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26尾 老大来了,明远录音

  
    “你——!”张俊瞪大了眼,瞪着眼看着祁少晨,心中明明想说一句其他的话,可是就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这个警察,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的,不是小地方的警官可以随便糊弄,手指紧紧的捏了捏,张俊扯唇淡淡的笑了笑:“我什么?不管怎么回事,你最好的就是配合警方的行动,懂?”

    不知道怎么回事,张俊觉得这次算是无力回天了,轻轻的吸了口气,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什么话都不敢说一句话。

    祁少晨手指瞬间紧捏,冷喝道:“你以为闭上眼不说话就能够逃过这一劫?我告诉你,不可能!要想好好的,就给我老实交代!”

    此刻的祁少晨已经是怒火中烧,他越想越气,甚至在这一刻想去顾景柯那边审问卓志,只有卓志是他想揍的人,不是他,程曼也不会被绑走。

    虽然现在已经将人给救了出来,但是不管怎么说,还是有那个梗摆在那,他这颗心就不能够平静下来,心塞的很!

    张俊仍旧是闭着眼不肯说话,祁少晨牙齿紧咬,冷声道:“张俊,你给我将眼睛给我睁开!”

    后者轻轻的睁开眼,眼皮子抖动,就像是在认真思考什么,张俊笑了笑:“你在说什么?警官,你有什么话就问,或许我会好好的思考一下也说不定,”

    祁少晨手指捶在桌面上,沉声一喝:“你给我将你的态度放正常点,不然我不保证我自己会不会给你一拳,若是你想告我们,也得有证据不是么?”

    嘴角稍微的勾了勾,祁少晨的手指互相握了握,骨头轻响:“张俊,你是老实交代还是不老实交代?”

    张俊心脏猛地抽搐,看着祁少晨的眼神之中带着打量,就像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一般,在这样的男人面前,恐怕是很难撒谎的才对,自己就是这么一个人吧?

    “警官,你说,犯了罪的人刑罚应该是怎么个严重法?”张俊轻微的叹了口气,就像是看着遥远的景致一般,他看了半晌,就将视线落在祁少晨的身上。

    “你说这是怎么个严重就是怎么个严重。”祁少晨盯着张俊,像是在想这个人在打什么主意一般,眸子一动,“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绝对是不可能让你好过的。”

    张俊早知道是这个答案,也没有过度的惊讶,只是轻轻的淡笑出声:“原来是这样啊……”

    祁少晨不置可否,看着张俊缅怀的神色没有过度的惊讶和过度的疑惑,只是略微的眯起了眼,静静的等着他接下来的话,这个人已经准备和他说话了,就不可能再沉默下去。

    不知道审讯室沉默了多久,张俊才将眼神转过看向祁少晨,扯唇灿烂一笑:“警官,你这样胸有成竹的沉默是为了什么?是绝对我会配合你,还是觉得我已经准备认罪了?”

    对于这个问题,祁少晨有些愕然,被张俊给弄得怔愣,他手指紧握,一点一点的看着张俊的脸,似乎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到不一样的表情,可除了笑,还是笑。

    “这对于你而言,是个机会,不是么?”祁少晨眸光稍微的一瞥,“我们警方也不是那种随便就抓人的人,你自己应该知道那条路对于你而言是最好的。”

    张俊嘴角稍微的动了动,审讯室不一会就传出他压低的笑声:“警官,你说的对,我知道哪条路对于我来说是最好的,所以你也别在我的身上白费心思了!”

    长腿稍微的伸出,张俊闭上眼睛像是不想作答,祁少晨冷下表情,看着油盐不进的张俊,突的从自己的椅子上站起身,转身离开了审讯室,这种人或许不肯说,但只要将证据摆在他的身上,他就不可能再嘴硬!

    看着祁少晨的背影,张俊突的叫道:“警官,或许我现在不说,过段时间又说了,这都是说不定的不是吗?”

    “呵……”祁少晨顿住,冷笑道:“这是你的事情,不是我的事,张俊这机会给你了,你却不知道珍惜,到时候后悔了别说我们警方没有给你机会。”

    张俊脸色闪过一抹纠结,他是老大派过来的人,老大应该不会不管自己才对……这样一想,他轻轻的笑道:“警官,我不会轻易的认输的。”

    祁少晨听到他这样说知道他是有了后台,没有再管其他,直接从审讯室出去,缓缓的走到外面,他自顾的坐到了椅子上,稍微的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了什么。

    嘴唇紧抿,祁少晨看着天花板,眼睛内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情绪:“我们就看看谁更加沉的住气!”

    顾景柯这边。

    卓志坐在顾景柯对面的椅子上,憨笑道:“不知道警官让我来警局是为了什么事?”

