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03尾 有男朋友,不就在这

  
    叶琳并没有被问住,反而大声的道:“所以我喜欢你,我也选了这个专业,想和你一样成为一个出色的法医!”

    这下子众人的心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穆冥问这个究竟有什么用,微微动了动唇,想问却又不敢打扰到在说话的两人。

    “你可以坐下了。”穆冥眸光微转,“这下你们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众人还是一头雾水,根本就没有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穆冥说这些究竟是有什么用处,这不是说好好的讲座么,现在说这些似乎偏离了主题吧。

    校长和系主任、教授等人也是一头雾水,紧绷着脸盯着台上,若是可以,他们都想和学生们一样问一些问题了。

    这好好的讲座,现在怎么感觉不大对劲,但碍于自己的身份和穆冥的身份,校长等人只能安分的坐在那不言不语。

    “不明白,穆法医你能不能和我们直说?”有几个男生扯着嗓子嘟囔了一声,倒是没有给穆冥留一个面子。

    台上的穆冥屈了屈自己的手指,浅浅的道:“你们要学这么专业,首先要明确自己为什么要学,学这个又是做什么,为自己定个目标,朝目标努力。”

    “之前这个女学生就做的不错。”穆冥清了下嗓音,“虽然她是将我当做偶像,但是这也不无不可,我不知道你们对我的了解有多少,但——”

    “你们的技术一定要练!”穆冥扬了扬下巴,干净无暇的脸上透着股英气逼人的味道,她清冷的脸颊上让人有些不敢直视。

    众位学生听了她的一席话都有些弱弱的低下脑袋,她们来这里学习事先都没有想太多,只是想着能够在毕业后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罢了。

    “法医这样的职位让很多人都不喜,甚至在以后的找伴侣的时候都很艰难,但你们选了这个都是有自己的道理,你们要记得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这个时候的穆冥俨然化身成为一个正能量导师,她眯着眼看向四周,之后才开始真正的讲课。

    “不知道你们学法医的对法医界了解的有多少?”她的手指伏在讲桌的边沿上,白皙如玉的手指甲似乎散发着淡淡的微光。

    “穆法医,我们都认识你!”大四年级的一个男学生举手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这话一出,有不少人开始应声,都说认识她。

    这弄得台下的某人挑高了眉头,让她上台办讲座,似乎是个很——错误的决定!

    要知道是这样,他就代替她去,听着这些学生的声音,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总之,有些不喜,特别是男学生的声音!

    可偏偏,问问题的大多都是男学生,他们真当他是个摆设?

    顾景柯手指稍稍一紧,抬起眼缓缓的看向台上,嘴角微微的动了动,有些微的紧张,程曼杵了杵刚刚回来的祁少晨。

    嘴中动了动,轻哼道:“他,是不是吃醋来了?”

    祁少晨内心无奈,他其实想说,顾景柯没有吃醋他倒是要吃醋了,哪有人关心别的男人比关心自己的男朋友更上心的!

    陈君快速的凑到程曼跟前,笑道:“程队,我看就是的,顾警官摆明的不喜欢这个学校的男学生,这架势会不会跑上台将冥姐给拉下来?”

    三人暗戳戳的想,魏晓光在旁边戳了他的心窝子道:“前辈,有些话要少说,我们离顾警官这么近,你真把他当聋子?”

    陈君立刻将自己的嘴巴给捂上,朝魏晓光眨了下眼睛,嘴角微微的一撇,二话都不再说一句。

    程曼朝两人看了眼,默默的竖起大拇指道:“陈君说的是正解。”

    这时台上的穆冥也开始说话:“法医这门专业最重要的是技术的熟练程度,如何提高自己的技术就必须多练,我相信你们学校是有大体老师的。”

    “一个好法医必须知道人的身体构造,不仅是大体上,更是要知道细微的程度,这样在协助破案的过程中才能更好的发挥你的能力!”

    她微微一顿,看向台下的学生们,轻声问道:“不知道你们又有多少人在课余的时间学习这方面的知识?”

    众位学生声音寥寥无几,在课余的时间去和大体老师打招呼?谁愿意去!

    看到脸色各异的男女,穆冥也不逼迫,只是抬起眼看向叶琳的方向,淡淡的问道:“这位同学,你说你喜欢我,你有没有在课余的时间这样做过?”

    叶琳脸色微微一僵,老实说她没有做过,更何况她只是大一新生,根本还没有开始学习,她站起身,昂首挺胸的道:“我现在还没有做过,但以后正式学习的时候一定会利用多余的时间向你学习!”

    穆冥手指上挑,缓缓的摇了摇头道:“不,我想告诉你们的只是勤能补拙,若是一开始你们的天分不足就必须用大体老师练手,否则技术永远不可能自然而然的上去。”

    “我明白了!”叶琳重重的点了下头,快速的坐到了椅子,眉目轻蹙,女神的意思已经很明确,勤能补拙,若是天分不足的人只能靠自己的努力。

    可在这一行里,谁敢在穆冥的面前称自己的天分足够?

