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17尾 玩个游戏,景怡遇难

  
    他说,他想好好和她过,这是抽什么风?

    韩梦脸色微僵,看着沈岸轻微的张了张嘴,抿着唇角,轻微的笑道:“沈岸,你是哪根筋搭错了?”

    穆冥等人在这时越过两人的身边,直接朝前面走了去,眉角轻微的皱了几下,将安静的地方直接留给了两人,看着他们的背影,韩梦心中说不出来的急。

    “沈岸,你放开我,我要回去!”沈岸轻微的抿了抿唇,没有动,直接抓住了她的手指不肯放开。

    挣脱不开手指,韩梦嘴角轻微的抖了抖,有些无奈的道:“你有什么事情句直说吧,我有耳朵我会听着呢!”

    沈岸幽深的眸子扫了眼韩梦,轻微的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能不能别不相信我?”

    韩梦手指一紧,嘴角凌冽道:“我什么时候不相信你了?我什么时候说过不信任你了?”

    “那你……”沈岸还是想解释,根本就不信任韩梦说的话,她,摆明了就是不相信他,这一点根本就没有好解释的,事实就是事实,压根就不用再多废口舌!

    “韩梦,你的样子在告诉我,你心中很是生气,根本就没有相信。”他缓缓的低下了的脑袋,直接将事实从口中吐出来,神色不由自主的开始紧皱。

    他轻缓的勾了勾唇,伸出手又抓住她的手指:“我会给你一个好好的家,我会对你弥补,只要你能够和我好好过,怎么样?”

    韩梦在这一刻压根就有些看不懂沈岸,眼角轻微的动了动,干笑道:“沈岸,我什么时候不和你好好过了?一直以来,我一直就在努力的忍受着,可你了?”

    她无时无刻不在忍受,可是眼前的这个人什么时候考虑过她的感受?

    “忍受?”沈岸低低的反问,之后又问道:“难道你和我在一起,就是这么的难受吗?”

    韩梦也是一怔,没想到能够从自己的口中居然是说出了这样的话,自己的本心是不想的,可是为什么会说?

    她摇了摇脑袋,惨淡一笑:“沈岸,你爱这样想就这样想就随便你,反正我是不想解释的。”

    转身就想离开,可是沈岸猛地扣住了她的手腕,低头狠狠的噙住了她的唇角,就像是带着霸道的惩罚一般,没有意思的温柔,他低头啃噬,眉眼之中含着怒火。

    而韩梦也在一时之间找不到东南西北,根本没想到这个男人会这么多,完全是超出了她的预料!

    她挣扎了一会便不再动作,冷沉着眸子盯着沈岸,而沈岸也是轻微的挪开了唇,看着她那双冷淡的眸子,心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的难受。

    看着她,缓缓的伸出手盖在了她的眸子上,轻微的道:“你究竟想怎么样?”他拿她根本没有办法……

    韩梦轻微的一笑:“是我该问你,你究竟想怎么样?”

    凭什么是他问她,从头到尾她就没有想怎么样,都是他在这里!她眉梢一动,看着他道:“沈岸,有时候你能不能听我解释,别总是不信任我?”

    沈岸脸色微微的僵住,有时候自己想法的确太过偏激,她说的对,不是吗?

    他点头:“好,我会听你解释。”

    韩梦却像是抓到了什么把柄一般,嘴角一勾,嘲笑道:“呵,你昨天似乎就没有相信我说的话不是么?沈岸,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又拿什么相信你?”

    突的,沈岸跪在她的面前,单膝跪地,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韩梦,这样行了吗?”

    韩梦低下头,看着他手里面的东西,心中激荡,这个男人,居然会跪在地上,而且手里的东西……她嘴角紧抿,轻声的道:“你想做什么?”

    “我以前没有给我你一个很好的求婚,我现在给你补一个,行吗?”

    韩梦手指猛地想要抽出,可是没有抽动,眉眼一紧:“你赶紧起来,跪在这里是什么样子?想让人笑话不成?”

    沈岸却是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看着韩梦轻缓的笑了笑:“这样,你是不是就原谅我了?”

    ……

    “到时候再看吧?”韩梦看着沈岸低下了身段,自己也不可能总摆着架子,毕竟自己喜欢他,要和他过一辈子,轻微的抿了抿唇,不耐烦的答道:“我要回去了。”

    沈岸当然不会拦着她,自然而然的道:“这是你说的,你原谅我了,我会用接下来的时间对你好!”

    看着他,韩梦眸子中闪过一抹复杂,这个男人究竟是在想什么,一会对她那般,一会对她这般,她轻轻的拧紧眉眼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还是错。

    她该不该原谅他?

    或许应该的,毕竟自己喜欢的是他,爱的人也是他,若是离婚自己似乎也是有那么几分不愿意的,那么现在只有好好的过。

    他给台阶,那她就下不是吗?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后面,而韩梦的手指上也多出了一个物体,那是他送给她的戒指,这是他跪下来送给她的,比上次的那个更加珍贵。

    回到住的地方,那是一座小阁楼,面朝大海,很是美丽的地方,而穆冥等人已经开始准备沙滩上的烧烤,看着两人都是满脸阴险的笑。

    那笑意弄得韩梦浑身不自在,瞪了眼程曼道:“你们在看什么呢?”