    他脸上舔着笑,很是讨好的模样,若是不知道的人一定会觉得这个人没脸没皮,可是知道的人一定不会这么认为,这个人,就是想靠着这样的动作,来说明自己很无辜。

    顾景柯没有吭声,只用眼睛看着卓志,嘴角抿着,倾长的手指在桌面点动,卓志不知道顾景柯卖什么关子,吞了口吐沫,左看右看,最后道:“警官,你能不能别那么看我,让我觉得很无奈……”

    “你这是觉得我看你是错的了?”顾景柯嘴角向上扬,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的问道:“你觉得你绑架一个警察能够判几年刑法,再加上贩毒,能够让你在里面关几年?”

    “或者……”顾景柯顿住,看着桌面上的本子,淡淡的问道:“或者是,直接执行死刑?”

    顾景柯嘴角弯了弯,看着卓志的脸色缓缓的变黑,心中不知道为何总是有点高兴的。

    卓志嘴角颤了颤,讨好的笑道:“警官,这样的玩笑不是随便开的,我可不能被这样冤枉啊,你说是不是?”

    “是不是冤枉,你自己不是最清楚明白的?”顾景柯懒得和他废话,手指在桌面上猛地顿住,直接道:“这里的警局不是你之前遇上过的,我只希望,你好好的认错。”

    “警官,你要我说什么你才能信我说的话!”卓志大声,怒气值飙升,“我说我没做过你还是不信,你们警方就是这样审讯人的吗?”

    “你说错了,不是我们不信,而是事实摆在眼前,不让我们相信。”顾景柯指尖指着他道:“你的小弟,你应该是在这边随便找的吧,不知道你对他们的信任度是多少,不知道你和他们的关系怎样,不知道……”

    “他们会不会指证你呢?”卓志听着顾景柯的反问,只觉得自己的心拔凉拔凉的,看着顾景柯脸上的笑容,手就有些提不起劲儿,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惩罚,自己根本就斗不过眼前的这个人!

    “你说什么我都听不懂!”卓志摇头否认,他快速的道:“那些人我都不认识,你们警方说什么我都有理由说不知道!”

    “你不认识他们,可他们认识你。”顾景柯眸光眯着,威胁的很:“就说我们警官被你们抓了,就有理由控诉你,你这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卓志瞪大眼,这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不然怎么可能有些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愚不可及的事情,若是自己没有绑架那个女警官,自己恐怕现在就不会……

    一言难尽,他看着顾景柯,笑了笑:“警官,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倒是有点手段,要不要跟着我干,保证你比做这样的事情好多了,我说真的。”

    顾景柯稍微的动了动唇,十指交叉:“不知道你想用什么价格引诱我?”

    卓志看着顾景柯像是心动的模样,眸子内喜色明显,快速的道:“我保证让你能够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比做警察强多了,你只要相信我,跟着我干,快点把我从这里弄出去就行!”

    “抱歉,我对于这种口头上的承诺从来就不敢兴趣,至于衣食无忧,我相信没有你,我也是这样的生活。”顾景柯收回调笑的眸光,淡淡的道:“对于这样的条件我还是不能提起兴趣来。”

    卓志瞪眼看着顾景柯,内心里都是被耍了的憋屈,轻声哼了哼:“警官,你这是看不上我?”

    “对。”简单明白的回了一个字,顾景柯嘴角向上扬了扬,“就你这样,完全没有哪点利益可以吸引我,所以还是放下你的这点手段,好好的应付接下来的判刑,你说是不是?”

    卓志气的要命,可还是只能瞪着眼看着从审讯室离开的顾景柯干着急,没有办法,自己在这里也只能等死了。

    谁都不可能来救他,就连老大都不可能,这些年自己不好掌控,老大对自己早就有意见,自己现在栽了。恐怕老大是举着双手双脚看笑话!

    还有那个付谈,本来就看中了他的势力,他就不信付谈会那么好心的来警局淌着浑水,至于张俊,他们也是势同水火,面和心不合,而且他还是自身难保。

    怎么可能来救他?

    就算人家没有进警局,恐怕也是拍拍手看笑话……

    这些人没有一个能够指望的,唯一能够指望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空荡荡的审讯室,不停的响起卓志的叹气声,而这边的张俊也是等着老大那边的消息,期待自己能够快点从警局这个鬼地方出去,不管是为了什么。

    他们这些人,就是讨厌警局这样的地方,从心灵上感觉讨厌和不喜欢!

    这是百分百能够确定的!

    顾景柯走到办公室,看到祁少晨正揉着自己的额头,走过去拉了椅子坐下,问道:“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祁少晨睁开双眼,看了眼审讯室的方向,叹气:“还能怎么样?打死都不承认,这样的人我算是见多了,可是这次应该是有点难搞。”

    “嗯。”顾景柯应了一声,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祁少晨突的问道:“你那边呢?”

