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80尾 初次接触,被罚喝酒

  
    穆冥坐在床头,左腿搭在床侧,眉眼静静的敛着,腿上摊放着一本杂志,那杂志是酒店提供的,每天放在床头边,每天会更新一次。

    里面写着许许多多的小故事,还有些新闻要点,穆冥无事用它来打发时间,她腰坐酸了倚靠在床头,看完一页就翻了一页。

    顾景柯就坐在椅子上看着她岁月静好的模样,眉目如画,终是忍不住道:“你不想想晚上他们会有什么行动?”

    穆冥的思绪被打断,抬起眼看了他几眼,淡淡道:“这还用想吗?”她思绪转的很快,话落后又低下头去看那本杂志,像是被那本小故事给吸引了。

    “那我想不透,你和我说说如何?”顾景柯脸不红一本正经的说着话,他的腿绷得笔直,穆冥抬眼看过去眸光轻闪。

    不得不承认,他很有魅力,举手投足间都是说不出的贵气十足,压根就不会让人觉得每个动作在他身上做出会有怪异的感觉。

    穆冥知道他这是没事找话,将杂志的页面合上放到了一旁,手指在腿上弹了弹:“你哪里想不透,我和你一一解释。”

    他嘴角一勾,笑出了声,终于将杂志放下了,这证明还是他比较有魅力,他眉眼一弯,那双眼睛就像是会笑:“我哪里都没有想透,你将你看透的说给我听。”

    眨了眨眼,他的眼睛荡漾着无声的笑,看的穆冥心尖微微一颤,匆匆挪开眼,微微抿了抿薄唇,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重拾回思绪,她微眯着眼,配合着他继续演下去,既然他想装,她就顺着,免得沉静了气氛略显尴尬:“你问,我答,这样如何?”

    顾景柯弯了弯唇,眉眼都是笑的:“可行,你说他们见面后谈了什么?”他们,自然是指付谈三人和尚先生。

    穆冥凝了凝眉眼,细心的想了下道:“他们谈话无非应该是谈合作与交易,毕竟这从某种方面来看也是一种交易,算是生意场上的事情。”

    他嘴角的弧度愈发的大,她总是和他不谋而合,这怎么可能不让他喜欢她呢?或许这就是那些小情侣说的所谓的缘分。

    “三个人这么早回来只说明一件事,他们将事情谈拢了,或多或少的将利益关系给划分清楚,今晚他们会有所行动,或许是去见那个后来进入洗浴店的男人势力。”

    有了他们这些毒枭,就必须有市场,而那三个男人是掌控着货物的,那其余的那个男人就是这边的市场,按照这样的情况。

    后来进入洗浴店的男人在本市身份不会低,看来他们得去查查,毕竟长相和善儒雅的男人却做这样的勾当是很可怕的。

    因为他站在一起,谁也不会信他是做这样的事情,可却真实的存在,穆冥手指快速的敲在大腿上,打着规律的节拍。

    “你还有什么问题?”她抬眼看着顾景柯,学着他一本正经的问,两人像是入戏了般,谁也奈何不了谁。

    “他们接下来会去做什么?这件事倒是困扰了我许久我不敢确定。”顾景柯眉目潋滟,看着穆冥的眼神略微幽深。

    “既然是要谈事,他们晚上应该会去较为有名的夜场,这里一带的夜场以金泽为主打,暗夜其次,若是想要长期合作下去,应该会去金泽。”

    “金泽是个好地方……”顾景柯嘴角一勾,“我们今晚也去走一走如何?”

    穆冥认真的扫了他一眼,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缓缓的点了点头:“但是不能被那三个人看见,我们只能暗中监视。”

    “暗中监视我们恐怕很难做到,一旦进入那里谁监视谁还不一定。”顾景柯换了个坐姿,眸光如坠星光,弯成道道湖泊。

    那些人能去金泽就证明金泽不会是个简单的地方,或许说背后掌权人就是今天和那三个男人见面的男人,若是这样,他们今天去就不会是猎人。

    “所以我们在外面守着就好。”顾景柯声音带着磁性,听起来好听至极,他突地改变主意是想到穆冥进入夜场一定会有男人邀舞。

    到时候闹心不如现在就杜绝这种情况的出现,顾景柯眉眼微微弯起,静静的看着她。

    穆冥稍稍转了转眼,将杂志一把拿过,又继续翻阅:“你若没事,也可以看看打发时间。”

    两人待在一起不说话,若不做点别的,那时间是很难度过的,可看一下文字,不知不觉中时间就会悄然流淌。

    顾景柯学着她的模样,从桌子上拿了份杂志,细细的看着,时间流转,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在敲门,穆冥睁开双眼,走到门口将门给打开。

    “有行动,我们走?”程曼问,举着手机给穆冥看她与李明远的通话记录,穆冥点了点头,顾景柯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

    声音轻浅的道:“他们已经下楼了?”他们指的是那三个人。

    “对,李明远一直在下面盯着,错不了!”程曼回了句,转身要往电梯走去,“我们要赶紧的跟上去,不然要跟丢了。”

    穆冥蹙眉,随后就和程曼走在前面,四人进入电梯急速往下,在六楼、五楼的时候接收了两拨乘电梯的人员。

    进来的人都是先后扫了眼四人之后安分的站在旁边,只不过眼角的余光仍旧是不由自主的打量,只因这四人的气质放哪都不会被忽视。

    实在是扎眼的很!到了一楼,四人快步朝车子走,而此时三个男人也已经没了踪影。

    “人不见了?”祁少晨坐在车上发动引擎,不知道要往哪边开,声音显得颇为急,程曼坐在副驾驶位上眉目也是紧蹙。

    就在这时,程曼的手机悄然震动,李明远来电,话不多时直接道:“你在哪?人往哪边去的?”

