郁闷的,那一腔热情碎成看不见了。

    另外一个酒店前台可不这么想,瞧了瞧她道:“你说什么呢?能进我们家酒店的人哪个不是有钱人?你没看到几人身上的衣服?那可都是做工精良的定做装!”

    她还不解气,为自己眼光独到特别自傲:“他们发丝不乱,也不是走路来的,这四个人开一间房,无非是为了……”

    说话的女人突然顿住声,这可把另外那个女生急的不行,连忙问道:“为了什么?!”她们最爱嚼舌根、八卦,否则这样的工作还不得无趣死。

    另个前台笑的满脸诡谲,看的那女人狠狠的抖了下身体:“要说就说,干嘛笑的这么阴森,敲着让人挺害怕的。”

    “你怎么这么傻!”那个前台不笑了,低下头轻声道:“四个人开一间房,无非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怪趣味……”她故意拖长了音调。

    惹得那位前台瞪大了眼,最后一排手掌,笑的眉眼弯弯:“原来是这样,我就说怎么可能穷到那个地步!”

    两位前台笑的满脸神秘,之后看到门前有个人影一晃而过,立马闭上了嘴,因为又有客人来了,她们得保持良好形象,免得客人被吓跑了。

    穆冥四人进了酒店的房间就将门紧闭不开,将房间周围扫视一周后稍稍凝了眉,或许是因为这里酒店的房间不是用来“住人”的,显得较为简单。

    看向周围一圈,穆冥走过去将窗帘拉开成一道缝隙,眸光轻闪,直接看着洗浴店的门口,这里的视觉感倒是不错。

    能够将下面一眼看到底,她转身道:“能够看得到,没有物体遮挡。”

    程曼也快步走了过去,顺着那个方向一看,凌厉的眉眼微勾:“不错,我们就在这等着,李明远去别处待命。”

    她将窗帘拉开缝隙,让外面的看不到里面,而他们却能够清楚的看到下面,祁少晨和顾景柯拉了张椅子坐下,眉头紧锁。

    “我们现在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这是我们的弱势。”顾景柯手指在椅子把手上转了个圈,“我们不能打草惊蛇。”

    祁少晨郑重的点了点头,他极为赞同顾景柯的说法,若是打草惊蛇可能就会让这场交易停止,而他们也将失去一次机会。

    慢慢的在一旁等着或许才是最好的办法,李明远将车停下,这次他随手找了个饭店坐在里面用餐,他坐的地方是窗户旁,可以一眼看到车路上经过的车子。

    洗浴店内。

    三人换好衣服缓步去享受这里的服务,大力将身上的浴袍弄好,问道:“听说这里的洗浴服务在本市也是数一数二的,尚先生也是会安排。”

    二军轻轻的扫了他一眼,笑道:“他想和我们合作,自然是要想个点子和我们拉好关系,不然日后怎么和我们谈价钱?”

    那些东西的价钱可不低,若是能够减少成本谁不愿意努力一下?尚先生很明显就是有经济头脑,否则怎么会这么个招待。

    知道他们刚下飞机身体疲倦,找这么一个洗浴店让他们祛除疲劳,其实这算是一种享受,两个人脑子转了一圈,心里较为满意。

    付谈走在两人的前面,脸上的刀疤还是如原样的恐怖,听着两个手下谈话他不动声色,不言不语的听着他们分析。

    大力和二军是知道他的脾性,否则也不敢随便谈事,这时从外面走进一个女人,看起来像是经理模样的人。

    她直直的朝三人走过来,大力和二军上前一步,将付谈护在身后免得女人撞了人,那女人看到三人,连忙顿住脚步道:“你们可是尚先生的客人?”

    知道尚先生!大力和二军的眼神同时一凛,而付谈却微微眯了眯眼,瞧不清楚他现在的心态是什么,但身前的两人直到。

    若是这个女人不说出个所以然,付谈会直接走人,那就证明这次的交易无法圆满完成,也相当于这次之行徒劳无功。

    “尚先生吩咐过,他的朋友来一定要给贵宾的待遇。”经理亲自躬身请人,“还请三位跟我来。”

    看得出这三个人就是尚先生的朋友,经理也不再多问,直接请人去享受特殊的高贵服务,她不卑不亢的走在前面,让身后的三人静下了心。

    这女人,很明显就是尚先生的手下之一,倒是个有眼力见的,大力和二军又缓步的朝后退下身,让付谈走在前面,他们殿后。

    女经理走在前面虽然不看身后,可以时刻注意着身后的动静,察觉到换位了她心下舒了一口气,这三人不再像是防备敌人一样防备她,也算是不错的。

    “尚先生吩咐过,一定要你们好好在这里休息一番,他已经为你们买单,还请你们不要客气。”女经理介绍,为还没出面过的尚先生说好话。

    她若为尚先生争取到好感,也是自己脸上有光,若是自己搞砸了,这个身份想必就不用做了,所以她无比重视这三个人。

    “这里是桑拿室、从这里过去的那边是温泉。”女经理一边走路一边介绍,付谈不作声,三人跟在她的身后不说多余的话。

    直到介绍完毕后女经理道:“三位先生想选哪样就去,我保证没人会打扰到三位先生。”