    “等着陈君他们审讯结果。”有些时候,手下的审讯更是让人意外,所以,他们就好好的等着,看着陈君他们能不能带来一个好消息。

    “唉,只能这么办了。”祁少晨叹了口气,嘴角干燥的厉害,他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下,这才让自己的喉咙好受一点,嘴唇也变得不像之前那么的干燥。

    没多久,陈君等人回到警局,将笔录递给了两人:“这些东西是我们问那些人得出来的结论,看起来还算是不错的,只不过有点问题就是,他们也是刚刚接触他们那边,根本不可能知道太多的隐秘。”

    顾景柯将资料全部看完,认真的思索了片刻,之后道:“没事,有这些就够了,多了也不好,这些东西足以将卓志给解决了,至于那个张俊,就要看机缘……”

    反正现在张俊也是牵涉的人,不会二十四小时就要放出去,这一点,他们警方还是比较满意的,轻轻的眯起眼。

    陈君冒着星星眼看着顾景柯,直接问道:“顾警官,你太厉害了!你打算怎么办?”

    看着陈君的眼睛,顾景柯没由来的觉得自己的身体上一阵恶寒,摆摆手就道:“你看着就知道了,不用问太多。”

    陈君心中嘀咕:自己倒是想问,可是自己不会有这个机会的。他拿过资料,就准备继续忙,顾景柯捻了捻眉心:“现在就等他们的老大看看会不会来救这个张俊,若是来,正好给一网打尽,若是不来,张俊恐怕会将这件事给供出来了……”

    来不来,对他们而言都是一件好事,根本就不用为这件事担心……

    想想也是不错的,顾景柯稍微的勾了勾唇,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陈君瞥到顾景柯的表情,伸出手杵了杵向文道:“你看的都给顾警官在想什么吗?”

    向文转眼看去,之后果断的摇头道:“我觉得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至于顾警官在想什么,也只有冥姐能够猜的出来了,至于我们,老老实实的就好。”

    他不知道陈君是不是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用力掐了一把陈君道:“你小子赶紧给我回过神来,这里的资料你还没有整理好,你就想入非非,你是不是欠教训了?”

    陈君无奈的道:“我不是欠教训,我只是无聊的很!”

    “是不是于寒不在这,所以无聊的很?”向文可不给他的面子,直接问道:“看来是有人在思春了,我可要离他远一点,免得被他给吃了……”

    向文如此不给面子,陈君早就能猜到,翻了个白眼就准备走人:“你慢慢的想,我自己整理资料去了!”

    野狼坐在旁边不远处,突的问道:“你们今天抓来的人都是毒——贩子?”

    向文也不打算瞒着他,就点了下头道:“的确是,你最好别让他们看见你,不然给自己找麻烦。”

    轻轻的一句话,却含着关心,野狼瞪大了眼睛,看着向文,不知道是不是在想自己怎么一下子就有了这么一个关爱自己的人了……

    他的目光毫无遮掩,直接看进了向文的眼里,向文眯了眯眸子,转开视线,就像是刚刚两人没有对视一般,稍微的皱了皱眉头,野狼就道:“你这样对我好,我还真是一点都不习惯。”

    从小到大,除了院长,就没有人对自己有关心,除了利益,就没有了其他的东西在里面,所以现在听到向文那样说,他心里除了感动,其实还有意外。

    他们可以说,并不熟悉,只不过是睡在了同一房间罢了,可是除了这个就没有了其他的交集,他不知道向文是怎么定位自己和他的关系,朋友吧?

    一个较为陌生的朋友。

    向文眼睛掀开,轻笑道:“慢慢来就习惯了,这里面的人都是不错的,不仅我,就连警官他们都是好的很,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觉得这世界上其实还有感情存在,野狼,你慢慢的就会感觉到了……”

    说完这句话,向文将自己的资料已经收拾好,转身轻轻的走了几步,转身道:“已经这么晚了,应该可以回家了,你走不走?”

    野狼猛地从自己的椅子站起身道:“这么回家?我还没有吃东西!”

    向文笑了笑没有其他的话,看着祁少晨道:“祁队,我们就先走了。”

    祁少晨点了点头,向文带着野狼就出门,快速的走到一家店门前下了馆子。

    看着野狼吃东西的模样,向文有些汗颜,淡淡的问了一句道:“你是多少年没有吃饭了?”

    野狼想都没有想,直接答道:“其实也不是多少年没有吃饭了,只是以前自己饿的次数太多,在吃饭的时候多吃,不然自己就等着饿死了。”

    向文轻轻的勾了勾唇,叹气道:“得,没事,这里没有人和你抢,你一个人慢慢吃吧。”

    野狼也不客气,迅速的将桌上的东西席卷一空。

    祁少晨和顾景柯从这边坐上车直接去了医院。

    程曼躺在病床上挂着点滴,嘴角嘟囔着:“我都说了我没事,怎么还要我在这里挂点滴?”

    穆冥毫不客气的道:“你是不是浑身使不上劲儿?”

    程曼点头。

    “你是不是想出去?”

    程曼再点头。

    穆冥直接道:“那就乖乖的在这里将点滴掉完,然后恢复了力气,就可以走了,懂?”

    程曼再点头,突的有摇头道:“这没有联系事情,我走了也可以恢复力气!”

