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95尾 居然没气,替人来问

  
    “你说什么!”猛地,那边老人的声音已经换了个,很明显应该就是爷爷的好友,秦少在心里肯定几分,声音含着几分尊敬。

    “顾小姐已经有了男朋友,此刻她正和她男朋友在我这里吃饭。”秦少一字一句的道,生怕对方不信他,又说了顾景怡穿的衣服。

    那边的顾老爷子已经激动的找不到北,今天的约会已经泡汤,没想到自家的丫头居然有男朋友!

    难怪那么多人瞧不上,是自己的心里藏了一个人啊!顾老爷子轻轻的笑出声:“那男孩子长得怎么样,人品怎么样,是哪家的?”

    秦少满头黑线,幸好自家的老爷子救场,将手机夺了过去:“我说你这个老头儿,怎么一回事,自家孙女有男朋友了还骗我说没有!”

    接下来就是老人家的一通解释,秦少看了看手机,之后将电话挂断,转身进了包厢,靠在门口轻轻的朝安子澄招了招手。

    安子澄看过来,眉头稍挑就站起身朝他走了过来,秦少伸出手就勾住了他的肩膀道:“你们是地下恋情,还没有曝光?”

    若不是的话,这老爷子怎么还会为自家的孙女找相亲的对象,而他差点儿也沦为了局中人,安子澄差点被自己的吐沫给呛死。

    躬着咳嗽的道:“谁告诉你我们是恋人关系!”他青筋暴跳,简直要被这人给吓死,“秦航,不是带个女人过来就是女朋友,你这脑子是不是被门给挤了!”

    “更何况我和她,可能吗!”安子澄压着嗓音,避免房间里面的人听到,秦航满眼都是暧昧的看着安子澄,里面的意味不置可否。

    “你们两个,绝对有戏!”他抬起眼定定的道,推了把安子澄不给他反驳的机会,轻哼一声:“就冲你这点,我就给你加菜,赶紧进去陪她,我可不想被误会成抢人家的男朋友。”

    安子澄硬是被人给推了进去,小助理站在两人的身后,趁着安子澄不注意的时候朝秦航竖起一个大拇指。

    秦少立马走了过去,手臂也是搭上了他的肩膀,轻笑道:“小胖子,你家老板和这顾小姐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恋人关系?”

    小助理苦哈哈着脸,秦少嘴也是忒毒,明明要问他问题,可这称呼却不知道好点?小胖子……他不胖行不!

    只不过有些肉长多了一点点,只不过肉肉还没有变成肌肉、还没有变成身高而已,他倒是想长着长,可偏偏这身体不听他的话,要横着长!

    他是没有办法的事,小助理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秦少猛地拍了他一巴掌,冷哼一声:“小胖子,我在问你话呢,走神想什么去了!”

    小助理立马扬起灿烂的笑,看着秦少道:“这位顾小姐是我们家老板的青梅竹马,只不过他们两的关系有些发展的扭曲。”

    “怎么扭曲?”秦少来了兴趣,盯着小助理眸光有些惊讶,小助理立马深吸了口气,压低嗓音道:“他们俩个明明互相喜欢,可……”

    “可什么?”秦航眉头一挑,“你可别告诉我,这俩人死撑着不说,这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么!”

    小助理嘿嘿一笑,那笑容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秦航轻轻的笑出声道:“还真的如此,不过这样倒是像安子澄的性子,看着这两人也真是愁苦啊……”

    “秦少,你还真别说,顾小姐这些天一直在相亲,我们家老板就一直的守在门口,那个男人一来他就出去打怪升级!”

    打怪升级倒是个好比喻,秦航的嘴角有些抽搐,扫了眼包厢静静的想了想,不知道这安子澄知不知道自己在手下的眼中是这样的人。

    “不过他升了级可苦了我,每次找资料都是我上,他只需要坐在车里耐心的等,真是苦死我了。”小助理摊开手,不过,幸好有薪水安慰自己。

    不然他一定拍拍屁股走人!

    “小胖子,你家老板和顾小姐要什么时候才修成正果,我看他们的相处倒是还不错啊。”秦航往后一瞥,拖着小助理从包厢门口走开。

    若不走的话,里面的人突然冒出还不得把他们给吓死?

    小助理想了想,郑重其辞的道:“秦少,这只是表面,他们就今天比较心平气和,若是往日早就分道扬镳,哪还能上这吃饭呢。”

    秦航眸子闪过一抹诧异,难怪刚才顾景怡讽刺挖苦安子澄,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那我岂不是比较好运的看到了两人的相处画面。”秦航笑了笑,走着步子,走廊里安静的出奇,就像是只有他们俩人。

    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的人一定不会以为这里没人,而且会知道这里面的人各个都是有钱有势的人,若没有权势根本进不来这个地方。

    小助理心中想起这道思绪,他也是靠着安子澄才能来这里的,恐怕顾小姐也是第一次来这,毕竟她可是常年在国外。

    今儿个在国内留这么久,恐怕就是因为长辈要她相亲?