    沈岸倒是很自在,长腿一跨就准备坐下,而这时顾景怡却是出声道:“你干嘛呢?不去帮忙?你没有看到那三个都已经在忙了?”

    转眼看去,果然看到三个男人在忙着洗菜弄海鲜,沈岸脸色一紧,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样的事情,他怎么能做?

    根本就不打算这么做的,他轻轻的勾了勾唇:“这事情,我能不能请个人回来帮我做?”

    程曼笑道:“当然可以,但是我也可以请另外的人帮忙照顾我们的韩梦,沈先生,你是想怎么样的选择?”连做个菜都不肯,她怎么能够将韩梦交给他照顾!

    这样大男子主义,恐怕会将韩梦给害苦了!

    她眼角一勾,再笑:“沈先生这样的表情很明显是不肯的,那么还不去帮忙做事情?”

    沈岸眉眼已经是沉的不能再沉了,这个女人竟然敢威胁他!可是看到边上不吭声的韩梦,他站起身,挽起袖子,直接蹲了下去帮忙:“我能够帮什么?”

    顾景柯朝几位女生看了眼,之后顾景怡激动的给他使了个眼色道,他就低下头:“帮我把这个螃蟹清理干净。”

    指了指旁边,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螃蟹,大钳子似乎能够夹断一根手指,沈岸的眸子快速的变了几下,这样的东西,自己真能够搞得定?

    吃,当然是会,可是怎么清理……这可是一个大大的难题,心下思索,立马拿出手机翻出了网页,将螃蟹的清理方法给找了出来,之后很是懂得的模样将螃蟹给拿了出来。

    嘴角抽了抽,那只大钳子狠狠的夹在了自己的拇指上,他忍住不动,抿着嘴角将螃蟹给弄好,他轻微的抿了抿唇,根本没有任何的脸色变化。

    安子澄走了过来,伸出手拍在他的肩膀上,有些意味深长的道:“你多多保重,痛就别忍着,你看看我的手指,是不是有些肿了?”

    伸出手指摆在沈岸的面前一晃,安子澄的右手食指果然是有些肿了,看来之前是他在清理,之后就不敢弄了,留着沈岸来,果然也是一个好心计。

    沈岸充耳不闻,安子澄又道:“果然有一番忍耐的功夫,我还是佩服!”刚刚自己可是大吼大叫了半天,直接将螃蟹腿给弄了下来,不然现在恐怕会是更加的严重。

    “安少,你如果不嫌弃事多,就过来帮我如何?”沈岸看着安子澄嘚瑟的面孔,终于是忍不住了,抬了抬眼皮就拿着那只螃蟹递给安子澄。

    后者立马退后了一步,轻轻的摆手道:“这还是免了,我还有事情做,螃蟹这个任务就是你的了!”

    转身,走到烧烤架上开始做清理的工作,沈岸低头继续奋斗,韩梦看着他的模样,神色微微的动了几下,转身看着穆冥等人,问:“你们家的那几位都会做?”

    “嗯。”穆冥轻轻的点了下头,程曼理所当然的道:“不会也要学,总不能以后不干活是不?”

    祁少晨,现在就在努力认真的学,她现在也是乐得清闲,现在只剩下顾景怡不答话了,韩梦转身看她,口中刚准备动作,顾景怡就摆手。

    “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会不会和我也没有关系。”

    韩梦有些疑惑的眼神在她的身上瞥了眼,轻缓的眯着眸子道:“这样啊……”

    像是自己的心事被看破了一般,顾景怡立马将脑袋别过,拿起桌上的果盘就开始吃:“这个水果的味道还不错,你们要不要试试?”她拿起一块,递到几人的面前。

    似乎想让人给接过去。

    穆冥咬了一口:“确实不错。”

    这边的四个男人看着女人这么其乐融融的样子,继续和自己手上的东西做斗争。

    彻底做好了,已经到了七点左右,日光已经全部消失,换上淡淡的夜色。

    众人正准备开动时,有一个人不请自来,看着八个人道:“不知道你们还有没有多余的位置让给我?”

    看着来人,安子澄的眉头几乎皱成了一座山,这个人怎么会来的!

    猛地看向了顾景怡,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眸子中看到了几分的惊讶,之后想了想,就知道这个人不会跟他们一起,而是在后面追上来的。

    “艾伦先生,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上你。”安子澄站起身,眼睛里含着警告,该死的!

    居然能够找到这里来,艾伦也是笑了笑,走了过来,身后还有几个人抱着红酒:“是啊,我本来来这里度假,没想到看到了你们,还以为看错了,这下一看,果然不是自己的眼神出了问题。”

    他端着温柔得体的笑,一步步的朝几人靠近,直接走到了桌子前道:“不知道我能不能坐下来?”

    瞥了眼安子澄和顾景怡,直接看到了两人脸色各异的模样,就知道他们是认识……穆冥轻轻的端起红酒杯,没有发表任何看法,而其他人也没有吭声。

    毕竟都不认识,又怎么能够好说话?

