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28尾 一定配合,熟悉的人

  
    审讯室静默了片刻,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程曼的眸光冷沉的厉害,不得不说,作为一名优秀的刑警,她是有资格的!

    “你若是不配合我们,你的罪名可是绝对不可能减轻了,要知道,不管你做不做,都是和他们为敌,你做了,也只是在帮你自己,若是不做,可是在害自己!”

    “你是不是需要我们警方给你时间好好想想?”程曼看着狐狸,宽容的问道,就当狐狸以为程曼要这么放过他的时候,又听她冷着声音道:“若是在前几天我可能会给你时间考虑,可是现在——”

    “没有时间了,我们警方没有多余的时间再给你浪费,你干不干、做不做就是一句话,若是不同意,那你直接等着审判!”沉默坐在椅子上,这一刻有种王者风范。

    “我做!”狐狸咬了咬牙齿,这件事不是简单的,若是一个不好自己就会死在那里,可若是不做,自己的下场可能也是一个死字,那么现在就只能答应警方的事情。

    穆冥轻轻地笑了笑,默默的对着程曼竖起大拇指,今天的她就是好好的长了脸,程曼果然是程曼,一鸣惊人啊——

    “警官,你们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狐狸,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程曼眸子稍微的勾着,淡淡的道:“我们可没有逼你,若是在你和你们老大交涉的时候变卦,那么我一定会让他们将你的身上给打几个骷髅,要知道,我们警局的狙击手可不少!”

    狐狸淡淡的笑了笑:“警官我还不傻,直接和你们警方作对我不是往火坑里跳?”

    那些狙击手的子弹可是百发百中的,他狐狸可不想尝试一下想,现在答应了就是答应了,绝对不可能变卦!

    “你这样说就对了,自己心里明白就好。”程曼叹了口气,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以为她没有逼这个狐狸,其实一言一语中,都是在逼狐狸投靠警方的阵营。

    用条件诱惑他,同时又威胁他!

    或许这就是警方惯用的伎俩也说不定。

    “你现在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联系你们的老大,之后约一个地方见面,这个地方必须你定,怎么说我相信你这么狡猾的人应该能够懂。”

    现在狐狸给抓的消息应该还没有人知道,或许那边的人还没有知道!

    程曼转身看向陈君:“你去查查方便我们狙击抓人的好餐馆在哪里。”

    陈君领命快速的走出审讯室,刚刚进到办公室,向文就问道:“情况怎么样,那个狐狸招供了没有?”

    对于这个问题陈君还不想回答,稍微的翻了个白眼就道:“走吧,我们现在就该好好的办办事了,帮忙找一个好一点的地方,能够方便警局行动的。”

    向文走了过来,开始在网页上找地方,眼睛扫视着,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野狼看不下去了,直接走了过来指着电脑道:“这里不就是一个好地方?可以方便隐藏又可以狙击,人流还少,你们是不是傻?”

    “……”向文和陈君在内心里是有瞬间懵逼的,看着野狼就道:“你怎么知道这里是个好地方?”

    野狼拍拍双手又走回沙发继续睡觉,半晌才轻飘飘的道:“因为那餐馆可是最便宜的地方,而且还没有人看的上,我经常去那里蹭饭吃,怎么,你们还不信我?”

    其实陈君和向文也不是不信野狼,他没有理由害警局,他自己可是还有把柄在警局的手上。

    看了看那个餐馆的名字,陈君就站起身道:“向文你好好的看着野狼,绝对不能将他给看丢了,从今天回去,你睡觉都要将他的手给拷住!”

    野狼这次算是彻底的愣了,睁大眼睛看着陈君道:“我说陈君,我帮了你,你居然还怎么对我?没天理啊!”

    这世上没天理的事情多了。

    穷人那么穷,富人那么富,这有天理吗?有些孩子生下来就是富二代官二代,而有些孩子生下来连口饭都吃不上,这有天理吗?

    或许是野狼自己想到了这些,渐渐的就没了声响,看着陈君的背影就将眼睛给闭上。

    他就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而陈君,应该也没有很好的家事……

    以后这样话要少说,自己是明白的,野狼轻轻的将手臂枕在自己的后脑勺,轻轻的眯着眸子,看着天花板的模样很是惬意,这下子向文走了过来。

    看了他几眼,劝告道:“野狼,不管陈君说了什么,你都不要介意,他是因为我们警局。”

    野狼这下子好奇的看了眼向文,默默的问了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是这么小气的人吗?我说向文,你还不了解我?真是的,而且陈君根本就没有说错,让我听话的最好办法就是将我给彻底拷住。”

    对于这件事野狼真的没有放在心上,可是他这么说就让向文越发的误会他想多了,最后的最后野狼索性不解释了,翻了个白眼继续睡。

    其实陈君也只不过是开玩笑,他明白的……这个向文的大脑或许是短路了,然后当着了,不会真的将陈君的话给当真了吧,那么今天晚上自己是不是真的会被手铐给拷住!?