    她相信,就算是那些教授主任都不敢,否则又怎么会这么细致的坐在台下听课。

    “法医无需做多余的事情,只需要将自己的眼睛变得毒辣、锐利,能够一眼看破不寻常,将自己的手练快速、灵敏,做到一秒就能将自己内心想要做到的事情做到就可。”

    这句话一出,立马就惹来异议:“这句话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叶琳不爽的朝声音看去,因为她发现这声音就是从自己的正后方穿过来的,压根就带着微微的挑衅,总之,她很不喜!

    只听那声音又道:“你能做到吗?做不到的话就别这么说!”

    穆冥手指微微一顿,淡淡的道:“这里没有大体老师,这位同学你要不要亲自上来试试?”

    她安静的出奇,压根就看不到一丝的紧张,叶琳在心里点了个大拇指,不愧是自己的女神,这点小事还难不住她!

    那位女学生脸色微微一僵,细看之下,正是和叶琳闹矛盾的那个,刚刚她听到叶琳对穆冥那么的“告白”,心中就想让穆冥狠狠的落下面子。

    可是现在似乎有些适得其反,她压根就没有想到穆冥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女学生坐在那里紧绷着身体,最后一咬牙大声道:“上就上,谁还怕了不成!?”

    说着,她从椅子上站起,抬起脚步就往下面走,大概三分钟左右,她出现在台上,瞪着眼看着穆冥,这样的女人原来近看更为漂亮!

    她原本以为是化妆出来的效果,可现在一看似乎有些错了,这女人根本就没有化妆,她朝台下的叶琳瞪了回去,砸了砸嘴有些局促。

    “不知道你要怎么试?”女学生颤颤的开口,手指在掌间已经捏出了汗,心里根本就不是表面这么轻松。

    穆冥扫了她一眼,转身朝台下道:“不知道你们要我怎么试?”

    台下的人一片安静,让这个女学生上去也不可能就是让她变成大体老师,那样未免太残忍,解剖刀在她身上一划,可就是一道口子……

    看到台下的人都不说话,穆冥轻轻的笑出了声:“你们都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在人的身上动刀子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可这女学生摆明了用她当出气口,但是她可不是什么惹的人!

    “既然你们没有,那我只好问一下当事人的建议了。”转身,穆冥的眼睛盯上女学生,嘴角动了动,“还请你给一个好点的建议,可别让你在这么多人的眼睛下为难。”

    女学生心尖一颤,她此时此刻觉得自己真是笨到家了,质疑穆冥的技术,简直就是蠢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我现在相信你了,我可以下去了吗?可以吗?”女学生有些语无伦次,她现在急需下去坐到椅子上。

    穆冥眸光微眯,轻浅的转过身看向台下的众人:“现在你们都应该听到了,是她说要下去的,可不是我要求她下去的。”

    众人快速的点头,表示愿意作证,穆冥手指轻轻的点了下桌面,再也不看身后的女学生,她的性子本来就是如此,这女学生为了私人恩怨这样做也不是个什么好人。

    她开始讲课,女学生也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而在下来时,她明显的感受到了几道不耐的视线,顺着感觉看过去。

    心中一惊,校长、系主任都在怪她?

    那她以后还会在这里呆的下去么?这时她开始责怪自己之刚才的鲁莽,以后自己在学校的日子肯定是不会好过的。

    叶琳也狠狠的瞪了眼女学生,高傲的抬了抬下巴继续看着自己的女神,一本正经的模样将女学生几乎气的吐血三升。

    “你们若是以后想看我的技术操作,可以让你们的于寒学姐拍一次视频,但是只限一次。”穆冥将这个重型炸弹抛出。

    就连校长等人也惊愣万分,而站在幕布后面的于寒更是激动的抖了抖身体,冥姐,这是在告诉这些学生她的身份?

    她对她的好,以后该怎么回报她!

    穆冥反而不在意的继续说着其他资料和技术,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结束讲座时都已经是下午两点。

    这个时间点学生们都没有吃中饭,刚刚一结束就散会,于寒让各位学生有秩序的退场,显得不缓不慢,也在这时,有几个大四的男生朝穆冥等人走了过来。

    只不过碍于校长等人在旁边不敢继续靠过来,校长邀请穆冥等人去尝一下学校的饭菜程曼并未拒绝,毕竟这只是礼仪。

    更何况现在确实到了吃饭的时间点,若是不在学校吃还得去外面找店子,那不如在学校里凑合一下。

    校长和一干人等先去安排,只留下穆冥一行人,那几个大四学生一看机会来了,纷纷凑到穆冥的身前道:“穆法医,能不能告诉我这个问题的答案……”

    他们问了几个比较深奥的问题,穆冥一一解答,而答完后那几个男学生还是没有离开,顾景柯的脸色微微开始变化,这几人的心思不正,摆明了是有事——

    可他就站在这,真是把他当死人了?