    话落,女经理又低低的躬下身体,缓缓的退了出去,今日的洗浴店归并房里安静的出奇,压根就没有人,这或许就是尚先生的诚意,将这里给包下了。

    三人去了侧门的别院,那里别有洞天,泡着温泉水,大力靠在石头上道:“这水泡起来还挺舒服的,都不想起来了。”

    二军用手朝他捅了捅:“不想起来也得起来,这泡久了你就等着见阎王爷,你以为舒服就可以为所欲为?”

    大力睁开闭着的眼睛,哼道:“我只是说说,你真以为我这么撒傻?”谁都知道温泉水泡长身体会虚脱,每次泡都有一定的时间限制。

    “大哥,你觉得这次的交易能不能成功?”二军懒得再和他扯,直接看向付谈,眸光闪着亮少许光,“到现在尚先生都还没出现,他这是什么态度?”

    相对于大力不同,二军考虑的比较深远,不会因为这么点小恩小惠就忘记了正事,想用这些收买人,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静观其变。”付谈轻轻的拿起一杯红酒,放在唇边轻抿了口,他心中何尝不是这么想,若是尚先生真的够诚意,就不会到现在还不出现。

    只吩咐一个小小的女手下招呼他们,他究竟想不想认真谈交易还不得而知,总之他现在还没来就是不在意他们三个人。

    或许说,他瞧不上三人的身份,觉得和他们谈交易让自己的身份掉价,所以还没见面他就准备来一个下马威。

    “大哥,二军的意思是这个尚先生是故意摆谱?”看到两人不吭声,大力一下子从水里站了起来,若是有袖子他现在肯定会撸把袖子。

    “我现在就去问那个女人她老板在哪!”大力气势汹汹的就想去质问,他的脾气不好,其余两人都知道,但他够义气,这也是付谈要了他的原因。

    否则只会逞匹夫之勇只会坏事,二军看他这幅模样,感觉一把扯掉他绑在腰上的浴巾,之后皮肤和空气来了个亲密接触。

    大力再怎么样也不会觉得衣不蔽体很爽,连忙又坐下身,恶狠狠的从二军的手上抢过浴巾重新给自己围伤。

    “大哥,难道我们就这么干等着?”他想说干等着也不是办法,可转念一想大事还得老大经过深思熟虑才行,他的智商还不够决定一件事。

    “大力,我说过很多次做事要耐心,更何况这次的生意不简单,若是没了耐心怎么做大生意?”付谈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

    轻喃道:“所以我们必须等,等着尚先生自己来请我们!”他将红酒杯又放下,缓缓的看向两人,“所以你们也要安分守己。”

    “不该说的和该说的都要想清楚。”付谈交代完毕,将红酒杯放在石头边,沉沉的睡了过去。

    他或许没睡,或许又是睡了,总之他看起来面色较为淡定,将两个属下都看的放下心情,二军喃喃道:“既然是尚先生请客,我们就好好享受。”

    “为了不白来还得大玩特玩,否则多对不起这样的款待!”二军咬了咬牙,看向大力道:“你说对不对,别浪费了好时光。”

    “你说得对,我们就好好享受!”大力知道这些话隐藏的意思,他们说这段话无非就是为了监视他们的人叫尚先生来。

    暗中的阴影处看他们放的这么开,立马转身走到暗处给尚先生打了电话过去,交代了几分,听着电话里传来较为陌生的声音。

    尚先生此时不在洗浴店,他只是将三人先行叫过来享受一番,而他自己此时正在家里的电脑前旁,看着手下传来的报道。

    听说报告,他站起身,旁边立马上来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问道:“先生,你这是要去哪?”

    尚先生轻轻的一笑,眸光疑窦丛生:“我有点商业上的事情急需处理,若是我不能赶回,还请你帮忙照顾着我那一笼小兔子。”

    那人点点头,目送着尚先生从房间里出来,之后摇了摇头去忙了,而洗浴中心里面的付谈三人依旧不紧不慢的将服务享受了一遍。

    女经理特意来看过一次,却发现他们的脸上并没有发怒的征兆,便稍稍松下一口气离开了。

    心里暗道:这几人也是个能忍的,否则这么个情况放在谁身上谁可能都会要发怒,尚先生也真是高,这样就摸清了能耐。

    大力享受着女按摩师不遗余力的按压,脸上露出较为舒畅的神色,紧接着三人又去桑拿室,三人各坐一边,大力终是忍不住吐槽了。

    “大哥,这么久了他还不来,我们还要继续等?”大力好不容易等到没有外人才开口询问。

    二军掀开闭着的眼皮,也充满疑惑的看着付谈,很明显他也已经被弄得没了耐心,这时大力问,他正好听一听付谈的建议。

    付谈知道两个属下怎么想的,微微动了动嘴皮,静静的道:“我们也不是没有身份的小喽啰,做完这个人还没来就可以离开了。”