    这样的想法让野狼的身体疯狂的抖了一下,眼神颤颤巍巍的看了眼向文,之后看到那人的眼神不像是有这种想法这才放下心来继续睡觉。

    向文看着野狼这样懒散的模样,也没有多说话,只是坐在一旁守着他,生怕他去惹什么麻烦一般,野狼不给面子的转了个身,用背部对着向文。

    后者看着微微的愣了愣,站起身走到饮水机旁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向文摇了摇头,又坐回椅子上盯着野狼,不敢有一丝的放松!

    这边的陈君瞬间就进了审讯室,走到程曼等人的身前道:“这个地方,叫做天铭饭馆,野狼说他对这里很熟悉,这里是我们警方埋伏和狙击逮捕人的最佳地点!”

    程曼淡淡的挪开眼,轻缓的无奈道:“你确定这里是一个绝佳的好地点?”

    对于这个问题陈君反倒是不好打包票了,毕竟这地方不是自己选的,而是野狼选的,是野狼说的这个地方好,自己也没有说其他的问题就答应了。

    “程队,这里有问题吗?”不得已,陈君还是硬着头皮问了一句,轻轻的砸了砸嘴巴道:“若是有问题我这就去重新找地方!”

    其实也不是有问题,程曼稍微的勾了勾手指:“野狼那个家伙那么嘚瑟,你有没有给他一个下马威!”

    “……”陈君直接给了程曼一个白眼,转身看着祁少晨道:“祁队,你们怎么看这个地方?”

    反正不管怎么说,陈君还是愿意相信野狼的为人,他没有道理来骗警方。

    顾景柯认真想了想:“这个地方地形对我们来说很是方便,我去过这里。”

    祁少晨和程曼相互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穆冥站在一,没有理由说不同意。

    “那就这么定了!”

    程曼转眼看向狐狸,轻声喃喃:“狐狸,成败在此一举,你是想被——”她伸出手做了一把枪的手势,直接抵在自己的脑袋上道:“不管做了什么,你都是为了你自己。”

    “砰——!”她轻声笑道:“我相信你应该是不想被枪毙的吧?”

    她的拇指动了动,上下按了一下,就像是弄手枪的姿势,她张了张嘴:“啪——!这种声音是不是很好听?”

    “警官,拜托你别吓我了!我认真做就是了!”狐狸终于抵不过程曼的软磨硬泡,低下脑袋道:“我现在就给我们脑袋打电话,我一定回做好这件事,你们要相信我!”

    对不起了,老大,我这次是为了我自己的性命,若你不进来,那么只有我出去,这样的结果绝对不能出现,对不起!

    穆冥戴着手套的手从旁边的袋子里拿出一部手机,走到狐狸的身前,递了过去:“麻烦你了,若是这电话打通了你玩什么花样,那么我们会将你做的事情如数汇报给法官。”

    狐狸认真的想了想,镇定的道:“你们放心,既然我答应了,我就不会将我自己的性命玩游戏!”

    手机没一会就开机,狐狸认真思索了一下终究是按了键盘,三秒过后,手机被接通。

    那边的人接起手机的时候没有立刻出声,而是等了半晌,狐狸按照吩咐道:“是谈爷吗?我是狐狸!谈爷你要救我,我现在被警察给盯上了,你若是不救我,那么那份资料——”

    这样隐晦的威胁,那边的人肯定是能够听得懂的,穆冥等人死死的盯着狐狸,就怕他瞬间露出破绽,不过狐狸的表现还算好,没有让人听出来已经被警方的人给抓住了。

    大力在那边的大声道:“狐狸,你现在在哪?我大哥现在不在,你若是找他有事我现在就给他将手机拿过去!”

    狐狸怔愣了一会,对着穆冥等人无声道:“是大力……”

    半晌他没有吭声,又朝穆冥等人问道:“我现在该怎么答。”

    顾景柯手指勾在自己的下巴,眼眸瞬间紧眯,拿出笔就开始在桌上的本子上写了几个字:“让他找付谈。”

    狐狸低下头看了看,稍微的吞了口吐沫,这才道:“大力,我现在急需要和谈爷说话,你现在就将他找来!”

    这个号码本来就是付谈的,可现在却是狐狸接的电话,这极有可能就是一种另类的试探,付谈可能就在大力身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巧合被大力给接到了?

    再者说了大哥的电话是小弟能够随便接的,这无因都在说明,是那边有人指使大力!

    老大听着手机传来的声响,轻轻的眯了眯眸子,摆摆手道:“付谈,你去接。”

    刚刚就是他让大力接的电话,在还没有弄清楚狐狸究竟要做什么事情时,他一般都要保持神秘,谁知道这会不会是一个陷阱?

