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35尾 被发现了,疑点重重

  
    “什么问题,警官还请说。”阳云也表现的特别大方,直接扫了四人一眼就道:“警官,我人就在这儿,什么事要说就直接点吧,我会老老实实的回答的,绝不会隐瞒!”

    “你和你的姐夫,是不是在一起?”程曼好笑的看着阳云,只看到后者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变,很是难看,程曼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等着她的回答。

    等了半晌,阳云都没有回答一句话,程曼皱了皱眉头道:“这个问题就这么难以回答,阳云我们在问你的时候你可是答应的很爽快,怎么现在就变卦了?”

    “警官,我不知道你们还有窥探别人**的想法呢!”阳云冷声冷气的道:“这可是我的私事,你们警方没有权利问我这个问题,我也有权利拒绝回答!”

    “是吗?”程曼冷冷的反问一句:“你如果我说这个问题关系到案情的进展呢?”

    “那就冷当别论!”阳云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怎么做才是对自己最好的,她冷着眉眼扫了眼自己身后的理发店,之后深吸一口气道:“我是和我姐夫在一起了,怎么样?”

    她抬了抬下巴,那种淡淡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居然给她上了一层温暖至极的光芒,说这话的时候她也一点都没有感到羞耻,只是像是在为自己争取利益一般。

    穆冥等人得到这个回答后,也没有立刻就说其他的话,只是轻轻的蹙了蹙眉头,接着又听到眼晕轻声问道:“现在警官能不能告诉我是谁和你们说的这件事,是孙立?”

    “我们昨天自己猜的。”祁少晨在旁边冷声的回答了一句,让阳云的脸色显得较为的难看,她僵着背,抬起脑袋道:“那么现在警官既然已经问清楚了,是不是应该从我这里离开了?”

    “我们是要离开。”穆冥意味不明的视线在阳云的身上流转了一圈,之后落在程曼的身上点了点头,四个人这就转身离开,看着阳云有些莫名其妙。

    但阳云的心里并不是很踏实,相反,她有些惊讶,有些害怕!

    不知道这些情绪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就是害怕!看着四个人远去的车子,阳云飞速的进了理发店,扫视了一周就道:“今天大家现在都回去,别再来这个理发店,我若是没有通知谁都不许来!”

    有个妖魅的女人咋这时道:“云姐,这是为什么?难道那个这警察这的发现我们了?”

    “不会吧,那可怎么办?”刚刚那句话瞬间激起了千层浪,惊讶声此起彼伏,听得阳云一阵头疼:“好了,你们都给我安静,刚刚那四个警察找我是因为别的事情,但是那四个警察很明显就是怀疑你们的身份了,所以,你们必须听我的!”

    “云姐,那么这次警察真的没有发现我们?”有个女人提出疑惑,颤颤巍巍的道:“若是警察发现我们了,我们这些姐妹可怎么活啊?”

    她们可是就这一个工作,不做了这个,那么以后可都不知道怎么能够活的下去了!

    阳云的脸色有些难堪,其实若是她们不做了,那么自己的收入就会少的可怜,甚至没有,所以她也不希望自己拿不到分红,总归来说,自己的担忧不必她们一个个的少!

    甚至更多也说不定,这些女人就是自己的财神爷,哪有将自己的财神爷给弄死的道理?

    “云姐,你不会真的不管我们了吧?”有个女人大胆的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给自己的好友们都使了个眼色,瞬间这理发店就有一片哀嚎声:“云姐,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啊,我们可都是你带出来的!”

    若不是有阳云,她们这些人也不会走上这条路。

    起初,她们都是干干净净的人啊,可是因为阳云的游说,之后又是自己抵不住那种轻松就能赚到钱的诱惑,这才成了现在这样子,若是现在让她们走人,她们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能去做什么!

    有些人抓住了阳云的裤腿,哭丧着脸道:“云姐,我们可都是信你的姐妹,你可不能这么狠心!”

    看着众人的脸色,阳云有些无奈的拧紧了眉头,自己又怎么舍得这么一群小姐呢。

    “放心吧,我不会不管你们的,只要过几天,这些警察不来找我了,你们还是可以来上班,当然了,你们白天还是要过来,你们可以在白天和顾客约定好,然后第二天来给我分红,明白了吗?”

    那些小姐想了想,就问道:“云姐的意思是要我们自己去外面开房间吗?”

    “是,若是你们不想被警方的人给抓住,若是还想赚这钱,就必须要去外面开房间,当然,你们必须别对顾客说你们已经招惹上了警察,不然那些人是绝对不会再要你们的,明白了吗?”

    “我们都明白了,谢谢云姐指点!”

    众人笑了笑,手指紧捏了片刻自己的心中都有了各自的主意。

    而阳云则是想了想,就转身出了理发店。

    这边的穆冥等人坐在车内,轻轻的扯了扯唇:“那个理发店不干净,需要人来盯着。”

    “我也注意到了。”程曼嘴角向上勾着,透过后视镜看着穆冥道:“那个理发店的女人们装太浓,衣服太过暴露,而且那个阳云看到我们都没有请我们进去看看,这都证明了理发店有鬼!”