    安子澄轻笑道:“当然可以,艾伦先生请坐!”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艾伦立马就走到了顾景怡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他伸出手轻轻的握了握,笑道:“景怡,我们真是有缘。”

    顾景假笑几声,根本就是不想见到他,可是这个男人根本太过没有脸皮,这样的模样还是没有看出来,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安子澄简直要将眼珠子给瞪出眼眶,这个该死的男人居然敢坐在她的旁边,就在他的面前,这样明目张胆的,真当他不存在吗?!

    众人明显的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劲,拿起酒杯各自喝着酒,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牌子给拉了出来,只不过话虽然是怎么说,但行动却没有这么做。

    众人的眼神静静的盯着刚走来的艾伦,外国人,英挺的鼻梁,看起来倒是很不错的模样,可是这人看着顾景怡的眼神未免太过**,简直分分钟都是在表达:

    我爱你,嫁给我吧!

    反观安子澄,在这一点上就有些落后了,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意思。

    几人在心中叹了口气,安子澄这吃醋是吃了,可是自己的行动却是那么的慢,也怪不得人家这个艾伦先生,都能够从国外追过来……

    这样的诚意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

    程曼等人对视一眼,开始笑道:“不知道这位先生贵姓名谁?我们……认识吗?”

    虽然安子澄需要点把火,可是今天这个艾伦很明显就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于情于理他们都要帮衬一下安子澄不是吗?

    艾伦知道几人是顾景怡的好友,轻微的笑道:“我是艾伦。”

    之后就没有继续要交谈的意思,毕竟这样的事情不是他们能够左右的,瞥了眼艾伦,程曼等人就低下头,可是总觉得这顿饭吃的有些闷闷不乐的。

    多增加了一个不熟悉的人,吃起来总是没有了之前的滋味不是吗?

    艾伦带着三瓶珍藏的红酒过来的,等打开了瓶盖,轻轻的站起身,绅士的笑道:“我今天来,也没有带什么礼物,这酒,就当是我的礼,怎么样?”

    反正都不认识,能够怎么样?

    程曼看的出来这艾伦是来和安子澄抢人的,这下在心里也是微微的动了动,轻缓无比的道:“艾伦先生带来的,肯定是好的。”

    安子澄在这时也道:“艾伦先生的东西,怎么会有差呢?”

    顾景怡淡淡的瞥了眼艾伦,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今天的艾伦看着她的眼神似乎有些怪异,那里面有着她看不懂的模样,似乎是——势在必得?

    可为什么?

    艾伦浅笑的看着顾景怡,之后又看向安子澄道:“安少,你说的这话还真是对了,这酒可是五十年的。”

    他站起身,走到自己随从的旁边,轻轻的拧开瓶塞,背对着众人开始倒酒,声音极为的好听道:“这酒,是独有一套酒具才能够享受,今天就让我好好的给你们做一次如何?”

    没有人回答他,也没有人想说话,只是轻轻的勾了勾唇,安子澄眸子眯了眯,紧盯着艾伦的背部,就像是在看着什么东西一般。

    可艾伦也是冷笑的继续自己的动作,这两人,居然敢骗他……!

    景怡一定是被这个小子给哄骗的,他一定不能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只能够在旁边告诉景怡,她,一定能够看到他的好,一定能够认清安子澄的真面目!

    安子澄哪点能够比得上他?肯定是花言巧语。不然,两人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他手上快速的动作,看着红酒都倒了满满的九杯,这才转过身,开始将杯子放到几人的面前,模样绅士大方:“这些可都是珍品,你们可要赏脸喝一喝。”

    看着自己身前的红酒,穆冥眸光缓缓的流淌,而程曼也是疑惑的端起了酒杯,尝了一口,之后眯了眯眸子,看向顾景怡和安子澄。

    这两个人,究竟是在搞什么鬼?

    而且安子澄现在怎么没有动作?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程曼等人心里都是泛起阵阵涟漪,众人喝了酒,安子澄就站起身道:“这酒,滋味果然是不错……”

    顾景怡也喝了,味道还行,只不过看着众人的眸光,没有开口,艾伦看到顾景怡这模样,眉头一皱,又开始倒酒,没多久,众人已经将红酒全部消灭干净。

    而安子澄的眸子之中也是出现了一丝丝的迷惘之色,而艾伦也是,两个人就像是敌人一般,疯狂的给对方敬酒,疯狂的给对方难堪,没有一丝一毫的忍让!

    看着三个人之间的气氛,穆冥等人很明白的没有参与几人的争斗,这样的事情,开始让几人自己解决才好,至于他们若是掺和进去,只会将事情弄得越来越糟糕。

    这样的话,何不在一旁好好看着,到了必要的时间再出声?

    这时游泳池那边传来了声响,白天在那边看过的顾景怡立马来了精神,轻轻一笑,站起身就提议道:“反正我们现在没有事情,不如过去玩玩?”