    付谈看了眼老大,之后走到大力的身上,伸出手道:“我来。”

    大力脑子也转的也快,快速的对着那边的人道:“狐狸,你有什么事就和我大哥说吧,他现在回来了,我现在就将电话给你,你别急。”

    付谈伸出手接过,看着老大的眸子含着谨慎:“狐狸,是我。”

    狐狸一听是付谈的声音,立刻就软了语气,哭丧着嗓音道:“谈爷,我现在被警局的人给盯上了,你若是还不来帮我,我可就要饿死了!咳——!”

    适当的他咳嗽了一声,好像是生病了一般,付谈听到他这样的声音,着急的问道:“你没事吧?狐狸你在哪呢?我这些天一直就没有见到你,你一个人走哪里去了,你不知道——”

    付谈顿了顿,看了眼老大,发现他没有反驳之后又道:“你不知道这几天老大可是急死了,你可别出事,你现在有了难处,就赶紧回来,老大会护着你的!”

    护着你的资料……至于人,被警局抓走或许是没了麻烦更好才对,这句话,付谈不是个傻子,是绝对不可能挂在嘴边上的,他手指轻微的扣了扣手机的背面。

    有那么一刻,有些像安慰人的曲调,让这边的狐狸想说出真相,可是狐狸想了想自己的处境还是生生的将那种冲动给藏住了,他看着审讯室的众人,知道自己若是说错一句话,那也就别想活了!

    “谈爷,我知道老大会护着我的,可是我现在……”狐狸欲言又止,那边的付谈哪里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匆匆的接过话道:“你有什么难处就说,老大也在我旁边呢,他都听得见。”

    狐狸看了眼审讯室脸色各异的人,伸出手指了指手机道:“我现在该怎么说。”

    顾景柯眯了眯眸子,示意狐狸按照计划来,狐狸只好道:“谈爷,我现在被警方盯得死死的,我就是觉得自己背后有双眼睛,可是又看不到人在哪,可能是因为我太紧张了,谈爷,我现在这个状态,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付谈冷声道:“你有话别吞吞吐吐的,狐狸,你身上还有价值,老大是不会放弃你的!”

    这句话彻底将狐狸弄得愣了,心中想着果然若不是自己身上有价值,那么现在就没有机会坐在这里谈判,穆冥等人好整以暇的站在一旁,好笑的看着狐狸。

    不管为了什么,反正刚刚付谈说的那句话真是将狐狸的心全部推到警局这边了,这样说来,恐怕他们还要谢谢这个付谈!

    狐狸果然冷笑过后,就开始浅笑道:“谈爷,我也知道我身上的利益,我现在想要见老大一面,有些事我想和他当面谈谈,不知道谈爷有什么看法?”

    付谈手里拿着手机,开着扩音递给老大,轻轻的盖在上面问道:“老大,你怎么看,要不要见他?”

    老大想了想,终于是抵不住心中的诱惑,轻轻的点了下脑袋道:“见,当然要见!”

    付谈垂下眼皮,嘴角勾出一抹淡淡的笑:“狐狸,老大同意见你,我们约个地方和时间吧。”

    “好,明天下午三点天铭饭馆,还请老大别带着太多的人来,我怕回引来不该来的人!”狐狸按照之前的将该说的都说了,神情之中含着淡淡的冷凝。

    老大对付谈摆了一个手势,付谈立刻就回道:“狐狸,老大说你准时到,可别爽约!”

    “我狐狸是个说到做到的人,老大可别爽约!”狐狸快速的将手机给掐断,看着程曼等人,扯唇难看的笑了笑:“警官,我这样的表现算不算是好的?”

    那边的人无奈的眯了眯眸子,对于这句问话没有其他的表示,程曼站起身,突的鼓起掌,轻笑道:“狐狸,这次你表现的不错,但明天才是最重要的,希望你别让我们失望!”

    狐狸阖上眸子,轻轻的笑:“警官,我明显是一枚弃子了,我还能做什么呢?只要你们相信我,我一定把该做的事情给做好,不会给你添麻烦!”

    穆冥稍稍往顾景柯的旁边走了几步,轻轻的抿了抿唇:“他想反悔已经不可能了,或许可以说,他不能反悔。”

    顾景柯伸出手在穆冥的背部划了几下,轻轻的笑:“是,就算他要反悔,也要有人能够接纳他,而他们的老大,只是在意他身上的资料而已,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狐狸,在我们看来你并不是一枚弃子,而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你能明白吗?”程曼身体朝前面凑了凑,淡淡的笑:“做好这件事,保证你不会成为死刑犯!”

    狐狸眸子亮了几分,这句话对于他来说好比天籁!

    “我们出去吧。”祁少晨张口解释了一句,眸子稍微的晃了一下,众人从审讯室退出。

    而走到门口时,顾景柯突的道:“陈君,将狐狸带下去洗澡,换身衣服。”

    陈君立刻领命,将狐狸给带了下去。

    几人回到办公室,程曼立刻道:“明天主要行动就在于天铭饭馆,还请你们给我记住了!”

