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01尾 没有戒指,怎么求婚

  
    “学校总不可能连这个都撒谎的,毕竟我可是在学校里呆了四年,这点还是信得过的。”于寒答得理直气壮,根本就不像是知道真实情况的人。

    叶琳从床上坐直身,低头叹了句:“学姐,你说的也是,既然你是前辈,我自然要相信你说的话!”

    接着她低头闻了闻自己全身的味道,叹道:“我这身味道简直见不得人,学姐你还不洗澡的对吧?那我先去洗了!”

    她根本没有给于寒吭声的机会,抬起脚步就往浴室里冲,走到门口时又急急的刹住车道:“我似乎没有拿衣服。”

    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她就往自己的行李箱走去,飞快的打开箱子拿出几件衣服后就钻进浴室,不多久,浴室的水声哗啦啦的传来。

    等她出来后就去拿了面膜,朝于寒笑问道:“学姐,你用不用这个?补水的,效果特好,用了脸上也不会过敏。”

    她这些天可有仔细的观察过,于寒根本就不用这些面膜,只不过那脸上的皮肤也是极好的,她很是羡慕,内心也有些弄不懂。

    于寒看了眼她拿着的面膜,缓缓的道:“其实不熬夜才是对皮肤用处最好,我有些时候也会熬夜,备的有面膜。”

    她指了指自己床头的柜子,朝叶琳友善一笑:“不过你这么热情,我怎么能将你的好意拒绝。”于寒伸出手将面膜接过放在桌子上。

    拿了衣服也去洗了澡,走出浴室后将面膜给贴在了脸上,感觉很不错,和叶琳说的不差,叶琳看到她的模样轻轻的笑了几声。

    原来于寒有面膜——她就说嘛,女人怎么会不爱惜自己的脸,百分百要看中自己的脸的!

    “学姐,你有没有喜欢的偶像?当然了,我不是指那些电影明星!”叶琳的意思很明白,她所说的偶像是指穆冥那样的。

    于寒躺在自己的创伤,脸上贴着面膜道:“我也有啊,我的女神和你一样。”

    “穆冥?”叶琳惊讶的反问,差点就将自己脸上的面膜给弄下来,她仰着头撑起身体,嘴角弧度不大的反问道:“你的女神也是她!”

    看到于寒点头,叶琳霸气的将自己脸上的面膜给摘了下来,紧张的问道:“她是不是很霸气很迷人!”

    于寒点了下头:“她的手段技术就算学校里的教授主任们都比不上。”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的女神是谁!”叶琳傲娇的昂了昂下巴,从床上下来穿了鞋子走到于寒的床边道:“若是十号我们有机会能够和她交流一下该多好。”

    这句话于寒没有回答,叶琳站了不久就去了浴室洗脸刷牙,过了几分钟她从浴室里出来,朝于寒又是叹了口气。

    “学姐,你说我们有没有机会见到女神?”她满是惆怅的皱着眉头,看着眯着眼睛敷面膜的于寒,脸上的表情也是忧心忡忡。

    于寒说话的声音不大,敷面膜的时候她不敢弄出太大的弧度来:“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说有机会就有机会的,不过有缘分的自然会见到。”

    “想不到学姐也是信缘分的。”叶琳叹了口气,眸子稍稍的敛起,之后从于寒的床头离开,朝自己的床上扑了上去。

    “军训太恐怖,我还是慢慢的补个觉,明天还得继续奋斗!”叶琳嘟囔一声,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于寒嘴角微微的一勾:“晚安。”军训有多累她是知道的,不过她以前也不信缘分,更是没有想过会成为穆冥的搭档。

    可是现在她的的确确的成为了穆冥的搭档,这里面若不是有缘分会是这样吗?

    敷完脸将面膜给摘了下来,很是觉得清爽,她走到浴室洗脸刷牙完毕,就回到自己的床间睡了过去。

    军训累,上班也累,都是需要较为充足的睡眠。

    九月四号下班后,系主任找到于寒,将她单独的叫进了办公室内,手中拿着笔不知道在写什么东西,于寒站在一旁,也不吭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系主任将一份文件拿了出来,摆在桌面上朝于寒道:“这份文件你看看,不行我再改。”

    于寒疑惑的将文件拿过,快速的扫了几眼心脏差点给漏跳了,这未免也太奇怪了!教授?怎么可能!

    这职位可是好多优秀教师眼红的,为什么会落到她的头上,就是因为自己请动了穆冥?可这学校给的职位未免太优渥!

    她手指颤了颤,将文件放回桌子上,仔细的问道:“系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

    系主任看着她开始装傻,眉头微微的一挑,将文件拿过,询问道:“你是看不起这个职位还是说想要我这个系主任的位置?”

    于寒眉目一冷,沉声道:“系主任,你未免太小瞧我了?我又不是为了这样的位置才请冥姐来讲课,我是为了这个学校!”

    系主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可是面子上容不得他和于寒道歉,毕竟他可是一个主任,而不是那些简单的教师。

    就算于寒再怎么有能耐,可身份摆在那儿也是容不得忽视的!