    “就当是去放松,据说有很多人参加这个聚会。”

    不能驳回了这个面子,众人点头,站起身就走,没有其他的问题,众人转身便走,而艾伦也是紧跟其后。

    等到了游泳馆这边,众人也算是见到了怎么的聚会,多数是单身青年男女,没有任何的另外着装,全是清一色的礼服,顾景怡在这时轻微的叹了口气。

    嘟囔道:“我还以为着会有很多美男穿着泳裤在这里,看来是我想错了。”

    这时在边上的一个男生答话:“你没说错,这还没有开始呢,九点的人数多了,男生就可以开始换衣服了。”

    说完,还对顾景怡抛了个媚眼,声音超级娘炮的走人,看着他屁股一扭一扭的,顾景怡简直要爆炸了,直接将头发给气的竖起,瞪大眼看着那个男人。

    嘴角抖了抖,还以为会有些好品味的,可为什么这样的聚会会有这样的人?

    搓了搓自己的手臂,这一幕被艾伦看在眼里,快速的走了过来道:“景怡,这样对比是不是我比较有男人味?”

    安子澄嘴角微抽搐,伸出手就将顾景怡拉到自己的身旁,轻缓的笑道:“艾伦先生,我还在这里,你这样的意思表现的太明显是不是不好?不知道的人都会认为,你没有人要呢。”

    艾伦简直要将自己的嘴巴给气歪了,瞪大眼看着安子澄,怒吼出声:“安先生,你说话放尊重点!”

    “我哪里不尊重你了?艾伦先生,我觉得我说话很是注意分寸的,你觉得呢?”安子澄轻轻一笑,要多绅士就有多绅士,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

    他缓缓的转身,拉着顾景怡去了远处,艾伦看在眼里,冷冷的笑了一声;“还想继续装下去?我看你们要怎么装!”

    顾景柯等人也缓缓的走人,可没有走到多远就被众人给逮住,一群女人围了过来,拉着穆冥三个女人的手:“先生好,我能不能借用你们女朋友一会儿?”

    众位女人笑容灿烂,伸出手就要将穆冥等人拉过去,顾景柯皱了皱眉头,这是韩梦在旁边问道:“你们这是什么活动?”

    女人笑着解释:“是的,我们这是活动,一个美丽的活动,你们要不要试一试?”

    顾景柯眯眼问:“活动的方式。”

    “我们会将几位小姐的装扮改造一下,之后戴上面具,等着你来找她,不知道这几位先生愿意试一试吗?”

    “好。”轻轻的,程曼率先答应了,她总觉得这个游戏还是不错的,而且韩梦和沈岸需要这样促进一下感情,不知道有没有作用?

    不过不管有没有,总是要试一下的!

    看着三个女人离开,三个男人有些皱了眉头,他们内心不想答应的,可是……

    “我们去哪?”祁少晨问,顾景柯扫了他一眼,看向一个地方道:“喝酒,等人。”

    对于穆冥等人的安全他们倒是不太担心,毕竟她们手上带着枪,几人想了想,走了过去,跟在顾景柯的身后,而沈岸则是一步两回头看了眼韩梦离开的方向。

    穆冥三个人跟着女人走到了一个包间,这个地方很大,是一个很大的化妆室,里面已经有了不少的女人,纷纷亮丽养眼,看来都是一些女朋友。

    看到被请过来的三个女人,都长得漂亮的过分,先来的人立马就围了过来,在三人的跟前站定:“你们也是也来参加活动的吗?”

    程曼点头:“是的。”

    韩梦也是笑了笑,看着几人没有再吭声,而穆冥则是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冷着一张脸,像是有着生人勿进的神色。

    “你们长的这么好看,男朋友一定也不错。”某女凑了过来,像是透露着善意的笑。

    三人都没有对这个问题有个答案,只是点了下头,看着三人这么冷淡,几人也是兴致缺缺的转身,直接将人给忽视掉,既然人家不喜欢,何必用热脸贴冷屁股?

    她们不喜欢这样做!

    耳根子终于清静了些,穆三人也坐到了椅子上,看着几人的眼神之中含着淡淡的光,她们就坐在那,等着时间过去。

    而韩梦在这时却看了眼程曼道:“你干嘛参加这个活动?”她们都是不喜欢这样活动的人,而程曼更是不喜欢,没想到这下子答应的人居然是她。

    不得不令人惊讶。

    穆冥在这时轻启薄唇:“其实参加了也不错。”

    程曼惊讶的瞥了她一眼,没想到穆冥居然会帮她说话,简直是要惊讶死她了,其实穆冥打着和程曼一样的心思,若这样能够让韩梦和沈岸的关系更进一步。

    那么有何不可?

    或许说,百分之百可以的!

    毕竟这件事情就是这样的简单,举手之劳就能帮助她,再加上身心健康,挺不错不是么?

    韩梦看到穆冥都同意了就没有再吭声,只是垂下脑袋轻缓的应声:“我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只不过你们也不必为我太担心了,这样的事情顺其自然就好,我和他……”

    “就这样吧。”慢慢来,不能操之过急。

    否则可能是无功而返。

    穆冥轻缓的视线在她身上停了一秒,之后道:“你别想那么多。”

    韩梦点头,程曼也道:“既然你喜欢那个男人,做姐妹的我一定会支持你,绝对不会阻挠你,但是那个男人若是屡教不改,那么就别怪我将你给抢回来了!”