    她们都只是站在理发店外面说的话,可见阳云对理发店里面的东西有多么的在意。

    几人轻轻的扯了扯唇:“看来陈君又有好的差事了。”

    “陈君若是知道要他来盯着这些,估计要炸毛才对。”程曼翻了个白眼,朝祁少晨哼了一声:“那小子你不知道,我还不了解吗?”

    真是的,陈君整天都想着要查大案子,这样的事情应该不是他们管的,可是最近一段时间,陈君等人都是闲的无聊了……

    “那些女人是要好好的盯着,找个适当的时机抓她们去警局教育一下。”祁少晨开着车,半开玩笑的道:“对了,我们现在是去找谁,孙立?”

    “是。”提到他程曼就一肚子火气,可是还是要去看她,不然就真是越弄越混了!

    顾景柯看了眼穆冥,之后伸出手将她的手指抓在自己的手掌间,两人相视一笑,没有了其他的话,程曼看了两人的动作,抖了抖自己的肩膀,像是受不了的模样。

    不一会程曼重重的咳嗽一声,穆冥抬了抬眼睛道:“你怎么了?”

    穆冥这般淡定,倒是让程曼有些不够淡定了,她哼了半晌,最终没有说一个字,穆冥抿了抿唇,她当然知道程曼是在想什么……

    几人开车到孙立的门口等着,而孙立看到几人时眉眼也是轻微的闪了闪:“没想到你们还真的等在这儿。”

    “案子没有查清楚,我们又怎么敢走呢?”程曼讽刺一句,倒也没有继续说其他的话了。

    孙立扫了她一眼,只是冷哼一声,自己一个人去推了自行车过来:“我现在要回家吃饭,警官你们自便。”

    “孙先生,我们请你去吃饭。”程曼拦住他的去路,眸光灿烂的道:“请吧,还希望孙先生别拒绝我们的好意。”

    孙立眉头皱了皱,抓着自行车的把手的手指紧了又松,半晌才抬起脑袋道:“好。”

    几人走到一家店子里,随意的点了几个菜,孙立也不客气,直接开始动筷道:“警官,谢谢你们的招待。”

    程曼嘴角微微的扯了扯,问道:“孙立,你让我们等你下班再来找你,我相信不会只是吃顿饭这么简单的,你在十天前就去过杨平住的地方,想必你应该不会抵赖吧?”

    孙立吃着菜的动作一顿,抬眼道:“是,我是去过那里,只不过我和那个男人不认识,也没有必要杀他。”

    程曼听到他的回答,又继续问道:“那你在四天前晚上也去过杨平的家,是不是?”

    这个问题让孙立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几变,之后就带你头道:“我四天前的确去过杨平的家,可是我都没有进去就回来了!”

    “真是这样吗?”程曼疑惑的反问,有些不信任,但是那个摄像头并没有拍到具体的,所以也不能确定孙立说的是不是事实……这样,不好判定!

    孙立从鼻孔哼了一声出来:“当然是这样,我为什么要去杀一个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人?”

    “没有关系?”

    程曼扫了眼孙立,轻缓的开口:“据我所知,你应该和阳云有一腿吧,你那天不是因为看到了阳云才跟去的?”

    “你们怎么知道!”孙立一下子就紧张兮兮的,看着程曼的眸光之中充满了恐惧。

    这样的事情曝光了,是谁都要害怕的。

    “别忘了,我们是警察。”程曼眸子沉了沉,看向孙立道:“你现在还要狡辩吗?”

    “警官,我没有狡辩,我说的都是事实,我没有杀了杨平,甚至我都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

    程曼想了想,将事情给贯通起来道:“其实,还有另一个猜想,那就是你为了阳云,所以将他给杀了灭口……”

    孙立瞬间就将自己的脑袋摇成拨浪鼓一般:“绝对没有的事!”

    他虽然这样说,可是又有几个人信?

    程曼淡淡的扫了一眼孙立,之后便抿了抿唇道:“是不是,我们警方会去查的,而你就好好的待在这里别乱跑,更不要买了车票会老家,不然我们可是会将你列为重点嫌疑人,你信不信?”

    孙立举手表决道:“我信,警方你们就放心吧,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绝对不会逃得!”

    他额头上的冷汗又迅速的上来了一圈,看的程曼皱了皱眉头,只不过在桌子上点了点道:“你继续吃,钱我们付了。”

    几人从餐厅离开就回了警局,刚刚进警局的门就碰上了魏晓光。

    “祁队,这是我昨天去死者工厂里面问的情况。”

    魏晓光将东西给递了出来,嘴角动了动:“死者的风评还算不错,都是老实的说法。”

    祁少晨将资料接过,一眼扫过去,眉角微微的蹙了蹙,之后便道:“他这次还要被评定组长?”

