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41尾 原来熟识,她回来了

  
    程曼伸出一根手指,眉角挑了挑:“我值这个价位,你猜猜,这是多少钱?”

    公子哥一愣,嘴角猛地抽搐,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的敢狮子大开口,居然敢要十万!“十万?只要你能够喝了这杯酒,我给的起!”

    程曼轻嘲一声:“原来你也没有钱啊,只是区区十万,可真是……”说着,她摇了摇头,看了眼祁少晨道:“我们走。”

    祁少晨伸出手拉住程曼的手腕,冷冷的看了眼公子哥,那个眼神看在公子哥的眼里却是十足十的挑衅!

    公子哥心中一急,男人最受不住激,而他也是个有钱的主儿,居然被程曼说没有钱,这口气怎么压的住?

    而管理者在这个时候拉了拉公子哥,想要解释程曼的身份,可是人家根本就不领情,伸出手就挥了一把道:“干什么,你也瞧不起本少?”

    管理者收回手,还是不得罪人比较好……而他的眼神似乎也是染上了要看戏的模样,稍微的动了动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演的淋漓尽致。

    公子哥在这个时候伸出手:“你给我站住!”

    程曼和祁少晨就像是充耳不闻,眼看着就要走到门口了,公子哥迅速的朝后面摆手道:“拦住他们!”

    这下子,程曼和祁少晨也是被团团围住,看了眼公子哥,程曼又道:“请问,你还有什么事情?”

    这么点人,还想拦着他们?这是在做梦吗,两人随便一个人都能将这些人给解决了,真不知道这个公子哥是因为从小到大被惯着所以认不出相爱你是,还是因为这人没有脑子!

    眯起眸子,公子哥有种势在必得的模样,他抬了抬下巴,看着程曼就道:“你喝了这杯酒,我就放你走!”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钱,直接是强迫人喝了?

    程曼抱住胸,抬了抬下巴:“我若是不喝呢?”

    公子哥嘴角一抖,有些挂不住面子,哼道:“若是不喝,你和你身边这个小白脸都别想从这个房子里走出去!”

    小白脸?听到这三个字,祁少晨嘴角就是一阵抽搐,自己居然被说成是小白脸,他和这个公子哥比起来,应该是后者更像是小白脸吧,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自我感觉太良好,还是——

    眼抽了?

    估计两个都是有可能的,不然怎么可能说出这样恶心人的话?

    祁少晨拉住程曼,之后将程曼给搂进怀里,挑衅的看着公子哥道:“小白脸?不知道你明不明白这个词语的意思?”

    公子哥眼角抽搐,冷声道:“我当然明白!”他看着祁少晨手指,恨不得将他的手指给戳几个大窟窿!居然当着他的面这样做,着摆明了就是挑衅!

    “既然明白,那么还是麻烦你和我解释一下如何?”祁少晨看了眼自己的手指,之后摇了摇头道:“我有些不明白这几个字的意思,还是麻烦你了!”

    “第一,小白脸就是长得一张好脸,只会躲在女人身后吃软饭的!”公子哥咬牙道:“第二,小白脸只会花女人的钱,没有一点真枪实干!第三,小白脸只会……”

    公子哥说了一大串,可是说到最后却是有些不对劲,他为什么要听这个男人的话说这样的事情?简直该死!

    似乎自己被牵着鼻子走了,这是什么情况?弄不明白啊!

    他挑了挑下巴:“综上所述,你就是一个小白脸,只会躲在这个美丽的小姐后面!”

    “是吗?”祁少晨反问一句,走上前逼视着公子哥,一字一句的道:“难道你没有发现你其实很符合你说的小白脸特征的?只会仗着自己的手下,只会仗着一张嘴!”

    公子哥有瞬间的怒视,冷着眼道:“你说什么!”

    他似乎在嗓子眼里面开始怒吼,听得人的心情都不是很好,祁少晨懒洋洋的扫了他一眼,转身拉着程曼就走,而公子哥早就被惹怒,双手一挥:“看什么看,快点给我将人拦下!”

    此刻,他实在是有些怒了,是个男人都不喜欢被挑衅,可刚刚祁少晨摆明了就是不断的看不起自己,他受不住了!