    再给那个男人一次机会,若是不改掉,那么……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外面的三个男人,也是同样遭遇这样的招待,就在她们被带走后,立马就有服务生走了过来,在几人的身前停住,低下头道:“三位先生,你们是本场第五十一号登记这样活动的情侣,还请你们和我们去个地方,登记一下。”

    三人扫视一眼,没想到这些人的手段和想法还是很不错的,顾景柯跟在服务生的身后,轻轻的道:“好。”

    服务生将三个男人领到登记处拿了号码牌,接下来又抽出了一张号码留作后面揭晓大奖,之后又去了另外的地方,那个地方就和穆冥等人在的地方是一样的。

    化妆师在里面,男人们也在里面。

    顾景柯看到众多的人眉头就是一皱,而沈岸的脸色也是不喜欢,三人找了一个地方坐下,角落里倒是没有多少的人。

    没多久就有人走了过来,十多个化妆师,在几人的面前顿住,轻笑道:“既然你们都参加了这个活动,想必都是知道我们的规矩,那么我们现在就来给你们化妆。”

    男人的装束很简单,一个黑色的泳裤,再将发型弄成一样的,给了各种各样的面具,而沈岸被给了一个青色獠牙的面具,看起来带着些微的恐怖。

    让人一看就觉得里面的那张脸很不好看!

    而顾景柯则是银色的,很简单的样式,配上他的脸却别有一番的味道,祁少晨则是一个黑色的面具,不是特别的好看,但也有另外的滋味。

    总之在三人当中只有沈岸那个最为恐怖,让人一看就觉得害怕,不过这也没有影响几人好看的身材,腹肌上阵,就是脱衣有料穿衣显瘦的标配。

    看着几人的身材,众位的男人都是有些吞了吞口水,这样的身材,恐怕走出去就能够迷倒一大片人吧,而且没有一丝赘肉,肯定是平常都在锻炼!

    不由自主的,就有男人开始比较起来,有几个男人就开始找谁的身材在这里更好,可是目光同一时间的落向了三人,这三个人各有所长,根本就没有不好看的。

    不知道他们平时是怎样锻炼的,竟然能够这么好……

    比较了一会,有几个男人看了看自己的啤酒肚,当机立断就准备回家以后要减肥健身,这样的事情不能有误!

    而则会百年的三人倒是没有什么的动静,对待众人的视线就像是没有看到一般,轻轻的打量着镜中的自己,心中不由得同时想到:“这样的自己,不知道她会不会认出自己来?”

    并且这么多男人都穿着一样的衣服。

    不是不自信,而是这些人做的太厉害,瞥了眼对方一眼,祁少晨这时开始提议道:“不如我们就比比,谁能够最先找到,如何?”

    对于这个提议,沈岸多少有些不乐意,可是却看到了两人含笑的眼神,只能硬着头皮应声道:“好,我答应你们!谁输了就付回去的机票。”

    这样的赌资虽然不是很豪迈,但是这也激起了男人的争强好胜心理,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避免,他们既然要开始赌,那么就必须要赢。

    只不过顾景柯却在这时十只交织,有些玩味的勾起了唇,现在这模样,鹿死谁手还不一定,但是他总是有着预感,一定能够最先找到!

    就凭着那些淡淡的感应!

    两人奇妙的默契,根本容不得别人挑战不是吗?

    他淡淡的转过身,看了眼化妆师道:“我们还有多久开始?”

    化妆师是个女的,早就看的呆了,听到他这么问,立马回答:“九点开始,在此之前要将你们的手机全部关机,不能够开机,不过你们开机也没用,毕竟我们这里可都是设有屏蔽仪的。”

    三个男人没有吭声,直接拿出手机将手机给关机。

    女生这边,也是清一色的拿出了一样的泳装,走到更衣室换了一下,化妆师立马走了过来开始弄头发,同时拿出一米一样的面具。

    这次,她们没有丝毫的动静。

    九点,一行人从化妆间走出,分开方向,在一群穿着一样衣服的人里面,根本分不出谁是谁,在这里面要找出一个人,根本就是很难。

    就好比大海捞针一般!

    穆冥被自己脸上的面具弄得不舒服,可还是没有摘掉,既然加入了,那么就该将信用不是吗?

    转身开始看了人群,找人!

    没有参加活动的看着众位美女穿着泳装,都是流露出贪恋的神色,这样的人多数都是单身的,因为只有单身才有时间参加这样的派对不是吗?

    而顾景怡和安子澄也是没有参加,一直被艾伦纠缠着,而顾景怡趁着安子澄拖住了艾伦,转身就想去找一下穆冥等人。

    艾伦看着她离开的身影,眉眼略微暗沉,之后看向安子澄道:“景怡走了,我们还有什么要说的?”

    安子澄只是轻笑出声:“艾伦先生不会只是想和景怡说话吧?难道就这么讨厌我这个安子澄?”

    艾伦皱眉道:“我没有功夫和你聊天,你要知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找景怡的,至于你,我可不打算和你多说话!安先生也不用自作多情,我不是来和你说话的。”

    转身就想离开,可是安子澄直到顾景怡还没有彻底走远,只好挡住艾伦,拿着红酒杯道:“艾伦先生,这么急可不好,景怡可是我的未婚妻。”

    “你这么在我面前做可是要毁坏了我们两家的关系的!”

    艾伦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安先生,你们究竟是不是未婚夫妻?我还是请你在心里好好的想想!”