    次日,精神高涨的程曼等人,匆匆带着人就在准备,就像是准备打一场硬仗一般,看着已经穿好衣服的等人,穆冥轻轻的笑了笑:“程曼,这次,要小心!”

    程曼眸子稍微的闪了闪,无奈道:“放心我栽了一次就不会载第二次,你别想其他。”

    几人提前就在天铭饭馆穿了便衣,混在人群之中根本让人发现不了,还有几个埋伏在天铭饭馆的里面,而穆冥等人就坐在车内指挥,方便在外面堵人。

    而程曼和祁少晨就坐在天铭饭馆内,方便随时发生的状况能够看在眼里,看着这样的场景布置,程曼等人已经开始耐心的等着时间过去。

    看了看腕表,狐狸从门口走进饭馆,找来一张椅子东张西望,服务员上来,笑道:“先生,请问你要来点什么?”

    狐狸将菜单接过,随便的点了几样菜:“给我随便弄几下就行。”

    服务员只是轻笑,转身离开,其实在这里也就是随便弄几下,花费不高,还能够请得起大厨吗?

    狐狸十指交叉,坐在窗户口,看了看外面的人,又看了看腕表,现在离三点还差半小时,不知道这个老大是准时来的人还是拖延时间才来。

    不管为什么,他们警方的人就要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等着,哪里也不能去!

    程曼两人也点了一些东西,坐在那边也不说话,只不过眼神时不时的看了看外面,两人是情侣,做的事情也变得亲密的很。

    狐狸紧张的手指都捏成了汗珠,若是昨天自己有股子赶鸭子上架的意味,那么现在自己是完全要不得不这么做了!

    也就在这时,外面来了一辆黑色的车,车的窗户是全部的升起黑色,让人看不到里面的东西,但是这让人第一印象就知道不是寻常人!

    果不其然,最先下车的是大力等人,穆冥快速的抿着唇对着程曼这边道:“目标出现,正朝饭馆走来!”

    程曼嘴角动了几下:“收到!”

    抬起脑袋看着祁少晨,轻声笑了笑:“来了。”

    祁少晨用叉子弄了水果,往程曼的嘴边塞去:“乖,吃一点。”

    程曼笑了笑,将东西给吃了进去,他们坐在狐狸的不远处,这个方位能够让他们很好的查看狐狸那边的动静,而不能让那边查看到这边的动静。

    这或许就是早来的好处,能够随便选位置办事!

    老大和付谈等人走了进去,眼神打量了饭馆四周,看到没有什么异常就走到狐狸的身前坐下:“狐狸,想不到你来的还挺早的。”

    狐狸因为昨天在电话里说的,对付谈他们有着芥蒂,看着几人过来,皮笑肉不笑的道:“老大、谈爷请坐,这里没有什么能够招待你们的,你们也别嫌弃。”

    那边的大力皱了皱眉头,不给面子的道:“我说狐狸你就混成这样了,请老大说事情居然要在这里说?我看你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吧!”

    狐狸也没有介意,只是指了指桌子道:“大力,我们坐下来好好的说,老大,谈爷请!”

    几人坐了下来,也没有再说什么讽刺挖苦的话来,老大手里拿着东西吃着,看着狐狸道:“你不是说要找我有事吗?我现在来了,你怎么不说话了?”

    狐狸嘴角稍微的一勾,阴险的笑从脸上飘过:“老大,我知道你要我手上的那份资料,想必你也知道这份资料只有我有吧?”

    “嗯。”老大轻轻的应了一声,一点都不急的模样,而狐狸也是沉住气,轻轻的笑了几声:“老大,我要的不多,我只要一千万,你将钱给我了,我就将资料给你,之后再也不来找你要钱!”

    若是给了钱,他干嘛还来找老大,这不是找死?

    只不过现在说这些话也只不过是要让他好好的留在这,现在……正好将他给送到局里去!

    “一千万,你怎么不去抢劫!”大力压低声冷哼,狐狸却是没有看他,只是看着老大静默片刻,“我相信老大知道那资料的用处才对,资料的价值可不是一千万能够买的到的!”

    老大将自己的嘴巴给擦了干净,这才正眼打量狐狸,眸子稍微的眯着,淡淡的道:“年轻人,你是不是有点过激了,我给你薄面你现在还想得寸进尺不成?”

    狐狸立刻摇头道:“老大你说什么话,我怎么可能会得寸进尺呢?我只不过是觉得有些事情说的太过明白就不好了,这资料的价值远远高于一千万,老大是知道的,我这也不是狮子大开口啊!”

    老大猛地压低声:“年轻人,我告诉你,我想要资料的方式多了去了,但是你现在这么不配合我,我可以将你给杀了,然后谁也别想得到那份资料。”

    “杀了你,对于我来说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要知道,这样的事情我可是见多了,若是你不想活了你可以直接说,别再和我说些有的没的……”

    狐狸看着老大这样,心中想的是幸好昨晚顾景柯告诉他一定的计策,针对老大的反应也采集了不少的模板,现在看来,还真的是好的很!