    “是的,就在今天,他就要当选组长,可惜……”人以及死了,不可能再当选了。

    “那么他死了,现在是谁当组长?”祁少晨皱了皱眉头,却是觉得这个问题尤其的严重,或许这和死者死亡也脱不了干系,但是拿不出证据。

    “就是昨天报案的那个,刘志。”魏晓光一字一句的道:“就在杨平死了后,他当选了,因为本来他们就是一个较为强劲的竞争对手。”

    “这么说,刘志也有杀人动机……”程曼在旁边轻轻的出声,眸子动了动就道:“那么我们是不是还要去找找那个刘志,毕竟根据这资料显示,杨平死了,他可是有很大的利益。”

    “查!”祁少晨将资料递给魏晓光,转身和穆冥四人对视一眼就匆匆从办公室离开,上了车直接来到刘志的住处,这个时候已经下班了,而刘志也正准备做饭。

    他只有一个人在外面打工赚钱,家里还有父母亲和孩子,妻子早早的死了,他看到警察来了,站起身,把自己的手指在裤腿上擦了赶紧,笑道:“警官,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是来了解这案情的。”程曼上上下下的扫了眼刘志,可是没有发现一点异常,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老实的很,没有一点杀人犯的凶性。

    “了解案情?找我吗?”刘志伸出手指了指自己,奇怪的道:“我之前不是都交代过了吗,怎么还来找我?”

    “我们只不过是进一步的查探而已。”顾景柯耐心解释,扫了眼较为破败的房子,转过视线道:“四天前的晚上,你正在哪里?”

    “我在家里睡觉啊,还能在哪啊?”刘志有些莫名其妙,反应过来后就大声道:“警官,你们不会是怀疑我吧?要知道我可是报案的人,哪有凶手这么蠢的去自投罗网啊?”

    穆冥皱了皱眉头,目光锁定在刘志的身上,没有反驳也没有任何的说法。

    顾景柯手指摸了摸自己的衣袖,之后便道:“谁规定了凶手不能报警的?”

    刘志愣了愣,僵着嘴角往地上吐了口吐沫,冷声道:“警官,我好心报警,你们反倒是怀疑我,真是好警察,你们若是怀疑我,就把我抓去警局就是,来吧!”

    他伸出手,在四人的面前大喇喇的道:“我不会反抗的,谁若是反抗谁就是孙子!”

    刘志的动作有些强硬,穆冥嘴角轻扯:“我们只是来找你了解情况的,你没有必要这么激动,我们警方的人说,死者杨平是你们公司即将要成为组长的人,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这件事?”

    空气似乎流淌着诡异的问道,刘志的精神也回来了,看了眼穆冥,就道:“我当然知道,你们别看杨平平时沉默寡言的,他一到大事上就会大放光芒,这次的组长本来也是他的,可惜他已经死了。”

    “听说,你现在当了组长?”

    “是啊,我不当组长还有谁当组长?”刘志快速的看了眼四人:“警官,你们不会是因为这样就怀疑我了吧?”

    刘志看四人并没有反驳,急忙就道:“警官,我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你们真的要相信我啊!”

    穆冥嘴角勾了勾,看着程曼道:“你就这么自信自己能够当组长?”

    刘志一愣,有些不知道穆冥在问谁,毕竟穆冥没有在看自己,看的是程曼!

    可是一秒过后,他就知道穆冥问的是自己,清了清嗓子,他道:“我是很优秀的工人,在那里名声口风也算是不错的,杨平死了,我就是最有可能成为组长的人,所以,这是但看推测也能知道的事实。”

    穆冥和程曼轻轻的动了动唇,看着刘志的眼神含着打量以及不信任,要说这件事让人信任,是很难的不是么?

    刘志突的转身开始洗菜,冷哼道:“警官,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既然不抓我,那我就要煮饭了!”

    “你煮饭,我们就在这边呆一会不会打扰到你。”

    祁少晨突的走进了屋子里,刘志突的一愣:“警官,你这是做什么,突然闯进去?”

    “我们只是例行公事的看一看,你不用紧张。”祁少晨落下一句话,人已经进了房间里,而刘志的眼神冷冷的盯着他,就像是祁少晨是个犯人一般。

    程曼走到刘志的跟前,淡淡的笑了笑:“刘先生,你不用这么看着我的同事,我们都是正当的警察,是不可能碰你的钱财的。”

    刘志神色一松,开始轻缓的笑了笑:“我当然知道各位警官的人品是好的,嘿嘿,你们看看吧,我先去做饭了。”

    他转身,似乎不带着丝毫的顾忌,走进了旁边的一个简陋的小棚子,那似乎就是他的厨房了,还是自己用木板搭建的,其实这些房间,这样的棚子都是随处可见。

    毕竟他们这些平房不肯恶化给你自带那些厨房厕所浴室……

    看着刘志忙碌的身影,顾景柯眸子稍微的沉了沉,也走了进去:“有什么发现?”

