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12尾 时间将至,他失踪了

  
    顾夫人一愣,瞪了眼顾景柯道:“好,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话落,翩然离去。

    等走到穆夫人的身旁,使了个眼色便亲热起来:“亲家母,我们约个时间吃顿饭如何?”

    既然儿子急说了会在后天见面,可是现在已经提前见到人的面了就应该先将这件事给说了,顾夫人穆夫人手挽着手,亲密的模样就是上辈子见过一样。

    完全看不出来现在才是第一次见面。

    突的,顾夫人顿住脚步,笑道:“亲家母,既然那件衣服你喜欢,就给你包起来。”

    不知不觉中,称呼已经开始转换,只不过这称呼倒是让穆冥有些愣,这事情……就这么给定下来了?

    穆夫人也是礼让道:“不用了。”

    两人推让来推让去,最后两人都没有将衣服给买下,只不过两人的关系似乎更加牢固,或许这就是女人的友谊,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东西也说不定。

    顾景柯和穆冥走在几人的身后,嘴角轻轻一扯,笑了笑道:“这两人走在一起,感觉很平和。”

    穆冥对这句话倒是没有反驳,点了下头道:“你说的对。”两家人早就走在了一起,顾父和穆父也站在一起倪倪而谈,边拿眼神看着几人。

    穆夫人和顾夫人走在最前面,顾父和穆父走在中间,而顾景柯则是走在他们旁边,穆冥和顾景柯在最后面看着几人,顾景怡终是忍不住了。

    脚步一顿,等到两人走到她身后时问道:“你们来不是买衣服的?”

    穆冥点头,顾景怡嘴角一勾,哼道:“那现在怎么发展成这样了?”

    她倒是有些奇怪,本来好好的逛街,现在倒是成了现在这模样,穆冥扫了眼顾景怡一眼:“我似乎看到安大少了?”

    声音带着淡淡的调侃,眉眼轻轻的皱了皱,眸光直视前方,顾景怡心中一跳,既然有些信了,迅速转身看向那边的方向,可居然没有人影。

    心中“咯噔”一声,穆冥绝对是骗人的……她猛地转过身就将穆冥的手臂挽住,眉眼一笑:“你个小妮子,居然还会骗人了。”

    她魔爪伸出,快速的要往穆冥的腰间捏去,可还离一厘米之差,立马被人给揽住,她抬了抬眼,那只手的主人盯着她,眸子幽静的很。

    “手,缩回去。”顾景柯嘴唇轻动,眯了眯眸子,有寒冽的光,眉眼轻轻敛了敛。

    顾景怡果真听话的将手给缩了回去,抿嘴角轻笑:“亲爱的弟弟,你今天搭我的车还没有付车钱,要不要你现在就给我付了吧?”

    她嘴角的弧度轻轻的扬了扬,眉目之中深含着笑,倒是让人有一丝丝的镇定的模样,只不过顾景柯只给了她一个眼神,转身,走人。

    顾景怡站在原地不动狠狠的跺了下脚,嘴角就是一扯:“你们两个居然联起手欺负我?一个骗我,一个无视我?”

    咬了咬牙,抬起脚步踩着高跟鞋跟上去,不想了,再想自己就要被人给气死!

    夫人们的衣服没买,这下要将穆父和顾父衣服给解决了,他们两个至少没有女人挑剔,进了服装区,由顾景怡挑了两件就给定下来了,顾景柯自己的穿衣风格还不需要顾景怡来指正。

    在店里拿了一件就是一个好的,几人将这件事情给解决完毕,这才感觉自己有些累,而一行人也才走向停车处笑着告别。

    只不过越往停车处走顾景怡的眼皮子就飞快的跳动,这方向怎么就这么熟悉……似乎两家的车停在了一起?

    等到了停车场,顾夫人才笑着道:“原来你们的车也停在了这?”

    穆夫人也是笑了笑道:“是,就在这儿不远处。”

    几人彻底站到车门口,顾景怡嘴角抽搐,认命的道:“穆冥,刚刚我不小心将你们家的车给撞了……”

    此刻的穆冥正拿着一张纸条,扫了眼轻轻一笑:“没事,去修理一下就好。”

    顾景怡委屈的抿了抿唇:“就知道你最好了……”两家人告别,纷纷的坐上回家的车子内,顾景柯看着渐渐开远的车尾,嘴角弧度炫目的很。

    “这么个表情很明显就是想跟着去,要不——”顾景怡声音突的一顿,笑嘻嘻的道:“要不你就跟着去得了,我相信爸妈不会怪你的。”

    顾景柯嘴角上的笑容一收,憋了眼顾景怡就没再说话,嘴角却是一扯:“开车——

    他的声音有着从容不迫的优雅,让人有那么一种言听计从的感觉,顾景怡狠瞪了他,踩油门打方向盘,倒是没有耽搁的追上了前面的那辆车。

    顾景柯仍旧是闭着眼,没有多说一句话,顾景怡自顾的生着闷气,她现在算是发现了,在顾景柯的手上,她讨不到好处,有的是有闷亏!