    “出了酒店左拐进入大马路,我现在在一个红绿灯口,我将具体的位置信息发给你们!”李明远知道几人赶不上,特意打了电话过来汇报。

    他将手机屏幕按亮,又匆匆忙忙的发了个位置过去:“程队,位置已经发给你们,车子已经开始通行,我在他们车后的百米处。”

    李明远看着车子缓缓行驶,边看方向边汇报,眸光尽是一片冷肃:“我需不需要再拉长距离?”

    “你尽量让自己别暴露,若是保证不了就拉长距离!”长距离永远是最重要的保护色,车在前面开总不会看向后面繁多如蚁的车辆。

    “是!”接着李明远专心开车,又有不少情况断断续续的从电话里传出,程曼四人在这边听着,微微对李明远赞了一个。

    这小子在不断的进步,没想到来市局没几天,倒是将这里的路认熟了,他们不知道的是,李明远在他们去农家乐的那几天疯狂的普及本市的知识。

    为的就是进入组织时能够经得起考验,毕竟“牛强”在这里这么多年总不能不认识路!李明远下了几分心,将这些路径以及有名的夜场记得熟稔。

    从某种方面可以说他经得起考验,是个好警察,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一个好卧底,四人的心中绕出这么个想法,皆有些期待李明远接下来的表现。

    警察去卧底贩毒组织并不少见,更有甚者经不起金钱利益的诱惑彻底沦为贩毒组织的一员,将自己本来的目的忘得彻底。

    也有英勇牺牲的,那些人都是见不得光的,死了也没有奖励,有的只不过是上层领导的默认。可以说,这样的职位是个极为辛苦的。

    “这小子倒是陈君也比不上。”陈君在市局和他们做惯了,卧底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陈君输给李明远,程曼说的并没有夸大。

    祁少晨握着方向盘,等将车转过一个弯道后才道:“每个人各有所长,不能要求人达到完美,陈君和李明远都是个好警官。”

    “难得你说一句人话。”程曼转身呛声,祁少晨被哽的脸红脖子粗,看着程曼道:“我每次都说人话,只不过你的耳朵有问题。”

    程曼快速的朝他瞥了眼,冷笑道:“大人不记小人过,祁队,好好的开你的车吧!”

    这意思就是她是大人,他是个小人了,祁少晨眉眼一沉,也不再吭声,将车开的稳稳当当,等到红绿灯时,他又道:“后面的两个评评理。”

    “和我无关。”后座的两人异口同声,将祁少晨弄得嘴角直抽抽,再看向程曼有些嘚瑟的脸,额头渗汗,以后程曼被娶回家,他会不会家宅不宁?

    应该不会,只要管教好,谁都能变成女神,不知道多少年后,祁少晨深刻的明白什么叫做管教好,那就是妻奴!

    他彻底的沦为了那个词所形容的人,特别的荣幸。

    穆冥和顾景柯在后座同时别开眼,看着窗外形形色色的车辆以及行人,心中却是不谋而合的想到祁少晨和程曼在一起的形象。

    会不会将家给捅破了?

    穆冥眨了眨眼,在心中暗道:或许会,或许不会,就看谁赢谁输。她的指尖握了握,心下怔然。

    “程队,他们停车了。”李明远的声音较为兴奋的传过来,抬起眼扫了扫外面的场景又道:“这里是金泽旁边的停车场,他们将车停住就进去了!”

    “你现在将车停到停车场去,离他们位置远点!”程曼交代,眼睛在前面一扫,“我们马上就到,你先别下车。”

    车子又行驶了一段路,大约五分钟,程曼四人到达李明远说的停车场,开到李明远车旁的一个位置将车停下,五人不动声色的打了招呼。

    穆冥仔细的扫了一眼停车场的位置以及离金泽的距离:“这里倒是可以让李明远接触那三个人。”

    程曼看向她:“怎么说?”她还没有想到那么远,之后转头看向四周,有些似懂非懂,可还是未想清楚那些人和事。

    “这里和金泽有段距离,只要李明远把握的好足以让那三个人注意到他,只要被注意了,那就算是成功了一半。”穆冥坐直身体,静心解释。

    他们四个人都未下车,等这敲定之后,程曼朝李明远使了个眼色,发了信息过去:“把握好机会,你先去金泽内。”

    李明远被安排去金泽,什么都没问就下了车,将车门关好,他又静静的看了眼四人,他知道,这次他走了,或许就是入了深渊。

    从此刻起,他将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卧底人员,什么苦都要自己打碎牙咽下,不管什么事情都需要忍,忍到拿了证据,忍到他成了核心人员。

    看着李明远离开的身影,车内的四人收回视线,而李明远的手机已经换了一张卡,他此时有两张卡,一张是联系他们四个人的,一张就是卧底用的!