    就在众人要抓住祁少晨的肩膀时,后者缓缓的从自己的衣兜里摸出一个证件,递放在身前道:“你们认不认识这里面的字?若是不认识我可以请你们去里面坐坐,若是认识,就麻烦你们给我让开!”

    不是怕了这些人,只不过祁少晨认为根本就没有必要和这些人大打出手,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到最后还要变成找救护车来,还要去警方备案!

    很抱歉,警局现在很忙,根本就顾不上这么多了,这些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了,可是他,不奉陪!

    那些人一看,眯起眼睛,慌忙就退了几步,这人原来是警察!

    公子哥心情很是不爽,可还是有些明白过来了,之后砸了砸嘴道:“这都是误会,警官你们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走,我们是单纯的认错人了!”

    这骨气!

    都被狗吃了,不对,恐怕是狗都不会吃的!

    公子哥嘴角稍微的动了动,朝后面的管理者狠狠的使了个眼色,就像是在怪罪他为什么没有提醒他一般,而管理者也是很无奈的白了眼。

    不是不想提醒,而是之前自己想说却是被堵住了嘴巴,这能够怪他吗?

    绝对是不能的!

    公子哥收回视线,看着祁少晨和程曼笑的满脸灿烂的道:“警官,你们赶紧走吧,我们还要谈生意呢。”

    他金光闪烁的眸子,就显示比黄金还要耀眼一般。

    祁少晨冷哼一声,缓缓开口道:“不是每一件事都能够这么过去的,你以后要学这些还要悠着点,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是你能够得罪的起的!”

    “知道了知道了。”公子哥笑了笑,之后给小弟一个眼色,那小弟直接将门给打开,点头哈腰的道:“警官请!”

    祁少晨这才和程曼出了门口,刚刚走到门口的程曼突的回过神道:“小弟弟,以后你调戏人的时候一定要摸清人家的底子,不然可能就会栽到阴沟里去了……”

    公子哥目送两人的离开,这才将门刚刚给关好,他一把将酒杯给摔在地上。

    “砰——”瞬间,高档的高脚杯四分五裂,很无辜的躺在地上阵亡了!

    “徐峰,你是故意要看我出糗的是不是!”徐峰就是那个管事者,现在一听到自己的名字被这样恶狠狠的叫出来,徐峰也是一个激灵的道:“明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要和你解释来着,可是……”

    “可是什么!”徐峰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明少给打断,他赤红着眼伸出手拉住徐峰的领带,冷哼一声,“就算你心里再怎么不满意我,但是你还是别表现出来,因为,这里还是我说了算!”

    “明不明白?”明少眯着眸子,低下头近乎碰到了徐峰的脸上,他咬牙在他耳侧道:“收起你那些花花肠子,你怕我还不知道吗?可是,这里没有了我的投资,照样是一个鬼屋!”

    这里,有明少基友未来,这不是一个假话,而是真真正正的说法!

    徐峰愣住,缓缓的低下头道:“明少,我都明白的,我刚刚真的想要解释,可是你没有……”

    “没有什么?”明少淡淡的笑了笑,可是声音却无比的阴冷,听得徐峰打了个寒颤,还没有下一步动作,明少就伸出手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脸上,“你是想说没有机会说?徐峰,你想和我玩,还是太嫩!”

    这么长的时间,怎么可能没有机会说?这无非就是一个说辞罢了,这样的人,真是恶心!

    徐峰眼中闪过一丝恶毒,可是很快就隐藏下去,快的让人察觉不出来,勾了勾唇,明少偏了偏头道:“徐峰,我说你是这个管事的你就是,我若说你不是,那么你就什么都不是!”

    “你究竟明不明白?”

    “我明白!明少,我错了!”现在什么说法都是无事于补,能做的就只能够让这个男人开心!

    “知道错了就好!”明少刚刚一肚子火气,看了看徐峰,就伸出脚道:“低头,将我鞋子上的酒水擦干净!”

    低头?

    这是要他舔吗?

    徐峰眸子闪过一丝屈辱,可是很快的被他埋没了下去,他刚刚准备用舌头去舔,缓慢无比的动作,就在他快要碰上那只鞋子的时候,明少脚跟一抬,冷哼道:“谁让你这样做?你不会用毛巾擦?吐沫难道不脏?”