    从始至终他就不曾说过要离开的话,只不过是给这位尚先生面子,他早就觉得将这一系列服务享受完人还没来就离开。

    若是后面追究起来是谁的过错,他也有个说法,毕竟他可是带着两个属下等了这么久,任谁想嚼舌根都不行。

    “那就好!”大力有些欣喜,就差点鼓掌了,“我早就想走了,在这受这样的窝囊气不如早点回去睡觉休息。”

    “两个人合作没有最基本的信任也是合作不了的。”二军镇静的道:“这个尚先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们不知道。”

    “他无非就是想试探我们是否达到合作资格。”付谈微微的眯了眯眼,身上已经是汗流浃背,“若是他有意和我们合作,没多久就要来了。”

    “而他在桑拿完成前还没来就说明他无意合作,那我们也不必再多呆,去找下一个合作方就行。”

    付谈将一切看得比谁都透彻,话落,不用睡点破两个属下都听得懂,纷纷的点了点头,而二军却是点头过后担忧的道:“那我们是回去找人还是仍旧在这里找就行?”

    “到时候再说。”付谈缓缓道,沉默的的闭上眼皮,这看在两个属下的眼里知道他是不想再开口,就不再问他。

    在经过一系列的等待,桑拿已经完成了一大半却还是没人来,大力和二军心中稍显急意,而付谈仍旧一脸平淡。

    就在大力觉得尚先生不会来了的时候,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下一瞬从外面进来一个围着浴巾的中年男人。

    他的长相并不出彩,能够让人注意到他的完全是因为他突然闯进,要知道女经理可是说过,不会有人来打扰。

    可现在却来了人,那么这就说明这男人身份并不简单,或许就是那个所谓的尚先生,大力和二军警惕的看了刚进门的男人一眼。

    而付谈像是没有人进来般,仍旧冷冷淡淡的躺在那里,闭着眼毫无所动,刚进门的男人同样是打量了三人一眼就没再说话。

    走到一边坐下不言不语,大力和二军收回打量的视线,他没说话他们自然也不会去搭腔,虽然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不简单。

    可他让他们等了这么久,自然也需要晾一下他,四人的气氛僵持不下,这个房间形成一种诡异的氛围。

    最后,过了十多分钟,付谈站起身道:“该走了。”接着两个属下不问缘由的站起了身往门口走去,手搭上房门准备拉开。

    身后的那个普通样貌的中年男人突地出声叫到:“付先生何不坐下来,我们好谈谈生意?”

    他声音不高不低,听起来确实有股子磁性,像是常年居住在上位者而养成了一种贵气,他眉眼淡淡,朗目的看着付谈。

    大力和二军在心中强烈吐槽,可是表面却是不动声色的站在付谈的身后,他们等着付谈说话,而他们也只听付谈的话。

    只听付谈静默片刻道:“尚先生,这里面温度太高容易扰乱思绪,并不适合谈生意,若真有诚心就随我换个地方。”

    他用自己的方式反击回去,看不出尚先生是生气还是如平常一般,只看到他眯着眼看着三人,最后大笑出声:“现在的年轻人倒是挺会说话的。”

    这意思是他妥协了,在他话落后他就站起身,付谈冷冷的扯了扯嘴角,什么话都不说,抬起脚步就往外走,而大力和二军自然也跟上。

    四人去换了衣服,之后就出了这个洗浴店。

    穆冥四人在窗户口看到这幅场景,祁少晨道:“刚才进去没多久的那个男人也跟着出来了。”那个男人指的是后来才到的尚先生。

    程曼快速的点了点头道:“跟着那三个男人一起。”

    “这么快就出来了,不会将事情给谈好,唯一可能的就是这几人要换个地方!”穆冥眯着眸子看着下面,手指紧捏着窗帘。

    顾景柯轻缓的道:“通知李明远准备跟踪,我们可以先回酒店。”

    他们并不能知道那些人的谈话内容,所以再继续跟着也没什么用,要让李明远混进去必须选个好机会,但是机会绝对不是现在。

    四个男人在一起谈生意,证明有两拨人,自然眼睛毒辣,李明远很难蒙混过关,看来要想李明远混进去还得重新找个机会。

    “让他别继续跟踪,守着酒店就行。”顾景柯补充道,程曼深以为然,给李明远下达了一个指令,李明远收到后丝毫不提出异议。

    四人出了酒店,在经过前台的时候明显能感到视线扫过,楼下的那四个男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车子也没影了。

    驾车离开现场,四人回了酒店好好的休息了一会,程曼给赵局打电话汇报进度,赵局语气严肃的道:“切不可以打草惊蛇!”