    她眼睛稍稍一眯,油门一下子踩到了底,这次不用顾景柯的提醒,她又将速度给放慢,在心里终是轻轻的叹了一声,像是有无限的哀愁一般。

    等到了家,顾景怡的将车给停好,交代佣人将车去给洗好就蹭蹭的少了楼梯,另外几人坐在大厅内,佣人立马上了果盘,顾夫人刚刚洗了手,吃了一块。

    倒是有些爽口。

    而老爷子知道几人回来了,也朝大厅走了过来,满面春风,就像是遇到了什么好事一般,顾景柯扫了一眼就没有再吭声,靠在沙发上眯着眼。

    就像是岁月静好,他依旧如初的模样。

    老爷子早就知道他是这种性子,也没有生气,迈动脚下的步子快步朝这边走来,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眉头抖了抖道:”怎么样,去买东西都有收获吗?“

    顾父将自己的买好的东西已经拿到了楼上,有些得意的道:”爸你今天没去可是个错误!“

    老爷子被顾父的这句话弄得一头雾水,睁大眼睛看他,轻轻的反问了一句:”错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顾父卖了关子,轻轻的笑道:”爸,你猜我们去买东西遇到了谁了?“”谁?“老爷子配合的反问了一句,倒是没有多想,因为在他眼里,遇到谁了也和他无关,只不过,还是他没有考虑周全,若是再细看的话。

    就能够发现自己儿子眸中的精光乱窜,以及满目的嘚瑟,他抿了抿嘴角,轻轻的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不告诉我遇到谁了还来问我?“

    这不是成心找茬?

    本来他还不是很在意,可是现在看来,不得不在意的问上一句了。”爸,我今天看到我未来儿媳妇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是将老爷子的兴趣全部的提了上去,要知道他也不过是只看到过一次,而且还是在机场门口匆匆一看,接下来就没有再看到。

    自家的儿子这是走了什么运气,居然出去逛个街就能碰上?

    老爷子心情极为的不爽,从嗓子里冷哼一声,眉目轻轻的抖动,倒是有一丝的裂缝,他抿了抿唇,手指紧了又松,倒是让人看起来觉得他的内心不是很平静。

    顾父看到自家的老爷子成了这样就知道他内心不平衡,他嘴角一扯:”爸,这或许就是我们的缘分,这么出去一趟就能碰上,绝对是前世就注定了她是我们家的儿媳妇。“

    这句话还是比较中听,老爷子缓缓的点了下脑袋:”所以,你就是来和我炫耀的?“

    声音听不出喜怒,但是顾父知道老爷子心中肯定是在后悔没有去逛街,他现在可不能去招惹他,只能顺着他的说话。”爸,你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怎么可能和你炫耀,要炫耀也是这个小子能够找到这么好的女孩子才对。“

    不知不觉中,顾父将话的中心点抛到了顾景柯的身上,而自己也被从泥坑里弄了出来,可谓是用的好招数。

    顾景柯在这时懒懒的睁开了眼睛,问:”你们喜欢她?“”当然喜欢,简直比喜欢你还要喜欢她!“顾夫人毫不给面子就道:”我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媳妇,你可不能给我把她气跑了,要真是这样,你也从这个家里出去!“

    这样就开始护着穆冥了?

    顾景柯心下的笑意更浓,有什么比这样还好:”妈,放心,你不会有这么一天的。“

    这是个保证,是给顾夫人的也是给穆冥的,更是给一家人的保证,若是有那么一天,或许最不能原谅自己的就是他!

    所以那天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自己的身上,他懒懒的站起身,轻轻的一笑:”忘了提醒你们,后天也是中秋节,更是两家人正式见面的日子,我相信,爸妈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后天居然还是中秋节!

    几人心中一愣,倒是有些惊讶,这些天忙这些事情倒是将这日子给忘记了,顾夫人想了想就点了下头:”儿子,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话一落,顾景柯站起身朝楼梯上走:”我先上去了。“

    身影渐渐的消失在楼梯口,顾夫人这才缓缓的松了口气,儿子在这,她总觉得有些压抑,或许这就是儿子身上的气息,不过不知道穆冥怕不怕……

    渐渐的她又开始担忧起来,顾父看到顾夫人的模样,也是轻缓的问了一句:”你这是怎么了?“

    老爷子听到询问声,也是抬起眼看向自己的儿媳妇,好好的日子不会是生病了吧,感觉不在状态……

    顾夫人握住顾父的手,摇了摇头:”放心吧,我没事,只不过想到了一些事情,心里较为担忧罢了,还有正在倒时差,估计提不起精神来。“”既然是这样,那就赶紧去休息一下。“顾老爷子发话了,顾夫人点了下头就走上了楼梯,迷迷糊糊的倒在了床上,昨天赶时间刚刚回来,确实还在倒时差。