    “系主任,如果你在心里以为我是这样的人,我觉得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冥姐的讲座不弄也行,我这就去和她说!”

    说着于寒就转过身要去办这件事,她的脸色上有着怒气,明显的是真生气了,系主任这下子可急了,若是因为自己将这件事情给办砸了——

    那校长饶不了他!

    毕竟这事情都是告诉了学生们,若是突然改了话头,还不得将学校给骂死?

    更别谈吸引学生的注意力,别将学校的名声给弄坏都是万事大吉的,系主任赶紧追了上来,拦住于寒,笑的一脸和蔼的道:“于寒同学,我不是这个意思。”

    也就在这时,门口走来一个学生,看到两个人“拉拉扯扯”立马开始想入非非,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走后门”?在办公室里就这样纠缠不清?

    学生朝里面扫了眼,将于寒的脸看清楚后就快速的闪开,看衣服和着装,很明显就是大一新生,于寒也看到了人影,可并未说什么。

    只是抬眼看着系主任,冷声道:“系主任,我不想让人误会我们的关系,还请你让开!”

    话落她就要越过系主任朝门外走,片刻都没有要停留的意思,系主任心中略微一急,立刻就服软了:“于寒同学,我不是那个意思!”

    “教授这个职位可是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要不然你考虑一下?”于寒往前的脚步微微顿了顿,教授——这可是无数优秀教师想要得到的职位。

    她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得到了?只不过这不是凭借自己的实力所得到的,而是靠着穆冥的关系,有瞬间于寒略微露出迷惘。

    到底接受不接受这个职位?她仔细的想着,就连往前的步子都顿的死死的,系主任站在她身后,脸上是无比的紧张。

    他不敢再乱说话,只想等着一个诚恳的答案,若是再说错他不知道用什么挽回,定下来的讲座一定不能给撤了。

    否则他这个主任也得被撤!

    “系主任你为什么要给我争取这个职位。”于寒转过身背对着门口面对着系主任,仰着下巴看着系主任这个人,“我要听真话。”

    于寒眉眼之间含着一股子期待,不管说什么她都还是想听到肯定的话而不是仅靠着穆冥的关系,若只是关系这一层,那她不做也罢!

    办公室静悄悄的,走廊外面的那个新大一的学生却并没有离去,而是拿出手机躲在角落里对着门内的情况猛拍着照片。

    她看着照片,心满意足的笑了,照片内的主人翁是于寒以及系主任——

    抛了抛手机,学生转身离去,这样的事在这里可不少见,但是这么光明正大的在办公室里就弄上了可是少见的很,她一定要拿着手机给她们去看一眼。

    好好的八卦八卦,不然军训这么累的日子该怎么无聊的度过?

    系主任看着于寒这表情,立马就开始整理语言,只听他道:“于寒,说句实话,以前的你并不是很出色,在众多学生里也只算是个优秀的学生,但是因为你跟着穆冥——”

    于寒的心冷了冷,果然是靠着冥姐的关系才得到这个教授的职位吗?

    “那我……”她张了张嘴,可系主任却不看她,接着道:“你跟着穆冥这几个月我们有目共睹,不仅是你的技术还是其他,都有所增长!”

    “有些手段早就超过了我们学校的教授水平,可以说你的进展非常的大,所以我才敢将这个职位交给你,否则就算有穆冥那层关系我也是不放心的!”

    于寒心中微愣,系主任的意思是承认了她的技术,她的手段是有进展的?而这种进展虽然是因为冥姐才进步的,可总体说和靠着关系得到的位置却不一样。

    这是自己得到了承认,而不是关系得到了承认!

    在心里快速的想通,于寒低着头问道:“那么教授主任们都没有意见?”

    怎么可能没意见!系主任在心中暗自吐槽一句,又扬起头笑道:“这个你放心,校长都答应了,她们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系主任看都穆冥沉默下来,低声问道:“怎么样,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于寒脑子突的很乱,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答应,若是答应了警局的工作该怎么办,她还不想离开穆冥,若是不答应,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够放弃?

    矛盾在她心里快速交织,滚成一个大大的雪球!

    “系主任,你让我考虑一下,我现在还不知道。”于寒声音出奇的淡定,朝系主任鞠了一躬就朝外面走去,“系主任,若是没事了我就先走了。”

    系主任立马摆摆手:“没事了,于寒啊,你好好的考虑,毕竟机会难得。”

    于寒轻不可察的点了下头,之后就朝外面走,此时的夜色渐渐暗下来,食堂的人也所剩无几,在里面加了餐,于寒找了个位置镇静的坐下。

    她的饭卡已经被换成了教师的饭卡,但是心里还是没有准备成为教授这样的人物!

    吃着饭,但她觉得很不是滋味,具体怎么说她还不知道,但是明天这事一定要和穆冥商量一下以表尊重!

    等于寒回到宿舍后,叶琳已经在浴室里洗澡,十分钟左右叶琳从浴室里出来,她手里拿着干净的毛巾,扫了眼于寒问道:“学姐,你家是哪里的?”