    他的步履沉重,不知道走了多久才看到金泽那两个招牌,门口站着两个保镖,上上下下扫了他一眼就给予放心。

    穆冥四人知道此时急不得,只能耐心的等消息,几人坐在车内,空气有几分诡异,像是静的出奇。

    李明远走进门内,就被里面的声音给惊了惊,舞池中央的台子有美女在跳着火辣大胆的舞,他觉得那些衣物少的可怜的女人有些刺眼。

    稍稍转开眼就开始打量四周,幸好他在这几天内做过功课,否则他现在或许被惊得腿软,他很久都没进过这样的夜场,或许说从没进过。

    学生时代进过那些小型唱歌的场所,大学的时候就别提了,根本不可能沾到这样的东西,若不是需要学习,在屏幕上放有资料,根本就接触不到。

    李明远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是头一次经,走到吧台点了杯酒就坐在那里一个人喝酒,眼神却是不停的看向包厢和形形色色的舞者。

    他想找出比他前几步进入这里的三个男人!

    “帅哥,头一次来玩?”没有几分钟就有个女人来搭话,她浓妆艳抹,身上穿着是性感暴露的紧身短裙,不得不说,这女人的身材着实很好。

    可这都不是李明远该注意的,他只是匆匆一笑就转过眼重新打量着舞池中央,那女人觉得无趣,站了几秒就走了。

    就在她走后,吧台上的调酒师停下炫酷的动作问道:“你真是头一次来?”

    他的声音带着惊讶,看着李明远的目光充满不可置信,很显然他对金泽的名气很有信心,李明远这样大的帅小伙怎么可能挨得住诱惑,头次来?

    李明远扫了他一眼,见调酒师是个男人就开了口:“你觉得我这样子是头次来?”

    调酒师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说句实话,实在像,可是李明远这么问又让他不怎么自信,觉得自己的想法和眼光出了差错。

    “帅哥,你是来干什么的?玩还是找人?”调酒师又开始调酒,只不过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李明远说着话,“若是来找人的话恐怕有点难度。”

    “我来玩。”李明远摸了摸下巴,抿了一口红酒道:“顺便找美女。”

    调酒师深以为然,好奇的问道:“那刚才那个女人你怎么不吭声?明明她都主动邀请你来了。”这实在是奇怪,有美女邀约不走,反而在这里坐着。

    “你觉得那个女人漂亮?”李明远开始打着马虎眼,指着自己的脸擦了擦,“如果她这样擦完后你觉得还会漂亮吗?”

    调酒师愣了愣,之后嘴角一扯道:“你说的也是。”浓妆艳抹的女人卸了妆或许就不是个美女了,想不到这个男人眼光倒是一个高的。

    “可是在这里找一个出彩的女人倒是挺难的,不过这里出名的坐台小姐今天去陪贵客了,不然你可以开开眼。”调酒师眼神中闪了光。

    李明远眸子微眯,贵客?在他前进入的三个人是贵客,他试探的问道:“贵客就是刚刚进入没多久的三个男人?”

    调酒师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是,他们据说是老板朋友的朋友,所以我们的老板特意让我们这里出名的美人去陪了。”

    “你要知道,是个男人都好那一口,就算结婚了也会有偷腥的。”调酒师一脸贼笑,和他手上顺畅的动作极为的不符合。

    “你也好那口?”李明远反问,眸中透过些许暗芒,调酒师摇了摇头,“用来玩还行,但是用来过日子是绝对不行,要想过日子还是找个好女人。”

    末了,他又反问一句:“你觉得呢?”

    此时正好有人点酒,还不等李明远回答他的手上速度又加快,杯子在他手上快速的摇晃,杯中换酒,酒香撩人,将酒调好他又慢慢的调着不急需的便宜酒水。

    他将身体凑过来问道:“你怎么知道贵客的?”

    李明远心下转换,打了个马虎眼:“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差点撞上了人,看到像是老板的人物在外面迎接,就知道几人的身份不简单。”

    调酒师哈哈大笑,扫了眼李明远:“你倒是个眼色好的,赶紧去物色你的美女,这一杯酒我给你请了。”

    他说着给李明远换了杯酒,后者看了看五颜六色的酒:“这浓度高不高?”