    现在精神还是比较困的。

    顾父留在了大厅和老爷子说话,看着顾夫人消失的背影这才转过头来,瞥了眼老爷子清了清嗓音:”爸,你怎么总喜欢板着一张脸呢,从现在起,你要多笑!“

    被儿子这样说,顾老爷子嘴角一抖,立马就反驳道:”我哪里板着脸了?景怡可是说过我是世界上最和善的爷爷了,最慈爱的老头了。“

    顾父很是无奈,顾景怡为了讨好老爷子真是什么话都说的出来,他算是见识到了,自己的这个女儿从小就古灵精怪的很,之后打小就自动要出国。

    本来顾夫人不愿意这么小的女儿离开家的,可是景怡自己坚持,并且特别的义正言辞,之后顾夫人和他们一家子就低了头,将她给送了出去。

    只不过每年必须回来一次,比如过年的时候,只不过这次却是回来了这么久,而且似乎不打算再走的样子让顾父有些惊讶,现在这个心里头还是比较奇怪的。

    谈到景怡,老爷子眉角灿烂,顾父想到顾景怡这几天似乎不对劲,就问道:”爸,景怡是怎么了?“

    老爷子的灿烂笑容一顿,就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只不过听景柯说似乎死受了情伤?“”……“顾父无言以对的扫了眼老爷子,这句话的真实度还有待参考,只不过也不能无视了老爷子的话,他吞了口吐沫,轻缓的道:”真是情伤?“”小子那么说的,我又怎么会知道?“老爷子嘟囔一句就道:”你赶紧别坐在这儿,我要一个人待会儿。“

    这是开始嫌弃顾父反而聒噪,顾父无奈的站起身:”那你就好好休息,我就先走了。“落下这句话,顾父朝大厅的门口走去,因为手机正好在此时响了起来,像是有什么急事一般。

    他抽出手机看了眼屏幕,正是公司的助理打过来的,他接过:”喂,有什么事?“

    那边的助理急匆匆的交代了几乎,汇报的是这几天来公司所发生的事情,在最后的时候又停顿了一下,试探的道:”董事长,这个怎么接?“”你自己看着办,别给我弄错了就行,还有就是这几天京都这边还有一些事情,我一时半会回不过来,公司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你了,你给我好好办。“

    那边的助理连连点头,顾父又交代道:”若是没有什么大事就别打电话过来,若是打扰到了贵人那你就等我回去好好修理你!“

    助理额头上迅速的蔓延出冷汗,快速的应道:”放心,我会看着办的!“

    电话呗挂断,顾父又在花园里走了几圈,而顾老爷子在大厅眯着眼度过这时间,没有多久,晚餐摆上桌,楼上的几人都匆匆下来,看了眼色香味俱全的食物。

    顾景怡胃口大开,吃了好些东西,顾夫人有些愣,睁着眼睛问道:”你不是要保持身材?“”妈,你觉得我还要在意这些?“顾景怡坐直自己的身体,好让顾夫人能够看清她苗条勾人的身材一般,顾夫人轻轻的叹了口气,开始吃着东西。

    景怡是遗传了她,怎么吃都吃不胖,这倒是让那些吃货可以羡慕死,那些模特估计也是狠得咬牙才对。

    若不是景怡不喜欢演艺圈的事业,或许现在都已经是当红明星了也说不定,只不过在这样的家族里,景怡就算喜欢那种工作,老爷子恐怕也不会答应。

    别看老爷子极为开明,有些时候也是极为的认死理,比如绝对不允许子女去当艺人……

    一顿饭匆匆吃完,顾夫人回到房间冲了一个澡,又想到顾父白天说的话,景怡真的受了情伤,所以才会变得有些古怪?

    这样一想,她就觉得自己应该去开导开导她,免得以后变成精神病,成了精神崩溃的患者,急匆匆的从房间里出来,快速的走到了顾景怡的门口。

    她伸出手敲门道:”景怡,是我,我能进来吗?“

    因为怕顾景怡此刻正在做其他事情,顾夫人很是礼貌的在门口等了半天,可是里面仍旧是没有动静,顾夫人眉头一皱,这人怎么还不出来?

    不应该啊……按照以往应该是马上开门了,不会是自杀了?!

    这样一想,顾夫人的背脊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自己将房间的门给打了开来,快速的走到房间里面,听到传来的水声,这才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在洗澡,是她想多了。

    似乎里面的人也听到了开门声,顾景怡紧张兮兮的问道:”是谁?“

    她可还在洗澡,没有穿任何的衣服,若是现在有个歹徒闯进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不敢多想,顾景怡立马将水给关掉,紧张的大声的问了几下。

    可她忘记了,这是顾家大宅,根本就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歹徒往里面闯!

    顾夫人听到声音,立马就道:”是我。“

    听到是顾夫人的声音,顾景怡立马就松了口气:”是你啊,妈,你找我有什么事?“

    瞥了眼浴室,顾夫人就道:”我现在没事,你赶紧洗完了出来。“

    顾景怡没有吭声,只不过又将花洒给打开,细细的洗着身体,嘴角都是轻微的动了动。

    而浴室外面的顾夫人却是被一件事情给吸引住了,她睁着眼睛看着一样东西,眸子微动,快步行去,眸光定定的,就像是被那东西勾了魂魄一样。

    认真一看,那东西只不过是一部手机,此刻手机屏幕静静的亮着光,还在不停的颤动着,她走过去扫了眼来电显示,眉头一皱。

    安子澄?