    “秦少,你说我们家老板和顾小姐还要多久能在一起?”小助理内心苦不堪言,到现在才能找到个人抱怨一下。

    秦航摸了摸下巴,突然问道:“你觉得你家老板花心吗?”

    小助理疯狂的点了点头,保证花心,若不花心顾小姐怎么会成了这样!“绝对花心,秦少你说的是大实话,这问题我也苦苦想了很久!”

    “你说若是我们家老板改掉了这个毛病,是不是会快点喝顾小姐修成正果?”小助理轻浅的反问,看着秦航的眸子里隐含着期待。

    若是能修成正果,就代表能够让他快点脱离苦海,他能活到正轨上去!

    “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你家老板能不能保证做得到。”秦航拍了拍小助理的肩膀,留下这句话潇洒离去,小助理欲哭无泪。

    若是现在没人,他一定要大哭一场,老板的朋友也太欺负人了,他感觉自己都要不正常了!

    他稍稍的瞥了眼后面的包厢,抬起脚步就往门口走去,那边有个大厅,几乎都是给来的大老板的助理休息的地方。

    所以秦航懂得经商和把握人心,就连助理们都照顾的好好的,说出去只有好的名声没有坏的名声。

    不过这也算是对得起那么多钱砸了进去,小助理坐到沙发上,拿起一颗瓜子咬了咬:“老板,你啥时候能被顾大小姐给收了去,之后还我一个太平盛世!”

    “你在说什么?”旁边一个高高的助理看了过来,小胖子助理缓缓的摇了摇头道:“你不懂我的悲伤,赶紧聊你们的去。”

    那个助理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心中有些不乐,可一想到能进这里面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微微的抿了抿唇,将自己的嘴巴闭的死紧。

    俗话说的好。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虽然这个小胖子看起来没有什么气场,可万事不一定,万一他是个卧龙藏虎的奸诈小人,那就亏大发了。

    给自己老板得罪了人,那以后自己也得乖乖的手势包袱走人。

    小胖子助理轻轻的扯了扯嘴角,缓缓的道:“这人啊,还是要有人管着才好,就看看我自己,被老板管的服服帖帖,那老板就缺了一个管着的人。”

    “这个重任可以给顾大小姐了!”小胖子将自己的瓜子吃了进去,又拿起旁边的一块芒果干拨开,缓缓的吃进嘴里。

    还没有嚼动两下,他立马尖叫:“这是什么!”

    他连忙将东西给吐出来,研究了片刻,嘴角抽搐:“这是榴莲糖,秦少这个家伙居然将这东西放在这!”

    快速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没办法,他必须要去将嘴巴给洗洗,味道太难闻,实在是受不了,等会老板让他说话,那他可以将老板给臭死。

    若是老板让他闭上嘴的话,自己也该活活的憋死!

    他站起身冲进了厕所的方向,服务生看到了朝垃圾桶看了眼明白他这是吃错了东西也没有再说什么就转回身忙自己的事情。

    至于为什么放榴莲糖,那是因为有些客人喜欢吃这一类的东西,买着放在那里也是可以的。

    安子澄在包厢里面等了会,就有服务生端着东西上来,他分别点了自己爱吃的菜,也点了顾景怡爱吃的几样。

    等菜上来后,顾景怡眸子闪过几抹惊讶,她拿起筷子点了点身前的:“这个,你喜欢吃?”

    “那不是你喜欢吃的吗?”脱口而出安子澄就是一句反问,顾景怡眉眼微微的一怔,这个男人记得她喜欢吃什么东西?

    为什么?难道他一直在关注着她?

    她伸出手夹了东西放进嘴里,因为脑子想的太多,还没有吃出什么味道就进了肚子里,安子澄看着她,撑了撑下巴。

    之后眨着眸子道:“慢点吃,顾大小姐,我没有和你抢的意思。”

    顾景怡将筷子一紧,眉眼上挑,淡淡道:“就算让你抢,你敢吗?”

    反问一句,将安子澄问的一愣,他没想到她还是这么火辣,依旧不饶人,难道没看出他在服软吗?

    就算还生气也应该给他一个面子吧,再说了小时候的事情他都要忘得差不多了,唯独将她的喜好记得清清楚楚,他容易吗?

    就算再生他的气,能不能听他好好的解释?

    而顾景怡的心理活动却和他有着天差地别:今天这个男人一定是抽了,否则怎么态度变得这么好,绝对是在哪里受了刺激来她这里找安慰、

    顾景怡伸出手碰了碰他的鼻子:“安子澄,你今天没事吧?”

    接着,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在太阳穴的地方缓缓的打了个转道:“我的意思是说,这里有没有事,不会是被谁用石头砸了一下?”

    安子澄的脸色瞬间变得黑沉,这女人果然不给他面子,他都这么伏低做小了!居然这么坑……

    “顾景怡,我好不容易请你吃一顿,赶紧的闭上嘴别说话,好好的享受美食,这里的菜做的不错,否则我也不会带你来这!”