    转身离开后,艾伦就眯起了眸子,快速的朝顾景怡找去,而安子澄却在原地皱了眉头,这个人,居然是知道了什么,居然没有想象着那么傻,也真是有意思……

    可是心中不知道怎么回事,隐隐觉得有些不放心,安子澄给自己抿了口红酒,看着艾伦有些心急的追上顾景怡那个方向,皱眉,不知道他会不会找到顾景怡。

    安子澄叹了口气,放下酒杯,抬起脚步就追。

    可眼前瞬间晃过一阵泳装男女,他只觉得头疼,居然就这么耽搁了时间,抬眼看过去,竟然是没有再看到人影了!

    真是见鬼了!

    他低头冷哼一声,等人彻底走了过去,这才迈开脚步直追,艾伦这个人,他是不喜欢,所以绝对不会让他靠近顾景怡,否则顾景怡一定会吃亏。

    想到这,安子澄的心中不由得一急,不知道心中就开始乱跳,眉眼轻轻地抬了抬,记住大概的方向就走了过去,既然是往那方向去的,那么他一定不会错。

    没有走多久,可还是没有看到人影!

    而这边的顾景怡走着走着,就看到了艾伦的身影,果然自己还是没有彻底的逃开,她眉目皱了皱,转过身就准备躲到一个安静的角落避开。

    而艾伦明显就是看到她的身影,从旁边拿了两杯果汁就走到了顾景怡的跟前:“景怡,我们又见面了。”

    分明就是一直跟着她,怎么算是又见面了,艾伦真当她是傻的吗?

    顾景怡心中虽然是这么想,可是还是不得不上去迎合道:“艾伦,我们真的很巧。”

    她将那个巧字说的极为的用力,分明就是不想和艾伦多有交谈,她轻笑一声道:“艾伦,我还有事,我要去找我的朋友了,这就先走了。”

    轻轻的转过身,在艾伦的眼皮子底下她就想开溜,可艾伦怎么可能让她这么轻易的就逃脱掉。

    匆匆的转过身拦在了她的身前,笑道:“景怡,你对我就没什么要解释的吗?比如你的未婚夫……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想都没有想,顾景怡就冷哼出声,可艾伦却只是伪善的笑了笑,将自己手中的那杯果汁递给顾景怡,看到顾景怡不接,他又笑道:“景怡,你连我拿的东西都不要了?”

    装模作样的道:“你真是伤我的心……”

    顾景怡眉角一抖,立马就将果汁给接过来,这个艾伦可真是让人掉鸡皮疙瘩,她最看不惯男人这样撒娇,而且还不是男女朋友,简直就是要让人吐血的那种恶心。

    全身都不舒坦!

    她轻缓的转过身,看了眼周围,可还是没有看到安子澄,艾伦看到顾景怡将果汁接过,眸中的暗光轻轻的闪了闪,可正在看别处的顾景怡并没有看到他眼神之中的情绪。

    若是看到了,一定会觉得有些不对劲。

    可没有这个若是……

    “景怡,我知道你和安子澄不是真正的未婚夫妻。”艾伦吐出声音,盯着顾景怡,就想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而顾景怡则是眯了眯眼,被发现了吗?可是那又怎样,这次,他总该是死心了才对不是吗?

    可明显又是在自己想错了,艾伦没有死心,反而越挫越勇,甚至……“景怡,你就不想知道是谁告诉我的吗?”

    顾景怡明显觉得不对,抬起眸子看着艾伦,似乎在等着他接下去的话,可是艾伦没有继续说,只是拿着酒杯轻轻的举着,两人碰了杯,艾伦礼貌的笑了笑。

    淡淡的抿了口红酒:“景怡,刚刚你喝多了,所以我拿果汁给你解解酒。”

    顾景怡皱眉,将果汁喝了几口,艾伦看到她这样,眸子微微的眯着,就像是在看着猎物一样,终于成功了吗?

    “是安子澄和我说的,他亲自告诉我你们只不过是装出来的,而那个订婚宴也只不过是你弟弟的,他还说你很烦,总喜欢缠着他帮忙,景怡,这样的男人你还要吗?”

    顾景怡心脏跳的飞快,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眯着眸子,紧紧的锁住艾伦,可也在这时脑袋眩晕感袭来,让她登时觉得头重脚轻。

    她晃了晃脑袋,要自己清醒点,揉了揉太阳穴,她就看向艾伦,可是现在已经找不到任何的方向感,只觉得眼前黑压压的一片,很是暗沉。

    而艾伦此时还是在说,口中不停的挑拨离间:“景怡,你是不知道那种男人,他只是觉得女人好玩,现在你对他来说只有厌烦,所以现在想踢开了你。”

    “这世界上只有我最喜欢你啊……景怡。”这一声景怡叫的缠绵又低沉,让人感觉到艾伦慈和是悲伤的,可又是伤感的。

    “景怡,你究竟明不明白?”艾伦走上前去,想要去抓顾景怡的手臂,可是又被她快速的避开,看着空荡荡的手,艾伦心中是说不出的苦涩。

    他轻轻的眯了眯眸子,那种眼神不知道是在想什么,他低下脑袋,轻缓有力的开口道:“景怡,我喜欢你,比任何一个男人都喜欢你,而安子澄只不过是图个新鲜,让你喜欢上他,然后狠狠的把你给甩了!”