    调酒师笑的一脸诡秘,反问道:“你说呢?”见李明远有些疑惑,他推了推道:“放心,这是我最新研制出来的新品种,味道极好,浓度不高,倒是很受美女们欢迎。”

    女人在这地方虽然是来玩的,可也怕被占了便宜,通常只喝低浓度的酒水。

    李明远拿了杯子抿了一口,毫不吝啬的道:“你的调酒技术很不错。”

    说着他缓缓离开吧台,调酒师得到夸赞,笑的更为开心:“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

    李明远脚步不停的走在道上,前前后后来了几个女人邀约但都被他拒绝,他长得算不上特别好看,但是耐看,越看越有味的那种。

    那些女人看中的是他的脸他的身材,或许想着来个一夜**,可李明远身上有任务,绝对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他悄无声息见将整个大厅都看完了,可还是没看到人,将手上的杯子放下他匆匆走到厕所。

    而厕所里面的场景让他有些不想再看,里面尽是一片奢靡,男男女女倚靠在一起拥吻,手指像是灵巧的电流在身体周遭划过。

    他眯了眯眼快速的走到最后一个厕所,手握上门把竟然是打不开,隐隐约约厕所门里面传来吟哦之声,他手快速的收回,重新找了个厕所进去。

    拿出手机快速的在键盘上敲下一行字:“人在金泽内,可不在大厅,极有可能在二楼包厢。”

    二楼的包厢是专门用来商量事情的,有点势力的人都会在上面,李明远在大厅找不到人,那只能是在二楼的包厢。

    程曼收到信息快速的扫了眼,之后回了信息:“那你好好的享受跳舞的乐趣。”

    这次跳舞是真跳,而不是假跳,既然来了金泽若不入乡随俗未免显得太过特异,这种特异往往会惹人注意。

    谁知道会不会有高层在里面盯着?

    李明远知道程曼是这个意思,心下一凛赶紧将信息删除将手机往兜里一放之后就走出厕所,他仔仔细细的洗了把脸,让自己看起来更有精神头。

    看来,他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那样才能将事情考虑的全面,若不是程曼提点他现在或许又要回到吧台上坐着等着人出现。

    他眉目凝了凝,背脊挺得很直,细心的找着美女,他心中有了个主意……既然他要得到注意,就必须剑走偏锋,搏一搏!

    李明远出了洗手间就走到大厅,之后皱眉看向身旁的女人,又开始缓缓的拉长视线看向……

    程曼四人坐在车内:“你们说,他能不能成功?”

    祁少晨淡淡的扫了程曼一眼:“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他,别想其它,懂?”

    车内又陷入沉默,良久程曼叹了口气:“也是,我们帮不了他。”

    他们能做的只不过是在旁边帮忙指导,真正还得靠自己的手段,穆冥看向窗外,此时的天空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正是夜场最火之时。

    李明远找了一个女人,一个极为漂亮的女人,她的身份明显不低,此时坐在一个大佬的身侧,浅笑的为大佬倒着酒。

    这样一看就知道大佬的身份不简单,否则女人又怎么会愿意陪他?李明远想借助这样的闹事将那三个男人给引出来。

    虽然这机会很渺小,但他还是愿意试试,所以他将眼睛盯上了大佬身旁的那个女人。

    女人娇笑的坐在一旁,看起来不像是小姐,应该是大佬的情妇,李明远心中略感惋惜,因为大佬已经可以当那个女人的父亲了。

    现在的女孩子,怎么就这么不爱惜自己?李明远在心里叹了口气,脚步不停的走了过去,在他们坐的那个小包厢停住。

    抬步走上前,身前隔着桌子拉住了那女人的手:“你陪他不如陪我,你说是不是?”

    李明远此时的眉眼微勾,和大佬不用比都知道是谁更加配的上这个女人,郎才女貌登对的他和这个女人,而不是这个年老的大佬。

    坐在包厢内的人被突然冲出来的李明远吓了一跳,纷纷在打量这个男人是谁,最后连女人都开始疑惑的皱眉。

    她,不认识这个莫名其妙突然冲出来的男人!

    还将她的手抓的这么紧,简直就是可恶!

    “这是这么一回事?”那位大佬发话,眼睛在女人的身上瞥过一圈又看向李明远,眸中含着淡淡的疑惑以及冷沉。

    若是李明远不说个所以然,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将李明远打残或许还是从轻发落!

    李明远冷着脸色,瞪眼看向大佬,紧抓着女人的手毫不松懈,紧扣着她的手,充满讥嘲的道:“她是我看上的女人,你配不上她!”

    女人的眸中快速的闪过一抹惊诧,又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李明远,确定两人不认识后才皱紧眉头道:“这位先生,我们似乎不认识?”

    有些疑惑,女人不太确定,毕竟有可能是哪个见过一面的男人,她将他忘了也说不定,所以她没将话说的太满。

    “我们不认识?”李明远瞪着眼看着女人,手臂一用力将女人一扯,那女人借势只能被强拉着站起来,软软的身体顺势倒在了李明远的怀里。

    她用手撑着李明远的胸膛,身体被黑色紧身短裙勾勒的火辣而又性感,脸上不是那些女人的浓妆艳抹,看起来倒是舒心的很。

    李明远的眸子闪过一丝惊诧,稍稍收了心就抬起眼看向大佬:“我们认识,她是我看上的女人!”