    住了这么多天,这个学姐的父母一直没有出现,也没有一个同学好友来看她,也真是够奇怪的,叶琳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擦着头发,一只手摆弄着自己的鼠标。

    于寒轻笑几声,收拾衣服就准备进浴室:“我家在一个你不知名的小镇,说了你也不会知道的。”

    叶琳应了一声也就没有再追问,这样的事情还是少问为好,万一是人家不愿意透露的可就不好了,眼睛快速的浏览着网页,突的她按了几下鼠标。

    吐槽道:“我的鼠标怎么坏了!”

    于寒扫了她一眼。微微的转了下头就进了浴室,叶琳翻着自己的鼠标,看了看电池意识到可能没电了。

    她坐在椅子上,悲呼道:“果然是不能玩,还是乖乖地补眠,免的明天训练没有精神。”

    快速的将头发给擦干,她躺到了床上,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还是床比较舒服,真是不想起来了!”

    眼珠子稍稍一动,她睡了过去,压根就没有别的想法,于寒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了这场景,微微的眯了眯眼就不吭声。

    早上到了警局于寒就走到穆冥的跟前:“冥姐,我有事想对你说。”

    “你说。”穆冥头也不抬的继续工作,陈君却在这时抬起眼看了过来,不知道怎么的,他内心突的有些紧张。

    “我们学校要我当教授,你说我该怎么决定?”于寒也不再扭捏,一股脑的全部说出来,陈君微微一愣,低下头继续工作。

    穆冥停下手中的动作,正眼看向于寒:“这是好事,你自己怎么觉得?”

    “我不知道。”于寒摇了摇头,“教授这个位置对我的诱惑力的确很大,但是我更想和你们在一起。”

    这样的话证明于寒还是偏向这边,穆冥眯了眯眼:“若是要舍弃一个你会选择哪一个?”

    “我不知道。”仍旧是这个答案,于寒给不出更好的答案来,若是知道她就不会来询问穆冥了,不管舍弃哪一个她都是紧张无比的。

    “你是不是觉得若是两个都可以不舍弃的话更好。”穆冥道破她的心思,眉目微微的隆起,“于寒,若是你真这样想就可以去问问校方,可不可以将你的课程安排到一天。”

    安排到一天就不用来回两头跑,两份工作都可以不舍弃!

    于寒眉目微闪,她怎么忘记了?可是校方会答应吗?“我怕校方不会同意。”

    穆冥眉头稍挑:“会答应的。”

    她其实能理解于寒的心情,警方的工作虽然是她喜欢的,但这肯定是没有学校的那边待遇好,于寒应该是个缺钱的人。

    不然也不会早早的来警局工作。

    若是能将两份工作拿下也不无不可,再者说了校方已经肯将教授的职位给她,那么就一定会将课程给安排到一天。

    于寒重重的点了下头:“谢谢冥姐!”

    下班后陈君负责送于寒回去,可是一路上他都没有说一句话,倒是让于寒有些不知所措,一般这个时候,他绝对不可能这么安静的。

    “陈君,你今天怎么了?”不仅在警局里没有和她打过招呼,就连在路上都没有说句话——这让她不由得开始担心!

    陈君一愣,从走神之中惊醒过来:“你说什么?”

    “我说你这是怎么了!”不得已于寒又问了一遍,“你从警局开始就一直在走神,你,是有心事?”

    她紧张的蹙眉,紧拧着眉头看陈君,略微不安的道:“你有什么事情和我说行吗?”别一言不发,不然总觉得很怪。

    “你以后就是大学教授了,还看得上我吗?”陈君闷闷的问出声,眼珠子定定的看着于寒,就像是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不一样的东西。

    于寒微愣,伸出手拍在了他脑袋上:“你以前都不嫌弃过我是从乡下来的,我又怎么会嫌弃你?你真以为我是那种女人了?”

    “我就知道你不是!”陈君一喜,紧紧的拉住于寒的手,“你以后有事可都要和我先说。”

    于寒掐了把他腰间的肉,哼道:“今天这件事不是没有和你说,而是这个教授的位置会落到我的头上都是因为冥姐,我不得不先和她商量一下。”

    陈君似懂非懂的点了下脑袋:“我明白了。”

    “以后有什么事别憋在心里,也不怕把自己的给难受死?”于寒冷哼一声,瞥了眼陈君不满的道:“我可告诉你,以后不许不信任我!”

    陈君伸出手连忙发誓:“保证以后只信任你一个,其余的我都不相信!”

    “噗嗤”一声,于寒竟然觉得好笑,眨着眼睛轻笑开来:“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还这么不正经。”

    “现在你发现了。”陈君挽住她的手,到达校门口后道:“到了,你进去吧。”

    于寒和陈君分开后就进了宿舍,刚刚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和陈君将晚餐给解决了,现在倒是轻松不少,刚一进宿舍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叶琳已经回来了,她此刻就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打量着刚进门的于寒,等于寒的视线看过来时她又匆匆的挪开。

    一次也就算了,一连几次于寒有些忍不住了:“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别藏着掖着。”

    总被人怀疑的视线看过来看过去,倒是有些烦躁,叶琳将吐沫咽下,心中很是奇怪,看起来不像啊,可是白天看的照片……

    又该怎么解释?系主任和学姐,会不会真是有那么一腿?