    “你别说了!”此刻的顾景怡似乎是找不到东南西北,抬起手指着前面,不知道艾伦在哪里,只是冷冷的道:“我让你别说了,你听不到吗?”

    她声音充满着无力,就像是气若游丝一般,她抬起手指,瞪着眼,可还是抵不住那阵阵来袭的困意。

    艾伦眉梢一皱,反驳道:“我就是要说,我就是要让你认识到现实,认识安子澄这样的人是个什么样的品行,他不行,他哪一点比我好?家世?论家世,他绝对比不上我!”

    越说越来气,他抬起脚步就要往顾景怡那边走,顾景怡似乎听清楚了脚步声,冷着脸道:“你别过来,站在那里给我别动!我告诉你,艾伦,他在我眼里样样比你好!”

    顾景怡说的有些踉跄,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头重脚轻,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艾伦看到她这样的状况,嘴角轻轻的扯了扯,起作用了吗?

    呵,安子澄,你跟我斗还是嫩了点。

    “景怡,你这么说,是真的没有把我当然朋友对待,是吗?”艾伦嗓音低沉,像是在认证一件什么事情一般。

    顾景怡轻微的摇了摇头,喃喃道:“艾伦,我们是朋友,但是绝对不会是男女朋友,你明白吗?”

    艾伦心中一痛,而那眸光也更加的笃定,只要他……就一定会行,到时候景怡就属于他了,而安子澄那家伙永远都不会有机会来打扰他们。

    不是吗?

    绝对是这样的!

    看着顾景怡的脸,艾伦露出一种痴迷的神色,之后轻缓的勾了勾唇,伸出手将顾景怡的手腕给拉住,这下子,将自己恶心的心理暴露无遗。

    “景怡,你现在有没有感觉自己热的厉害?”

    顾景怡身体一抖,迷糊之中还是听清了艾伦在说什么,她不敢置信的道:“艾伦,你居然对我下药?”

    平常的时候艾伦是绝对的绅士,谁会对她下药也绝对不是是他才对,可是现在,完全颠覆了这个想法,她快速的冷静,开始想着艾伦给她下的什么药。

    可是身体上的一阵阵的燥热根本就像是发了疯一般的增长,眸光抖动,她咬牙切齿的道:“艾伦,你真是恶心的很,我以为你再怎么样都不会对我用这种药,以前是我高看你了!”

    他居然给她下……这样的药,感受到小腹处那样的热流,她身体一颤,只觉得心冷无比,受过教育的艾伦居然会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可真是让她见识到了!

    她狠狠的咬了咬牙,准备转身就走,可是脚下一软,立马就跌进了一个人的怀里,她知道,这个不是安子澄的怀抱,也不是顾景柯的怀抱,而是——

    艾伦的!

    这种气味让她觉得恶心,顾景怡快速的挣扎了几下,居然觉得自己浑身绵软无力,没想药效这么厉害,让她觉得全身又软又痒,还热。

    她现在全身就像一团火般,急需找到冰源,可艾伦并不是自己喜欢的人,可是让她感觉到他身体很凉……她控制不住的想要更加靠近他。

    “景怡,你们国家有一句古话,女子的身子最为重要,只要我得到你的身体,你爷爷一定会让你嫁给我的,对不对?放心,只要我么结了婚,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艾伦伸出手,此刻的脸色隐隐露出几分兴奋之色,他摸向顾景怡的脸颊,这样的动作在以前自己都是不敢的,因为她绝对不可能让他碰她!

    他轻轻的弯了弯手指,嘴角轻轻的勾了勾,眸中是势在必得的意味。

    这一次一定要得到她!

    “我们结了婚,感情再慢慢培养,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上我并且死心塌地的爱上我!”为了她,他做出这样龌龊的事情,可是只要得到了她,就算再龌龊又怎样?

    自己喜欢的是她,根本没有任何的疑惑。

    艾伦拧着眉头,轻缓的将顾景怡抱起来,哪知道顾景怡听到艾伦的话立马就清醒了过来,手指掐上大腿,立马就有了力气,艾伦一时没有察觉。

    顾景怡迅速的远离他的身体,使劲推了一把,立马就开始跑!

    心中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远离这个恶心的男人,不能让自己就这么毁了,虽然现在这个社会是个比较开放的,但是不代表她会和一个不喜欢的男人做那种事情。

    而且还是被下了药,还是自己的第一次!

    顾景怡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眼眶已经冒出了眼泪,她用手指甲拧着自己的大腿,几乎要拧出了血一般,她张了张嘴,快速的找方向。

    可是脑袋仍旧昏昏沉沉的,压根就没有方向感,只觉得好多人在自己的眼前晃悠,好多条路在自己的眼前晃悠!

    该死的,安子澄你现在在哪!

    在最需要你的时候,你给我藏在哪里去了!