    “穆法医,我们能不能请你吃顿饭?”有个大四学生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脸色微红,像是有些害羞的神情。

    穆冥平缓的答了一句:“不了,你们老师已经将饭菜准备好了。”

    那几位大四学生还准备说点什么,可一时找不到理由,这时其中一个谨慎的问道:“不知道学姐有没有男朋友?”

    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该问的堵住嘴也是堵不住的!

    顾景柯眼睛眯起,走过去拦在几人的中间,笑着道:“我们正准备结婚,不知道你们想不想来参加婚礼?”

    那几个大四的男生都瞪大了眼,像是才注意到顾景柯一般,上上下下扫了眼顾景柯的身材和脸颊,发现自己什么都比不上他后才灰溜溜的离开。

    程曼更是瞪大眼看着两人,咂舌道:“你们什么时候准备结婚的?我怎么知道!”

    这时两人异口同声的道:“没有。”

    “今天。”

    “……”程曼满头黑线,直觉告诉她,这只是顾景柯胡编乱造,根本没有的事情被他说在口里倒是有那么几分真实度。

    不得不说,这人骗人肯定是没有人怀疑的,至少她就刚刚被骗了,这演戏的功夫真实不耐,她是不是要给她点一个赞?

    穆冥扫了眼顾景柯,眸光之中暗带威胁,她可是没有答应过,这人是不是太过自大?

    真当她不会拒绝?

    这时于寒也将后台的机器关闭,朝几人走了过来,队伍组合到一起后一行人才朝学校的食堂走去,来往的人没有少数将摄像头瞄准她们拍摄。

    特别是顾景柯这颜值吸引了不少女学生的目光,再加上颜值同样不输于顾景柯的穆冥站在一旁,简直将各色各样的学生的相机霸占了。

    这个时候,贴吧、论坛已经被刷爆了不少,别的学校的也同样,被她们的颜值镇住的就有少,更多的是几人的名字。

    进了食堂和校长等人客气的用完午餐后等人就出了校门离开,几人上车将方向往警局的方向开去。

    陈君朝向文道:“这食堂的饭菜还算是不错的,你们吃起来怎么样?”

    “没有大排档爽,陈君,要不要你晚上给我们请客呗?”向文开始诱惑陈君,眉目都是挑高,双手互相搓了搓,一副没安好心的样子。

    “我现在在开车,趁早的滚开。”陈君懒懒的瞥了眼不正经的同事,手指将方向盘大的飞快,向文将自己的手撑在后脑勺下,眯了眯眼。

    “冥姐讲课的时候那个女学生真是不怎眼。”张志豪坐在后面,声音泛着凉气,很明显是将那个女学生恨到了心底。

    “怎么说?”向文懒懒的问道,八卦的心思升起,没事做的时候说点其他事情也是可以的,谁让无聊透底呢?

    张志豪嘴角一扯,瞪了眼向文道:“冥姐讲课你又不是不在,问什么废话!当然是那个走上台的女学生,居然敢质疑冥姐的手段和技术!”

    向文恍然大悟的道:“原来你在说她啊,我对于这样的女生向来不感冒,早就把她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免得让自己的心情不痛快。”

    “所以你也赶紧的忘掉吧,免得让自己的心里不爽,做什么都不顺!”向文在张志豪的身前打了个响指,神色要多潇洒就有多潇洒。

    魏晓光在这时插嘴道:“这次向文前辈倒是说了句对话,那种女生我们压根就不用记住,哪里比得上冥姐啊。”

    “你小子啥时候也冥姐冥姐的叫了?”陈君开着车也不停下嘴忙活,朝后视镜里看了眼,正发现魏晓光红了脸。

    超级害羞小声的道:“我是听见你们这样叫她,所以我才和你们叫一样的,没有别的意思,真的!”

    魏晓光的确说的是实话,他对穆冥完全只有崇拜,可是车内的几人可是没打算放过他,邪笑两声道:“你叫我们前辈,叫冥姐当然也是前辈,怎么能和我们叫一样的呢!”

    “……”魏晓光有些懵了,还有这说法?“前辈,不带你们这样欺负人的!”

    张志豪楼主魏晓光的肩膀,笑道:“小子啊,我们这不是欺负你,只是让你长点见识,为了感谢我门这么好,今晚的大排档你请!”

    “好,这事情就这么定了,多谢晓光请大排档!”不知不觉中魏晓光的荷包扁了不少。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边的,可却没有给自己抓住它的机会。

    实在是可气至极!

    两辆车原路返回,这时在前一辆车之中程曼的手机收到一条重要无比的消息——李明远发过来的!

    半晌没有动静的李明远在这时发信息来了,这信息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李明远发信息来了。”程曼拿出手机一看,眉目不由得微微蹙起,这人居然在这个时候发信息过来,究竟是有什么事?

    难道有什么重要的发现?