    他轻轻的笑了笑:“老大,我还是告诉你一件事好了,你可要知道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只要我今天死了,那么资料一定是公布在网络里的,我相信除了你还有很多人对这资料感兴趣!”

    这句话是顾景柯让他这样说的,也是因为顾景柯对人的心理有着高强度的推断!

    没想到稍微几句话就这么好使……果然,老大就没有说话,只不过轻轻的笑道:“狐狸,我刚刚和你玩笑,你也知道,一千万对于我来说,真的只不过是一笔小数目,但是也是需要时间赚的,我看你……”

    “不用看了,老大我相信你知道我找你来的目的,也知道你一定会带着钱在身边,我等不了那么多了,现在我就要看到钱的影子!”

    狐狸一口气说完,这话让付谈皱了皱眉头,这样就不怕逼急了老大?

    老大稍微的冷沉了眼神,冷哼一声:“狐狸,我看你是越来越有本事了,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了?!”

    以前,他说话可是小声的很,没想到就这么久不见,居然就变得这么厉害!

    说话也是一套一套的,让人根本找不到漏洞!

    “老大,人都是会变的,我为了活命变成这样也是情有可原,我现在要从这里离开,必须要有钱在身边,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老大没有回答这句话,只是眯着眸子靠在椅子上,狐狸咳嗽一声:“老大,我没有多少时间在这里待下去,这生意你做不做也只不过是一句话而已。”

    “做!”

    还没有说太多,老大的眸子就闪过一抹幽暗莫名的光,他看了眼付谈,道:“付谈,这事情就交给你了,怎么样?”

    大力站起身走到李明远的旁边,冷声哼道:“强子,狐狸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和老大这么说哈?你说若不是这样,怎么可能说的出来这么疯狂的东西?”

    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和老大说这些,而且还是那些交易……

    这狐狸可真是变了,变得让人看不清楚的模样了,李明远搓了搓手臂,冷哼一声:“不管他咋样,反正我是不喜欢他!”

    自从发生上次那件事情之后,他就有心里阴影,总是想到那些事情就会做噩梦,简直太无奈了!

    大力像是知道李明远在想什么,伸出手一巴掌就打在了李明远的脑袋上,轻哼道:“脑子里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你也不嫌恶心?”

    他当然是不喜欢想啊,可是这脑子就是要想,这也不能怪他不是?

    大力突的顿住眼神,看了看眼前不远处的一个点,身体一震,猛地就低下了脑袋道:“大哥,我感觉气氛不太对劲。”

    不知道怎么的,他朝外面看的时候,总觉得外面是有人看着里面的,那种感觉就是像是在监视,他很不喜欢!

    李明远其实早就发现程曼等人在,可是现在却是开始装傻道:“力哥,大哥现在在谈生意呢,你现在说什么呢!”

    狐狸在这时笑的真的像只狐狸一样:“我说大力你是不是傻了,我都说了我就像是被监视的,现在看来还真是被监视了,你们说,现在怎么办?我应该怎么摆脱这种感觉……”

    老大的脸色突的一变:“狐狸,你这不是在开玩笑?!”

    狐狸笑了笑:“老大,你说我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吗?”

    “若不是有这种奇怪的感觉,我怎么可能来这个地方啊?我也不会要和老大你交易,所以我在电话里面说的都不是假的,老大是你自己不相信我,我也没办法!”

    这一刻,老大的心中是气愤不已的,要说什么才好,自己这是在火坑里跳啊!

    看了眼狐狸,老大突的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已经被警察给盯上了?”

    “老大,有人盯着我,我也不保证是警察还是其他的人,或者是对我的资料感兴趣的人也说不定……”狐狸胡搅蛮缠的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只希望老大能够将钱快点给我,我还要从这里离开!”

    “你要钱我要资料,你的资料还没有给我看,我凭什么给你钱?”老大毕竟是久经商场里面的人,没有那么好骗,他瞪着眼道:“狐狸,你现在还是将资料给我看看,或许我们的交易还能继续!”

    狐狸毫不客气的道:“老大,你不给钱是绝对见不到资料的!”

    二军在这一刻低下脑袋在付谈的耳边说了一句:“大哥,我看到了两个熟悉的人,我感觉很奇怪,恐怕这个饭馆不干净!”

    老大听到这话迅速就问二军道:“你说什么?熟悉的人是指谁?”

    二军想了想,道:“那两个人是我们第一天籁这里就遇上了!”

    付谈冷着脸道:“他们现在在哪?”

    “就在我们正前方不远处的位置里,老大别抬头,他们或许也只是个巧合,若是我们看他们了,就不会是巧合了!”二军解释,看了眼老大道:“不管怎么说,这个地方不能再待下去了!”