    “学姐,我今天看到了一些照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叶琳藏不住话,心中的天平更是偏向了于寒这一边,她选择相信于寒。

    于寒明显觉得不大对劲,扫了她一眼问道:“什么照片?”

    “就是你和——系主任在一起的照片!”叶琳虽然刚来没几天,但是学校的领导倒是记得不少,这可是一个重要的人际关系,不记得可不行。

    “哦?”于寒坐在椅子上,淡淡的反问道:“那又怎么样?”

    叶琳看到她满不在乎的模样神色微微一闪,难道那事真是她们说的那样,于寒被系主任给包……养了?

    可是很不像啊,怎么看怎么不像,这里面一定出了问题,可是为什么于寒毕业了还能住在学校里,这不是靠着关系才能住下的吗?

    叶琳有些懵,不知不觉中又开始相信那个猜想,她瞥了眼于寒,心中却又想到她可是和自己共同喜欢着女神,应该不会是这样的人才对。

    “学姐,你真的被系主任给包……养了?”叶琳略微试探的问道,“我看到的那些照片,你和系主任在办公室中很是亲密的模样。”

    “我军训的同学还在和她们交谈,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叶琳双手互相搅动,又道:“所以我来问问你。”

    “包养?”于寒皱眉,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有这样的消息传出来,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根本没有的事,你同学是谁,我明天找她好好谈谈。”

    叶琳微愣:“我就知道你不会是这样的人,学姐我支持你去找她说清楚,这样毁人名誉的人就该被教训一顿!”

    “我可不是想想教训她一顿,我只不过不想这件事传到我男朋友的耳中,破坏我男朋友和我的关系。”于寒轻浅的笑了笑。

    叶琳惊讶道:“原来学姐有男朋友了啊,可我怎么没看到他来看你?”

    “我和他在同一个办公室,每天下班他都会送我回学校,为什么还要来看我?”于寒反问一句,眼角中更是带着幸福的光芒。

    学姐这样子摆明了就是和自己的男朋友关系很好,这该死的传言!

    这样子的人怎么可能被包养,更何况她们还同样的喜欢这一个女神,她的人品还是能信得过的!

    “学姐的男朋友长什么样子,想看看!”叶琳眼冒星光,“有没有照片,两个人的合影,我明天拿照片甩她一脸,学姐就不用出马了!”

    于寒想了想,觉得叶琳说的也挺有道理,拿出手机发了一张最近的照片给叶琳:“照片可不许传给别人,不然我可要生气的。”

    叶琳看了看照片,更是激动的很:“学姐的男朋友长得可真帅,阳光的很,一看就知道是做正经工作的。”

    对,正经工作,正经的不能再正经了,刑警这样的工作若是不正经,那还有谁的工作正经?

    于寒站起身开始收拾洗澡要穿的衣服,她整理好道:“你今天不洗,我可先洗了。”

    叶琳还在欣赏于寒手机里的照片,连忙道:“学姐你就先去吧,我再欣赏一会。”有帅哥可以看,她觉得自己军训的累乏都不见了。

    整天面对着教官冷冰冰的死人脸,哪有看着帅哥舒服!

    将相册一拨到底,她觉得还是不够,将手机放在桌上她坐在椅子上就开始等着于寒走出浴室,于寒在浴室里将衣服洗掉才出来。

    叶琳一看到她就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撑着下巴道:“学姐,你啥时候带过来让我见见呗,我好奇死了。”

    于寒将手中的毛巾盖在自己的头上:“有什么好奇的,不都是长着一个鼻子一个嘴巴两只眼睛吗?都是人,不可能是个怪物的。”

    “这不一样,你想想,人也是分为好看和不好看的,有些人可是有着超高的颜值,就像咱们女神,她的颜值可都是逆天的存在!”

    “你看过?”于寒一愣,不由自主的就开始反问出声,叶琳嫌弃的扫了她一眼,哼道:“我没看过本人,但是网上的照片倒是不少。”

    于寒心中腹诽自己傻,又道:“网上的照片能信吗?”

    叶琳可不乐意了,哼道:“当然能信,而且我觉得网上的照片比本人丑,真人肯定更好看!你看见宣传手册的那个背影了没?简直迷死我了!”

    女人的背影不都是迷男人么?怎么到了叶琳这儿迷女人了——“你有没有看着背影掉口水?”

    叶琳镇定的点了下头:“有啊有啊,口水都要掉了一地了,甚至我军训的时候都在想,只要撑过去就能看见自己的女神!”

    于寒额头黑线挂上一圈,指了指浴室道:“赶紧去洗澡吧,至于帅哥,等十号不是就来了一个刑警帅哥吗?”