    他声音泛着含着急速和,拿起自己的筷子就开始夹着菜,嘴里发出轻哼的声音,顾景怡揉了揉额角,眉头紧拧。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你是不是又是求我?什么事,说吧!”顾景怡索性将筷子一放,将身体软软的躺在椅子上,双手环胸,懒懒的眯着眼。

    那模样就是一派的贵小姐,看着安子澄心头微动几下,吞了吞吐沫道:“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只不过请你吃顿饭而已,居然将我想的这么坏。”

    “我在你心中的形象就这么差了?”安子澄将筷子一顿,缓缓地眯起眸子,直到眼眸中留着一道缝才停住自己的动作。

    顾景怡老实的点头:“的确,你的形象在我的心中就是这么差!不仅花心还滥情。”而且还是个蠢蛋!

    她眨了眨眸子,将剩余的话吞入肚子里去,有些话说出来就引得人误会,所以闭上嘴巴好好的做自己的事。

    “没想到我在你心中就是这么一个形象。”安子澄叹了口气,情绪有些低沉,不过自己出现在他面前都是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若不是这个形象。

    那才是个怪事!

    不知道为什么,他此刻的情绪无比的低落,顾景怡看眼他的表情,心中微微一动:“安子澄,你到底有什么事就直说,别扭捏的像个女人。”

    而且她这个女人都不扭成这样,至于么?

    顾景怡身体动了几下,既然他不说,她就只好开始继续动筷子,毕竟美食当前、何必浪费?

    安子澄用筷子拨弄了几下:“请你吃饭,没有其他的事,更没有其他的理由。”他顿了顿,将鲜肉放进自己的嘴里,“若是真有事,也不是现在。”

    “毕竟我现在还没有想出什么。”顾景怡吃着东西,看着桌上的美食,在心里轻轻的一叹,眼尾上扬直接看到安子澄的动作。

    他,这次是真的没事?

    安子澄看着桌子的美食,手指屈了屈,这不是烛光晚餐,他有必要这么紧张么?话说回来,他似乎从来没请过那个女人吃一顿烛光晚餐。

    缓缓地、轻轻地、不经意地,他抬起头看向了坐在对面的女人,嘴角抿了抿,在这刻似有千言万语想脱口而出。

    可看到她不停夹菜的动作,他的手猛地一顿,嘴角也跟着敛起,顾景怡抬起眼,看到的就是他这幅纠结的模样。

    她的手指在筷子上轻轻的点了点,试探的问道:“你不会在和我吃饭的同时,想的是和别的女人,或者想着怎么吃烛光晚餐吧?”

    安子澄脸色一僵,她居然猜出了他的心思,老实说,他没有想别的女人,只不过是在想着烛光晚餐,不过话说回来。

    他为什么会想到烛光晚餐,而且吃的对象还是她!

    这事情真是够诡异,他今儿个怎么也找了她来这里吃饭,安子澄脑子仿佛要炸了,看着顾景怡的眸中含着异样的神色。

    “你这个女人真是想多了!”安子澄哼了一声,眸中像是闪出了一抹亮光,他夹了东西往碗里一放,低头一扫竟然是自己最不喜欢吃的辣椒。

    他额头冒出一阵冷汗,自己今天的手怎么也这么贱,这不是坑自己的么!

    顾景怡眉眼一扫:“你不是不吃辣椒么,怎么,改口味了?”

    安子澄夹起一块辣椒,轻缓的笑了笑,往自己的嘴里一塞:“我就是‘改口味’了,怎么样?”

    他的口味指的是什么顾景怡不知道,只不过加快了吃东西的速度,安子澄揉了揉下巴,一脸的困惑,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变了。

    正在悄无声息的改变,安子澄嚼着东西,手指紧了紧道:“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顾景怡动作一顿,接着道:“我们能有什么误会?”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说,或许,真是存在误会吧,否则两人怎么会像敌对的仇人。

    此刻能心平气和的吃饭也是奇怪了。

    安子澄动了动唇角,缓缓道:“你是不是还在因为小时候那件事生气,我都说了,那件事只是……”

    顾景怡眸子轻抬,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安子澄,我在你心里就这么喜欢斤斤计较?”那些小事她早就忘得差不多了。

    没想到这个人倒是记得这么清楚!

    她将筷子放下,冷冷的站起身道:“安大少,我就不打扰你吃饭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怒火蹭的一下子上来了,她想压住,可是总是想不明白那股子火从哪冒出,索性不管了,站起身就准备走人。

    安子澄看着她的背影,手指也是一僵,嘴角竟然有苦涩的味道,他将筷子放下,看着她的背影问道:“景怡,你既然不是为了小时候的事情生我的气,那为什么对我的态度这么……差!”

    最后一个字,他几乎使出了全部的力气才让他出了口,顾景怡的背影一僵,走出门口的动作也是一顿,她在心里低低的反问。

    她态度为什么这么差?似乎,她自己也不知道……既然自己不知道,她又怎么给他一个答案。

    “总之,我早就将小时候的那件事给忘了,也不是因为那件事生你的气,而且,我没有生气!”她强调了一遍,伸出手搭上门把。

    身影灵敏的闪出了包厢,安子澄看了看她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睛微微的转了几下,将身体靠在了椅子上。

    他盯着天花板一阵出神,桌上的饭菜还有大半没动,缓缓的冷却,香味也开始消散……

    她忘了小时候的事,那为什么每次见他还是箭弩拔张,这是哪里出了问题,他一点都没有头绪,从没有什么时刻比现在更无奈。

    她应该是生气了……但这生气的源头是什么,安子澄轻轻的一叹,猛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这是怎么了,中邪了?”