    “你想不想恢复的更快一点?”

    “想。”程曼老实的承认,伸出手道:“得,别说了,我自己明白了,我不说话了还不行吗?”

    手上已经插针了,再说其他很明显也没用了,稍微的眯了眯眸子,程曼躺在自己的枕头上,开始嘟囔着:“穆冥你知不知道,有那么一瞬间我都以为自己要死了,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穆冥坐在一旁静静的听着,没有插话。

    程曼叹了口气道:“你知不知道他们还要用我实验药,要不是后面那个人似乎有事情,恐怕我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恐怕我就要关进禁毒所了。”

    “你还好好的,下次不能再鲁莽了。”穆冥伸出手将程曼的手指握在自己的手心内,轻微的笑了笑,“闭上眼,好好的休息一下。”

    不管什么,程曼也是一个女人,她也会怕的,而不是铁打的什么都不怕。

    穆冥坐在旁边敛起眼角,这时门口传来脚步声,她抬起脑袋看了看,之后走了出去:“她刚刚睡着,没有事情。”

    祁少晨张口问了一句:“她身体有没有受伤?”

    “刮破了一点皮,其余没有大碍,睡一觉就好了。”对于这个回答祁少晨还是相对满意,走到门口后道:“我在这里照顾她,你们先回去吧。”

    顾景柯和穆冥从医院离开,没有其他的交谈。

    次日,程曼从医院出来,重新回到了警局,这才刚刚走进警局门口就被赵局叫进了办公室狠狠的训斥一顿。

    “昨天我没有来说你是因为你刚刚被救出来,现在可以好好的问问你了!”赵局心中是担心的,现在程曼被救出来又是想骂人的,他瞪着眼看着程曼道:“你身为刑警队长,却总是这样不顾利益,你要我怎么说你好呢?”

    “赵局,这次是我错了!”程曼老老实实的承认错误,也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够逃脱赵局这没完没完了的训斥,这么些年来,他们早就将赵局的脾气给摸得一清二楚的。

    赵局冷喝一声:“知道就好!”

    “你给我下去吧,我要好好的静静,不然还要被你气的半死!”赵局摆手,程曼迅速的从办公室退出,直接走进了这边,陈君等人立刻围上来问长问短。

    “程队,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对于这样的问题,程曼直接将自己的胳膊勾了勾,“你们觉得我受伤了,可以和我来打一场,怎么,有谁要来试试?”

    陈君第一个道:“程队,你肯定是特别的棒,我就不陪你了,先走!”

    笑话,陪程曼打,那么输的只有自己,等会打完恐怕没有人能够认出自己了,只有鼻青脸肿的份。

    金泽。

    李明远知道程曼获救了后心中激动不已,大力和二军走在他的旁边的,淡淡的问道:“你们说这个地方是不是很邪门,都几个人进局子里面去了,你们说,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二军也是奇怪的道:“具体我也不知道,我们去问问大哥。”

    几人快速的走到付谈的门口敲了敲门,直到里面传来一声:“进。”

    三人这才拧开们进去,可是看到里面的人时,立刻就瞪大了眼睛叫道:“老大!”

    老大怎么会来?

    而且还有提前打招呼!

    李明远装模作样的也叫了一声,这才用眼神偷偷打量着这一个只知其名不知其人的老大,看到人时他微微的愣了愣,这个人是无比的和蔼,大约七十岁的模样。

    放在人群里不起眼的老人。

    可是居然是老大……

    这世界怎么有些玄幻了?他轻轻的皱紧眉头,低下了脑袋,避免这个老大发现他的异样。

    老大轻轻的看了看三人一眼,视线在李明远的身上停留了一瞬:“这就是你们新收的小弟?看起来还是不错的。”

    四个人都没有出声,因为他们不知道老大这是在真正的夸奖还是在打量这个李明远。

    付谈淡淡的笑道:“老大来了,他们都不知道,现在紧张的很。”

    二军知道付谈的意思,立刻就道:“不知道老大来了,我们都没有什么准备,要不要我们今晚就在下面好好的吃一顿?”

    “好。”老人轻轻的笑了笑,他穿着古朴的布衣,让人看看就觉得这个人是个好人,慈祥的很。

    二军和大力对视一眼,迅速的道:“那我们就下去准备了!”

    老大本来也不想让这几个人在这,听到这么说也就摆手道:“你们下去吧,我和你们大哥还有事情说。”

    三人没有停留,迅速的转身,老大看着三人消失在房间,轻轻的笑道:“付谈啊,我来这里,你应该是知道怎么一回事吧?”

    付谈疑惑的道:“老大怎么想的,我是不知道的。”

    这是装糊涂!

    老大怎么可能不知道付谈的心,在心中思索了一下就道:“他们几个现在都进去了,在这里面最得利的是谁,你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

    他转身,冷着眼看着付谈,就像是刚刚才认识付谈的一般,轻微的勾了勾唇:“付谈啊付谈,我没想到,你从当年的毛头小子,现在居然成了这么一个人物,将你自己的前辈都送进了局子里!”