    “我记得宣传手册上面也有一个侧脸的。”于寒话落,叶琳就开始找衣服,边找边道:“那可不一样,我总觉得那个男人和女神有关系。”

    “若是我对着女神的男朋友花痴的话,女神肯定是不会喜欢我的,就算不是男朋友,但是能跟女神出现在同一本手册上关系一定不简单!”

    没想到这丫头看的倒是明亮,他们这人本来就不简单,祁少晨和冥姐的关系很要好。

    “赶紧的去浴室。”于寒躺在床上微微的嘟囔几句,扫了眼叶琳低头轻叹。

    次日叶琳拿着照片走到拍照的那个女学生面前,表情严肃的道:“你昨天说的那位学姐只不过是和系主任在谈事情,你还是快点将照片删除掉好!”

    女学生也不是个善茬:“我照我的照片关你什么事儿?她本人都还没有来你急什么?有本事让她和我当面对质!”

    叶琳拨开照片伸到女学生的跟前,冷声道:“你自己看看,这是她的男朋友,学姐是和我住在一起的!”

    一起喜欢着穆冥的学姐,说什么都不能被这样的女学生给污了名声,不然她会觉得是在玷污自己的女神,这事情绝对不能容忍!

    “哟,原来你是她的小跟班啊,怪不得会这么怒气冲天的来找我。”女学生娇笑几声,她本来长得还算是好看,现在这一笑,简直要将男生的眼球都给吸引了过去。

    叶琳长得也不差,只不过她没有女学生这种矫情罢了,不撒娇就没有那些渣男围上身!

    “我告诉你,十号就有刑警的人来讲课,你若是不想那天出糗被当个例子就早点将照片删除,否则学姐一定在那天给刑警队长说!”

    女学生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的差,叶琳这算是**裸的威胁!

    “有本事她就去说,就怕她被包养了不敢说!”女学生顿住,朝自己的身边一看,淡淡的笑道:“你们说是不是?”

    围在旁边看戏的人纷纷一笑,这,又怎么可能不是呢?

    和叶琳关系比较好的扯了扯她的衣服,劝道:“叶琳,别和这种人一般见识,她不肯删照片,就让她在十号那天当个典型,让刑警队长好好的批判一下!”

    女学生冷冷一笑:“那我可等着你们!”

    她甩袖冷声道:“你们若是不做到,那就是照片是个事实!”

    叶琳一下子气道:“我看你才是被包养的那个,不然怎么会盯着这件事不放,学姐都有男朋友了,你还这样胡诌,不是自己有这样的体会又怎么可能知道这其中的歪歪扭扭!”

    围观的众人看着女学生的眼神一下自己就变了,叶琳说的不错,若不是有这样的体会又怎么可能死咬着不放。

    怀疑的视线都落到了女学生的身上,看着看着就愈发的怪异,女学生的身段妖娆,容貌中上,若说是那样的身份倒是没有几个不信的——

    女学生一看到火烧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且还是因为叶琳的几句话,她一下子就怒了,沉不住气道:“你别血口喷人,没有的事!”

    这样的解释却是那么的苍白,叶琳冷笑道:“我刚刚给学姐的也这样的解释,可是你怎么说?我觉得不用我重复一遍了吧?”

    “做哪一行的才会对哪一行知根知底,你说学姐说的那么狠,还说的那么仔细,一定是做过才对。”

    众人看着女学生的表情露出一种鄙夷,那些男学生的脸上也是挂上了一道嫌弃,女学生看到自己的地位一下子落了无数丈。

    而罪魁祸首还正站在自己身前耀武扬威就忍不住咬了咬牙,猛地扑了上来:“我让你乱说!”

    叶琳一直在防备着她的攻击,看到她扑了上来就往旁边一侧,女学生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快,一下子就摔成了狗吃屎。

    脸朝天的趴在地上,摔得那叫一个惨:“叶琳,你去死!”

    “打不到人就让人去死?我说你的心怎么就这么黑!刚刚诬赖学姐不成,现在又想打我,你可真是够了!”

    叶琳拍拍手哼道:“照片你不删除我让学姐自己来找你,反正这样破坏她人名誉和损害别人肖像权都是犯法的,你没有经过人家的同意就拍照……”

    “而且你又不是记者,不知道要赔多少钱呢?”叶琳几句话的反问,立马将形势给转变过来,

    有些人就是这样不知好歹,不给点教训完全不知道东南西北!

    “我和你没完!”女学生从地上爬起来就想跑掉,可是教官的声音也在这个时候传来,“那个女学生你去哪,马上就要军训了!”

    女学生面色一僵,连忙冷哼道:“不要你管!”

    教官的脸色微微的变化,从第一天到现在还没有谁敢这样和他说话的,这个女学生倒是敢爬到他的头上来了!

    “她叫什么名字,谁是她的辅导员!”众人老实交代,教官专门拿了本子将信息记下来:“那么抱歉了,她若是要回来,必须要认错,跑五十圈!”

    叶琳微微一愣,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得罪了教官,看她该怎么办!