    大佬的眸中闪过抹不可察觉的神色,在两人的身上来来回回的扫视,就在李明远猜测他下一步的动作时,女人开始挣扎。

    她眼睛瞪着李明远道:“你是想干什么!疯子不成?被女人甩了也没必要随便拉个人就说她是你女人,有点风度行不行!”

    大佬看着女人发飙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更没有生气,只是眼神意味不明的落在两人身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晌,他端起桌子上的一杯红酒递给李明远,静静的问道:“你说她是你的女人,有什么证明?”

    李明远奇怪这个男人居然这么好说话,他抱他女人都不发火,神色都含着抹惊疑,他是不是漏了什么东西?

    不然以这样大佬的性格早该对他大打出手了,现在还这么平和是怎么一回事,看着大佬递过来的红酒杯,他暗自警惕他会不会突然一杯子砸头上。

    眼睛又不动声色的看着坐在包厢里的各色各样的男人、女人,此时他们都瞪着眼盯着他,还有些怀疑的视线看向他怀中的女人。

    只不过那些眼神没有看好戏的意味,只有浓浓的好奇?

    李明远觉得自己头都大了,难道自己怀中的女人根本不得宠,这个大佬早就想甩了她却没有借口,这下子他误打误撞给碰了上来,而这个大佬想撮合他们?

    他心跳如擂鼓,猜不出这个大佬究竟是什么想法,他盯着眼前的红酒久久出神,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看着红酒,他第一个想法就是:

    这里面会不会下药?

    那几天普及的资料里就有下药这一项,若是真给下了药,自己怎么完成任务,自己的脸往哪搁。

    大佬看着他不接,心中笑道:倒是一个警惕的小伙子,就是不知道是朽木还是璞玉,若是前者就早点拖走别碍了众人的眼。

    若是后者那他就捡起来细细雕琢,不用几年就是个美玉。

    大佬想到自己膝下无子,眼神多了抹期待,看向李明远身旁的女人眸光带着喜色,那女人一看大佬这么看她,顿时气怒。

    抬起脚想踹李明远,奈何两人之间隔着一张矮桌,弄不好就会让自己摔个底朝天。

    这下子灵机一动,抬起手狠狠的拧了一把李明远腰间的软肉:很好,你不是喜欢占便宜吗?那我就让你占个够,死小子!

    “爸,你还不让人把他拉开,你女儿可不认识他,你宝贝女儿被他这样明目张胆的占便宜你居然还和他喝酒?!”女人气炸了。

    李明远却是来不及喊疼呆了,这女人叫大佬爸?这两人难道有称呼上的怪癖?

    不对,周围的气氛不对,很明显就是女人和男人是亲人关系!李明远欲哭无泪,怎么有亲爸带自己的女儿上这种地方,他搞错了!

    眸子快速一闪,李明远拿过酒杯一饮而尽:“对不起这位先生,我认错人了!”

    他随手松开了女人的手,转身就想走,可那女人也是怒了,朝他这边走了几步,快速的扯住他的衣袖想给他一巴掌。

    李明远反应极快,抬起手抓住女人的手臂,眸光沉沉的道:“这位小姐,刚才实属误会,就像你所说的,我刚刚失恋,情绪难免失控,认错了人。”

    “还希望你海涵!”话落,他朝她鞠了一躬,转身就想离去,女人还不想这么放过他,这个男人让她这么掉面子!

    就这么走了岂不是太过简单!

    脚下一跺,眼睛扫向自己的老爸,冷声哼道,抬起手指着李明远的背影:“爸,你今天不把他给制服了,你晚上就等着挨家法!”

    坐在包厢的男男女女一看自己的老板被大小姐这样威胁,嘴角都是轻微的扬起,那模样简直就是憋不住想笑了。

    大佬被女儿这么当众说也不怪她,反而极为宠溺的道:“好,乖女儿,我这就让人抓住他。”

    他挥了挥手,一直站在旁边的私人保安立马拦住要走的李明远,李明远估算着保镖的身手和人数,之后乖乖的后退。

    不是他没骨气,这些保镖人高马大,重要的是有四个,寡不敌众的最好办法就是先服软,他走到大佬面前,毫无惧色。

    他谨慎且认真的道:“我刚刚都已经道歉了,不知道你们还想干什么?”

    彦明岚身体一转就到了李明远的面前,眸光快速的拧起:“你大庭广众对我动手动脚就想这么算了?你想的倒是美!”

    立马有人起哄道:“想的倒是美,小子你既然得罪就用行动认错怎么样?”

    起哄的这些人都是彦熊的下属,平常和彦明岚较为熟络,开玩笑也不会生气,他们此时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入虎穴的李明远。

    “小伙子,你这模样不像是喝醉酒的样子,不如和我们解释一下刚刚为什么会那样说,你是看上我们家的明岚了还是另有原因?”

    彦熊眸子晶亮晶亮的,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平常还不肯谈恋爱,他想抱个外孙都不行,不是明岚眼高于顶,而是她遇上自己喜欢的人。

    如今这个小伙子来会不会是个契机?