    坐在驾驶座上祁少晨朝她瞥了眼道:“看看他说了什么,我们再想其他办法做其他的安排。”

    程曼将手机快速的拨开,找到李明远发的信息微微一扫,这一下,她的眉目尤为浓重的蹙起,心下更是猜测不已。

    “他说今晚是交易的时间。”程曼的手指微动,问道:“你们觉得这会不会是个幌子?”

    顾景柯想了会道:“不会,安静了大半个月,他们会有所行动了,今晚是交易时间不会有错,他有没有说交易地点?”

    穆冥轻轻的弯了弯脑袋:“我赞同这个说法,估计这次不会错的。”安静了这么久再不出现点动静他们还要不要赚钱?

    程曼嘴角微微的一勾,二话不说就将手机给放上,等着陈君接下来的信息,穆冥这时又道:“信息有没有提示你别回信息?”

    将手机的那条信息看后,程曼摇头表示没有那两个字,穆冥在这时又道:“给他回复信息,让他等确定了具体位置再说,我们会做好一切准备!”

    程曼没有怀疑的照做,将这些话给回了过去,未等多久,李明远回了信息过来:“一定按照你们的吩咐做到!”

    接着就是一长串话语:“具体位置暂时还不清楚,若我知道一定第一时间告诉警方!”最后的落款依旧是勿回的两个字。

    心下一松,程曼将信息告诉几人就将手机给放回兜里,睁着眼睛缓缓的道:“希望这次我们别再扑空,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情况……”

    “不管什么情况,我们只抓人就好,至于那些人,我们一个都别放过!”祁少晨凝着眉头,严肃冷静,冷沉着脸。

    今天讲课的时候他也提到过让学生们远离毒品,又举了很多家破人亡的例子,一旦沾上毒,主人翁不来警局戒毒,那么后果就只有一个。

    不是死就是将家搞得破破烂烂,毒品这样的东西,一旦沾上,后果就不会善了,还记得两年前一个少年被家人送来戒毒。

    也是那家人发现的早,不然已经无药可救。

    问那个少年为什么要沾上毒品,他竟然只是说教科书上说这些东西碰不得,而他自认为自己的意志力比较强,能够控制。

    就在自己的同学的怂恿下沾了那东西,而他也只是沾了一点点就离不开了,而他一以为傲的自制力也在那一瞬间溃不成军。

    瞬间就暴露了原形,在警局忏悔的时候他发誓再也不碰毒品,再也不去做那些该死的尝试,那些东西都是害人害己!

    少年最后大彻大悟后也开始努力学习,只不过戒毒的过程中不堪回首,简直要了半条命,毒瘾发作的时候将房间的东西砸的破破烂烂。

    床上的棉被也被他给撕的粉碎,而自己的指甲和手指也是鲜血横流,只因为毒瘾上来就觉得自己的心痒的很,宛若千万只蚂蚁爬过。

    若是不让自己的身体产生痛觉就觉得很不舒坦!

    那少年说自己必须戒毒,最后一痒就将自己的的脑袋往墙壁上一撞昏死过去,戒毒成功后几乎看不成人样。

    这样的类似事件还有很多,所以警局和国家将毒品的这一块打压力度永远比别的东西更严苛!

    “我也是这么想的。”程曼的声音极为轻浅,她动了动唇角,看着车窗外,穆冥的视线跟着一转,心下微微触动。

    事情真有这么简单吗?为什么,她总觉得那些地方有些不对劲……比如今晚的行动会不会成功?

    顾景柯朝她看了眼,眉眼微微的动,手指往她的手指方向移去,在她不注意的情况下握住了她的手指,无声道:“你在想什么?”

    她微微的摇了摇头道:“我在想,今晚的行动会不会成功。”

    就算确定他们去交易,但是这究竟成不成功还两说,顾景柯手指在她的指尖动了动:“别想太多,就算没有成功也还有机会。”

    轻轻的点了下脑袋,穆冥嘴角缓缓的勾起,将脑袋枕在车窗上,眉角轻弯,她敛下眼睛,眼角的余光瞥向车窗外。

    金泽。

    李明远局促不安的坐在沙发上,自己的周围两旁分别作者大力、二军,而付谈则坐在自己的对面。

    付谈轻轻的敛着眉眼,手指依旧晃着红酒杯,而左手边拿着一份文件细细的看着,他朝二军微微的点了点头示意。

    “大哥,今晚的交易地点确定下来了?”一不留神二军就开始问出口,一点没有把李明远当做外人,反而更显得亲密。

    付谈嘴角微微的一勾,冷声的问出口:“你们觉得,二爷会在这个时间点告诉我们交易地点?现在可还是下午四点啊!”

    根本还没有到最佳的交易时间,那个阴险狡猾的二爷又怎么可能将地点告诉人?

    大力是个急脾气,匆匆问道:“难道我们就这么坐以待毙?大哥,这怎么行啊,好歹你也是……”话还没有说完。

    就被付谈的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付谈将手中的杯子缓缓的放到桌面上,他将文件翻开道:“二爷可是瞧不起我们这些人,所以——”

    “以后还是别拿人家二爷和我来比。”付谈的声音几乎冷的掉渣,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他比二爷的资历年轻,自然还是别将二爷和他摆在一起的好。

    大力脸色微变,有些不乐意的道:“大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在我们的眼中你就是大哥最厉害的人物,二爷放在这都不是一回事!”