    “你们就给我好好训练,我待会会给你们辅导员打电话!”教官沉着脸冷声道,众人知道教官这是生气了,心里正憋着一股火没有发泄呢。

    下午的时候那个女学生回到队伍,还是被辅导员带着来的!

    辅导员和教官道了歉,女学生僵着脸也道了歉,最后跑圈五十圈,教官说到做到,压根就没有给过女学生面子,一圈是八百米,五十圈跑完估计也能将女学生给送进医院了。

    叶琳上扬的嘴角表明了心情极好,军训完毕解散后就去了食堂请客,玩的好的纷纷的惊讶:“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还请客?”

    “我今天不是看到某个人挨罚了吗,心情畅快的很!”最重要的是讲学姐洗掉冤屈,连带着脸上都有光。

    “叶琳,你和我们说说,那个学姐真的是和你住在一起的吗?”同学问,手中拿着筷子,往嘴里塞着饭菜。

    叶琳认真的点了下头道:“她是真的和我住在一起,人也超级好,对我也是不错,我们宿舍也只有我们两个,倒是很安静呢。”

    “那她是大几的学姐?”

    “她已经毕业了。”叶琳答道,喝了口汽水,凉爽的很,“不过她能住在这里的原因我也不知道,你们就别问我了。”

    两个女生闭上嘴巴没有再问多余的话,有些事自己心里懵懂就好,说出来就有些变味。

    “不过她也是喜欢穆冥大神的,和我们一样的喜欢!”叶琳笑弯了眼睛,看着自己刚结识的好友笑道:“我告诉你们啊,十号的那天我一定要找女神要签名!”

    “我支持你,然后顺便也帮我们要一个签名。”童谣咬着筷子,一本正经的道:“谁帮我弄到签名,我就请她吃半个月的中饭!”

    “这可是你说的,你们可都听到了!”叶琳刷的站起身,得意的扬了扬下巴,那模样就像是真的拿到了签名一样。

    “先拿到签名再来找我。”同学淡淡的扫了眼,伸出手摊了摊,表示自己的无奈。

    三人嬉闹成团,吃完饭几人都回到一栋寝室楼,叶琳刚走进房间就听到水声,知道于寒已经回来,等了十几分钟后于寒从浴室里出来。

    她立马迎了上去道:“学姐,我今天狠狠的教训了那女生一顿,她被教官罚跑五十圈!”

    于寒有些惊讶,抬眼看向她道:“五十圈?”自己学校的圈子有多大她是知道的,五十圈可不是小数目,可为何,她听起来比较的爽?

    “对啊,我回来的时候还看到她再跑呢。”叶琳顿了顿,叹道:“教官也在旁边盯着,不怕她耍赖。”

    “教官也是个有意思的。”于寒轻微的扯唇一笑,之后倒在床上眯着眼,叶琳拿了衣服进入浴室,好好的洗掉满身的汗臭味。

    九月九号,穆冥下班后回到家就走进浴室,从浴室里出来后就拿着笔记本电脑坐到大厅的沙发上,她盘着腿,开始找演讲视频。

    看了会她就觉得自己一阵头疼,这都是什么跟什么?不是说比较简单么,现在她看着怎么就这么的——难!

    顾景柯端着水走了过来,看着她紧拧着眉头不由问道:“怎么了?”

    穆冥指了指自己电脑,再将屏幕换了个方向,顾景柯看着屏幕嘴角微微的勾着,之后走到沙发上坐下,笑道:“觉得头疼麻烦?”

    想了想,穆冥还是点了下头,他说的没错,她就是觉得头疼麻烦的很:“演讲你以前办过么?”

    “没有。”顾景柯轻浅的一笑,指着电脑道:“你好好看看,明天该怎么讲就怎么讲不用在意太多。”

    在意多了反而不好发挥,不如随心而动,这样更自然先。

    顾景柯将手中的水递给她,轻喃道:“先喝点水,慢慢看。”

    穆冥接过水杯,凑着杯沿抿了一口,顾景柯将杯子接过,在她刚刚抿的杯沿上也喝了口,穆冥眯着眸子,这人——

    他的薄唇和性感,就这样轻抿,不动声色间就像是要勾了人的魂魄一般,穆冥看到他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立马不吭声了。

    使劲的让自己转过头看向电脑屏幕,可这身边坐着这样一个妖孽还怎么有心思看视频?

    不知不觉中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朝顾景柯的脸上一扫,而这人的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看着他的眼睛,等她看过来后薄唇勾了勾。

    那双动人心魄的眸子也暗中亮彩的光,穆冥猛地低下头,嘴中念叨道:“看视频,别看我。”

    顾景柯突的伸出手将她揽到自己的怀里,手指搭在她的肩膀上,下巴搁在她的头顶:“别动,让我好好的看看。”

    刚准备动作的穆冥听到这话身体一僵,脸上淌着他呼吸的气息,心中说不出来的滋味,这种感觉似乎很好。

    顾景柯循着手臂往下,手指扣住她的手指,眉眼如初的美好,眸子里的幽深荡漾开来,就像是盖了一层淡淡的雾气。

    穆冥脖子似乎都要酸了,终是忍不住动了一下:“脖子酸,换姿势。”

    顾景怡暗笑出声,穆冥眸子一挑,这人是在笑她?