    他居然觉得自己的小外孙在朝自己招手,似乎在亲切的叫着外公,彦熊这样一想,心情激动的不行,指着自己对面的一张空位置。

    “你若不想惹上麻烦就给我坐下!”他似乎暗藏威胁的语句让李明远挑了挑眉头,之后坐下身。

    “给个解释,你是不是对明岚一见钟情?”彦熊继续问,彦明岚明显的察觉到自己的老爸不对劲,赶紧冷哼一声:“爸,你忘了妈让我跟着你来是干什么?”

    彦熊瞬间笑眯眯的看向彦明岚,那满脸都是讨好:“你先,老爸就不掺和了!”

    他默默的坐下身,上上下下的看着李明远,以一种看女婿的方式看人,这将李明远看的毛骨悚然,这怎么会变味了?

    “你喝了这些酒算作道歉,喝完才能走,否则我们待多久你就必须待多久!”彦明岚指着满桌子的酒,冷眼瞧着李明远。

    李明远一听她的话,又想到四个保镖认命的看向桌子的酒水,红酒,似乎有点多……

    这女人摆明的就是故意刁难,可若是他不喝他是绝对走不出这个小包厢,抿了抿唇,他开始给自己灌酒,继续快速的给自己灌。

    他的动作将彦明岚看的眸光微闪,这人倒是挺不错的,知道识时务。

    彦熊坐在一旁看着李明远敢作敢当的动作愈发的满意,若是这样的男人做自己的女婿也不是不可,不过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不是故意撞到这来的!

    一杯接一杯,李明远除了给自己倒酒就没有其他动作,不知道喝了多久,他觉得自己都要吐了,彦明岚看在眼中,手指轻轻的抓着自己的掌心。

    这个男人,居然真喝了?

    她有丝丝的不敢置信,可话已经说出口她也不能喊停,彦熊眼珠子微微转了转,嘴角的笑蔓延开来,自己的女儿似乎也开始关注这个男人了。

    李明远的动作帅气,不一会周边居然聚了不少人,李明远眼前的红酒已经少了一半,旁边的人纷纷拍手叫好:“好样的!长脸!”

    这声音此起彼伏,不少人吹着口哨鼓着掌,看着李明远的目光倒是多了几分佩服,能在这里玩的都能喝酒。

    只不过再能喝也不会这么不要命的喝,此时众人抱着看好戏的状态,眸光都是异彩涟涟,这里的红酒价钱极高,喝这么多烧钱的很。

    渐渐的人愈发的多,李明远将眼前的红酒解决了大半,胃里已经是翻江倒海,他一边重复自己的动作一边让自己不吐,忍的也是极为的辛苦。

    “那边怎么了?”付谈几人从楼上走了下来,听到这喊叫声不由得皱了皱眉眼,顺着声音看过去。

    尚先生扫了眼就看向金泽的老板示意他派人看看,金泽的老板抬手招了招,立马一个手下就朝李明远那边走了过去。

    “我们去看看。”付谈脸上看不出情绪,迈着步子下楼,一行几个人缓缓的走到李明远那方,那些人一看是金泽老板来了立马让开了路。

    几人畅通无阻的走在前面,看清了里面的场景:一个男人不停喝酒,而男人身前的桌子上摆满了空酒瓶。

    这样一看就知道那都是他喝的,付谈的眼睛盯着李明远看了几下,又转身看向彦明岚一行人,皱眉思索着,

    旁边的大力啧啧称奇:“喝那么多就不怕胃出血或者酒精中毒?”

    二军扫了眼人影,晃了晃脑袋睨着李明远道:“压根就不是他自愿要喝的,你没看到旁边还有几个人紧紧的盯着?”

    大力一看,发现还真是如他所说,目光闪了闪道:“他就不会反抗?男人的骨气都被狗吃了!”

    在他眼里认命听话的男人就是懦弱,不配当男人,此时的李明远不正是这一类男人?

    二军拍拍大力的肩膀,抬起手指着四个保镖的方向,再指向李明远的方向,好笑的问道:“这下子你懂了吗?”

    这样明显的对比,大力还是看不出来,他摸了摸脑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不懂,你要说赶紧说,别憋着打哑谜!”

    二军叹了一声:“你没看到他的小身板和四个保镖的身板?若是他不认命就可能会被打死,就算他能打也是寡不敌众,他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这个小子还是有点智谋的,知道先忍着。”二军又拍了拍大力的肩膀,“你学着他点。”

    大力咬了咬牙,冷哼一声:“我不用学,要学你去学!”

    站在两人旁边的付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着一杯又一杯喝着的李明远道:“你们去问一下他怎么会得罪了人?”

    二军和大力的眸子闪过片刻惊诧,老大从不管闲事,现在是怎么回事?

    仔细的想了想,二军脑子转得比较快,捅了捅大力道:“还记得老大白天说的话吗?”

    见大力点了点头,二军的视线落向李明远道:“这个小子老大可能想将他收下来,所以才让我们去打探一下。”

    “真的?”大力反问,眸子带着丝丝惊奇,有些不相信二军的说法,可是看向付谈的眼神又觉得二军说的由一定的道理,眨了眨眼就信了几分。

    他和二军快速的走向那几个保镖,套近乎道:“那小子是闹什么事了?”