    二军也在旁边皱着眉头道:“大哥,我们以后不许你说这样的话!”

    李明远刚刚去发了信息,现在激动的心情还没有完全平复,可还是随着两人道:“大哥,军哥和力哥说的对,你以后别这么贬低自己。”

    话是这么说,可心里却是在暗自腹诽:装模作样倒是厉害的很,心中根本就不是这么想,这样一说倒是让两位手下连忙来安慰人。

    付谈手指翻动着文件,将三人的脸色都落在了眼里,轻声道:“好了,我以后不说就是,我这里没事了,你们先下去准备准备。”

    二军和大力站起身,眉目微拧的扫大道:“那大哥,我们就先下去了。”

    付谈手指微微的摆动,让人就这么离开,李明远也跟在两人的身后朝外走,付谈幽深的眸光在几人的身上一扫,又缓缓的收回。

    李明远和二军、大力走出门口就是重重的喘了一口气,大力瞪了眼他道:“真是个没出息的,和大哥说几句话就这么心惊胆战。”

    “力哥,你就被损我了,大哥的气质我不怕能行吗?他一个眼神过来我就感觉自己被凌迟,根本放不下心来,你看看,我额头上都出了不少的汗!”

    大力翻了个白眼,嘟囔道:“我们收拾收拾吃完饭就洗个澡,整理一下自己等二爷那边的消息,不能给大哥拖后腿!”

    二军这下子拍了拍大力的肩膀:“认识你这么久,头一次听到你说的这么正经。”

    “噗嗤”一声,李明远无奈的笑开,看着大力的目光之中充满着嘚瑟,看着二军道:“军哥,你说的太正确了,我也是第一次看见!”

    大力看着两个人一唱一和也不怒,装模作样的冷声道:“你们两个,我说不过得了吧?赶紧的吃饭去,感觉我能吃的一整头牛下去了。”

    “看把你馋的,强子咱们就走吧,可不能把你的力哥饿到吃不下饭了。”二军得意一笑,“到时候我可就不给他喂饭吃。”

    大力嘴角一抽:“死没良心的,你不喂强子会喂的!”

    三人朝楼下走去,正好在楼道上碰到了正往上走的尚先生,意识到他还不知道事情的状况,二军停下脚步朝他道:“尚先生,我们家老大有事找你去一趟。”

    有些话还是老大亲自说就好,毕竟尚先生是他们的合作方,有些东西必须得两位老大在一起说才能表达出尊重来。

    “付先生找我有事?”尚先生明显一愣,他刚刚从外面办事回来付先生就找,难道是哪里出问题了?“是什么大事?”

    不经意间他就开始试探起口风,免得到时候完全找不到东南西北。

    “是大事,所以尚先生快点去就好。”李明远在旁边插话,看了眼尚先生就转过身:贪财贪力的后果一定是进局子里面!

    尚先生道了谢转身就走,而他们三人也正事去吃了饭,之后又朝房间里行去,冲了个澡陈君将衣服给穿起来换好。

    仔细认真的盯着时间,他躺在床上,没有顾得上头发还未干,脑子里依旧开始天马行空的想像。

    现在还没有将事情给办完成,也还没有得到具体的地点——这一切的决定权都在二爷的那边手上,那边没有发话,这边也不可能有所动作。

    倒真是有些处处受制!

    他抿唇一动,笑道:“不想那么多,走一步看一步才是最好的办法。”现在根本就不是他想一下就将事情给解决了,而是必须的慢慢来。

    隔壁的二军、大力也是看着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时间的时针转向正七点时,付谈那边传来声响,付谈和二爷讲完电话后就给二军敲了一通过来。

    三言两语就将事情给表达清楚,尚先生立马让人准备好车子提着两个大钱箱就走出了门,一行五人匆匆下楼。

    尚先生依旧带着上次的那个服务生一起去交易。

    同样是一样的坐法。让人不可能有机会通知警方,李明远不安的坐在副驾驶座上,开始试探的问道:“军哥,我们这是去哪?”

    二军眼睛看都不看他,直接道:“这个方向估计是去一个酒店,具体是什么我可不知道,大哥可没有说。”

    李明远应了一声,看向身前的灯火阑珊,接下来又该发生什么事……不知道会不会有事情,就连二军都不知道在哪,看来那个二爷也只是交代了可以动身。

    “你别担心,我们照着他说的做就行,二爷玩不出什么花样的。”二军手握着方向盘,看着眼前冷冷出声,眼睛里的光也是嗜血的。

    显然,他是极度不喜欢二爷这样的做法,在心里压根就不满意二爷,他们也是有地位的人,凭什么二爷这么做!

    他们占有绝对的地位和二爷合作,可是二爷却总不把他们当回事,可偏偏大哥还处处人让给,真不知道大哥是为了什么!