    难道这就是让景怡受情伤的人?

    顾夫人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没有碰一下手机就坐到了不远处,认真细细的想着,就是希望自己能够想出一个头绪来。

    不碰女儿的东西,这点礼貌她还是懂得,她坐在床脚,离手机还是有一段的距离,倒是让人看起来有些好笑,不难看出,顾夫人此时正在紧张。

    她有些坐立不安,手指动了动,揪紧自己的衣裳,她在想待会如何和顾景怡说事情,若是自己的女儿和她她打马虎眼,自己又该怎么办?

    没等多久顾景怡从浴室里出来,她用毛巾擦着头发,看到顾夫人居然还在就有些奇怪的道:”妈,你怎么还在?“”我找你有事,怎么可能不在?“顾夫人眉目一动,伸出手来拉顾景怡,声音稍稍压低:”你给我坐在这儿,我有事情和你说。“

    顾景怡坐在她的对面,可是等了半天却没有听到顾夫人的声音,她皱了皱眉头,万分感到奇怪:”妈,你说有事就个说啊,扭捏干什么?“

    顾夫人不说话倒是让她有些奇怪的很,若是按照以往肯定是巴不得早点和她说话的。”这……“顾夫人顿住,拖长了尾音,可是重点还是没有被自己说出来,顾景怡眉头皱了皱,顾夫人这才笑道:”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可要老实回答我。“

    尽管知道顾夫人这是挖坑给自己跳,可一时半会顾景怡根本不知道用什么借口来拒绝。”好。“

    顾夫人得到肯定的回到,也就放开了性子问道:”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这个问题就这么大大方方的被问了出来,顾景怡身体猛地一个激灵,瞪大眼看着顾夫人,眸子里面满是不可置信,她张了张嘴,轻声喃道:”妈,你在说什么呢。“

    她说完这句话就低下头去,眉头紧皱,谈恋爱是什么意思她还不知道?”你真的没有?“顾夫人又重新问了一遍,只不过这次的声音却是添了几分严肃。”真的没有。“顾景怡老实回答,自己压根就没有撒谎,她和安子澄就不是男女朋友关系,那是假的,那么现在只能这样回答顾夫人,免得之后出了什么事端。

    顾夫人嘴角微微一动:”景怡,你也不小了,景柯现在都准备订婚了,你看你是不是也应该抓紧时间了……“

    本来顾夫人还不想谈这个问题,毕竟谈恋爱是自己孩子自己的事情,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心中总是想到刚刚那个情伤和打电话过来的安子澄。

    这心里头总是有些不对劲……

    顾景怡一听顾夫人说这些的话,连忙求饶道:”妈,我知道的,你现在说完了对不,说完了就快去睡觉。“

    轻缓的,她下了一道逐客令,声音有些急迫,倒是真的不想和顾夫人再谈这件事,作为子女的,也最怕父母逼婚,虽然顾夫人不是这个意思,可顾景怡。

    还是怕!

    在内心里就极度讨厌这个话题,若是被当面给说出来,就更加的不能安生!

    顾夫人是被顾景怡请着离开房间的,顾景怡手撑着门口,笑容甜美无比,轻轻的道:”妈,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最重要的是景柯的订婚宴,请柬的设计!“”对了,还有选址,这些你们可都要好好的准备准备,可不能让对方觉得我们顾家怠慢了穆家。“

    顾夫人对女儿的这句话倒是比较赞同,竖起一根大拇指轻轻的笑:”你长大了,知道考虑这些事情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先去睡觉。“

    顾景怡眼看着自己顾夫人消失在楼梯口,嘴角扯动,”唰“的将门给关上了,刚才顾夫人的欲言又止她不是没看见,那么这里面一定是有问题!

    顾夫人怎么会突然来和她说这件事情,真是有些奇怪,要知道他们一向开明,绝对不会逼她做不喜欢的事情,那么这一切难道和顾景柯的婚事有关?

    看到顾景柯都已经有人要了,所以就开始担心她了?

    顾景怡抓了抓自己的头饭,很是烦躁,自己最近几天的表现可能真的是不尽人意,所以父母都想来找她谈话,可是换种方式想一下,自己或许真的要加快脚步了。

    安子澄——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态度?

    这些天演戏,两人配合的无比默契,不知道为什么,顾景怡总以为安子澄对她也是有意思的,她轻嘲道:”顾景怡,你真是没人要所以出现幻觉了?“

    想法她自己都觉得要鄙视一下自己,实在是太过自恋。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就像是要叹进无尽哀愁一般,她舔了舔自己的唇角,拿过手机一看,立马就瞪大了眼,未接来电?

    打开一看,居然是安子澄那个妖孽打过来的,看了眼时间居然是自己在洗澡的时候打过来的!