    付谈扯唇轻笑道:“二军,你什么时候也这么怕死了,只不过是那些富二代而已。”

    二军脸上一红,没有多说又继续直起腰看着外面,反正付谈的话就是圣旨,皇帝老子都没有急,他干嘛急呢?

    大力扯了扯二军,嘀咕道:“我看这个狐狸就是有古怪,可是大哥这次居然没有多说话,你说——”大力朝二军招了招手,之后在他耳边轻轻的道:

    “你说是不是大哥想,嘶——!”大力朝自己的脖子做了一个杀的手势,又对着老大看了几眼,二军稍微有些明白的眯了眯眸子,可还是不敢相信的道:“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若是大哥有那个想法,他们也是支持的,老大这么老了,是应该退位让贤了……

    大力的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付谈当上大哥时的模样,肯定是要将他们这个组织发展的更厉害,凭借自己大哥的努力和天分,一定是一个划时代的人物!

    可是,自己想的究竟有没有错,大哥真的要那么做吗?

    老大真的会在这次栽了吗?老大这么精明,能这么轻而易举的被坑了?

    大力看了眼二军,轻轻的叹了口气,就像是感染了一丝的默哀,李明远伸出手拍了拍两人道:“你们怎么了?想那么多做什么,我们只要看着就好。”

    “狐狸,我今天的钱确实没有带在身上,不管你愿不愿意,我觉得这个生意我们还是改天再谈!”老大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狐狸没有急迫,冷着嗓子道:“老大怎么想我都无所谓,但是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

    “什么事?”老大看着狐狸,有些紧张,手指都紧紧的抠在桌面上,只不过自己却是没发现而已。

    狐狸抬起眼皮,轻轻的笑:“你错过了今天就不会有下一次,老大不是我说你,有些时候你自己将机会给抹杀了,不能怪我,你说是不是?”

    其实这句话有两种意思,狐狸这是在暗指,只不过老大不明白,只能匆忙的问道:“狐狸,你究竟在说什么?”

    “老大这么聪明的人,想必自己想一会就能懂了的。”狐狸坐在椅子上不动如山,老大意有所指的想了会,看了眼付谈就道:“我们走!”

    也就在他们快要走到饭馆门口时,穆冥等人快速的围了过来,本来他们就在慢慢的走进,现在正好将老大等人逮个正着:“狐狸,你居然勾结警方!”

    大力朝后面瞪了眼,迅速的道:“大哥你先走,我们殿后,你快走啊!”

    大力和二军快速的伸出手推了一把付谈,头也不回的冲进了警方的包围圈,警方现在一定不会打死自己,那么自己现在所做的都是为了大哥!

    二军看着大力的动作自然也不甘落后的冲了进去:“大哥我们算是栽了,但是你一定要好好的保重自己,我和大力就不能好好的陪你了!”

    两人头也不回的就和警方的人打成一团,大力转身吐了口血沫子,大声叫道:“强子,你替我们好好保护大哥,快点拉他走!”

    李明远看了眼付谈,老大现在已经是急得不行,包围圈越缩越小,小到快要没有了突破口,也就在这时,老大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东西朝一个地方扔了过去。

    穆冥等人眼尖的看到,迅速道:“是手雷,快趴下!”

    那边的人迅速趴下,而也在这时老大冲了出去,付谈看到立刻就跟了过去,没有任何的其他想法,李明远心中一急,跟在两人的身后快速的上车。

    “砰——”手雷在几人的身后爆炸,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动静,李明远不知道后面究竟炸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受伤,只知道自己此刻是上了车,跟在了付谈和老大的身旁。

    就算是没有了其他的人,自己还是可以作为一个眼线留在两人的身边!

    老大开着车,把油门给加到了极致也不知道停,付谈坐在副驾驶座上:“老大,等到一个开阔处,来开车,不然会坏事的!”

    他这样开车警方还没有抓到他们,反倒自己可能会出车祸!

    老大没有回答他,只是手捏着方向盘不停的开,手指上的青筋暴涨,很明显自己的心情不知道有多么的糟糕。

    “该死的,狐狸居然敢骗我,居然敢和警方联手骗我!”老大冷沉着脸,疯狂的砸了几下方向盘,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猛地看向付谈道:“快说,你会不会也背叛我!”

    他一辈子最讨厌背叛了,一辈子最讨厌!

    没有其他的原因,最讨厌的就是这个!

    做他们这一行的最不能容忍的也是背叛。

    所以当老大问付谈这句话的时候,李明远的心脏猛地一缩,就像是在问他一般,付谈看着老大,轻轻的吸了口气道:“老大,我脸上的伤痕你还记得怎么来的吗?”

    他没有正面回答老大的话,只不过从侧面提了一句,这句话明显比其他的话要好的多,李明远的心情却开始不停的杂乱,安静不下来。

    “大哥,力哥和军哥怎么办?”李明远轻轻的问道:“难道他们就这么的……”

    话没有说完就被付谈给打断,“以后你就接替他们的工作吧,我相信你可以的,而他们,这次算是回不来了。”

    要知道这次可是警方有备而来,绝对不会让他们逃走的,要不是老大有手雷,恐怕他们应该这一刻就不会在车上了!