    瞥了眼桌上的饭菜,可现在却一点食欲也没有,他站起身,将自己的衣服一把抓过就走出门口。

    可正好碰上走过来的小助理,后者抬起头就哎呦的叫唤出声:“老板,你和顾大小姐怎么了?我刚刚可看到她气冲冲的出门了……”

    小助理越说声音就越小,顶着安子澄那狠辣的视线连忙闭上了嘴,他动了动唇角道:“老板,我这叫做关心你。”

    “我看你最近是闲的很。”抛下这句话,安子澄再给了他一个意味不明的视线,错开身就朝前迈动步子。

    小助理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脏,连忙跟了上去,这下子是什么话都不敢再说了,特别规矩的走在安子澄的身后。

    直到秦航走到两人的身前道:“安少,你这么快就走了?”

    “不走留下干嘛?”安子澄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秦航嘴角微微一勾,“你这语气,可别告诉我顾大小姐甩下你一个人走了?”

    安子澄懒懒的扫了他一眼,缓缓的问出声:“不可以吗?”

    秦航竖起一个大拇指,叹道:“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甩你,不然都是你甩女人,果然姓顾的都没有一个正常人!”

    做出来的事情大胆,顾景柯一直是他们羡慕的人,现在他姐姐更是厉害,直接甩了安子澄一脸,这滋味想想也是极好。

    “这句话我会转交给她的。”安子澄轻浅一笑,给了秦航一个多家保重的眼神,“今天我就先走了,至于钱你就自己买单吧。”

    安子澄转身就走,留下一个无比消散的背影,秦航抓了抓头发,眉目蹙起:“我再多几个你这样的顾客,店也该关门了。”

    否则还不亏死!

    安子澄直到上了车那气压还是低沉无比,小助理坐在驾驶座上,将车钥匙插进去:“老板,我们现在去哪?”

    后座上的人半晌不给个答案,小助理也是久久的不发动机器,安子澄坐在后座上发呆,久久撑了撑自己的额头,才道:“你不是说我很久没去公司了么。”

    小助理微笑着等着他接下去的话,一字不吭,安子澄轻笑一声:“那我们现在就去公司看看!”

    车子在下一刻发动,开在路上的时候小助理忍不住道:“老板,我觉得顾大小姐人挺好的,不像你以前的那些女人,花枝招展只会卖弄风骚。”

    “顾大小姐有自己的想法和性格,率真踏实,要不你就被她收了得了?”小助理说完,突然觉得身后的气压低沉可怕,立马改口道:

    “老板我是说,你把顾大小姐给收了!”他笑了笑,“顾大小姐不会图你的财,若是和你在一起肯定是为了你这个人,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安子澄此刻的眉眼冷沉的可怕,只听他淡淡的反问道:“谁和你说我喜欢她?谁和你说我要收了她?”

    他压根从没有说过,那只能是这个小助理过的太好,随便在后面议论他的事!看来还是对人太过和善了。

    小助理差点被他的问题给吓死,立马摇头道:“老板,你虽然没说,可你那些表情都写在脸上,我觉得吧,你是喜欢顾大小姐的。”

    他现在的想法就是把命豁出去了,不管老板怎么回复他也是要问的,这是关系到他以后的命运与薪水!

    “我有这种想法出现在脸上?”安子澄摸了摸自己那张绝美的脸颊,看了看小助理道:“我怎么觉得是你自己眼抽看错了?”

    说他喜欢她?怎么可能!这事情怎么想都是不靠谱,压根就不像是真的。

    小助理眼睛还真是一抽,缓缓的笑道:“老板,你这是吓我?”死鸭子嘴硬,以后等清楚了自己的心,看你怎么后悔!

    指不定还会找他来求教怎么追女孩子!

    只不过他那时候一定要摆着态度,扬起脑袋高傲的说不,小助理心里特别美滋滋的,不经意间嘴中就哼起了小调。

    安子澄抬起脚踢了前面的座椅道:“你是傻了还是抽了?你赶紧给我好好开车,等会出车祸本少爷的命可不是你赔得起的!”

    “是是是!”小助理连忙点头,此时正好在红绿灯,他又开始八卦道:“老板,你可不知道,你以前带的那些女人真是要命。”

    “怎么说?”安子澄突然也来了兴趣,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似乎也在回想以前的女人长着什么样,可脑子却总是没有具体的容貌。

    反而突如其来的都会出现一张脸,那张脸仔细一看竟然觉得有些眼熟,似乎是——顾景怡?

    他揉了揉额头,快速的将那些复杂的思想甩开,一定是小助理说的话起到了暗示心思,否则他怎么可能想到这些!

    “你以前带来的那些女人看到我都是鼻孔朝天,稍微有一个去了公司就是对我使唤来使唤去的,就像是把我当奴才一样,现在让我想起来都有心理阴影!”