    “军哥,大哥这样对二爷应该是有原因的,我们猜不出他想什么就别乱猜了。”李明远开始开导,轻微的叹了口气道:“不过二爷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居然从半个月前拖到了现在才交易!”李明远用力的捶了一下自己的膝盖,以表达自己对他的不满。

    “这你还看不懂?”二军也开始和李明远交谈,冷声道:“他是摆明了要和大哥争一个高低,他不喜欢大哥也是众所周知的,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

    李明远对二军的说法表示很感兴趣,撑着自己的眼皮子问道:“为什么?”

    二军打开了话匣子也是挺不住的,最重要的只不过是将李明远当成了自己人,他嘴角动了动道:“这大半个月以来你以为他就是混时间吗?”

    “不然二爷还做了什么?”李明远充当起了好奇宝宝,对未知的事物表达出了自己十分在意,二军又轻声动了动唇。

    似乎在念叨什么不好听的话,李明远看到他嘴角在动,就问道:“军哥,你在说什么?”

    这次却是没有回答他,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道:“没有说什么,我还是和你说说我们那边的势力划分吧。”

    李明远来了这么久,该考核的也都考核了,是该说一下关于那边的事情了,免得到时候他会觉得他们不把他当做一帮人。

    而且现在说了大哥应该也不会怪她,毕竟李明远这些天的表现还是十分不错的,至少他和大力还是比较的满意。

    李明远嘴角微微动了几下,郑重无比的道:“军哥你说,我好好的听着!”

    二军很满意李明远的态度,不卑不吭的十分的好,得人喜欢,他嘴角上扬就开始道:“二爷在那边总部的关系和我们大哥的势力旗鼓相当,甚至在做生意的时候也有来往。”

    “但是二哥做的却是那样的垄断生意,二爷常常想抬价却是抬不上去,这都是二爷的功劳,根本不让价位上涨,就算是要涨也是得和我们大哥商量。”

    “这就是利益之争?”李明远淡淡的反问,低声嘀咕道:“难怪两人都是互看不顺眼的。”

    二军开着车但是也没有放过注意李明远:“你小子倒是看的通透,其实大哥不抬价也有自己的好处,我们做的东西价位本来就高,若是再抬恐怕没有多少人敢买了。”

    “若是没人买,我们又吃什么?”

    李明远心中微动:难道让人沦陷到这样的上面自己就有吃的了?你们是有吃的了,可是那些堕落的人又从哪里来?

    他们用钱花在这上面,这价位高端又怎么可能供得起人,不仅钱花了,家破了,就连身体也栽在了这上面!

    可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是不能这么说,李明远轻声的笑了笑,表现的跟个小白痴一样的问道:“不是还有那些老顾客?”

    二军嫌弃的扫了眼李明远,冷哼道:“我刚刚还在夸你有想法,这下怎么就变了个情况,你自己仔细想想——”

    “那些老顾客又有多少人是千万富翁的?”他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看着前面的车辆,更是一边和李明远低声交谈。

    几乎是一心三用!

    “那些老顾客往往都是没钱的,我们要养兄弟必须开新市场,懂吗?”二军冷沉着脸,说着这样的话有些不近人情。

    李明远心中微愣,原来就是这样,原来就是这样要开拓新市场……那些人无辜的被缠上毒品的影子——

    可为何从二军的口中说出却是这么的轻而易举,可真正的是这样么?

    这时二军的手机开始震动,从里面传来一声话:“往右边开,跟着我们来。”

    这话就是付谈的声音,从里面隐约的传了过来,二军打着方向盘就跟了上去,李明远心中有事也没有再注意更多。

    脑海之中只想起二军说的那些话……这样的说法的确有些符合逻辑,但是根本不符合人道。

    等车到了目的地,李明远才发现这真的是酒店,还真的被二军给说中了,他嘴角微微的动了几下道:“军哥,还真的被你说对了。”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其实,这只不过是以前那些人都走过的老套路,想不让人知道都难。

    六个人汇合,付谈轻点了下头:“二爷让我们上去,所以——走吧?”

    几人往上走着,大力走到李明远个二军的中间,对着李明远道:“强子,今天还是和上次一样,你别紧张,光看着点、学着点就好。”

    李明远故意表现的紧张道:“力哥我明白的,还有这句话你就别再说了,我可是听了不下五遍了,刚刚军哥在车上也说过,你们这是要轮番轰炸我?”

    他的声音很低,让前面的人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却是恰好让这两人给听到:“好了好了,别说了,赶紧追上大哥的脚步,我都看不到他了!”

    付谈此时正好走过一个拐弯处,倒是让人看不到人影。三人一急,匆匆往前面走去,大力恨恨的瞪了眼李明远,

    “我这是好心当做驴肝肺了?好好的和你说一下你倒是不领情,叫着军哥可真是亲热,我就不是力哥了?”