    祁少晨摇了摇头:“我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

    人已经死了四天了,若是刘志真的是凶手,那么那些东西也是该丢的丢,不可能还放在这里等着警察发现才对,毕竟这凶手也不可能这么蠢到家了。

    两人翻了片刻,顾景柯便道:“刘志在那天没有不在场证明,要真的说他没有嫌疑也是不怎么可能。”

    对于这点祁少晨表示非常的赞同,他扫了眼顾景柯就道:“这一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动机有了,证据确实没有的,他杀人的证据和凶器在哪?”

    刘志是有嫌疑的,但是这两样东西找不到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那么这一切都只能算是警察的猜测,没有丝毫的可信度可言!

    而且孙立也是这样的,单凭那个摄像头也不能够证明什么,孙立更是一口否认……

    而且按照孙立自己白天说的,他对阳云也不是怎么很喜欢,那么就不可能为她杀人,就算是那天巧合的在摄像头出现,有可能也只是在那边看看情况。

    至于为什么孙立要出现在那,孙立自己也已经老实交代,说是为了要去和杨平谈谈,可是到最后却没有进去找人,可是究竟有没有进去,这又是一个疑点了。

    不能单凭孙立自己说的,一切都要讲究证据的,祁少晨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轻轻的冷哼一声道:“这个案子真的是难缠……”

    牵扯了这么多,又怎么可能不难缠呢?

    明明找了一个嫌疑犯,可是又牵扯出下一个,现在孙立和刘志都是嫌疑犯……这该怎么洗脱嫌疑的罪名?

    “这案件应该还是要从孙立那边入手,他那天既然来了这边,而且时间又是那么的类似,就绝对不会没有看到什么,除非,他是凶手!”

    顾景柯话落,看向祁少晨道:“我们先回警局。”

    都过去这么多天了,要真的有证据,这个刘志应该也是将它给解决了,程曼看到两人出来,急忙的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东西?”

    “没有。”祁少晨淡淡的回了一句,“我们先回警局,然后再做商量。”

    四人上车,程曼沉不住气道:“你们说,这谁才是凶手?”

    “不知道。”祁少晨冷淡的回了一句,转开眼道:“穆冥,昨天在现场发现的那把菜刀有没有发现可疑的指纹或者证据?”

    “于寒正在研究,我们这次回警局,应该能有些结果,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别把希望……弄得很大。”穆冥紧抿了薄唇,手肘撑在窗户上,转过头眸子动了动。

    程曼偏了偏头:“放心吧,我根本对那把刀子没有抱任何的希望。”

    在众人的眼里,那刀子就是没有的东西了,毕竟谁会傻到家将凶器给留在案发现场等着警局的人去找到。这不是自寻死路?

    几人在警局的门口下车,刚刚进到办公室于寒就冲了上来道:“冥姐,这是你要的资料,你们可以好好的看看,这菜刀上的确是有指纹,而且还是两个……”

    程曼的眸子里闪过了一抹震惊,这怎么可能!

    难道真的有这么蠢的犯罪嫌疑人?是自己太过高估了不成?!

    伸出手程曼抢先将那个报告给拿在手上,眼神快速的瞥了眼,之后咬牙道:“别告诉我,这是真的!”

    真的有指纹,而且是两个,一个和死者的指纹一模一样,还有一个却不是死者的!

    穆冥等人也是有些惊讶,从程曼的手中拿过一看:“指纹的纹路不一样,很明显就是两个人的。”

    于寒在旁边也高兴的点了点头道:“起初我发现这个也是很惊讶,真的没想到真的会有线索!”

    “有了这个指纹就算是有了强有力的证据!”程曼重重的点了下头,看了眼祁少晨,“看来我们还要去刘志的家里走一趟,若是这指纹是他的,那么……”

    穆冥动了动唇:“那么魏晓光和张志豪就去孙立的家里走一趟。”

    几人快速的走出了办公室,趁着夜色开车去两个不同的地方,穆冥扫了眼顾景柯就道:“你在这等着,我和于寒还要对死者的尸体做进一步的检查。”

    丢下这句话,穆冥和于寒就对视一眼,良好的默契从对方的眸子中都看清楚了彼此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穆冥轻轻的抿了抿唇,抬起脚步就快速的往实验室的方向走。

    于寒跟在她的身后,突的问道:“冥姐,这死者的身上还会有什么证据吗?”

    穆冥轻轻的吸了一口气道:“死者身上的证据是无穷无尽,等着我们发现的,有时候你会觉得已经检查完了,但是你只要重新检查一遍,那些证据又会接着浮出水面。”

    “我不是很懂。”于寒皱了皱眉头,有些无奈,看来自己真是有些蠢笨,不然冥姐每次说一些东西,自己就会觉得深奥无比,这不是蠢才能显示出来的吗?

    穆冥也没有说她,只是沉下心道:“这就和你上学的时候考试一样,有些时候你志在必得,可是分数发下来的时候有些出乎意料,那就是有些题目自己不够仔细认真,所以才错了,这事情和我们检查的时候是一样的,所以,我现在还想检查一遍。”

    于寒这才明白的点了点头道:“冥姐,我懂了!”