    “老板你说说,你品位怎么就那么差呢,找女人都不知道找一个品行好点的,那些女人看的都是你的钱势,要不然就是单纯的觉得你好看……”

    “总之没有一个是喜欢你的!”小助理说的兴起,狠狠的批了一顿安子澄,将他的品贬的一文不值。

    而安子澄却也不和他计较,以前的那些女人他根本就没有好好的挑过,都是拿来气人的,随便哪一个都行。

    “你倒是比你家老板看的准!”安子澄嘴角冷冷的一勾。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要我说,这些女人当中只有顾大小姐配得上你!”小助理得意万分,说着还转过身对安子澄比划了一下。

    “顾大小姐的身材容貌都是没有人比得上的,再加上又和你门当户对,简直没有谁能比她更适合你了!”

    小助理顿了顿,皱眉思考了一下道:“最重要的是,我觉得顾大小姐喜欢你这个人……”

    安子澄嘴角一下子紧抿起来,“喜欢你这个人”是什么意思,顾景怡喜欢他?从哪里看的出来?他怎么看都是她讨厌他的那一幕。

    简直和喜欢搭不上边!

    脚一下又踢了踢前面的座椅道:“我看你绝对要去换一副度数高一点的眼镜,你从哪里看出来她喜欢我的?”

    “你若是没有钱,我可以出钱让你去看看好医生,或者给你做个难度比较高的手术也行。”安子澄嘴巴特毒的道:“你不用感谢我,谁让我是一个好老板!”

    “老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不过我对自己眼镜很了解,所以不用去动手术。”在眼镜上动刀子,稍微一个不注意,那这一生就全完了。

    他宁愿戴着眼镜也不会去冒这个险,一定不会!

    “以后出门别说你认识我,我可丢不起这个人!”安子澄淡淡的道,眉目紧紧的拧着,看着小助理的视线都带着调侃。

    他的本意不是说丢不起人,这是个玩笑话而已,只不过他是想打击一下助理的自信心,免得他乐的找不到北。

    “老板,我是真心觉得顾大小姐喜欢你这个人,不然也不会……”小助理狠了狠心道:“不然也不会每次看到你带着个女人就想冲上前撕了你!”

    “她那不是嫌弃我品位差吗?”安子澄撑着自己的额头,有瞬间的疑惑,“你是不是太久没被女人滋润,所以已经忘记了那种感觉了?”

    看到一个女人做出不一样的动作就会乱想,还说是喜欢他!顾景怡这样的女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吗?

    总之他是有些不太信的,谁都会做这样的事,但顾景怡绝对不会!她这个女人他最了解,什么都自认清高,不对,不是自认清高,而是眼高于顶!

    她每次都会来挑错,他已经习惯成自然,每次带个女人都会接受她的审视,否则心里就好像没有痛快,缺了什么一般。

    小助理呵呵冷笑,在安子澄这里彻底将胆子给练肥了,只听他道:“老板,你不觉得顾大小姐对你格外的不一样?”

    “也只有对你才会那么做,否则其他男人她可是看都不看一眼的!”小助理在心中画圈圈,比如他,顾景怡从来都是不把他看进心里。

    “她对你的感情有目共睹,老板其实女人嘛,是要靠哄的,你若不哄她,她又怎么能够喜欢你呢?”

    “老板,我可告诉你,现在不追以后后悔可别来找我哭。”小助理握着方向盘的手狠狠一捶,安子澄太阳穴猛跳。

    “顾大小姐为什么每次都那么生气你知道不?”小助理义正言辞的问,也就在这时,车后面的那辆车猛按喇叭。

    甚至后面的那个司机探出头来:“喂,你们到底开不开车,不开让我们先走!”

    此时正值下班高峰期,自然有很多人赶回家接孩子,尽管看出前面的车价值不菲,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得罪人就得罪人。

    他们可没有自家的宝贝疙瘩重要!

    “开你的车,没听到后面有人在骂街?”安子澄指了指方向盘,小助理这才反应过来,立马转过身打着方向盘道:“老板,你就问问我呗。”

    他都要憋死了,不问心中憋得慌啊!

    车子缓缓开动,安子澄也无比配合的道:“说说吧,为什么生气?”

    小助理眉眼一喜,哼道:“还不是你每天带去的女人太多,几乎每次带去一个都是一个新面孔,你想想,若是你喜欢的女人身边每天换着男人给你带过来,你心中是怎么样的感觉?”

    莫名的,安子澄脑子里升起顾景怡手里挽着男人出现在他面前的场景,他疯狂的摇了摇头,这感觉有大问题。

    “绝对不爽!”安子澄快速的回答,目光瞪着小助理,“你到底想说什么?”

    小助理好整以暇的答道:“那就要看看老板你自己在想什么。”

    安子澄吐出一口气,眉头一皱什么都不再想,只是将自己的身体放软,躺在椅子上:“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小助理嘿嘿一笑,一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高深莫测,他道:“老板你可别把自己想的太高级了,以后真要追女生的时候有你哭的!”