    “老大,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付谈抵死不承认,这些事情老实说是和他没有关系的,怪只怪他们太过贪心了。

    看着付谈,老大皱眉道:“你说和你没有关系,但是他们都进去了只有你一个人还在外面,你说我该怎么相信你呢?”

    “老大,我不知道和你怎么解释,但是我只能告诉你,我真的没有做过!”付谈不卑不吭的低下头,老大看着他的后脑勺,冷笑道:“干嘛低头呢?来,抬起头看着我,我还有好多事情和你说呢。”

    付谈手指稍微的握紧,没有其他的话,只是勾了勾唇:“老大,怎么了?”

    “我们来说说怎么把他们从里面弄出来吧。”老大坐在了椅子上,指了指沙发,“坐下和我说话,我不喜欢抬着脑袋,难受。”

    付谈坐在他的对面,不知道老大究竟是在想什么,所以压根就不敢先出声。

    “不过弄出来应该很难,这个想法我觉得应该要打断了。”老大轻微的叹了口气,“你看,我来这是为了狐狸手中的资料,其他的和我无关,怎么样,我们是不是要好好的商量一下怎么从狐狸的手中将资料给拿到手?”

    付谈知道现在是自己开口的时候,眯起眼笑了笑:“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狐狸手上的资料,我们自然是要拿到的,毕竟资料,本来就是老大的不是吗?”

    这个马屁拍的舒服,老大锐利的双眼看着付谈,直接看着付谈脸上的疤痕,淡淡的道:“付谈啊,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被背叛了,你应该是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吧?”

    “付谈不会。”付谈躬下身,轻轻的道:“老大要我做什么,我觉得就去做什么,不敢有违抗!”

    听到这样的回答,老大笑的更开心了:“你这脸上的疤痕是救我留下的,只要你做的不过火,我是会将你给护着,前提是,你不能觊觎我的位置,你明白吗?”

    付谈身影较为清淡:“老大,你放心,我从来没有肖想不属于我的东西。”

    “你知不知道我最喜欢你哪点吧?”老大瞬间将眸子眯着,静静的盯着付谈的眼睛,付谈摇头,说明自己不知道。

    “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会说话,说出来的话还挺让人相信。”

    付谈心中一愣:“多谢老大相信我!”

    老大摆摆手道:“别说这些有的没的,那几个人我不打算管了,自己进了局子里面就自己想办法出来,若是没有办法,那就在里面呆着吧。”

    这句话直接表明了老大的立场,付谈没有回答,轻微的皱了皱眉头,看着老大道:“老大,你这样做会不会引起公愤?”

    “难道我还怕么?”老大转身看着付谈,手指轻微的勾了勾,“我不怕那些话,他们都是我捧出来的,谁若是不听话了舍弃就是,现在这里可是有很多人想要做老大啊,我应该满足一下人了……”

    付谈心中稍微的紧了紧:“老大说的是。”

    老大虽然老了,可是精明的程度一点不能让人小瞧,谁小瞧或许谁就会死吧……

    “老大、大哥,下面都已经准备好了。”二军三人瞬间走进了房间,李明远自顾的走到沙发旁,借着几人的隐藏躲避,将手机给取了出来。

    他刚刚在出去的时候,将手机开着录音的功能留在了房间,这无疑不是一件很威胁的事情,但威胁是威胁,最重要的是能够将事情做到就行。

    将手里给放回裤袋,轻轻的走到了一旁,嘴角稍微的向上挑了挑,现在这模样,应该是没有被发现才对。

    老大朝二军等人点了下头,之后看到付谈道:“付谈,你要尽快安排我和狐狸见上一面。”

    “我明白的。”付谈朝门口伸出手,“老大请。”

    众位下了楼,走到下面后李明远就借口有事消失了一段时间,而将那录音全部发给了程曼等人。

    警局这边收到录音后,祁少晨的眉头就高高的扬起,将张俊带了上来,直奔主题:“你应该听得清楚这个录音是谁的声音吧?”

    张俊仔细的听了听,面色微变,这声音摆明了就是自己信赖很久的老大,自己期待他来帮忙将自己救出去的老大……可是这里面是在说什么?

    放弃了他们!

    该死的!

    “你们从哪里得到录音的!”张俊还是有些不敢置信,嘴角狠狠的抖了抖,骂道:“你们别来诓骗我,我知道这不是真的!”

    “信不信由你,真不真由你,不过警方也不是容易相信你说话的。”祁少晨将录音放在桌子上,让张俊从头到尾听了一遍,在这期间没有说一声打扰的话。

    “警官,我相信这录音是真的!”

    张俊听完后,略带疲惫的眨了眨眼睛,叹了口气道:“你不是想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吗?我可以和你说!”