    他扣住她的手指,没有再多话,让她的脑袋搁在自己的怀中,眉目轻轻的撩起雾蒙,穆冥伸出空中的手指划着电脑的鼠标区。

    看起来倒是一本正经的,顾景柯敛着眸子看了会,笑道:“你学好了?”

    “没有。”两个字无视掉了他的猜想,穆冥又道:“你觉得我们明天该用什么态度讲课,感觉面对那么多的学生,就有些紧张。”

    顾景柯轻轻一笑:“你对我,都不曾紧张过,对他们更不会紧张,你说呢?”

    最后三个字他是凑到她的耳尖说的,他的气息轻轻缓缓,缭绕在她的心中,穆冥有瞬间的觉得,这声音就是蛊,在心里诱惑她。

    她点在电脑的手指一紧,僵着身体道:“我对你,很紧张!”比对即将面对学生还紧张!

    顾景柯微愣,声音确实带着黯哑,他温热的气息在她的耳根绕开,只听他淡淡的道:“可是,我居然没有感觉到?”

    穆冥眸光稍眯,神经又开始紧绷,感受到他若有若无的气息,她几乎咬牙切齿的道:“你无耻!”

    他低下头,感受不到她的抗拒,将脑袋搁在她的肩上,轻缓的笑道:“我只对你一个人无耻……”

    穆冥微微一怔,她别过头,视线与他对上,顾景柯眸底的幽光此时正浓,他低下头,手扣住她的脑袋,轻浅的吻着。

    她睁着眼看着他的脸,两人靠的很静,将彼此的距离更是拉的很静她试着回吻他,这样的感觉很是奇妙。

    没有恶心的想吐,或许这就是因为对方是喜欢的人的原因,反而略带着享受,她口舌微张,顾景柯趁着机会撬开她的牙齿……

    他离开她的唇,捧着她的后脑勺道:“接吻还走神,在想什么?”

    穆冥微愣,回过神来略带恼怒,她方才居然看着他的脸走神了!居然在这种时刻出神,感觉不是一般的丢脸!

    她脑袋往后一撇:“没想什么,是你的技术不过关!”

    顾景柯眸子微眯,他的技术不过关?她这是在暗示自己要和她多练练?

    “技术不过关,那我该怎么办?”顾景柯像是有些苦恼,板正她的脑袋道:“要不我……”

    “嗯?”穆冥轻嗯一声,那个“嗯”字拉长了尾调,撩动着人的心弦,只不过她接下来就明白顾景柯的意思,只因这人,已经低着头吻住了她的唇角!

    她这次却有些愣,本能的反吻他!

    一吻过后,他轻笑出声:“这次,技术有没有提高?要不要我们……再练练?”

    刚才未说完的话应该就是这句,要她陪他练吻技!

    穆冥瞪着眸子看他,不拒绝也没答应,她微微的喘息着,顾景柯低下头,吻在了她的额头上辗转至她的眉眼。鼻尖、脸颊、唇角之上。

    “砰——”一声轻响,两人都有些愣住,穆冥从顾景柯的怀里转过身,看到一件落到地上的电脑,眉头一阵轻跳。

    “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沉声道:“一万五,加着你的房租一起给我。”

    接着她站起身,准备从沙发上下来,可身后的人影一把拉住她,轻轻的一带她就进了他的怀里。

    “狮子大开口,你准备把我吃了?”他嗓音暗带着笑,看着她眉眼之中都着笑,“还是说你就是打着要‘吃’我的主意?”

    穆冥一愣,这人的话怎么听起来有些怪?

    她真的没有听错意思?

    “嫁给我,好吗?”就在她走神之际,他轻缓的道。

    穆冥微愣,在他怀中不知道这第几次出神了,她眸子眯了眯,扫过他的手,问出了第一个问题:“顾先生,你先把你欠着的房租给我还清。”

    顿了顿,她又道:“对了,还有刚刚阵亡的那台电脑,麻烦你给我一起还清了。”

    饶是顾景柯也没有回过神,她没料到她的思维可以这么跳跃,他可是在求婚!

    她居然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问题……

    确定没有说错?

    顾景柯还在细心想着问题,最后又听她略带嫌弃的声音:“没有戒指,顾先生,你这是在求婚?”

    话落,她拿起电脑走进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将门给反锁住,自己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心脏却是在胸腔里跳个不停!

    顾景柯抿唇轻笑,她这算是答应了?

    戒指……

    穆冥看着已经阵亡的电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已经开不了机:“看来就是不能做这样的事情,破财啊。”

    刚刚视频也还没有看完,整个做其他的事情去了,将电放到桌上,穆冥无奈的倒在了床上。

    “笃——”有人敲门,穆冥睁开眼看着门口,房间里只有他和她,再无第三人,那么这敲门的人只会是顾景柯!

    他居然还敢来敲门?