    保镖看到他们是从金泽老板的那个方向走过来的,也不继续板着脸,只是道:“那小子毛手毛脚,抱了我家小姐,称自己是失恋认错人了。”

    “之后他回过神又想走,我家小姐气不过就让他将酒喝完才许走。”保镖言简意赅的说完,若不是看两人身份不简单,他们才不会多嘴惹事。

    看在他们是从金泽老板的身边来就知道他们不是能得罪的起的,他们问,他们就答,这样救可以少了自己的麻烦。

    “这小子这么傻?”大力摸了摸头发,想不通怎么会有人这么认错人,还被罚成这样,居然是因为失恋……

    他转身走向付谈,二军也跟在身后:“大哥,那小子抱错了妞,现在正是赎罪了。”

    大力挤眉弄眼的道:“我看那小子就是个傻的。居然因为失恋来喝酒,最后还抱错人得罪了人。”

    这意思就是希望付谈别收了李明远,他会给他们拖后腿!

    可这意思可不能直说,毕竟老大就是老大,一句话就能将他们的抉择给推翻,大力这点眼力见的还是有,比如他绝对不可能擅自主张说话。

    “嗯。”付谈静静的应了声,目光紧紧的盯着李明远,他像是要仔细的看透他这个人,“这个人的毅力不错。”

    二军听到他这话立马看向李明远,才发现李明远此时已经憋红了脸,一副要吐的模样,可他忍着给自己灌酒,脸红脖子粗。

    看来这人是知道若是吐出来就不会再想喝,所以硬忍着,二军不由得眸光微闪,这样一个人拉进来,或许不错。

    能吃苦,方为人上人。

    一个男人在最落寞的时候,或许就想要得到钱财权势、身份地位,而他们这一行干的好去哪都有人叫爷,想必这对男人的吸引力不小。

    再看老大对那小子的态度,明显就是有些上心,二军心中打定时候将李明远收了,眸光也紧盯着他,绝对不能让这小子死了。

    大力捅了捅二军,皱眉问:“真要将这小子拉进来?”他心里还是挺不乐意。

    二军郑重的道:“大哥在这边的人手不够,那边的人手又动不得,若动的话大哥想回去就难了,你要知道那边的人可都盯着那块肥缺想咬一口。”

    那边的人虽说以兄弟相称,可也在暗自较量,大哥的上司也不管,其实他乐见其中,若自己的手下不争不抢而是一家独大,那就会威胁到他的地位。

    争抢才能让他放心。

    “所以说这边的人手要快点培植起来?”大力摸了摸头,深深的吸了口气问。

    二军扫了他一眼,再看了眼付谈:“若不培植起来,我们怎么做事?那边的人手是绝对不能大动,不然大哥会这么急着找人?”

    付谈在总部那边有点势力,那里面的势力错综复杂,需要庞大的人脉关系支撑,若是调动手下,极有等他们回去后就没他的一席之地!

    这样的结果绝对不是几人想要的,更不会是付谈想要的!

    好不容易打拼下来的地位说没了就没了,谁不心疼?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了!”大力凝重的道,想到那边的势力也不敢再打那边人手的主意。

    他不喜欢再拉新人进来无非就是不信任的关系,毕竟新人和多年相处的兄弟相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不仅要磨合,还得历练!

    否则他们怎么敢叫新人办活记?

    “你明白就好,要人加入也不是老大愿意的,这是逼不得已。”二军叹道,每加一个人对他们就有威胁,谁知道那个人会不会有二心?

    “我们好好的办好这件事,等会先救下这个男人再问清楚事情,他的身份都需要调查一遍!”

    大力点点头,转身看向付谈,他们这么做应该没问题,若是有问题老大应该会说,现在没说就代表无事。

    他同意他们的做法。

    二军想了想,走到尚先生的身边,眼睛盯着李明远,低喃道:“尚先生,那小子是我们的人,你看?”

    话里话外的意思不言而喻,尚先生不是个蠢人自然懂,快速的给金泽老板使了个眼色道:“被灌酒的小子是付先生那边的人,你去说说。”

    金泽的老板立马迈着步子朝那边走去,虽说他是金泽老板,实则真正的老板是——尚先生,他只不过是一个挡箭牌挂名而已。

    此次尚先生的交代,他不可能不听,既然尚先生将付先生尊为贵客,那么他必须也将他尊为贵客,既然是贵客的手下,那断然是不能在他的地盘上出事。

    金泽的老板快步走到彦熊的旁边,眉眼扯着笑:“彦老板,那位小兄弟是我们贵客的手下,你看能不能卖我一个面子?”

    彦熊眯着眼看向付谈以及尚先生,又看向李明远,之后再看向金泽的老板:“是个手下轮的到你出马?”

    这意思,他不想放人了,金泽老板有些急了,沉下声说道:“你看我们都这么熟了,彦老板你就卖我一个面子不行吗?他是贵客的人,你至少别让他在我店里出事。”

    “但出了我的店就随便你怎么样。”金泽老板顿了顿,压低嗓音道:“你看行吗?”