    等等,那个时间顾夫人好像正在房间里,那么顾夫人又看到了多少,是不是看到了?

    如果看到了会不会误会,顾景怡开始幻想一系列的事情,又联想到可能就是因为看到了安子澄这个号码,所以才问自己那些问题……

    此刻的心情,顾景怡几乎连杀了顾景柯的心都有了。

    她眉角颤动,将号码给回拨了过去,在那边还没有出声的时候,顾景怡声音凉淡的道:”安子澄,你打电话过来时做什么,找死吗?“

    那边没有声音,顾景怡皱眉问道:”安子澄你怎么不说话?“

    听到这句话,那边才颤颤巍巍的开口道:”顾大小姐,我是助理,老板正在开临时会议。“

    顾景怡听出了这个声音是那个胖助理,只不过下一瞬扫了眼时间就冷哼出声:”这么晚开临时会议?你可别骗我!“”没有没有,我怎么敢骗你!“胖助理连声保证,可是在心底却是捏了把汗!

    安子澄的确是没有再开会,而是在一个顶级包厢应酬,只不过身边也是美女如云,为了避免顾景怡听到不该听到的声音,他就将自己的手机甩给了助理。

    让助理仔细的去答,而这个助理正是现在可悲的接着电话的胖助理,他跑出包厢直接到了大路上,有些欲哭无泪的看着外面。

    听着耳边传来的声音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顾景怡狐疑的眯了眯眸子:”你让他开完会自己打电话过来,我不想再多说一句!“

    胖助理擦了下冷汗:”我一定做到!“

    顾景怡将电话给掐断,神色微微的一动,抿了抿嘴角道:”真当我是白痴?这么晚开会?“

    就算她从来没有接触这样的事情,但是对这方面还是有些耳濡目染,这样的事情还是懂一些的,嘴角轻轻一勾,顾景怡将手机给抛到了床上,一个人打理自己的头发。

    安子澄这边美女环绕,倒是有一番好景色,他的左手搂着一个美女可是看都不看一眼,只拿眼睛盯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轻轻一笑,他拿起酒杯举了举。”李董,我看这个案就给我们接了吧,祝我们合作愉快!“刚刚本来他还想跟这个男人继续耗下去,可是一看到顾景怡来电话了就不想再打太极。

    他嘴角轻轻的扯了扯,好整以暇的看着李董,眸光里面含着让人感觉到冷的寒光,让人有些震惊感,

    李董不打算就这么决定了,至少还要给自己提价——猛地就给坐在安子澄身旁的女人使眼色,那个女人是他手底下的,而且更是长着一副好脸蛋和好身材。

    自来就听过安子澄在外的花名,肯定是不会不被诱惑的!

    那女人收到命令,立马就伸出手要勾住安子澄的脖子,口中娇嗔道:”安少,你怎么都不陪我喝酒?“

    喝完酒好办事,毕竟,这酒里面可是掺杂了不少好”东西“,一定够安子澄喝一壶,到时候这就更好谈了……

    安子澄扫了眼女人一眼,之后拿起酒杯送到女人伸过来的那只手里,轻浅一笑,宛若地狱来的恶魔:”这么说你是在怪我了?既然你这么喜欢喝,那就多喝一点!“

    伸出手,将酒杯推到女人的唇上,女人根本无法拒绝,也不敢拒绝,只能认命的将酒水喝下,用求助的目光瞥向坐在一旁的李董。

    可李董哪可能帮她说话,她本来就是他的一颗棋子,若是得不到顾客的喜欢,那么就是一颗废棋。

    现在看来安子澄根本就不喜欢她,那么他还留着她干嘛?浪费金钱和粮食!

    女人将酒水全部喝尽,只觉得喉咙中火辣辣的疼,她眼角有一道泪光闪现,可是却瞥到自己老板的脸色有警告的意味,立马就泪水给逼了回去。

    小心翼翼的快速擦了把,她又娇笑的往安子澄的身上贴去,嘴角轻轻一勾,媚笑道:”安少,我现在喝完了,你是不是要喝一杯?“

    没由来的,安子澄竟然觉得这声音听起来让人起众多的鸡皮疙瘩,他眼睛一眯,推开女人:”别碰我,你嫌你脏!“

    那女人一愣,没想到一直花名在外的安子澄居然会这么说,脏吗?那么他这样睡了那么多的女人的男人就不脏?为什么她觉得是脏的!

    女人瞪大眼,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偷偷的瞥了眼李董,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只能拿眼神企求救自己的老板,可是人家压根就没有理她!

    女人心中明白了几分,若是之前自己还能有点利用价值,那么现在完全没有了!