    安子澄不再吭声,看着自己小助理的眼神微微的变化,他总觉得有些怪异,却不知道怪在哪儿。

    按照小助理的说法,顾景怡是喜欢他的,可是每次见到他却生气的很,小助理的意思应该是因为他带着女人刺激到了顾景怡。

    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安子澄也有些烦乱,小助理瞥了眼后视镜:“老板,你自己好好想想,以往哪一次顾大小姐不是和你冷眼相待。”

    “可今天却没有,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小助理眸色微转,“那是因为你今天没有带女人去啊,所以顾大小姐才没有生气。”

    安子澄微微的愣了一下,似乎他说的有点道理,可自己对她的感觉是喜欢吗?

    他伸出手掩住自己的眼皮,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眉目微微的勾了勾,淡淡的道:“这感觉,怎么就是说不出来的怪……”

    小助理扫了眼情况就认真的开车,老板的私生活就让他自己去解决,只不过有时候还是需要他说句话,免得以后老板没地方哭。

    “……”空气中流淌着沉默的气氛,安子澄陷入自己的思绪不曾出声说话,或许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就得自己好好的想一想。

    包括他对顾景怡究竟是什么感觉,到底是不是小助理说的这种,再者顾景怡对他又是什么感觉,会不会是小助理在这里自以为是。

    两个人将车子在公司楼下停住,安子澄满腹心事的下车,朝小助理道:“我今儿个可是来了这里,下次你可别说我很久没有来公司一趟!”

    小助理嘴角抽搐,他倒是想说这个时间点大家都下班了,你老来这里有什么用?

    可为了自己的饭碗能够端的稳,想想还是算了吧,否则老板一个不开心给自己炒鱿鱼了该怎么办?

    上哪去找这么有优厚待遇的公司和老板,虽然安子澄有些时候麻烦多多,但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不是么?

    不然他怎么会多出了那么多肉!

    安子澄进了公司大楼转了一圈,前台小姐一看到他立马扯开嘴角笑道:“老板好。”

    接着安少点了下头,立马去按了电梯,等上楼将具体的文件处理完毕后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助理坐在椅子上已经是昏昏欲睡。

    他闭着眼睛,将手臂枕在自己的脑袋下,是真的有些困了,他本来不想睡,可安子澄一去不复返,不睡可不行。

    安子澄走了过去,用力敲了敲车窗,小助理迷糊的睁开眼,一看到安子澄那张放大的脸,瞌睡虫一下子被吓得跑的没影了。

    “老板,你什么时候来的!”他立马怪叫几声,安子澄指了指车窗,小助理明白他的意思,将车窗放下。

    “下车,我来开车。”安子澄直接无视他的提问,助理也不敢反抗,将车门打开自己走了出去。

    看他这样子,安子澄眯起眸子道:“我还不想出车祸,你这样很明显就是疲劳驾驶!”

    接着安子澄将助理甩在原地,突的开了些许又将车给倒了回来,将车窗放下:“你现在清醒了?”

    助理猛地点头,安子澄想了想就从车上下去,带起一阵阵微风:“那就开车,目的地:穆家大宅!”

    这下子助理二话不说就坐上了驾驶座,踩着油门,车子就奔了出去,安子澄没有忘记顾景柯的交代,他此刻必须去问问喜好。

    否则到时候顾景柯问起来他可不好交代!面对那位太子爷他可是无力招架。

    车子先是在一个茶庄停下,按照安子澄的话来说:自家的老爷子喜欢喝茶,那些有一定的年龄一定对茶很是敏感,穆家老爷子应该也会喜欢。

    这个喜好算是误打误撞给他弄对了!

    安子澄让助理去买了茶叶就从茶庄离开,这次倒是没有停顿,直接朝穆家大宅开了过去。

    助理看着副驾驶座上的东西,额头跳了跳,买这么多事干嘛?更何况他可是清楚的知道穆家可还有一个宝贝孙女。

    老板这是准备去追穆家的女孩子?那顾大小姐怎么办,会不会直接发飙……助理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黯淡。

    一点也不符合飞黄腾达这四个字!

    传闻穆家的孙女也是个绝色美人儿,只不过不善于社交,就和顾大小姐的弟弟一样,不太出席那种社交场合,所以也有很多人没见过穆小姐的本人。

    只知道她有美貌更有手段,据说是个顶尖法医,自家的老板去招惹法医,会不会被轻易的废了,助理想了想又开始为自家老板担忧起来。

    车子在穆家大门口停住,保安问清了人才带人进去,助理提着茶叶等礼品,时时刻刻的防备别从旁边飞来一把解剖刀。

    他眨着眼睛道:“老板,我怎么就觉得穆家给人很阴森的感觉……”就像是被冷藏在冰柜里一样!

    助理哆嗦了一下,却是不敢再多说一句话,紧跟在安子澄的身后,将身前的人当做唯一一根救命稻草,别看老板这小身板,但是一个顶俩!