    听到这个回答,穆冥这才稍微的松了口气,自己的小助理,还是要好好的学习才好。

    顾景柯坐在椅子上,看着离开的人有些出神,不过只是一瞬,他似乎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伸出手朝陈君的方向扬了扬,后者立刻跑了过来。

    “顾警官,有什么吩咐的?”陈君压低嗓音道:“我现在可是有空的很,还希望你能够别客气!”

    待在这里都快要发霉了,他真的是需要好好的出去溜达一会。

    顾景柯抬了抬眼睛,招手道:“我看你和向文似乎很无聊,我手上有个活,你们要不要去做做?”

    一听到有事做,陈君的眼睛就亮了起来,而向文也从椅子上站起身走了过来:“顾警官,我们要去做,你快说说是什么活,我们这就去!”

    扫了眼陈君和向文,顾景柯动了动唇:“我让你们去看一下一群女人。”

    “那不是扫黄组做的事情吗!”野狼在旁边冷冷出声,看了眼向文,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的心里就是反感向文和女人待在一起,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说出一个所以然。

    “我们愿意去做!”向文举手道:“在哪里,我们这就去!”

    现在没有事做,管他是谁做的,只要不待在办公室就好。

    野狼简直就要气的七窍生烟,只不过向文没有管他,之后看了眼陈君之后重重的点了下头:“我们两个人这就带人去那里盯着!”

    “理发店看住了!”顾景柯交代道:“他们有可能已经发现你们了,所以你们的行踪一定要保密一点。”

    “顾警官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讲这件事给搞砸了!”陈君昂首挺胸,看了眼向文就道:“走吧。”

    野狼跟在两人的身后嚷嚷:“我也要去,我这么玉树临风,你们可不能抛下我不管啊!”

    顾景柯看了眼空荡荡的办公室,之后闭上眸子假寐。

    穆冥和于寒走进实验室就穿好工作服戴好手套和口罩,走到旁边不远处的尸体面前,拿出工具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

    扫了眼死者上下,穆冥的眼睛突然顶住一个点。

    死者的右手紧紧的握着,她使劲的扳开,可是根本就弄不动,扫了眼于寒就道:“将这手里的东西要拿出来。”

    右手紧握成拳,里面一定有东西!

    虽然死者安静的死了,可是这手指里抓的东西又会是什么?

    于寒和穆冥花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将死者手中的东西给弄了出来,两人仔细的打量了片刻,于寒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会不会是犯罪嫌疑人身上的物品?”

    穆冥眯起眸子打量了片刻后道:“很有可能。”

    现在什么都说不准,她也不敢打包票说这东西一定就是犯罪嫌疑人的。只不过这可能性比较大而已。

    于寒眸子一亮:“若是犯罪嫌疑人的,那么就是证据啊!”

    加上那个指纹,一定能够将犯罪嫌疑人弄得百口莫辩!穆冥动了动唇:“嗯。”

    只不过这件事,应该不会有这么简单……

    从手里弄出来的东西是一个布条,很小的一块,蓝色的,看样子应该是工作服……穆冥眼眸稍微的一转,叹了口气道:“现在就看看那指纹是谁的了。”

    两人又将死者给查了一遍,这下子没有再发现任何东西后才出了实验室,等两人回到办公室才发现人都走光了,穆冥走过去,看向顾景柯也没有出声打扰。

    还是顾景柯睁开眸子道:“你们出来了?”

    “嗯。”穆冥回了一句,坐在椅子上脸色微微的疲倦,这让顾景柯有些心疼,这般的累,应当是要休息的,可现在穆冥去还在工作,已经跑了一整天了。

    怎么会不累了?

    就连自己都觉得有些累的。

    于寒看着两人很懂眼色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从旁边走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偷偷的打量着两个人的动作,她心中可是想要看到一些让自己激动的画面,可是穆冥两人似乎知道她心思。

    就是没有接下来的动作,这可将她急死了!

    “于寒,将资料整理好。”穆冥冷冷出声,于寒瞬间就将脑袋给低了下去,整理资料!

    再也不敢偷看了!

    顾景柯轻声的笑了笑,再黑暗中显得尤为的好听,穆冥眸光闪烁不停:“他们人还没有回来?”

    “快了。”按照时间推测,估计要不了十分钟了。

    穆冥没有再开口,只是轻微的眯了眯眸子,十分钟左右,程曼等人急匆匆的回来,轻哼一声道:“这是刘志的指纹,这是孙立的指纹。”

    于寒从椅子站起身将指纹接过,和穆冥又回了实验室,接着没有多久两人又从实验室走了出来。

    程曼连忙道:“怎么样,指纹有没有符合的?”

    于寒在一旁迅速的做出了回答:“指纹,和……孙立的一样!”

    程曼有些惊愣,居然和孙立的一样,她都没有做好准备,因为自己的内心是以为刘志才是嫌疑人的!