    他可是最爱干净的人,这个男人到底想搞什么鬼!

    这么脏的吐沫,他可是有些无福消受。

    徐峰的眸子一颤,连忙拿过毛进开始擦了起来,就像是在针对一件稀世珍宝一般,明少满意的回到椅子上坐下,慵懒而惬意……

    医院。

    穆冥和顾景柯守在床边,阿紫刚刚才醒过来,一醒过来就开始找自己的孩子:“我宝宝呢,还有我妈妈呢,怎么是你们在这里?”

    她充满疑惑的光芒看着两人,里面还有着深深的忌惮,很明显,她不相信他们!

    反而很害怕两人,妈妈知道这是一种心理,只好解释道:“你放心,你婆婆现在就在不远处的病房睡觉,若是你要见她,我们会将她给你叫过来的。”

    阿紫充满干劲的点头道:“那么我就谢谢你们了!”

    “嗯。”穆冥给了顾景柯一个眼神,顾景柯转身出了门,而阿紫却还是表现的慌张,“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心里总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没有想到阿紫这么敏锐,穆冥手指顿了顿,之后道:“你刚醒,不能乱动,喝点粥吧。”

    阿紫本来是没有什么胃口,可穆冥却道:“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孩子着想,孩子也是要吃饭的啊。”

    这话一落,阿紫才开始吃起粥来,淡淡的笑了笑:“谢谢你了。警官同志。”

    没多久,外面就传来脚步声,接着一个颤着音调的叫声传了过来:“阿紫,妈在这儿!”

    阿紫甜甜的笑了笑,之后道:“妈,你这是怎么了?有没有看过你的小孙子?”

    向母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看了眼阿紫后就摸了摸她的头发道:“看过了,医生说很健康,只不过要明天才能够抱出来给你看,阿紫别急,孩子很好,很像……天翼。”

    不知不觉中,向母又红了眼眶,而紧跟着进来的父亲看了眼阿紫,走了过来紧捏着向母的肩膀道:“孩子都在呢,哭哭啼啼的算什么事?”

    向母擦了擦眼眶,笑着道;“我怎么会哭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向父也是红眼眶,看着阿紫道:“你什么都别想,好好的坐月子就好。”

    阿紫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生下孩子,所以有点感觉,她沉下嗓子道:“爸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不和我说?”

    “怎么会,你看爸妈像那样的人吗?”向母扯唇灿烂的笑,可是穆冥却看得出来,里面带着很多的苦涩,这都是骗不了人的,让人有些心慌……

    顾景柯呢喃了一声:“这样的场景,看起来确实很让人焦灼。”

    穆冥没有吭声,只不过眼神却是黯淡了一下,这样的家庭……刚刚向父听到那个消息,直接就昏了过去,而且还被送到急诊室,这样的结果,可真是在意料之中的。

    幸好是在医院,送医及时,不然或许会出现大问题。

    穆冥嘴角动了动:“你们在这里好好的说会话,我们先出去一趟。”

    “警官辛苦了,这一天都麻烦你们了!”道谢的是向父,看着很慈祥的一张脸此刻却充满着悲痛,穆冥和顾景柯轻微的点了点头,之后从原地离开。

    不管怎么说,他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现在还是先去买点东西填饱自己的肚子来的实际一点,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想不到已经天黑了。

    腕表上的时间却还是在下午六点,穆冥稍微的抬了抬眼道:“现在天色黑的越来越早了。”

    “是啊。”顾景柯伸出手拉住她的手腕道:“既然这样,不如你拉着我的手,避免摔倒。”

    穆冥轻轻的笑了一声,两人去了最近的餐馆里吃了东西,之后就回了医院,而此刻的病房内已经充斥着浓浓的鸡汤味道,阿紫喝了一些,又问穆冥和顾景柯要不要喝点。

    两人拒绝后阿紫才没有勉强人,等阿紫又累的睡了过去,向父向母才跟着穆冥两人出了病房。

    向母张了张嘴,一开口就道:“警官,你们现在能不能带我们去见见我们的儿子?我们真的很想去看看!”

    或许看一下就是确定了死,可是,他们怎么可能不去看,那可是自己的孩子,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

    穆冥和顾景柯对视一眼,之后就道:“我们可以带你们去,可你的儿媳该怎么办?”