    “你们要做的就是将李明远送进去,只有你们四个!”因为这件事关乎着人命,赵局连一个警官都没派,只有他们四个人在计算。

    有些事,越少的人知道就越好,否则性命堪忧。

    “我们明白!”程曼回道,将电话掐断困意就开始来袭,李明远此时正在车内,他眯着眼坐在里面,像是睡着了般,可若是与人和他近距离接触就会发现。

    他,眼睛此时精光闪烁,时刻的盯着酒店大门,注意里面来来回回的人影!

    他选的角度不容易被发现察觉,是个好地方,就算视线紧盯酒店门口也不会有人发现……

    付谈和尚先生走在一起,一高一矮的身躯,一个背影是较为干净利落,一个较为敦厚老实,前一个看起来就是较为干练的,而后一个看起来像是一个老实人。

    乍一看分明的有了对比,而大力和二军被安排在后面,这也是尚先生要求的,只因为他一个手下都没带,若是付谈的身边跟着两个人说不过去。

    尚先生走在付谈的右边,低声的道:“付先生,我们这样的合作你觉得能不能成?”

    他简明扼要,付谈也不会客气:“若是尚先生有诚意我们自然能成,我们出货,你们开通渠道贩卖,这样不就行了?”

    尚先生喜欢和直白的人谈生意,听他这么说也不生气,直接道:“我就喜欢你这种爽快人,可是……”

    一个可是,让两人的气氛迅速降到冰点,长期谈生意的付谈自然知道他这个可是包含的东西,无非就是价格!

    “尚先生,我这人比较直,对于一些东西是死咬着不想松口,谁都想在这上面啃一块肥缺,但是也先得问问自己的底气足不足!”

    这是头一次他说重话,付谈站在不动盯着尚先生,眉眼里面的凌厉不难让人察觉出,或许说他是故意的,让尚先生明白他的底子究竟有多厚。

    他不是欺软怕硬的主,在洗浴店等了那么久也不是因为怕了他,更不是因为没有下家,他只不过是想留个面子,免得落人口舌!

    尚先生被他说的心中不快,眼神眯了眯,仍旧笑道:“可是付先生,你的价位未免太高了!”

    “我觉得不高。”付谈也是笑着,两人就像是谈笑风生,看着脸上的笑意根本想不到两人此时正在经历严重的心理战。

    尚先生看着比自己年轻许多的付谈,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果然不能小瞧,他扯了扯唇角,眯起眼微微笑道:“这价位——”

    “若是你无意合作,我可以另找他人,你可以直说。”付谈冷冷的打断他,根本就不给他任意拒绝的机会。

    说实话,那些价位的确不高,因为本市的市场还没被打开,付谈特意压了两成的价格,可这个尚先生明显还想砍价,这能行吗?

    就算他答应,上头的人也不会答应!若是没有利润,那些个兄弟怎么养活,都吃西北风去?

    上面的人要将本市的市场打开好啃一口肥缺,准备找下线出售,这个尚先生主动联系,身家底子也足够的硬,出钱买下那些东西还是极为的简单。

    尚先生是想砍价,可看到付谈不容商量的语气就打算换个方式,他嚅了嚅唇道:“付先生,本市的市场还没打开,你要价那么高,我若出售不出去我将会损失严重。”

    “还请你考虑一下我的难处。”尚先生改成和缓的攻势,他现在居然有些后悔刚才故意将三个人晾在洗浴店,若是一开始就是他去接他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若真是这样,恐怕也会让他失望,付谈就是个说一不二的人,不会因为你的态度降价。

    “尚先生若是我都考虑了你们的难处,谁又来考虑我的难处?”付谈冷冷一笑,“若是东西卖不出去,我可以再次收购,只不过价位你是知道的。”

    价位不会高,只会低!尚先生明白这隐藏的含义,他脸色僵了僵,可是那个商人不都是黑吃黑?他不能说什么。

    “付先生,货还有多久能到?”既然价格降不下,他只能换个问题问,他知道和付谈说价格就是对牛弹琴,压根让人想不明白。

    付谈看了眼尚先生,唇角轻轻的勾起:“货在路上,生意谈的拢它就能快点到,若不能到了也和你无关。”

    尚先生脸色微微的僵了僵,他没想到付谈会这么直白:“付先生,大家都是生意人,我们也知道大家都是为了利益。”

    “商人之间只有利益没有情谊,你要说的是这个意思吗?”付谈转过身,眼神直勾勾的盯向尚先生,“尚先生,有些事不用说开。”

    “我们在这道上比你混的长久,若是连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又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威信?”付谈眸光含了笑,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意味。

    尚先生话中意味无非就是在说那些个事暴露的话他不会承担只一个人承担责任,势必会将他——付谈拖下水!