    “出动警力,将孙立给抓回来!”

    这一夜,注定是个无眠夜。

    就在魏晓光等人去抓人的时候,穆冥揉了揉自己的额角道:“我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你们怎么看?”

    按照往常来说,怎么有可能将这么明显的凶器给落在案发现场?

    除非是没有时间,不然绝对不可能这么蠢,可是这都几天过去了,怎么可能没有时间,这话说出来谁都不会信的,就算头一天将东西给忘了,那么第二天、第三天都可以将凶器给拿回去才对!

    程曼也是叹了口气道:“我也觉得有些蹊跷,但是这些证据都是指向孙立的,不把他给抓回警局也说不过去,若是他真的是凶手,我们的这些疑虑是他使得障眼法的话……”

    祁少晨打断程曼的猜测:“不管怎么样,先将孙立给带回来,还要将刘志给监视起来,这样才能够让人安心。”

    “嗯。”顾景柯应了一声,“这案子应该不会这么简单的。”

    先是凶器……

    不可能还留在案发现场等着人发现才对,不然这事情未免太过诡异了。

    几人等在办公室,不一会孙立就被魏晓光等人给带了回来,他一路上骂骂咧咧的道:“你们这些警察怎么能够抓我,我又没有犯事,你们抓错人了!”

    四个人走到审讯室前面坐下来,孙立一看是他们一下子情绪就更加的激动了:“你们警察是怎么一回事?白天问话,晚上直接将我给戴上手铐了?你们不给我一个解释,我就告你们!”

    他冷冷的瞪着眼道:“我告诉你们,这事情和我们没有关系,可是你们为什么要这样的死抓着我不放?”

    “我们在凶器上发现了你的指纹,你要做什么解释?”程曼看了眼孙立,有些沉下了脸道:“这件事,你应该不能解释清楚了吧?”

    听到程曼这么说,孙立也是惊愣的道:“怎么可能!有我的指纹?警官,你们是在说笑吗?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扫了眼孙立,程曼还是冷着嗓子道:“怎么不可能?”

    “我都没有见过他,我又没有杀他,怎么可能有我的指纹!”孙立不管怎么说都是打死不承认的,看了眼四人就道:“你们快把我给放了,我都说了这件事和我没有关系,你们警察不是抓不到人所以来污蔑我的吧!”

    “污蔑你我们警方有什么好处?”听到这样说法的程曼更是气都不打一处来,放大嗓音道:“你解释不出来指纹为什么会在凶器上,那么就会是犯罪嫌疑人,你懂吗?”

    “……”孙立惊愣,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真的是不知道,他哭着脸:“警官,是不是我哪里得罪你们了,所以才让你们紧抓着我不放?”

    “若是这样,你放了我,我改还不行吗?”看着这样苦巴巴的孙立,程曼的心中很不是滋味,心里的天平也不知道是该相信还是不相信,真的有些心累……

    扫了眼孙立后,程曼皱了皱眉头,朝祁少晨等人看去,祁少晨接受到视线,只好上阵道:“我们也没有打算为难你,只不过刀子上面有你的指纹,而你那天正好去了那个地方,你难道不觉得这事情是很难的巧合?”

    孙立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道:“我该怎么说你们才会相信我,相信人不是我杀的!”

    “我们要证据。”顾景柯在旁边轻缓出声,就像是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弄得情绪激动一般,孙立看了他一眼,之后默默的道:“我真的拿不出什么证据来,我只知道我没有做过!”

    “砰!”重重的一声,程曼用本子砸了一下桌子,孙立狠狠的颤了颤肩膀道:“警官,你能不能别这么吓人,我都会吓出心脏病来了!”

    本来这些事情对他来说就是很惊讶的,大半夜的不睡觉,还这么无缘无故的进了局子里,说什么都是浑身不舒坦,本该好好的躺在床上,可是硬是被警察的敲门声给惊醒。

    之后自己爬起来,刚刚打开门就被拉了出来,要不是自己央求要穿件衣服,可能现在都还是光着膀子呢。

    “心脏病?”程曼冷冷的笑了一声:“若是你不解释清楚,可不是心脏病这么简单了,而是杀人偿命!”

    孙立吓得一抖,瞬间动了动唇:“我没有杀人,怎么能够让我偿命?”

    “线索指向的都是你,难道你还能有理由狡辩?”程曼勾了勾唇,淡淡的笑了笑,“怎么,你还想说什么其他话吗?那些指纹可是我们警局的专用法医对比过的,一个是死者杨平的,一个是你的,你说人不是你杀的,那么你的指纹为什么会出现杂那把刀上?”

    “我不知道,警官我真的不知道!”

    孙立摇了摇头,祁少晨看着这样的情况有些无奈,这又进了死胡同。

    反正怎么说孙立就是不承认人是他杀的,有这样的情况,第一个人的确不是他杀的,凶手另有其人,还有第二个就是人是他杀的,而他现在他说的都只不过是在演戏!