    穆冥咬牙轻哼:“什么事。”

    顾景柯摸了摸下巴,自己的身影靠在门旁,这下倒好,她连门都不开了。

    “我想问问你,要什么颜色的戒指。”他声音无比的认真,在认真的询问着穆冥。

    穆冥从枕头下放出脑袋,这人还真的来问她要什么戒指!

    手尖微微一颤,她清了清嗓子道:“麻烦顾先生将欠我的债先给结清。”

    顾景柯嘴角缓缓的勾起,她还是咬着这块不放,可她不是缺钱的人,说这事就是在转移话题而已:“债款,我以后可以用身心偿还。”

    穆冥从船上坐直,她刚刚应该没有听错,身心偿还,这还是她第一次听说。

    “我总觉得身体力行,偿还债款才是真的不错的选择。”顾景柯微微的扬了扬嘴角,淡淡的笑道。

    “你现在从我门口回你自己的房间去。”穆冥也不客气,压低着嗓音似乎略带着恼怒,“电脑开不开了,我要整理一下思路准备明天的讲座。”

    顾景柯靠在门口久久不出声,眉眼稍稍抬起看向窗外的天色,眉目之中含着星光,深邃且迷人。

    穆冥的渐渐恢复正常,眉目轻笼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唯一看的懂的她是在笑。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墙壁都被他贴的温热他才回到了房间,走到房间他拿出手机拨了电话,目的只有一个。

    钻戒!

    求婚的钻戒!

    次日,办公室的众人由着于寒带着去学校,在去学校之前几人都好好的整理了自己的着装以及工作等事物。

    吃过饭后,九个人都上了车坐在,一共是开了两辆车,穆冥四人一辆,于寒五人一辆,陈君开着车走在前面,到达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左右。

    校长和系主任、教授等人都等在学校的门口,为的只是第一个看到穆冥的风采!

    “系主任、校长,冥姐来了!”于寒下车后第一时间就和学校的领导打招呼,前天她就和系主任说了清楚,她留下来当教授,只不过课程都要安排在同一天。

    系主任倒是特别的好说话,连忙答应了下来,在那时她想到,果然是冥姐料事如神,这点事情他们不会不答应。

    这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以后她的生活条件将会改善,将会越过越好!

    “人在哪辆车?”校长凑了过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车辆,而话却是对于寒说的。

    于寒连忙指着刚刚才到的车:“后一辆,她们马上就会下来!”

    校长现在可是她的领导,不能轻易得罪,否则日子不会好过,不过就算校长对她有意见,那她也可以撤职,警局不会不要她就是了。

    “人来了、来了!”系主任也是激动的语无伦次,看着缓缓停下来的车急忙朝后面的人道:“你们可要好好的表现!别丢脸!”

    身后的人脸色各异,他们的身份地位还不至于会丢了脸,不过系主任都激动成这样了,他们是不是要担心一下系主任会不会给学校丢脸?

    几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看出这样的情绪,纷纷的低下头不再吭声,这样的事自己在心里想一下就好,没有必要说出来。

    不仅得罪人,还落得不好的下场!

    想到这样的一点,众人连忙将脑袋抬起,看向停下来的车子,静静的盯着,不敢放松一刻!

    不知道法医中的王章究竟长这么样子,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在这么年轻的时候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手段。

    他们,都很好奇!

    众人安静的出奇,只有那双眼睛睁大,门口后也站着不少学生,他们都看到了穆冥等人的车,又看到校长众人在这等着。

    又联想到今天是十号!

    那车上的人必须是穆冥——众位学生开始翘首以待,伸长了脖子喃喃道:“这人怎么还没下来?这架子摆的好厉害!”

    “这人家哪里是摆架子,车才刚刚停好嘛!”答话的女生看着长得比较好看的女生道:“我看你就是想要和她比较一下谁长的好看而已。”

    女生的心思被戳穿,也不尴尬,嘟囔道:“我就是想看看,谁知道那宣传册上的背影是不是她的,而且背影杀手正面也不可能就是个美女。”

    本来答话的女生部吭声了,她是来学习的,可不是来比较容貌的,这样的事情还是少做的好。

    不过她心中也是期待穆冥长着好看的脸,然后杀杀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的威风!

    “得,你别在我旁边念叨了,人家再算是摆架子也是有那个资本!”女生朝旁边还在喋喋不休的女人扫了眼道:“你有吗?”

    女人被问得愣住,她的法医技术不怎么好,所以现在根本答不上话……

    她气的恨恨的咬了咬牙道:“你懂什么!”

    是,她是不懂为什么要比美貌,人都是有着一张脸,无论美丑都是一个人,有必要比来比去吗?

    难道就不觉得心累?

    这下子又围了一群人过来,脸上偏黑,很明显就是刚刚军训的大一新生:“学校将军训停了就是因为她,你们知道不?”

    众人窃窃私语,立马有人惊叫一声:

    “下来了、下来了!”

    ------题外话------

    顾:我要求婚了……可惜我似乎忘了一件事。

    敢问,求婚需要什么戒指?

    给我参考参考~

    T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妙探独宠妻》不错,请把《首席妙探独宠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17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