    这里面明摆着的意味付谈自然能懂,这生意场上的事情压根就不是什么秘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商人为的不过是个利的。

    否则又怎么会有一个词形容商人:无奸不商!

    这个词狡诈的说法就是没有不奸诈的商人,为了利益他们能够舍弃掉一切能舍弃的东西,不然怎么会有豪门联姻这样的情况出现。

    无非就是靠这样来拉拢关系,日后好在生意场上走的更远、更稳,如今他们这样的生意其实和这差不多,只不过他们是暗地里、见不得光的生意。

    利润大、风险高,弄不好就是一个死字!

    可就算是会死,也还会有人趋之若鹜,例如尚先生这一类的人……为了利益什么都能做,实则是被那些利益蒙蔽了心,再则,谁也不会嫌钱多。

    “付先生你说笑了,我们彼此之间可是合作关系。”合作,将两人的关系弄得清楚明白,若是一方毁了,另一方也别想活着!

    付谈抿唇勾了勾笑,轻声问道:“对,尚先生说的对。”合作,仅此而已。

    “祝我们合作愉快。”付谈朝尚先生伸出手,脸色平稳至极,那道疤痕横躺在脸上有些冷厉,“还希望你的保密工作能够担得起我们的合作。”

    “祝合作愉快。”尚先生伸出手回握,至于保密工作他自然能做得到,这样的事情谁出了风声,后半辈子就去牢狱里度过!

    更何况这次的货多量大,弄不好就是——枪毙的下场!

    付谈勾了勾唇,神色之间平淡的凝着:“尚先生,今天这样的情况,我不想再出现第二次,你懂吗?我相信我们之间少点猜忌,合作会更加的愉快。”

    尚先生本来以为他不在意,以为这件事就过去了,没想到他又被他提起,现在心中更加后悔自己的做法,其实付谈本来就想就此盖过。

    可若不杀杀他的锐气,合作还怎么继续?每次这样试探猜忌只会让人死。

    “付先生,今天是我有事耽搁了,实属抱歉,今晚你若是有时间还请去‘金泽’,我为你们接风洗尘。”金泽是什么地方,就是个大大的吸钱的地方。

    那里面鱼龙混杂,上到公司老总、下到学生都在那里玩,里面有不少贵家子弟,这钱和利润就是大把大把的赚。

    钱多利润自然就多,他请付谈去金泽,其实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为了看彰显下他销售渠道的实力!若是满意了,那合作就能更长久。

    “金泽是?”付谈问,他和人刚刚来这里,对这里还不是很熟悉,要一定的了解才能慢慢融入这个圈子。

    不过他融入圈子的速度自然是快,付谈有极强的适应能力,在这里摸滚打爬看尽各色事态,花费不了多少时间。

    “它是我们这儿一个有名的销金窟,付先生晚上去了就知道。”尚先生轻声的道,站在一旁抿了抿唇,那张和善的脸足够可以骗人心智。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付谈应了,神色瞧不出喜怒哀乐,更不知道他是不是期待还是不期待,尚先生见看不出他个中情绪也不再打量。

    稍稍调整好脸上的表情,尚先生就露出公式化的笑容:“那我就在金泽等着付先生大驾光临。”

    付谈眉眼轻佻,两人再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就分道扬镳,现在正是傍晚时分,离金泽生意好的时间点还差点。

    这段时间足够他们打理好自己,和付谈分道扬镳后的尚先生脸色较为阴沉,咬了咬牙冷哼道:“真是个老狐狸,一点便宜都赚不到!”

    他本来以为付谈是个新人再怎样都欺负不到他的头上,可是现在想想倒是错了,这样的生意是他主动联系的,身份本来就掉了一个档次。

    这下子两人的地位反过来,彻底成了付谈压着他,压根不留面子!

    他在这一行倒是算一个新人,而付谈则是摸滚打爬多年的老狐狸,他心中暗自吐槽,想到日后的合作还得继续就收了心思。

    快步转身离去,既然答应了去金泽,他就得好好准备一番,否则岂不是又得掉了面子?

    这边的三人,付谈走在前面,大力和二军走在他的身后,两人满脸的疑惑,想问又不敢问,二军朝大力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过去问。

    大力想了想,在心里暗暗做了比较,去问的话会不会被批,不问有耐不住心中的躁动,好奇心实在是被勾勒的大大的。

    “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憋在心里不慌?”付谈声音较为平淡,大力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惊喜,还是大哥明白他的心情!

    “大哥,刚才那家伙说了什么?你们都谈的怎么样?那家伙答应要求了?有没有提出条件?”大力憋不住话,一股脑的问出口,连气都不带喘。

    “问这么多,你是要我先回答哪一个?”付谈声音上扬,似问非问,大力连忙道:“大哥想回答哪个就回答哪个,我都想知道!”