    大力表现的不太乐意了,看着李明远就动了动唇角,说的话倒是让二军抽了抽嘴角,眼皮子一抖就道:“赶紧别啰嗦了!”

    几人快步跟上前面三人,脚步匆匆,压根就没有再停留,幸好付谈三人还等在电梯前,尚先生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眶。

    “付先生,他,就在上面等我?”他轻轻的问,像是怕打扰到了付谈。

    此时的付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二爷可没说,倒是让我好好的走上楼就行,可是——这走可不行,搭电梯应该更快一点,尚先生,你说呢?”

    尚先生微微的一愣,他不是不明白付谈和二爷之间的利益之争,倒是看的非常的通透,只听他道:“付先生说的是,搭电梯更快些。”

    这句话可不是得罪人,毕竟他只是实话实说,压根没有说那句不一样的。

    李明远三人和尚先生的司机站在两人的后面,没有说一句话,二军脸上的表情严肃,大力的表情也是冷凝,而李明远则表现的平淡。

    他们就像是要打仗一般,根本没有多余的表情。

    “二爷发信息让我们进十四楼的左手边第一间房。”付谈扫了眼手机就道,声音清脆的很,在电梯之中听起来很是悦耳。

    二军立马上前按了楼层,按完后又退到几人的身后不吭声,大力站在旁边一动不动,就像是一座泰山。

    这时,电梯一动,在二楼又停住,十多楼陆陆续续的上人又下人,而本来站在前面的两位大佬也朝后一退再退。

    直到十四楼的时候也还剩下三个人,一个是中年妇女一个是中年男人,看起来像是一对夫妇,还有一个是一个年轻的女生。

    她背着包,短发齐肩,倒是像一个年轻的女学生,李明远收回打量的视线,女孩子长得不错,他悄悄的收回之时又碰上尚先生手下的目光。

    嘴角微微一动,点头轻笑,又淡淡的转开视线,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付谈率先走出了电梯,也没有再和尚先生让来让去,昂首挺胸的找到房间,带着人顿住脚步,二军懂事的上前按了门铃——

    三秒之后却是没有声响,付谈的手机响了两下,他嘴角轻勾:“二爷让我们去酒店管理领房卡。”

    几人都是微微一怔,大力迈出脚步:“我这就去!”

    大概十分钟左右,大力将房卡划开,推开门几人都走了进去,可房间里空无一人,付谈坐到床上,手机轻震。

    这次是二爷打过来的电话,他将电话接起,没有啰嗦一句话。

    “谈爷,你现在应该是在房间里了吧?”二爷轻轻的笑出声,也不知道他在哪,似乎能将付谈一举一动所掌控一般。

    “如你所言,我现在正在房间里。”付谈走到窗户口,透过窗户往对面看去,不动声色的开始扫视,这样不动声色间就将全部的场景尽收眼底,

    他在看哪个地方有没有什么动静,更是在看二爷在哪个方位!

    “你不用看了,你看不到我的,我不在你的对面。”二爷又是轻轻的笑了几声,在电话里面更是猖狂,“谈爷,我猜你一定是在看才对。”

    付谈手指微微的一动,将手机捏的死紧:“二爷,有些事情说出来就不完美了,还有,我已经看到你了。”

    在对面的酒店上,正有一个人拿着望远镜朝他的方向看,根本就不是二爷所说的不在。

    “二爷,你直接说吧,什么时候爱是交易?”二爷的声音略微显得一僵,没想到自己的行踪这么快就暴露了。

    可是这又如何?他在看到付谈在看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瞒不住他,现在只不过是超乎了自己的预料罢了。

    他动了动唇角,眉目轻微的勾了勾:“谈爷,我很荣幸让你看看到了我,至于什么时候交易,我想不必我多说你应该也是知道的。”

    “我在看周围的情况,在看有没有尾巴跟来!”二爷声音冷厉,透过望远镜看着这边,就像是在述说着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

    说白了,他还是不相信付谈这边的人,可这边的人也不相信他!

    “二爷倒真是谨慎。”付谈瞬间将眸光眯起,将手机挂断后彻底的扫了眼对面的二爷,他这边没有望远镜,看不到他的人影。

    也看不到对面的具体场景,二爷听着耳边的手机忙音,微微一怔,这人挂电话倒是快的很!

    根本就没有给他留一个面子,可是他也没有给他留!

    大力立马凑了过来问道:“大哥,二爷怎么说?他现在人在哪?”

    李明远还不等付谈开口说话,他就走到窗户口朝对面的酒店看去,声音冷冷的道:“力哥,我刚刚听到大哥说‘看到他了’,我相信,二爷就在对面才对!”

    大力微微一怔,立马凑到了一起,朝对面的酒店稍微一看:“我看到了,是不是在那?你的眼神好使赶紧的帮我看看!”

    二军也是朝那边扫了眼,但是也没有出声,心下却是恍惚,因为他看到了那望远镜,类似二爷的人影也正在那里。

    对面的人朝这边冷冷一笑,之后转身离开望远镜的旁边。

    “强子,你倒是厉害啊!”大力忍不住夸赞道,看着离开窗户边的二爷冷冷的狂吐槽:“让我们在这边,自己在那边盯着是什么意思?”