    李董看出来自己是没有价值的棋子,现在正打算一脚把她给踢开,所以才不看她,甚至一个眼神都不给她!”安少,你既然不喜欢她那么就换个人来,保证干干净净的!“这个赶紧的意思自然是处的意思。”这种地方会有处?“安子澄讥笑,”李董还是别瞎忙活了,从现在开始就将合同给签了,若是你再不肯,我想我们就不用继续下去了!“

    李董的脸色刷的变得苍白无比,三秒过后他没有开口说话,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口被堵了一道棉花,很是无力,张了张口都是让人没有力气。

    安子澄抛给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站起身朝门口走去,自己在心里数着数字,等到自己的走到了门口,后面的声音传了过来,含着沙哑。”安少,你可是真会做生意!“李董的声音有着害怕,安子澄转过身看他,有着淡淡的疑惑,只不过这是装出来的,”李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听到反问,李董只差一口老血喷出来,这个人居然能够无耻到这样的地步,居然能够这么轻描淡写的将自己的手段给覆盖了去。

    而坐在地上的女人更是笑了笑,当她是棋子,自己在别人的眼中还不是一个蝼蚁!”安少,我签!“他拿过笔,在桌上的那份合约上写上自己的名字,之后伸出手道:”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安子澄此时也走了过来,伸出手轻笑,只不过嘴角那笑意很明显就是摆出来的,没有一点的真诚可言:”当然!“

    也在这时胖助理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两人在握手了就知道合约已经谈好了,扫了眼桌上的文件合同就拿过一份,嘴角一勾,还是自己的老板有办法。

    自己这才出去这么一小会就将合约的事情给解决了,真是雷厉风行的手段。

    两人走出包厢,安子澄竟然觉得自己身上的女人香水味很是难闻,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脑子里却想到了顾景怡的那张脸,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

    不然怎么可能在这个情况下想那个女人?

    胖助理看了眼自己的老板,轻轻的问道:”老板,你怎么谈的这么快?“

    他可是记得自己走出来接电话的时候,两个人都还在打马虎眼,甚至在打太极,谁也不肯饶了谁,可是没想到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事情就变了样。

    吞了口口水,胖助理有些跟不上走的更加快的安子澄。”景怡有没有说什么?“

    胖助理这才想起顾景怡交代的话,立马将手机掏了出去,颤颤的道:”老板,顾大小姐似乎很生气,她让你开完临时会议立马打电话给她!“”临时会议?“安子澄皱眉,这么晚开什么临时会议,不用想,也只有自己这个助理才能想的出来这个借口。

    将手机接过,立马将电话拨了过去,本来他还是有足够的时间和李董打太极,可是一想到顾景怡他就没有了心思,起初是为了不伤和气,最后自己所说所做却是把和气给伤残了。”喂?“电话接通,安子澄瞬间发话,”太子爷什么时候订婚,那个艾伦已经在催了。“

    听到这句话顾景怡的怒火消散了不少,原来他打电话过来还是因为她……她清了清嗓子,道:”后天顾家和穆家会约在一起见个面。“

    一听到有这样的好事,安子澄立马来了精神道:”地点有没有定下来?“

    顾景怡如实的说了一句没有,最后安子澄笑道:”等定下来就告诉我,我一定要让艾伦从这里回去!“

    否则待在这,他心里就有个疙瘩,根本就不是个很好的事情,顾景怡想了想,还是道:”你别乱来。“

    两人说了一番话就将手机给挂断,安子澄将手机丢在车前,身体懒懒的靠在了车椅:”回去。“

    胖助理立马担任起来司机的职位,他眉头抖动自己当这个助理可谓是又当爹又当妈,这不要在公司里应酬,还要陪他出来应酬,更要当司机开车!

    他摇了摇脑袋,嘴角轻轻扯动:”我说老板啊,你啥时候给我加工资?“”明天。“安子澄冷冰冰的回了一句,就在助理以为安子澄怎么这么好说话时,只听他冷冰冰的补充了一句:”明天看你表现的情况加,若是表现的不好,扣!“

    胖助理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自己怎么这么蠢就往枪口上撞去?

    这下好了,不仅不加,可能还要扣,自己这点血汗钱真是不好挣!胖助理开始散发无限怨念,而坐在旁边的安子澄却是不为所动,这人,就该吃点苦头。

    不然就是没大没下。

    长点记性,以后回答问题的时候才会变得机灵不是吗?

    他手指稍稍的动了几下,敲打着车窗玻璃,只不过眼睛却是没有睁开,只听他轻轻的道:”你说,艾伦有我长得好看吗?“

    助理当然知道要顺着他说话,并且要夸他,不然自己可就惨了,他眼睛一瞪,哼道:”他哪里有老板好看,你怎么能和他比?

    说句老实话,安子澄的确比艾伦好看很多,而且这气场也是比不得的,那个艾伦每次在老板这里根本讨不到好处,压根就不是对手,就连他,都万分支持老板!

    “是吗?”安子澄对助理的回答不以为意,毕竟他可是自己的人,说的话又有几分真实可信度?

    不过,他对自己的容貌还是有信心的,顾景怡若是要选择一定是会选择他,而不是那个艾伦!

    她应该还不至于那么没有品位……

    最后车子在别墅区停了下来,安子澄说要自己走进去,助理没有办法,没有多说一句话就让他下车,而自己则开着车子回到了家,冲澡,吃饭!