    既然老大不准备救自己,那就不能怪他了!他现在就要将这些事情给说出去,希望能够因为这样让自己得到一个好下场,希望这样能够让自己从警局早点出去。

    老大,这次,你可不能怪我心狠手辣,若是要怪,那就只能怪你自己,若不是你太狠了,他也不会这样做!

    若是你能够来救我出去,我也不会想着要坑你不是吗?

    张俊手指紧紧的握成一团,让人看不出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祁少晨好整以暇的坐在他的对面,手肘撑在桌面上,笑道:“既然你要老实交代,那么我现在就坐在这里好好听听你的解释,请!”

    “我们总部你们也知道在哪里,你们能将这个录音弄到手就证明那边是有人的……”张俊也没有掩盖,淡淡的笑了笑,“既然老大都准备抛弃我了,我也不能再死守着不松口。”

    “老大来这里无非就是为了那份资料,资料记载的数据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超级有价值的,若是你们能够将这份资料弄到手,我就对你们五体投地。”

    “那份资料在一个叫做狐狸的手上,老大这次来应该就是来找那个人谈话的,狐狸的脾气有些古怪,倒是和老大有些类似,不过老大更加会揣测人心,你们若是要对付老大,那就好好练练。”

    祁少晨眯着眸子道:“你来这里又是做什么,带了多少人?”

    张俊手指颤了颤,淡淡的笑道:“我来这里做什么应该不是重要的事情吧?我带了两个人过来,现在也是没用的摆设,他们应该都被你们抓住了才对。”

    这话不假,他的小弟都已经被警方给抓住,甚至都招供了,只有两个是个硬嘴皮子……

    “那么你还有没有家室,比如妻子、情人之类的。”祁少晨撑着下巴问。

    张俊摇头:“抱歉,我是个洁身自好的人,在这方面基本上不太热衷,若是一时兴起我也会找个女人解决,但是这样的关系绝对不会长久,基本上都是一夜——情。”

    祁少晨嘴角一勾,张俊这话不是假话,因为在这方面他们已经展开调查,若是他说了假话,他们也是第一时间就能够知道,对于这方面的事,警方不会出现差错。

    仔仔细细调查一个犯罪嫌疑人是警方必须要做的事情,没有谁能够免除这一点。

    张俊淡淡的笑了笑:“看警官这模样,应该是相信我说的是真话了,还告诉你们吧,你们现在将我们的人基本上都给抓住了,除了老大,还有一个付谈……”

    “付谈和你们的老大,都逃不掉的。”祁少晨轻轻的笑了笑,看着张俊,“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就行,你说呢?”

    张俊眉眼都笑弯了,直接道:“你们不知道的是,付谈那个人比我们老大还要狡猾精明,若是不小心是绝对不可能抓住他的马脚的!那个人,说起来,我不得不佩服啊……”

    “既然你说到这了,那就请你好好说说付谈的身份性格,以及你们老大的喜好。”祁少晨顺理成章说了一通,稍微的眯起眸子,张俊能够好好的配合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毕竟像他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将哥儿们义气放在第一位,对于他们来说,应该是自己的性命最重要才对,祁少晨淡淡的笑了一声:“张俊,老实交代吧?”

    张俊沉思了片刻,最终还是张了张嘴道:“付谈是在几年前给我们老大挡了一刀,脸毁容了,伤口也很是凶险,因为这样,老大喜欢上了这个小子,但也很让人吃惊,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坐稳了大哥的位置。”

    “之后这几年越发的猖狂,这次来这里也是为了开拓这个新市场,之后二爷过来,我们也就过来了,没想到这里就是一个坑,将我们坑的死死的坑!”

    若是不来,就不会出这么多的事情,若是不来自己应该还是高枕无忧的躺在沙发上看着这一切的事情结果,坐享渔翁之利!

    “我不是来听你说这样的废话的,赶紧的老实交代!”祁少晨冷声喝道:“将付谈的犯罪经过给我们好好说说。”

    “其实他这些年算来也本分的很,将自己的地盘管的好好的,没有人犯事也没有杀人,只是稍微的破坏了我们那边的生意,这是我们那边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可恶!”

    张俊皱着眉头,瞬间又舒缓了些:“不过这次我们栽了,算是他比较厉害了吧,这是第几次了?你们的抓捕行动应该从他们来就开始了吧,我相信这么多次都让他给逃了。”

    “这个你说的没错。”面对这样的话,祁少晨也没有故意隐瞒,只是稍稍的点了点桌面,“这样说起来,这个付谈真的是你们之中比较厉害的角色了?”

    “是。”

    “他这么厉害,你们老大就没有像控制的?”往往有个手下比自己更加厉害,那个老大就不可能不懂歪心思,都是同种人,不可能那么傻的才对。

    张俊紧蹙眉头:“其实我们老大不是表面上那么相信他的,他其实也不喜欢付谈,因为他发展的太快,又将自己的事情做的滴水不漏,几乎没有什么把柄可以让人抓住。”

    “这次老大让我来查这件事,其实也是因为对他有了芥蒂,就算之前有了救命之恩,但是随着时间的变化,改了很多。”

    祁少晨认真的想了想张俊说的话,其实他说的不一定都正确,但有一半的都是对的。

    “既然是这样,你们老大为什么这次还是来找付谈。”

    “你也不想想,在这边也只有付谈在了,他若是想要联系狐狸其实也可以单独联系,但是在此之前也是要找到狐狸不是吗?现在老大来找付谈,唯一的解释就是付谈将狐狸给藏了起来,老大根本找不到!”