    “如果你不想被做成尸体用蜡封住,那就乖乖的给本少闭上嘴!”安子澄仍旧是在笑,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将助理吓得浑身一颤。

    “老板你能不能别吓我?”助理缩了缩脖子,虽然知道不可能死人,可还是被吓得不清。

    等几人走到里面时,立马迎来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是安少爷?”

    刚刚两人出现在门口时,保安就通知了里面的人,所以现在认出来人也不觉得奇怪,安子澄点了下头:“正是!”

    管家长得很和蔼,可是面色却带着严肃:“不知道安少是来找我家谁?”

    安子澄眼珠子微微转了转,顾景柯似乎看过穆家老爷子,那现在只剩下穆冥的父母没见过,心下一经确定,立马道:“我找你们家的先生。”

    管家模样古怪的扫了眼安子澄,充满遗憾的道:“安少爷很抱歉,我们家小姐和少爷都不在家。”

    那俩个人都是早早的出门游历,经历世界各大案子去了,哪里会待在家,自从小小姐长大成人后,那两个就是神龙不见摆尾。

    而这家大宅也只有老爷子在了,这安少不会是不知道这事吧?

    不过看样子自己应该没猜错!管家看的通透,立马道:“若是安少爷有重要的事情和我家老爷子说也是一样的,还请随我来。”

    “老爷子在家?”安子澄半眯着眸子,管家点了点头道:“老爷子今天没出去,正好在家钓鱼。”

    安子澄随着管家走,助理已经被其他佣人请去喝茶,等到了穆家老爷子钓鱼的地方安子澄才抿了抿嘴角。

    果然,人老了就连喜好都是差不多一样的,只不过安家和穆家的交集不多,仅仅只是知道个名头而已。

    管家将人给带了过去,介绍道:“老爷子,这位是安氏集团的公子安子澄。”

    穆老爷子高傲的点了点头,只要不是丫头,他对小子一向没什么好脸色,安子澄看到他这模样就想到日后顾景柯的处境。

    暗暗在心里偷笑,着想想,似乎是恨有趣?

    管家朝安子澄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家老爷子,你若是有什么大事可以和他说说。”

    接着管家并没有离开钓鱼的地方,而是冷冷的站在一旁看着两人,安子澄嘴角抿了抿,这是把他当做了什么穷凶极恶之徒了。

    “老爷子,我今天来是想和你谈谈你家孙女的婚事。”安子澄坐在穆家老爷子的身旁,自来熟的拿出一个钓鱼竿。

    挂上鱼饵一把抛入了水中,管家听到是关于穆冥的事情,嘴角狠狠的一撇,这个花花公子居然是为了小姐来的,早知道是这样他就将人给拒之门外!

    下次一定不放这样的人进来!花花公子还想得到小小姐的喜欢,绝对是痴人说梦!

    管家站在一旁,几乎瞪出了仇恨的光芒,安子澄只觉得自己的后背烧的厉害,往后一看却又没有什么东西。

    有的,只是一个老管家安分的站在后面。

    “不知道安少爷想怎么和我谈我家丫头的婚事?”穆老爷子淡淡的问,身体正襟危坐的一点没有变化。

    他视线紧盯着鱼塘,没有丝毫的变化和眸光的晃动,鱼线却是半晌没动,而安子澄却在这时开口道:“我听说贵府的孙女正到了嫁人的年纪,不知道我可入的了你的眼?”

    安子澄毛遂自荐,管家在旁边恨不得拿了杯子砸在他的脑袋上,让他回去好好的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配不配的上小小姐!

    管家扫了眼安子澄,这个男人花名在外,就算是他也是知道几分,虽然长得很妖艳,可是太过女气了点,就算娶了小小姐也未必能罩得住她。

    更何况小小姐可能嫁给这样的人吗?

    穆冥是他看着长大的,那么优秀的女孩子觉得不能毁在了这样的一个人手上!

    暗暗的,管家在安子澄的身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叉叉,再加上盖上了黑色的印章,这个男人,绝对没有资格和小小姐在一起!

    管家傲娇的抬了抬下巴,轻哼出声,他和老爷子呆久了,不知不觉中性格也和老爷子那样的顽童。

    穆老爷子将鱼竿握的死紧,之后缓缓的转过头道:“安少爷,很抱歉,你入不了我的眼,除非你将你那些臭名声给洗掉!”

    安子澄的名声就算是他也听过,将自己的丫头托付给这样的人,他就算是死了也不会安心,可能还会从棺材里炸出来。

    “穆老爷子别当真,我只是开个玩笑。”安子澄轻轻的笑,嘴角也是微微的抿了抿,穆冥那样的人还是留着顾景柯那样的变态。

    两个变态在一起才能更好的发展!

    “哼,老头子我不喜欢开玩笑!”特别是关于丫头的事,管家在旁边几乎举双手双脚赞同,可安子澄毕竟是个客人,他得忍住。

    安子澄唇角红艳,在穆老爷子的眼中有些扎眼,没有穆冥在时候他根本没有老顽童的心性,有的只有无比的严肃和铁血。

    从安子澄到来的那一刻,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给过一个笑脸,包括没有说一句安慰或者好听的话。

    公事公办的态度让安子澄心中微紧:“穆老爷子,那我不开玩笑,我受人之托,前来问问你老喜欢什么?”