    “孙立,现在我们不问你指纹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我们换个方式。”祁少晨的手指伸出,在他的面前晃了晃,孙立回过神,看着他道:“你问。”

    祁少晨想了想,这下轻缓的道:“我想问问你,你为什么在那天晚上会出现在那里,之后又出了什么事?”

    孙立有些不想回答,去祁少晨眉眼一沉:“若是你不老老实实回答,那么你就乖乖的进大牢!”

    监狱?

    怎么可以,他才不要进去!

    想都没有想,孙立难以启齿的道;“我说!”

    自己说还不行吗?

    吸了一口冷气,孙立就缓缓的道:“我那天去那里就是为了去见杨平的,但是我去见他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他,”

    程曼接过话道:“但是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你见了他然后发生了激烈的口角,在口角的过程中将人杀害,不是吗?”

    其实这个可能完全是吓吓孙立的,没想到程曼的话刚刚落下,孙立就道:“不可能!”

    “为什么?”

    “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见到杨平!”孙立重重的交代道:“我本来是要去见他的,可是在路上……”

    “怎么了?”穆冥抬了抬眼皮,看向孙立。

    孙立的表情也是有些难堪,他抖了抖唇,之后就道:“我本来要去见杨平谈谈他和阳云的事情,然后还没有到他家就给打晕了,也不知道是谁打的我,就那么给了我一拳,我就栽在了地上……”

    “有人将你给打晕了?”程曼惊讶的瞥了他一眼,之后又问道:“你没有骗我们?”

    孙立轻哼一声:“我怎么可能骗你们,若是你们不肯相信,你们可以来看看我的脖颈处,应该还有伤口才对,也不是是哪个龟孙子打的,真是把我给疼死了!”

    程曼视线闪了闪,之后道:“好,我现在就来看看。”

    穆冥伸出手拦住她,自己站起身道:“我去。”

    这样鉴别伤口的事情,程曼去是不能认出来的,还是要专业人士比较好,程曼没有逞强,扫了眼穆冥的身影就点了点头,穆冥走到孙立的后面,伸出手拉了拉他的衣领。

    看了半晌道:“这后面的确有遭到重击形成的伤痕。”

    孙立的脖颈处皮肤还有淤青一大块,不像是装出来的,也不像是自己砸的,因为那个方位,自己砸出来有些不大可能……

    那么孙立所说的,有些东西还是可以成立,比如被人偷袭,然后晕了过去。

    “那你为什么之前不说这些?”程曼冷冷的眼神盯上了孙立的眼睛,这将孙立看的很不自在,偷偷的动了动身体道:“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够让你们这些人知道这么的糗事!”

    又是大男子主义泛滥,只不过孙立这人就是因为这样的思想泛滥,导致自己差点要进监狱。

    “警官,你们现在看了我的伤口,可以放我走了吗?”

    “不可以,你还要继续说。”祁少晨冷声拒绝,不管是为了什么,这个孙立现在绝对不能走,而且弄不好,还得进监狱!

    毕竟现在的线索都是指向他,若是单凭他的说法,是远远不够的。

    “好,我说。”孙立现在将自己的糗事都说了出来,也不怕再说其他的了,看了眼几人就道:“我醒过来后发现很晚了,所以也就没有再去找杨平。”

    “那你在晕过去之前,有没有看到可疑的人和物?”祁少晨盯着孙立,生怕他说谎:“你好好想想,我们不会催你的。”

    孙立吞了吞口水,之后就道:“我在晕过起前没有看到可疑的人……只不过——”

    “怎么了?”程曼的心脏就像是被提了起来,匆匆的问道:“只不过什么?”

    “我在醒来后,似乎发现有一个蓝色身影的人,但是我仔细一看又没有了动静。”孙立很是苦恼,之后就瞪着眼道:“你们说,那个人是不是真正的凶手,而我是他故意弄的?”

    “蓝色的人?”穆冥眯起了眸子道:“你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没有看错!”孙立轻声道:“蓝色的衣服像是他们的厂服。”

    “厂服……”穆冥站起身,离开审讯室,开始看着之前发现的蓝色的东西,现在看来,真的和孙立说的有些类似……

    穆冥从审讯室离开,审讯也没有坚持多久,而孙立则是被留在了警局,他几乎咬牙切齿,根本就不想待在这里,可程曼却告诉他。

    “在这案子没有抓住凶手之前,你的嫌疑就不会洗脱掉,所以在此期间,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警局呆着,当然,若是最后你是被冤枉的,我们会给你补偿的,至于你工作的那边,我们会给你去请假的。”

    孙立虽然想出去,可是听到程曼这么说,也就没有再闹了,毕竟再这里有吃有喝,还能有补偿,也是件好事,还可以不用工作!

    程曼三人走到办公室,正发现穆冥站在那里,只好走过去道:“你突然离开,是想到了什么事?”

    穆冥扫了眼程曼,之后将实验报告递给她道:“你自己看看。”

    “蓝色的东西?”程曼眼神一闪:“这和孙立说的也很类似,那么孙立,真的没有在说谎?”