    顾景怡瞪着眼,就像是要将自己的眼珠子给瞪出来,可是身体的感觉让她越发的绵软,缓缓的,一下子就栽在了地上……

    黑暗之中,只觉得自己是没救了。

    而正在追她的艾伦三步并做两步,立马就将顾景怡给抱在了怀里,正准备站起身回自己已经准备好的房间里去的时候,从自己的头顶上传来了一道冷沉无比的声音……

    “放开她!”

    安子澄冷眸像是冲了血一般,本来还在找人可是一下子就听到这边不寻常的动静,想都没想就奔了过来,哪知道会碰上这样的事情!

    顾景怡在艾伦的怀里不停的挣扎,几乎是一只手抓着艾伦的脖子,一只手推搡,口中不停的念叨:“你给我滚!安子澄,你个死人怎么还不来!”

    她眼角不停的淌出眼泪,身体扭动,根本就没有力气了,可她还是在抗拒。

    知道那药肯定是在了果汁里,她后悔莫及,早知道就不喝,可是现在已经喝尽了肚子里,而且药效已经开始发作。

    艾伦看了眼安子澄,冷淡一笑:“安子澄,我可告诉你,你最好别多管闲事!”

    安子澄手指紧捏,冲了过来道:“艾伦,我也告诉你,你怀中的女人是我的,不容你玷污!”

    这时从两旁冲了过来两个人,正是之前拿酒的两个人,感觉到两人靠近,安子澄快速的眯起了眸子,这两个人是艾伦带过来的,恐怕是来对付他的!

    快速的避开打过来的拳头,扫了一腿过去,而艾伦在这时只是抱着顾景怡慢慢的扫了眼他,之后走远,只留下一个背影给安子澄。

    这两个人是他专门带过来对付突发情况的,刚刚顾景怡逃跑他就通知了两人,没想到正好对付安子澄。

    看着越走越远的两人,安子澄的手脚越发的狠辣无情!

    抬起腿直接踢了一个人的裤裆,那个男人脸色微变,立马就滚到了地上,另一个男人也在这时冲了上来,抡起拳头往安子澄的脸上打过去。

    而安子澄虽然看起来柔弱无比,可手指紧紧的抓住那个人的手臂,狠狠的来了一个过肩摔,直接将他的脖子给拧住,冷厉的道:“我不介意将你的脖子给拧了!”

    他冷冷出声,将男人吓了一跳,看着安子澄赤红的那双眼睛,很明显就会不在开玩笑,男人第一时间就是不想自己死,立马就不再挣扎。

    而被踢了裤裆的男人看到自己的同伴被制服,立马地上爬起来要帮忙,要知道自己是一伙的,谁被抓住了都不成!

    “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别动,不然我不介意将你给彻底弄废!”

    那男人立马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裤裆,感同身受一般又滚到地上打滚,他知道自己打不过安子澄,本来以为他是一个花架子,没想到被打了才知道有多少能耐。

    “说,他住在哪儿!”

    被拧住脖子的男人立马就道:“他是谁?”

    装傻充愣,安子澄又加了力道,冷冷一笑:“我不建议你去阎王爷那里好好想想!”他的眼神里是嗜血的,看着男人一愣,吞了吞口水不再装傻。

    “我不知道他在哪。”拧着脖子的男人又重重的咳嗽,像是在给那边的男人提个醒。

    那边的男人接受到暗示立马就道:“我们真的不知道他住在哪儿,你要知道我们只不过是临时花钱请来的,怎么可能得到信任,知道他的住处?”

    安子澄从地上站起身,拧着脖子的那个男人立马一喜,难道是相信了,所以准备离开了……

    可还没有高兴一秒,立马就有一只脚狠狠的踩在了他的脖子上,轻浅的用力,让他觉得死亡正在临近,安子澄轻轻的笑了笑,嗜血而又冷魅。

    “你们是没有迟到苦头就不打算说实话对不对?那好,我不建议让你们多吃点‘甜头’!”

    男人猛地开始咳嗽,这次是真的咳嗽,他只觉得自己的气息越来越少,脑袋越发的昏沉。

    这边的男人立马就道:“大哥,你就说吧,钱和命比,当然是钱重要!”

    咳嗽的人立马一个激灵,脑子也是清明了几分,他说的对,钱和命比,当然是命比较重要,若是没有了命,拿着钱还有什么用处?

    他飞速的张了张嘴,缓缓的举起手,示意自己要说话。

    而安子澄也只不过是松了一点力道:“说,不说实话别怪我不客气!”

    男人有气无力的道:“瑞天酒店,一零一二号房。”

    ------题外话------

    ps:你们猜明天有没有福利……

    推荐好基友帝歌最新暖作《诱爱之男神手到擒来》

    他从雨夜里捡回来的一条狗,竟摇身变成了容貌清妍的美人。

    从此,一穷二白的他被一只妖赖上了。

    …

    为了撩到男神,她抛下矜持,每日变着花样来勾引。

    送花送饭、野宿看星辰、制服齐上阵,通通没能拿下男神,终于在某一天,感染风寒裹得严严实实的她,被男神给吃了。

    “没想到你口味这么重,不爱制服爱禁欲。”她缩在被窝里,英气漂亮的脸蛋浮出一抹绯红。

    他像只饱食的饕餮,狡猾一笑,“一剥到底,滋味无穷…”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妙探独宠妻》不错,请把《首席妙探独宠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17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