    想到这,张俊倒吸了一口凉气,自己被自己的话给吓了一跳:这么说,付谈的目的也不单纯,难道是想将老大给干掉,然后自己做那个位置……

    心里越想越乱,张俊拧着眉头,脑子的思绪混乱成一团,他看着祁少晨:“你觉得我说的是对还是错?”

    “对错不是凭你说的,我们警方会去证实。”祁少晨站起身,从椅子上离开,不管为了什么,这个张俊说的都是不错的,付谈若是真有那么厉害,那么他们应该要好好的考虑一下作战方案了。

    不是对付老大的,而是对付付谈的!

    “里面的人招了。”祁少晨刚刚进了办公室,就道:“说放弃他的人果然就是他的老大,他知道自己不会得救,索性将该说的不该说的,全给说了。”

    陈君围了上来,问道:“祁队,这次可是大丰收?”

    祁少晨瞬间将眉头紧皱:“算不上大丰收,但是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将这件事给快速处理掉,张俊说付谈比他们的老大更加的厉害,所以我们应该将目光的重点直接转向付谈!”

    “好!”

    众人异口同声的答了一句,飞快的转身去做自己的事情。

    “你们给我过来一下下。”赵局在门口敲了敲门,指着四个人转身离开,四人来到办公室,都有些疑惑,按照道理,赵局现在应该不会有事情来找他们的,可现在……

    “赵局,不知道你有什么事情?”祁少晨坐在椅子上,赵局一个人站在桌子旁,沉下嗓音道:“现在他们老大都过来了,这是我们的最好时机,一定要将他给抓住了!”

    “我们绝对会将他给抓住!”祁少晨看着赵局郑重的承诺,或许这是一个军人的天性,不管做什么都有股子硬气,不能够让人小瞧了。

    赵局摆摆手道:“你们别归纳错方向就好,少走点弯路,既然那个老大找上了那个付谈,就证明一定是有求于付谈,不出所料,应该是为了你们手中得到的那份资料,你们将他们给我看好,瞬间将狐狸找出来。”

    “那边来的消息,是狐狸自动的跑路了,不是付谈将人给藏了起来,我们一定要将狐狸在他们之前给找到,你们明白了吗?”赵局转身背着手道:“这些事情我相信你们能够办好的。”

    “一定完成任务!”

    四个人从椅子上站起身,行了一个标准的礼仪。

    赵局轻声道:“好了,你们没有事情的话就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在这里呆一会。”

    四个人从办公室退出去,直接找到野狼,顾景柯站在他的身前,轻轻的笑了笑:“想不想要奖金?”

    野狼一听,立刻就眼睛放光了:“想要!”

    他当然想要,做梦都想要,这是必须的!

    自己来这里就是为了奖金,若是不为了奖金怎么可能到这里来,他伸出手,抓住顾景柯衣服,苦着脸道:“顾警官,我知道你最好了,赶紧说说,奖金什么时候给我,现在能不能给我了?”

    “当然能给你。”顾景柯顿住,看着野狼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的模样稍微的勾了勾唇,对于这个男孩子,他还是有点喜欢的。

    野狼的技术不错,做人也比较踏实,不像是那种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的人。

    “给我!”野狼只差点跳了起来,伸出手星星眼的道:“顾警官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要不是你奴役我,我现在也不该在这里,好人绝对不可能是你!

    不然这里就没有坏人了!

    野狼在心中嘀咕不断,可是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生动,就像是一只要讨好主人的宠物一般,不过这个宠物就是太厉害的高智商动物,不好糊弄。

    看着野狼的表情,穆冥稍微的皱了皱眉头,这个人,不知道怎么看都有点怪怪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多心了……

    或许是的。

    穆冥转身和程曼坐在一起,眼角的余光却不停的看着这边,这让野狼怪不好意思,疯狂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道:“冥姐,你这眼神似乎是要将我吃了一般,能不能拜托你,将眼睛给转回去?”

    “噗嗤。”程曼非常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同时道:“你个小子就放心吧,就算是你冥姐再饥不择食也不会选你的,还有顾警官在这呢,你想被‘吃’也轮不上你啊!”

    野狼一脸苦恼的样子,仔细的想了想,猛地道:“原来冥姐和顾警官是这样的关系啊……我才知道!”

    办公室的人几乎都因为他说的这句话在努力的憋笑,这句话就是在搞笑的,这野狼的情商到底有多低,来了这么多天,居然还没有看出来?