    安子澄走着走着,看了眼夜色,只觉得很是迷人,只不过还没有走到楼下却是发现一道声音,正在暗处。

    他脚步一停,有些疑惑,认真的听了一下才发现是两人正在娇喘野战。

    居然在这种地方就开始了……安子澄嘴角一扯,居然有一丝的嫌弃,若是回家有个大床不是更加舒服,何必委屈自己要在这样嗑人的地方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而且居然还不知道减小自己的声音,是觉得这么晚了一定没有人了吗?

    “嗯……”女人的声音高低起伏,安子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好整以暇的听了一会,最后咳嗽声道:“这声音从哪来的,为什么觉得像猫叫的声音?”

    声音带着淡淡的戏谑,不高不低却是正好让那两个正在做事情的人给听到,那两个人一听到有人,立马就不敢再叫唤了,只是互相的看了眼立马屏住呼吸。

    就连穿衣服都不敢!

    就怕有个动静将人给引了过来,男女颤颤巍巍的抱在一起,要知道他们现在可是在偷,所以才不敢光明正大的在家里做。

    安子澄嘴角一勾,没有再听到声音,这才转身走人,被他这样一搅和,恐怕那个男人会不举了吧,这样也不算他人品不行,谁让他们污染了他的耳根子。

    等安子澄走远,草丛内的两人飞快对视一眼,将衣服给穿好,心中发誓以后野战绝对不在这里!要找也得找个安全一点的地方。

    离约定的日子已经越来越来近,一大早顾景柯将衣服换好,穆冥一家子也将东西礼品都给备好了,第一次见面可不能失了礼数,该准备的还是要准备着。

    免得自己的形象因为小事情给破坏了。

    顾景柯将地点定在了京都最富盛名的雅阁,那里面倒是没有那种污浊的人影和音调,不然又怎么能称作雅?

    几人进去雅间,眸光轻轻的动了几下,穆冥一家子坐在雅间的里面,看着摆设打量还算比较满意,这地方不是随便一个人能够进来的,要进来也是提前预约。

    这证明了顾景柯着实做了一定的准备,否则又怎么能够进的来?

    顾景怡眸光转了几下,顾景柯不知道去做什么事情了,而只有她陪着自己的父母和爷爷在这里等着,最后她咬了咬牙,脸色焦急:“爷爷,你们就先进去,我再等一会景柯。”

    她眼神闪躲着,看了眼大厅的门口,之后轻笑道:“你么快进去吧。”

    老爷子还想再说几句话。顾景怡就道:“你们不能让穆家人久等,不然岂不是要被说没有礼貌?”

    微微一怔,顾家的人一下子就回过神,认识到这个深刻的问题,唇角一动,顾夫人就道:“那我们就先进去,你之后再来,别太晚,让景柯赶紧的,免得让人嘲笑。”

    顾夫人更担心的其实还是怕穆家的人不满,毕竟现在都到了家门口,若是又晚来了,那成何体统?

    往重里说就是让穆家觉得顾景柯没有将穆家放在眼里,若是弄成了这样那可不行,根本就不是结亲来的,而是结仇!

    顾夫人满心的交焦急,陪着顾父和顾老爷子进了雅间的包厢,眉间动了动,低声道:“景柯到底是去哪了,不是一起来的,怎么自己开车去了别处!”

    顾父也是低低的道:“到时候你可要好好说话,不能说景柯失踪了不知道去处。”

    顾夫人白了他一眼,冷哼道:“你还不知道我?倒是你,可要将亲家陪好一点!”

    两人一言一语全部落尽了老爷子的耳中,只听他重重的道:“那小子,再不赶过来我就揍他一巴掌,简直太不像一回事了,这么重要的时间居然搞失踪!”

    在几天前就将见面给定下来了,现在顾景柯无缘无故的弄了一场失踪,实在是让顾家人有些想入非非,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有些不信任自己的孙子。

    现在他们最害怕的就是穆冥不同意定亲了,到时候他们顾家还不得吐血?

    这小子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顾老爷子在心中不断的嘀咕,瞪着眼快速的走着,直接到了雅间门口,三个人吸了一口气就将门给推开,缓步走到了里面去。

    顾夫人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刚一进去就亲热的打着招呼道:“亲家,让你们久等了。”

    穆家的人也在这时轻轻的笑出声:“我们也才刚到。”

    两家人没有说两家话,而喜欢挑刺的穆家老爷子却是皱眉道:“怎么没有看见你家小子?”

    “他人呢?”三个字的问话居然让顾家一时之间答不出话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居然一下子就发现了。

    顾老爷子清了清嗓子,咳嗽一声道:“那小子说要准备东西,不久就会到,让我们先进来。”

    穆老爷子的脸色瞬间缓和,既然是准备东西,那么他们也没有理由生气,他吞了口吐沫,嘴角轻轻一勾:“那么我们先来个正式的认识吧。”

    两家人都没有反对,除了昨天匆匆见了一面,倒是真的没有问过名字,现在正好给了理由询问。

    顾夫人轻轻的笑了笑:“我是顾景柯的妈妈,这位是他爸爸。”

    轮流介绍完毕,两个老头子开始大战,刚刚给穆老爷子将了一军,顾老爷子就一直等着一个机会来反将一军,他手指动了动,拿起茶杯道:“我们既然来了,就将事情好好的定下来怎么样?”