    二军在旁边用手捅了捅大力的肩膀,张了张嘴道:“等大哥回答,别急着说话。”

    他们都比付谈年龄小,可是都心甘情愿叫他大哥,这无关年龄,也不存在好不好意思,只含着地位的高低,付谈在组织里地位比他们高。

    他们就得叫一声大哥,当然,若是回答了组织内就不能叫大哥,要稍稍改一个称呼,谈哥。

    “他接受我们提出的条件,我们可以提货了。”付谈的声音凌厉,眉眼含着阴鸷,“他倒是想谈条件,但我告诉他想和我们合作的并不是只有他一家。”

    “之后他是不是乖乖的闭上嘴了?就像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大力激动的接过话,对方才不亲眼见证尚先生的表情大感郁闷。

    付谈轻轻的笑了声,却没有和两人多说,任两人猜去,大力朝二军使了个眼色:“我刚刚没说错话吧?”

    二军摇头,大力皱了皱眉道:“那为什么大哥不说话了?”

    “该说的都说了还有什么可说的?”二军翻了个白眼,快步走了上去,“快别说了,赶紧开车回去,今晚应该是有约。”

    他的心思比大力的细,细心一下能猜得到里面的所以然,既然事情已经谈妥了,等今晚的约会过去,将事情彻底敲定,明天或许就能拿货了。

    想到拿货,几人心思较为沉重,这里面的途径较为复杂,拿货不是个简单的事,要防止检查就必须通过各种关系和渠道。

    但一旦将货物销售出去就不会再关他们的事,销售,完全是他们下家的事,若是下家被发现要反咬他们一口,他们也可以推脱掉,说是被冤枉的。

    他们总部不是在本市,如今来这只是探探路,这路若是探好了,他们就是最大的工程,若是不好,他们也只需要回到总部去就行。

    总的来说,这件事对他们有利无害。

    三人走到车旁,将车门拉开,二军坐上驾驶座,大力坐到副驾驶座,而付谈则一个人坐在后座上,他大腿伸长,身体靠在椅子上,手背紧贴额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前面的两人自觉的没打扰他,只是眼看四方,时不时的看后面一眼人动没动,可付谈一直都没换动作,就像是睡了过去。

    可两人都知道,他没有,至少呼吸不是均匀的。

    付谈脑子里闪过和尚先生谈过的话,嘴角微微的轻嘲,那男人,居然想从他手上分去一杯羹,真是痴心妄想!

    他找他合作已经是看的起他,若是他再不自觉,这样的合作也没必要再进行下去,对各自不好没有利益的事,何必继续浪费时间?

    将手从额头上拿下,像是想到了什么,他顿了顿道:“晚上有个约,你们穿着记得正式些,免得让他们有了说辞。”

    不是他怕别人议论,只不过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后要为这些小事头疼不值得。

    “大哥你放心,我和二军绝对不会让你丢了面子。”大力兴致满满的道,他朝二军看了眼,“你说是吧?”

    二军点了点头说是,目光仍旧看着前方,平稳的开着车。

    “若今天的事情定下来了,拿货的时候要小心,我们在这边根基不稳,本不应该一次性提那么多,可为了避免来回麻烦,必须一次性付清。”

    “你放心,我们懂得。”二军应道,“我们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大哥你尽管放心,我们就等着今晚的消息,若是不能成,我们也不用愁。”

    他们是试路石,人来了货物却没来,为的不过就是生意没谈好还可以脱身,成败在今晚,若是成了就直接拿货,若是不成也怪不得几人。

    直接重新找买家就是!

    “还有一件事。”付谈沉默片刻,前面的两人耐心等着他接下来的话,也不催促,他手指在座椅上轻点了下:“我们来这里人手不够。”

    “若是不从那边调过来,就只能自己在这边找了。”付谈话落,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后视镜,前座的两人接触到他的目光也是心中微凛。

    人手不够是事实,可又该怎样去找人?做这样事情人不好找,莫不说衷心与否,就说有没有这样的能力!

    在这件事上,大力知道自己不会说话就选择了沉默,而他沉默就只有二军一人,二军只好硬着头皮问道:“大哥,这人应该不好找。”

    付谈冷眸扫了眼二军,平静的道:“若是好找就不用你们找了,随便一个都可以,不是么?”

    二军额头渗汗,怪自己不会说话,舔了舔唇就道:“大哥说的是,我们一定会努力找一些合适的人选。”等交易定下来,他就去找!

    微微闭了闭眼,付谈点头不再吭声,大力在这时道:“大哥,若是找人我们该以什么人为目标?”