    “大哥,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付谈坐到沙发上,眸光微微流转:“他在看有没有尾巴——”

    “他这是什么意思?不信任我们!?”大力这样一听,更是气愤不已,瞪大着眼就是想要个解释,这一气怒,他快速的坐到了椅子上。

    付谈轻点了下头,淡淡的道:“我们也一样不信任他不是么?大力,你在这一点上的沉稳都没有二军好,也不及强子。”

    大力面露尴尬之色:“大哥,我会进一步学习的!”

    接下来房间里又是一片静默,付谈的手指轻点在沙发的椅子上,把手轻轻响动,倒是没有一点多余的声音。

    尚先生有些坐不住,吞了口口水干巴巴的问道:“付先生,我们还要等多久?”

    “二爷说话我们就不需要等了。”付谈回了一句,听不出声音起伏,但是足以听得出那其中平稳的意味,尚先生和他这样一比,倒是有些比不上了。

    尚先生觉得这个回答有些敷衍的意味,这样等下去还要多久?如果二爷不松口岂不是要继续等下去?

    像是知道尚先生所想,付谈眸光微微睁开,凛然道:“尚先生,我们都是聪明人,如果为了一时利益破坏整个大局,我相信你应该知道这是得不偿失的,现在最好的就是耐心等待。”

    “你说是吗?”

    这一声淡淡的反问,让尚先生眉头一下子蹙起,这句话他应该怎么接?怎么接都是一个错的!

    他清了清嗓子道:“付先生说的是,我们再耐心等等,看看二爷还需要多久的时间。”需要多久的时间玩花样!

    付谈看着懂事的尚先生邪气的勾了勾唇,他喜欢这样的人,不用多说一句话就能将他的意思给明白透了。

    “尚先生果然是个聪明人——”房间里又恢复安静,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久到李明远觉得自己的脚麻木了,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僵了。

    付谈的手机又开始响起。他接过,只听那边的人轻声道:“还请谈爷按照二爷的说法过来。”

    这声音却不是二爷的,而是王俊那个死小子的!

    大力在心中暗暗骂娘,他和王俊怎么样都不对付,就是听到了这声音也是觉得身体极度的不舒服!

    付谈轻轻的勾了勾唇,也不生气:“还请你转告二爷,我一定会按照他的吩咐来的!”

    那边的人影瞬间松了口气,王俊轻笑的道:“谈爷说的话我一定转告!”接下来他等着付谈亲自挂电话,可——付谈偏偏不挂!

    王俊简直狠狠的捏了把冷汗,付谈明显就是故意的吊着他胃口,够令人厌恶的!

    大力看着付谈还不挂电话也是得意的轻笑,他知道王俊最怕付谈,不知道电话那边等挂断的王俊此时怎么样的心情?

    一定是像只热锅上的蚂蚁,急的活蹦乱跳的!

    这样一想,大力的心情简直倍儿,那边的王俊几乎欲哭无泪的看着手机,他不能自己挂断电话,也不敢催促这边的人……

    实在是有些头疼。

    半晌,才听那边诺诺的声音传了过来:“谈爷,你忘了挂电话了……”

    这声音轻轻的响在付谈的耳中,他眸光微敛,冷冷一笑:“是吗?”

    “原来我挂了电话啊。”接着他用一种诡异的声音道:“那么抱歉了,王俊,这次浪费了你的电话费,你应该是不会怪罪的?”

    王俊哪敢怪罪,更不敢乱接话,只是定定的道:“谈爷,你这是说哪里的话,你和二爷都是这么熟悉的人,不会的。”

    他刻意的提醒用的是二爷的手机,而不是他的手机,看付谈怎么应付!

    万一应了一句不好听的,那么就让两个老大互相撕去,他一个小喽喽就不奉陪了!

    付谈淡淡一笑:“我相信二爷一定不会介意!”

    接着,手指轻抬,将挂断键按掉……

    三秒过后,手机收到一条信息,付谈懒懒的眼神看了眼信息,嘴角冷冷一扯:“就这么喜欢玩捉迷藏?那我就——奉陪到底!”

    他快速的整理好东西从椅子上站起来,冷冷的眸光扫向四周,最后落在尚先生身上:“二爷让我们换地方,我们又该走了。”

    尚先生眉眼闪过一抹冷意,可是又快速的恢复正常:“付先生带路。”

    再这样下去,信不信他不合作了?这样的事情来几次他可吃不消,可是一想到钱的诱惑,尚先生又将那抹不耐压下去。

    李明远走在几人的最身后,他的手指缓缓的摸上自己的裤袋,轻轻的探了几下……

    前面的大力在这时突地转过头!

    ------题外话------

    大力:看我火眼金睛!强子你在干什么!

    强子:你猜……?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妙探独宠妻》不错,请把《首席妙探独宠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17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