    估计这情商应该为零才对……

    穆冥稍微的皱了皱眉头,咳嗽一声:“好好的工作!”

    众人立刻就将脑袋给低了下去,不敢再有任何的议论,就算是想议论,也该给他们一个机会不是?这冥姐都发话了,他们怎么敢不听呢?

    “野狼,你还想不想活了?”向文走到野狼的身边,压低声道:“这样调侃冥姐难道是想要将试试她的报复能力?”

    一般来说他们警局的人都不会调侃穆冥的,穆冥站在那里就不是调侃的人,那样的气质根本就不像程曼,不过野狼若是想试试被穆冥报复,他们不介意看看戏。

    “不,她不会报复你。”顾景柯在一旁扯唇,向文满脸的尴尬,没想到自己偷偷说的话居然让顾景柯听到了,这可是将脸丢大了,简直是太丢脸了!

    而且会不会让顾警官将他给记在心里,那么说明自己应该是惨了……

    他咳嗽一声,拍拍野狼的肩膀道:“你好好说话,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野狼摸不着头脑,只知道自己似乎又闯祸了,他傻笑的看着顾景柯道:“顾警官,我就知道你和冥姐都是好人,不会和我计较的!”

    顾景柯轻轻的对着他笑了笑:“她不会和你计较,但是我会和你计较,野狼,你以后说话可要好好的考虑一下后果,不然我不保证是不是也要请你吃一顿好吃的晚餐!”

    野狼一听这话,立刻就哭着道:“顾警官,我再也不敢了,你就饶了我,我保证好好的听你的话,千万别请我吃饭,要请也请我吃牛排、海鲜、大排档,我是肉食,不是素食动物!真的,我发誓!”

    怕人不相信,野狼举着双手就开始发誓证明自己的真心地位。

    穆冥轻轻的笑了笑,转身看着程曼道:“看来,你请的中餐在他的心里留下了重大的阴影,这样的做法,有些不好呀……”

    程曼伸出手捏了捏穆冥的手指,轻哼一声:“那小子就是缺乏一个人好好的给他松松骨,你们家的那位看起来不错,有点领导不良少年的警官风味。”

    “……”穆冥很无奈的将手给抽回,二话不说就将眸子稍微的挪开,不巧正对上于寒看过来的视线,于寒立刻伸出手道:“你们继续继续,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穆冥脸色一热,也没有多话,只是看着于寒递了一个报告:“这是以前的,你看看。”

    于寒拿过一看,瞬间就答道:“冥姐,这报告是我还你的,你忘记了?我刚刚才给你的。”

    “是吗?”穆冥将报告接回来,没有丝毫的紧张,在内心却是紧张的很,没想到自己居然将这样的事情会记错,看来是刚刚太紧张,急需想掩盖一件事情了。

    稍微的皱起了眉头,穆冥轻声道:“既然看过了,那么下次我拿一个新的给你,于寒你的天分不错,所以要好好的学习。”

    “我明白!”于寒伸出手答应,轻轻的笑了笑就将脑袋给低了下去,自己就别掺和两位上司的交谈了,永远做一个小透明!

    看着于寒这样的动作,穆冥轻微的笑了笑,自己的这个小助理,似乎很有趣的样子。

    顾景柯看着穆冥的笑,淡淡的挪开眼看着野狼:“你给我将狐狸的地址给找出来,我就给你奖金,也还会请你吃大餐,这次的东西绝对不会敷衍你的。”

    野狼双眼冒光,重复的问了一遍:“真的?”

    “若是你再反问,可能就不是真的,而是程队请你吃饭,你信不信?”

    野狼举手投降:“顾警官我知道你最好了,千万别将我交给程队,她可是……”

    他猛地走到顾景柯的耳边,轻轻的道:“她可是抠门的很!”

    上次吃了那顿将自己吐得昏天暗地,发誓再也不吃那些东西,就算是缺营养也不吃!

    顾景柯轻轻的笑了笑,指了指椅子道:“请?”

    程曼在这一刻也走过来为野狼拉开了椅子,淡淡的笑道:“我说你这个小子刚刚嘀嘀咕咕说了什么?”

    她可是听得清楚,办公室这么大点的地方,又有什么能够真正的做到说悄悄话?

    野狼看着她这么好心的给自己拉椅子,就是一阵心惊肉跳的:“程队,你能不能离我远点,我怕!”

    “怕什么?”程曼好笑的揉了揉野狼的脑袋,“还怕我对你这个小屁孩见色起意不成?”

    没想到程曼自己将这话给说了,野狼大声的答道:“就是因为这样,所以,程队,你赶紧离开我,不然我不好工作!”

    程曼翻了给白眼,只差直接给这个小子一巴掌,可是想想也就算了,转身挪开脚步:“你小子好好给我将地址查一下,请吃饭,姐姐这次绝对不会坑你。”

    ------题外话------

    有木有人喜欢历史上的兰陵王?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妙探独宠妻》不错,请把《首席妙探独宠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17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