    这时,车子后面传来警笛的轰鸣声——

    “该死的,他们居然没有甩掉!”付谈冷哼一声,看着老大就道:“老大,左拐,我们往山里去!”

    山里那边好夺人,自己在大路上有摄像头,不管他们躲在什么地方都是有一种很好的方式监视,老大重重的打了一个方向盘,可是没料到旁边有车正好开过来。

    两辆车迅速的撞了一下,幸好不严重,不然恐怕几人都要受伤!

    老大在口中骂了一句,之后手中握着方向盘不敢停歇,只好轻微的抿唇道:“付谈,你告诉我怎么走!”

    他刚刚才来,根本就不认识路,付谈比自己早来这里,应该是比自己熟悉的。

    付谈看了看道路一眼,往左边指了一下:“走,我们往左边去!”

    车子快速的往左边的小道开去,不一会后面就没有了警笛的轰鸣声,倒是让李明远感到心急如焚,几人将车子开进一个小道上,半小时后车子居然抛锚了!

    “该死的!这辆车怎么回事!”老大踢了一下车轮子,没有了任何的东西原因,只听他骂骂咧咧的道:“难道我这次真的要栽了不成?”

    李明远颤颤巍巍的站在一旁,其实他并不怕,可是自己的处境他是必须要装成这样来博取他们的不在意,不然自己肯定是要被怀疑的。

    “老大,车子不能用,我们只能用走!”

    李明远在一旁同时点了下头道:“老大,我同意这个说法,我们就走着去!”

    付谈轻轻的看了眼李明远,之后看着不远处的山路道:“山路警方不好抓我们,我们就从这边走!”

    几人没有多话,直接迈开步走去,李明远跟在两人的身后,悄悄的将手机开机,之后快速的将自己的手指从裤袋里拿了出来,看了身前两人一眼,他们幸好没有看着他。

    不然或许会发现他的动作……

    现在手机开机了,他们应该能够很快的找到他!

    李明远深吸一口气,脚步生风,跟在付谈的身后,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两人,就怕他一个不注意,让两人给逃跑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李明远只觉得自己肚子饿死了,稍微的摸了摸肚子也没有说话,他抬起脑袋,看着身前的两人……

    他们难道不会饿?

    不可能,一定是会饿的!

    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李明远轻声道:“老大,现在这个季节应该山里面没有了蛇虫,但是等会天黑了也不好找东西吃,我看我们是不是要找点吃的再走路?”

    等天黑了,什么吃的都没有了!

    弄不好直接饿死了!

    李明远吞了口吐沫,看着付谈两人也没有了接下来的话,老大听到李明远说的话,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其实他也是饿的,可是现在并没有什么能吃的。

    几人走了几步,突的听到旁边有轻微的水声,老大更加的觉得自己又饿又渴,走了这么久的路,不累才怪!

    快速的走了几步,他们就停下道:“我们先在这里喝点水,喝完水再走!”

    李明远点了下头道:“那里的水是干净的,一定能喝!”

    三人走了过去,那边有个小溪流,是一个很小的山沟,老大看到谁简直是看到了山珍海味,疯狂的跑了过去,趴在那里就是快速的喝了几口,让人看着就觉得眼睛疼。

    李明远走了过去,看着付谈道:“大哥,你先喝一点,我最后喝!”

    付谈也没有客气,没有力气怎么赶路?

    李明远擦了把自己的嘴巴,之后坐在原地喘气:“也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够从这里走出去,大哥,你认识路吗?我打小进了山里方向感就不是很好,所以从小我父母就不让我进山林里。”

    这些都是自己编出来的,李明远憨憨的笑:“现在可是要靠着大哥和老大你们了!”

    老大在这时也是皱了皱眉头,看着付谈道:“付谈,你认不认识路?就这么走下去也不是办法,要找准方向才好。”

    付谈朝前面走了几步,看了眼前面道:“应该要在山里面呆一夜,我们现在找个能够遮风挡雨的地方!”

    三人没有多话,直接就走了几步,老大跟在付谈的身后,天色微微的黯淡下去,三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山洞,只不过山洞很浅,勉强容纳三个人。

    付谈负责整理好山洞,而李明远就负责去找点木柴,那么老大就负责找吃的,三个人分工明确,不管有没有找到,在半小时必须赶回来!

    李明远抱着一大捆木柴走了进来,砰的放在了山洞内,不一会,火就被他升起来,付谈看了看,摇头道:“不够,必须再找一点来!”

    现在天气昼夜温差不是很大,但是已经入秋了,这温度也是很冷的,特别是晚上,而且他们此刻是在深山中,若是不多找点木柴恐怕是不行的。

    李明远转身就出了山洞,又找了些东西回来,刚走进山洞就看到老大也回来了,手上拿着吃的,看样子是葡萄。

    “强子回来了,来,过来吃点东西,免得明天没有力气走路!”