    穆冥轻微的摇了摇头:“还不能确定,现在我们根本就还不知道凶手是谁,至于那些指纹线索,真的直接指向了孙立,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

    虽然几人都觉得孙立不应该是犯罪嫌疑人,可有些东西摆在自己的眼前,也不能够这么给说不是了。

    扫了眼穆冥,程曼有些疑惑的道:“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找凶手。”穆冥冷冷的吐出三个字。

    程曼瞬间就哭了,他们本来就是一直在找凶手,可是凶手根本就没有出现,怎么找?

    “从哪里找,大海捞针啊!”

    “不用找了,蓝色的工作服,你们忘记了?”顾景柯轻轻的扯了扯唇角,瞥向几人道:“你们好好想想,蓝色的工作服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我们似乎是在哪里见过的样子……”程曼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在哪里见过呢?”

    “刘志。”

    是他,没有错,工作服的确是在他的那里见过的。

    程曼眸光稍微的闪了闪:“那么我们现在就要去把他给带回来?”

    “不用。”现在若是带回来,那么就会将事情弄得更加的乱七八糟,所以最好是以静制动,让那个凶手自己自乱阵脚。

    夜色如墨,偶尔有些微风透光窗户扫了进来,拂过几人的脸颊,很是轻柔的感觉。

    程曼眸子锐利的很,重重的道:“那么我们现在就休息会,明天就继续工作!”

    “好!”魏晓光重重的应了一声,之后扫了一圈道:“陈君他们哪里去了,怎么没有看到人了?不会是先回去了吧,可是于寒都还在这里……”

    摆明了就是不可能先回去的样子才对。

    “扫黄。”

    魏晓光差点爆笑出声,之后就没有吭声,默默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趴下来睡觉!

    夜风袭来,一股子凉气打在自己的脸上,陈君狠狠的抖了抖,眼神扫向不远处的向文,眼皮直接的翻了翻,只因为向文的身旁还跟着野狼。

    两人根本就是形影不离的模样,让他看着就觉得有些恼火,要知道自己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可是他没有人陪着,可那两个大老爷们,居然在他眼前公然挑衅!

    简直就是不猛忍啊!

    跺了跺脚,陈君差点就要气的要死,可是半晌才吸了口气道:“今天似乎有点冷。”

    向文听到他的抱怨声,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道:“现在都是秋季了,晚上自然是冷的,你是不是傻?”

    陈君没有回嘴,之后咬牙道:“我傻这世界上就没有聪明的人了。”

    “我会将这句话告诉程队。”野狼淡淡的出声,无比的惬意,陈君差点一口气没有提上来,不断的安抚自己不要生气,冷冷的笑了笑:“野狼,想不到你人小,可是这想法却是好的很啊。”

    野狼回他一笑:“陈君,你可说对了,若是我没有这些心眼,恐怕都活不到现在呢。”

    在哪里都是要看心眼的,他就不缺这个!

    若是不好好的考虑自己的处境,那么随时随地都能饿死,被人坑死,所以,有句古话说的好,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他就是有着强烈的防人之心,当然啊,对于警局的人,他的防备心理似乎有些变少了,或许是自己退化了也说不定,野狼看了看天空的夜色,没由来的居然有些烦躁。

    之后他抓了抓头发,无聊的道:“你们说,这还要看多久啊,你们看理发店那些女人都没有一个有动静的,都坐了一晚上了!”

    “或许他们是因为知道有警局的人盯上他们了。”向文解释道:“难道你忘记顾警官说的话了吗?”

    野狼叹了口气道:“我没有忘记。”

    顾景柯说的话,他又怎么敢忘记?

    几人又看了片刻,这该死的理发店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动静,野狼不怕死的道:“你们说,是不是顾警官故意耍我们的啊,这店子里的女人真是做那样工作的?”

    “你自己好好的看看不就知道了,衣着暴露,浓妆艳抹!”陈君狠狠的瞪了眼野狼,“你别告诉我,你这点眼力见都没有?”

    “我又不是警察,不知道很正常的好不?”野狼呛声道。

    陈君摆摆手,不打算再和他扯,只是盯着理发店的人道:“或许可能今天不会有行动,又有可能今天的客源不多,总之,我们要守着。”

    向文也是同意他的说法,点了点头道:“就是不知道究竟有多久才能有行动。”

    野狼在旁边靠在窗户道:“你们就奔着盯着一夜再说吧!”

    就在三人有些迷迷糊糊的时候,那边的理发店似乎有了一些动静,三人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可却看到有几个男人进气,穿的还算是比价正常。

    之后不知道说了什么话,那些男人坐在椅子上开始理发……

    这么晚了理发,没有鬼怎么可能?

    可是几人没有看到其他的东西,那些男人理完发摸了摸那些女人的手就离开了。

    向文拧着眉头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题外话------

    凶手会是谁呢……你们说说,咩哈哈~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妙探独宠妻》不错,请把《首席妙探独宠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17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