    “利益心强,总想着赚钱的那些人。”付谈眼睛都不睁开,手指在大腿上互相交握,“这些人才更好控制,但是这些人只能占相当少的一部分,还得要没有毒瘾的人!”

    “我要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重哥儿们义气,这些你们应该懂。”付谈声音轻缓,让人听不出情绪,而二军和大力则是对视了眼。

    哥儿们力气,他们自然懂,在这些里面最重要的就是它!

    里面组织的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若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绝对是不得好死,他们在意兄弟情义就绝对不会背叛。

    大多就是有肉一起吃有酒一起喝的状态,或许有些人要说他们傻,但真情义不就是如此?

    若是连彼此兄弟都不能相信又怎么一起赚钱,时刻担心身边的兄弟会出卖自己不如找个苦工作安稳的过一生。

    兄弟们之间的义气……“大哥,这个我们自然懂!”

    车子在酒店门口停住,大力特意看了看程曼的身影,就怕再巧合的碰上她,那样心中的火气直往心尖拱让自己完全受不了。

    二军看他这样,不由得调笑道:“大力,你这是怎么了?不会是被那个娇生惯养的小姐给气糊涂了吧?”

    大力狠狠的粹了一口:“你才被她气糊涂了!我只是不想再看见她,免得我直想揍人,你是不知道,那娘们说的话有多气人!”

    “有多气?”二军故意问道,明明他方才也和程曼打过几次交道,可看到大力这么气势汹汹着实有些好笑。

    大力翻了个白眼,拳头握得咯咯作响:“若不是你和大哥拦着,我一定要让那女人和她那个小白脸的男朋友哭着求饶!”

    他觉得越说越解气,眉毛都是一跳一跳的,二军拂了拂额头道:“亏你还是个男人,和那女人较个什么劲,无视就行了。”

    “都是被家里宠坏了的娇小姐秀气少爷,我们这些粗人别和他们比!”二军落下这句话就匆匆跟上前面的付谈。

    而付谈则是听到二军的话眸光轻微的闪了闪,只不过一瞬又恢复正常,依旧往酒店内走去。

    前台小姐看到三人回来了,轻轻的躬下身,她这么恭敬的原因无非是受过专业训练,再者这三个三人可是听她介绍去了餐厅吃饭。

    人家卖给她一个面子,她就要将服务做到位,否则怎么称得上礼尚往来?

    付谈走到电梯前等电梯,而酒店外不远处停着一辆车,那辆车内坐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李明远。

    他此时拿着手机说着什么,静听就知道他在和程曼通话:“程队,目标已经回来,此时上了楼!”

    程曼声音不紧不缓:“这么早就回来了。”没多久,她顿了顿道:“除了原先的三个人还有没有其他人、其他车辆?”

    李明远又仔细的瞧了一遍车外,最后郑重的道:“没有,只有他们三个人,车子还是之前的那辆车,没有人送也没有人跟着来。”

    “继续盯着!”程曼冷声吩咐,“他们这么早就回了酒店,晚上一定会再有行动,你守着就行。”

    两人结束通话,程曼在房间里给穆冥去了一个电话,交代人已经回来就开始坐立不安,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晃的祁少晨有些头晕。

    “大姐,你别总一有事就走来走去行不?我头晕的很啊!”一着急就喜欢走来走去,这是程曼的习惯,完全改不掉。

    她朝祁少晨丢了一眼过去:“头晕你就迈开你的腿、闭上你的眼、爬上你的床,赶紧睡觉!”

    祁少晨怪异的盯了程曼许久,之后真是乖乖的爬上床睡觉,他觉得她说的话歧义很大,大的他想入非非,就算此时正闭着眼躺在床上他也控制不住的多想。

    她的句子很容易让人误会,或者说,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误会,他若不是知道她的性子,绝对会以为她是在暗指什么。

    可偏偏他知道她说的这句话毫无歧义,若是不知道他或许可以借助这话赶紧火上浇油一番……

    程曼依旧走来走去,根本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歧义有多深,她说这话压根就没有深想,只不过是因为觉得顺口就那么从嘴里溜了出来。

    至于是从哪里看到的她都忘了。

    直到她走累了才停下脚步休息,眸光是一片深沉,视线在四周扫来扫去,突地落向呼呼大睡的祁少晨,她额头青筋直跳。

    这个男人居然还真睡了!就不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真是想气死她!

    她在这边着急的想问题,这丫的睡的这么香,而且还是嫌她走来走去烦才睡的,简直想吐他一身血!程曼怒气值蹭蹭的往上窜。

    她眼睛在床边晃了一圈,最后抄起一个枕头就往祁少晨的身上扔去,好巧不巧,正中脑袋!

    枕头顺着祁少晨的额头滚了一圈,之后掉在床下,程曼看向被打的人,之后——目瞪口呆。

    人,居然没醒!