    穆老爷子有些奇怪的瞥了眼他,不知道安子澄怎么会突然变了话语:“帮人问?”

    管家在旁边暗自吐槽,自己问就自己问,居然还说帮人问,老爷子你可别上当,否则瞧不起你!

    “我今天来就是帮一个朋友问的,你老喜欢吃什么?穆小姐的父母喜好又是什么?”安子澄压根就没有拐弯抹角,直接上了主题。

    穆老爷子干脆将手中的鱼竿放下,一本正经的看着安子澄:“那我到想先问问你这个朋友姓什么。”

    “他姓顾,老爷子应该是见过的。”安子澄也是毫不隐瞒,两三下就将顾景柯给供了出来。

    “原来是那个小子……”穆老爷子在心中轻叹了一声,看着池中的潋滟波光,心中一动,“他让你来问的?”

    安子澄笑着点头,穆老爷子顽童般的心性又跳脱了上来:“他让你问这个做什么?”

    “老爷子,我觉得他是想讨好你,你觉得呢?”安子澄“唰”的开始变得不正经,身体往老爷子这边一靠,顿时开始挤眉弄眼。

    穆老爷子清了清嗓子笑道:“我也觉得是这样!”

    管家在旁边渗出冷汗,感情这老爷子的脸皮修炼的越来越厚了,这叫什么事儿,他朝前走了几步,给两人倒好茶后道:

    “老爷子、安少爷,你们先喝点水解解渴如何?”

    穆老爷子拿过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转后又将鱼竿拿起,继续垂钓,他轻哼一声:“你回去将你看到的一切告诉他就好。”

    安子澄扫了眼老爷子的动作:“我回去一定转告!”

    他陪着老爷子坐了一会,扯了些有的没的,倒是把穆老爷子的马屁拍的舒服,老爷子对安子澄的形象大为改观。

    再者说了,能和顾景柯交朋友的人应该品行不会太坏,那他那些花名只能是伪造出来的?

    老爷子是什么人,叱咤风云多年,那点小把戏根本瞒不住他。

    最后安子澄没有留下用饭,直接带着胖助理走了,走到穆家大门时,他抬起手擦了把自己额头上的汗珠,奸笑道:“太子爷,以后有你好受的!”

    这样古怪的爷爷,看你以后怎么哭!

    胖助理走在后面狠狠的抖了下身体,他总觉得自己的老板有些不对劲。

    “老板,这个顾少有什么关系?”

    “这家的小姐,现在是太子爷的女朋友,你说有没有关系?”安子澄淡淡的反问。

    胖助理在心中大惊,立马将当机的脑袋运转起来,他哭丧着脸道:“老板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安子澄顺着他话接了下去,迈开脚步朝车门走。

    胖助理严肃道:“朋友妻不可欺,既然穆小姐是顾少的女朋友,你怎么还来招惹人家?”

    他心中的小人简直是要拿一把刀将老板给捅死,他怎么可以这样做!

    安子澄转过身,扫了眼胖助理:“你的意思是说我今天来这里是图谋不轨?”

    胖助理不敢点头,但那眼神之中却含着无比的真挚:“老板,你难道不是图谋不轨?”

    安子澄抬起脚就往胖助理的屁股上一踹:“你今儿个走路回去,居然把我想的这么龌龊!”

    他辛辛苦苦为了太子爷,现在倒好,被自己的属下给误会,这心情可想而知,只不过自己在属下的眼中就是这么花心。

    那在顾景怡的眼中又是怎样的?

    在这一瞬间,他觉得之前自己的小助理说的挺有道理的。

    胖助理连忙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的位置,伸出头笑道:“老板,快上车!”

    安子澄冷冷的晲了他一眼,胖助理倒是一点不怕,眸子眯了眯,满脸的讨好,安子澄将车门打开,快速的坐了进去。

    顾家大宅。

    顾景怡一回到家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特别是自家的老爷子正襟危坐的在大厅等她,直接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错觉。

    刚一走进,就是一道询问声:“丫头,你今天去哪了?”

    “爷爷,你自己让我去相亲,现在又问我去拿?”顾景怡在大厅顿住脚步,转过身不得不和老爷子打招呼。

    顾老爷子笑的一脸和蔼,可这笑在顾景怡的眼中怎么看就怎么诡异。

    “丫头,我知道你看不上那个相亲对象,你和他都没有在那家店待上半小时就走了。”老爷子倒着茶水,轻轻的叹了一声。

    “我听说,还是有一个男人将你的对象给赶走的。”顾老爷子懒懒的扫了眼顾景怡,眸中精光乱窜。

    老人家淡问:“不知道有没有这一回事?”

    ------题外话------

    9月4号感谢榜,谢谢!

    月票:平安月亮1张票票,Mrs。YD丶1张票票,daisynj1张票票,落落时光机2张票票,152**04781张票票

    评价票:daisynj五星评价票!感谢亲爱的!

    爱你们!感谢一路订阅的妞们!挨个吻一遍!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妙探独宠妻》不错,请把《首席妙探独宠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17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