    包厢里面顿时安静的出奇,几道视线全部往老爷子身上瞄,只不过更多的是有些惊诧,顾景柯这个主人翁都还没来,老爷子就开始说了,会不会显得太心急了。

    要知道,这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顾夫人心中急了急,可还是附和着道:“我们就商量一下如何?”

    穆夫人看了眼穆冥,询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嗯。”她轻应了一声,此刻的心中竟然有些开始乱跳,这个时候顾景柯究竟去了哪里,居然将两家大家长全部抛给她,一看到这些人她居然就头疼。

    她不善于迎合这些家长,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之就是不太舒服。

    穆老爷子扫了眼顾老爷子,淡笑道:“既然两家都比较满意,那么这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大家长发话没有谁敢不听从,都点了下头,穆老爷子也是顺杆子往上爬,看到众人的态度都极好,立马就轻笑道:“那么我们就说说时间吧。”

    顾家的人没想到这时间都已经定好了,瞪大了眼看着穆家人。

    也在这时,包厢门被拉开,有个服务生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封白色的信,直接走到里面,扫了一眼就走到穆冥的面前:“请问,你是穆小姐吗?”

    服务生没有看过穆冥的照片,可是来人交代他女人是最漂亮的那个,所以他一下子就认定了目标。

    这包厢里面也只有穆冥最漂亮、年轻,全身都散发着不一样的魅力,他看了都觉得心动,难怪长的那么好看的男人都喜欢上这个女人,这样的气质可是别人学不来的……

    服务生心里的小九九快速的转悠着,偷偷的看了眼穆冥就低下头去,这样好看的人,他觉得就是神圣不可欺犯的。

    只那么看一眼就会觉得是在亵渎她,服务生将手小心翼翼的伸出,又说道:“这是一位先生让我亲自交给你的,他说,你一定要看看。”

    穆冥疑惑的伸出了手,可在即将碰到的时候一个声音阻止了她的动作。

    穆老爷子皱眉道:“丫头,别什么东西就碰,小心这是歹徒使诈。”

    一听到这话服务生就急了,这事情若是办不成,那自己拿的小费不得还回去?那可不行,他立马抬起脑袋看向穆家老爷子,慈善和蔼,看起来像是个好说话的。

    “老先生,这雅间不会让不干人等进来的,所以这信是一位先生给我的,不是歹徒。”那么好看的男人怎么可能是歹徒,而且这信里面的内容应该是关于这位小姐的。

    至于这位老爷子一定有怒气,否则怎么可能干瞪着眼。

    服务生解释完毕,穆冥就伸出手见信封给接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东西她是想看看的,心中有那股子冲动。

    穆老爷子担心的看着穆冥,而顾家的人也是担心的看著她,同时也将服务生盯得死死的,若是这个服务生有鬼,可以第一时间给制止!

    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也可以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穆冥伸出手将信封接过后,服务生也松了口气,总算是办成了,自己口袋里的小费也保住了。

    这样的钱来的轻松又快,而且还多,他怎么可能不想要?恐怕这世界上没有哪个穷人能够拒绝。

    她轻轻的将信封拆开,入眼居然是一把钥匙,看起来倒是像车钥匙,她眉头稍稍一皱,这——是谁的?

    给她车钥匙又是做什么?

    接下来她将钥匙拿开,就看到信封上的字:“出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字迹是顾景柯的,她认得出来,没有任何预兆,她心脏猛地跳了起来。

    “是他。”穆冥抬起眼,却看到两家人不明所以的的视线,她轻轻的扯了扯嘴角,解释道:“是他——顾景柯。”

    这句话一落,两家人都是微微一愣,顾夫人率先反应过来,连忙问道:“小穆,你的意思是说这信封是景柯送来的?”

    见穆冥点头,顾夫人就忍不住了,轻轻的动了动唇角,问道:“能不能将这信封上写的字给我看看?”

    自己儿子的笔迹她还是记得住的,现在要看看也只不过是参考一下,免得穆冥看花了眼,不过这个可能或许是零。

    她看起来就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又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

    穆冥将纸条递出,给了顾夫人,顾家夫妻一看,眉头一抖:“是他没错。”

    接着她将纸条还给了穆冥,心中却开始嘀咕,这孩子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先是不和他们一起来,现在居然还让人传纸条,莫不是心智回到了小学初中时期……

    穆家的人看了眼穆冥有些担忧,只不过当着顾家人的面不好问什么、

    穆冥轻轻的站起身,既然他要她出去,那么她就出去,看看他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砰——”

    ------题外话------

    穆:顾先生你要玩什么花样?

    顾:你出来就知道了。

    穆:我怕你将我卖了。

    顾:你还怕?放心——我舍不得把你卖了。

    T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妙探独宠妻》不错,请把《首席妙探独宠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17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