    彦熊本来就不打算为难李明远,看到老板这么说眸光闪了闪:“金老板,那我就卖你一个面子,你自己去和我女儿说如何?”

    彦明岚明显的不想纠缠过多,在听到彦熊故意放大的声音就知道这事要应下来,她虽然看起来不讲理,可人情世故她懂。

    生意场上不能得罪人,自己父亲声音拔高就是这么个意思,在听到金老板走过来的声音她就下了决定。

    “彦小姐,你饶了他以后你每次来本店酒水费全免如何?”金老板也是个会说话的人,不让彦明岚空手而回。

    彦明岚早就想让李明远被再喝了,可奈何下不来台,现在金老板给了她一个台阶下,她正好顺着下去:“既然金老板开了口,我也不再计较,就让他走吧。”

    幸好和彦家人熟悉,金老板含笑着道了声谢之后就退了几步回到尚先生的旁边:“他们放人了,先生你的朋友现在可以领人走了。”

    尚先生得了准信,立马转身朝大力和二军点了点头,之后看向付谈,扯唇轻笑:“付先生,我们可以在这里随便逛逛。”

    金泽很大,大到可以容纳千多人而不显得挤,此时男男女女贴身跳着热舞,倒是让付谈嘴角轻微的勾了勾,人越多越好。

    方才在二楼谈事情,没注意下面的热闹,现在谈完了尚先生就准备带着他看舞池以及人数。

    这只不过是从侧面彰显他的实力,付谈眸光有些冷,这里和他们的总部那些夜场比,还差了些许,只不过这里还未开发,还有潜力。

    “你看这里是不是还过的去眼?”尚先生走在前面,孜孜不倦的介绍,那张和善的脸挂着笑,让人打心里觉得他是个好人。

    可他却不是,他的笑是伪善的,只不过因为那张皮相看起来较为实诚。

    这就是所谓的知人知面不知心,那颗心究竟长得是什么样他们不知道,人心隔肚皮,是黑是白都看不到。

    “这里比不上我们的总部,可还含着潜力。”付谈打量了周围一眼,伸出手拿了杯红酒,尝了一口道:“这酒,还算不错的。”

    “真的?”大力疑惑,连忙拿了杯酒喝下,他们几人因为谈事根本没有喝下一杯水,连酒都没有尝一下。

    他将酒喝下肚子:“大哥说的对,这地方虽然没有那边的大,待遇还是比那边的好。”

    尚先生脸色变了几变,先是被嫌弃后是被夸赞,就是是从地狱和天堂走了一遭,他强撑起嘴角笑了笑道:“我们这里的红酒都是定做的。”

    “或许说我们这里的调酒师不同。”金老板在旁边插嘴道:“我们这边的调酒师很有名气,算是我们比较幸运早早的聘请了他。”

    尚先生看自己的下属抢了风头也不生气,内心感谢他为自己解围,若是他不说,或许就会落了面子。

    “嗯。”付谈应了一声,没有具体的给个说法,眼光依旧在四处看着,到了一个无人的沙发座椅时他坐了进去,眸光依旧平淡无奇。

    “尚先生,坐吧?”付谈那模样就像是自己才是老板一般,尚先生心中虽然不适可也未表现在脸上,带着人坐在了付谈的对面。

    那拘束的模样就像他是个客人,付谈嘴角紧紧的抿着,脸上的那道疤痕让他多贴了几分味道,很有蛊惑人心的魅力。

    经过的美女们都不由得朝他身上瞥去,眸光含着诧异,还有想扑上来却不敢的女人,碍于身份,她们都有自知之明不能过来得罪人。

    “付先生,我觉得我们的合作可以长期进行下去,这样也好巩固你在这边的市场,你觉得呢?”尚先生似乎觉得大把大把的钱朝自己飞了过来。

    钱权势力都会得到进一步的巩固!

    现在还没开始做生意他就开始想着下一步,从这可以看出,这尚先生也是个贪心的人。

    “等看成果,这些事我们都急不得。”付谈将桌上的红酒拿了起来,轻轻的抿了抿,那唇瓣的颜色更为鲜艳,“尚先生在商场上摸滚打爬这么多年想必也是懂得?”

    在这时,二军拖着喝酒喝得走不动路的李明远提了过来,将他丢在付谈旁边的椅子就不闻不问。

    付谈轻轻的扫了眼便没有再说话,只看着尚先生笑道:“尚先生,合作讲究循循渐进,若是一来我们就这样的谈,那以后做事会很累的。”

    静默许久,尚先生眼珠子稍稍一转,打了个哈哈,举起手中的酒杯:“付先生,我们都是聪明人,愿我们合作愉快。”

    付谈同样举起酒杯,可说的话却不是和他一样:

    “我们将第一单做完再考虑第二单,如何?”

    ------题外话------

    呦呦呦,早早的来啦!快夸我,么么哒!

    T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妙探独宠妻》不错,请把《首席妙探独宠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17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