    老大招招手,将自己手中的葡萄给递了过去,看着葡萄很明显就不是野生的,也不知道是谁的地遭了秧……

    李明远走过去道:“谢谢老大,你们对我真是太好了!”

    马屁谁不会拍?随便说几句就是马屁!

    这样的事情自己见多了也会多了,李明远眸光凛冽的看着洞口,也不知道警方的人究竟有没有看到自己的手机讯号,没有看到的话该怎么办?

    轻轻的闭上了眼,李明远靠在洞口睡了过去,里面的两个人也没有再坚持多久,也是将眼睛给闭上……

    早上五点,几人就醒了过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还没有完全的亮起来,不过也是可以看到路了感觉,李明远将火堆给扑灭,转身就跟上已经出发的两人。

    三个人又走了几步,也不知道是不是李明远的感觉出了问题,他总觉得付谈在看自己,有意无意的看着自己,可是每当自己看过去又看到他在看老大。

    和老大说话,所以当那时候就觉得是自己感觉出问题了,不然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离奇的思想……

    付谈走了几步,走到小路上道:“老大,现在从这里下去应该能够到大车路了,到时候我们就能够从那边乘船离开!”

    那边还有一个码头,从那边逃离的确是一个好办法,不得不说,李明远对付谈佩服的很,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不慌不忙的找到一个地点逃掉。

    看着前面的两人,李明远转身看了眼身后,嘴角轻轻的勾了勾,这警方的人怎么回事,怎么会没有动静?

    难道是自己做的不够好!

    还是说自己做错了,那边的人没有发现自己的信号!

    不知道是哪一个,李明远心中急得很……

    看着前面的两人,他恨不得冲上前将两人给拦下,之后找个机会将两人给逮住带回警局,可是他一个人是绝对不可能打得过两人的,所以必须忍着!

    不管为了什么都要给自己忍着,若是冲动了,那么就是前功尽弃!

    “强子你在想什么呢,赶紧给我跟上来啊!”那边的两人快速的叫嚣,目光紧紧的盯上李明远,后者应了一声:“我来了,我的体力似乎跟不上了!”

    老大在这时嗤笑道:“年轻人体力就这么不好,以后该怎么混生活?”

    “哪能和老大比呢,我就这样了!”该死的,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就觉得心脏抽搐的很,这个讨厌的老头子,若是能够摔一跤就好,这样就可以拖慢一下行程了!

    老大看了眼李明远,之后匆匆的走在前面,付谈走在前面开路,一步一步的将那些荆棘给弄到边上,手指也不怕痛一般,那些倒刺都刺进了自己的拇指。

    “老大,码头就在前面不远处,我们就快要到了!”付谈指着一个点,匆匆说道:“我的方向判断没有失误,我们现在就走!”

    “好!”

    看到那个店李明远手指瞬间紧捏,付谈没有说错,那个码头的确是在那边,若是从那边逃离,警局的人根本就抓不到他们了——李明远吞了口口水,锤了捶自己的大腿,轻轻的笑道:

    “大哥,你的记忆力真是好,我都没有这本事。”

    付谈幽暗的眼神朝李明远扫了眼:“这样的本事自己好好的学学就会了,别废话,赶紧走!”

    警局。

    穆冥这边处理好伤亡人数,整理好后发现没有人死亡,有的只是轻伤,差不多有五个人左右,这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天铭饭馆果然是个没有多少人来的小饭馆。

    安排救护车迅速到场,而他们警局也是将警车迅速的跟上了付谈他们的车,根本就不敢停留。

    他们可是重要人物,若是让他们逃了,那么警局这次行动又有什么意义?

    根本就毫无意义!

    可是跟在他们身后,居然发现车子坏在了路边,他们看了就近的道路就知道他们三人是往山林里逃掉的!

    陈君走到程曼的旁边,轻微的张了张嘴巴道:“程队,我有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程曼最见不得陈君吞吞吐吐的了,冷冷的瞪了他一眼:“陈君,我以前没有发现你居然这么安静有礼貌,这样吞吞吐吐的根本就不像你,有话就直说,别给我藏在嘴巴里!”

    陈君皱了皱眉头道:“程队,那我就说了……”

    “你说。”

    “我刚刚在他们逃走的人当中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见啊。”他轻轻的吞了口吐沫,之后抬起眼睛打量着程曼几人的脸色,“那个人是……”

    “李明远!”

    程曼转身看着陈君,心底是快速的躁动着,可是自己必须不能承认这个事实,现在陈君还没有回来,绝对不能就这么暴露了出去!

    那样对他是一种致命的威胁!

    程曼转身,定定的瞅着陈君,一字一句的道:“你看错了!”

    ------题外话------

    有多少人知道历史上兰陵王?

    T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妙探独宠妻》不错,请把《首席妙探独宠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17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