    这下子她彻底火了,谨慎的思维在脑子过了一圈,最后确定这个男人不是一夜未睡、不是不眠不休的工作的二十四小时。

    确定自己去叫醒他不是虐待同事,程曼就顶着满身的怒气走到祁少晨的旁边,正准备放个大招。

    床上的人竟然自己翻了个身,就在她以为他要醒了的时候,程曼又一次大跌眼镜,他竟然又进入深度睡眠状态。

    难道这男人昨晚没睡?这是程曼心中的第一个问题,可是她快速的否定,昨晚一起下班,压根就不会睡不好。

    又没有多余的工作,按理说会全力以赴今天李明远的案子,可现在究竟是怎么个情况。

    不知道过了多久,程曼抬起手缓缓的摸了把自己的脸,之后喃喃自语:“难道我真的没有吸引力?我就这么差劲?”

    她这不轻不响的话却是让躺在床上的人使劲的憋住了笑,可接下来程曼的一句话让他僵住了。

    “好歹我也是警界有名的美女,居然还自带催眠功能,也真是奇了。”程曼手指微微的屈了屈,像是在做伸展运动。

    之后她快速的伸出手,往祁少晨耳侧的那细碎发丝扯去:“我看你还不醒!”

    三岁小孩可能都知道扯那里是最痛的地方,通常人为了提神都是扯那里的发丝,今儿个祁少晨享受了一回。

    若是问他心情怎么样,他只能回答:爽、很爽、非常爽,你要不要试试?

    程曼下手压根就没有留情,所以他挨得实在,痛的也实在,看着坐起身的祁少晨,程曼不慌不忙的拍了拍手道:“这么快就醒了?这是做噩梦了?”

    祁少晨抿了抿唇道:“我梦到一只鬼对我又打又骂,还不停的自言自语,之后她居然要吃了我,最后我被外界的东西给吵醒了。”

    “你堂堂一个刑警队长还会梦到鬼?那也是稀奇了!”程曼打着马虎眼,拒绝他说的鬼就是自己,丫的,鬼那么丑,根本不能和她比!

    这祁少晨的眼光绝对是差到了天际,脑子里的思想绝对是被铁丝扭成一团扭曲了。

    “我也觉得稀奇,醒来的时候居然全身像是别车轮子碾压过似得。”祁少晨捏了捏手臂,微微叹道,像是很惋惜一般。

    程曼快速瞥了他一眼,眸光不动声色又别开:“既然你醒了就赶紧想一下接下来怎么办,若是晚上那三个人有行动,我们该怎么应付。”

    “总不能就待在这里什么都不做。”程曼捡起落在地上的枕头轻轻的拍了拍神色淡然的放在自己的床头上,“需不需要和穆冥他们谈谈?”

    “他们要出去做事,我们也可以。”祁少晨身姿慵懒,站起身拉开窗帘看向窗外,之后又落到底下,“天还没黑,别急。”

    “你可以想想,他们会去哪里——”祁少晨拉上了音调,惹得程曼深思了片刻,没多久她眼睛精光闪闪,看那样子就知道她是看透了什么。

    她微眯着眼,嘴角勾了勾,正准备说话手机的震动打断她的思绪,她拿起一看,是赵局。

    “赵局,我们现在正在酒店盯人。”程曼直接汇报,赵局在那边愣了愣道:“你们要小心点别暴露了身份。”

    “这是你强调了三次的话。”程曼内心有些无奈,知道赵局是为了她们好,可这样勤快是很容易给他们造成压力的。

    这赵局又不是不知道!

    赵局在那边笑出声:“小程,我可是听到你语气里的嫌弃,好了不和你说了,免得你要说我啰嗦,你们现在还在盯梢的话,证明晚上还会有行动。”

    “万事小心,晚上我不会给你们主动打电话,等你们完成任务记得给我回就行。”话落,赵局干脆利落的掐掉电话,在这边眉眼凝重的拧着眉,远远的看向窗外。

    他的视线悠远绵长,不知道远远的的在看着什么。

    只不过那视线维持不到两秒,一个喷嚏油然而出……程曼在这边额头挂着黑线,眉目紧蹙:“赵局真帮我们当小孩了。”

    “他只是担心我们行动暴露。”祁少晨在旁边道:“人老了就是这样,改天得买点东西给他补补,尽一下我们做下属的心。”

    嘴毒!程曼惊讶的发现,原来祁少晨还有嘴这么毒的一面。

    “你就不怕他被说成受贿?”程曼扯了扯嘴角。

    “只要不买烟酒,一天一个水果还是可以买的,或许买一些有利于中老年人记忆的牛奶。”祁少晨一本正经的数着可以买的东西。

    程曼彻底无言以对。

    与此同时,这边的房间也正是在讨论着事情,言语平缓不激烈。

    ------题外话------

    喵,今天早早来到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妙探独宠妻》不错,请把《首席妙探独宠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17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