    “我会找最好的护士帮忙看着点,若是她醒过来我们就从那里回来,绝对不能够让她发现任何的异常!”

    向母脸色坚毅的道:“警官,你们不知道,我的儿媳妇和天翼的感情很好很好,阿紫若是知道了,绝对是受不了打击,一定会跟着天翼去的,我们不想再失去一个儿媳妇!”

    穆冥点头道:“既然是你们的要求,你们都已经安排好了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去吧。”

    向母走上前,重重的点了下脑袋:“那就拜托警官了!”

    向父牵着向母,两个人都像是老了十几岁,根本就没有了早上见面的那种精神,或许,这就是打击吧,打击的体无完肤!

    四人上了车,穆冥朝后视镜看了眼后只好道:“你们,还请系好安全带。”

    原来这两个人居然都忘记了系安全带,这说明他们的思想,根本就没有集中,或许说,此刻还处于茫然的状态。

    顾景柯动了动唇:“我现在要开车了,你们注意要好好的。”

    车子发动引擎,快速的行驶在街道上,街道上的路灯散发着晕黄的光芒,让人看起来竟然觉得很暖,暖的舒心,可是后座上的两人却感觉不到任何的温度。

    有的,只是永无止境的寒冷!

    简直就是冷的厉害,让人忘记不了这种冷!如坠冰窟!

    车子在警局门前停住,有些让人受不了的安静,将两人给扶下车,可是没有想到这两个人越发的打着摆子,连站都站不稳,顾景柯皱了皱眉头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够挽回的,而你们就要牢牢的抓好现在。”

    向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之后转身跟在顾景柯的身后,不用人扶着!

    而向父也是,看了眼警局门口,不管怎么着,该来的还是要面对,就算是自己逃避,也不可能逃避的了,因为事实就是事实,就算再怎么覆盖也不可能消灭。

    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穆冥的心中很不是滋味,向天翼或许死的无辜,或许又是被仇杀,毕竟有这么一个有钱的父亲,难免不会遇上什么仇人。

    四个人走进办公室,程曼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道:“这两个人是?”

    “家属。”穆冥冷冷的吭声,给了程曼一个眼神,示意不要她乱说话,而程曼也很明白的点头道:“你们节哀,我是警局刑警队长程曼,你们叫我程队就好。”

    那两个家长也是有些愣,强撑起脸上的表情道:“程队,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去看看我的儿子?”

    向天翼,就是他们的儿子了。

    程曼看了眼穆冥,之后就道:“只要你们做好的心理准备,就可以去的。”

    穆冥点了点头道:“你们跟着我来吧。”

    于寒在这一刻也跟在了穆冥的身后,就是防止发生突发的状况,而穆冥也是勾了勾唇,看着于寒道:“你记得待会要机灵一点。”

    “明白的。”

    几人走到实验室门口,那里面躺着一具早已凉透的尸体,身上被盖着白色的被单,两个家长看到那白色的被单就知道下面躺着的人是谁,身体一抖就要把持不住。

    而穆冥却是道:“若是你们受不了打击,我劝你们最好别看,因为……”死者的身体太过恐怖,那几个大大的骷髅刀痕,真的不是这些父母能够承受的了的。

    “警官你放心吧,我们都已经做好准备了,再怎么样我们都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向父依旧坚持要看,和向母慢慢的走了过去,于寒看了眼穆冥,后者给她一个眼神。

    于寒就走到了两个人的面前,牢牢的盯着两人的表情,那两个人伸出手指,紧紧的抓住被单,缓缓的往下面拉,最后露出那张脸后居然就拉不动了。

    向母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天翼,怎么你就这样走了呢?不是说好了要孝敬我们吗?你现在走了又算是怎么一回事?说话不算话吗?爸妈都还在这里,你怎么能够走了呢!”

    向天翼根本就不会站起身笑着叫一声爸妈你别哭了,只是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很是悲伤的木宴会,只不过四人是不会有表情的,所以,这样的说法也只不过是描述罢了。

    向母轻轻的动了动唇,之后拧着被单不停的哭泣,那架势就是要哭断气一般!

    或许在她的想法里,自己死了更好,若是能够换回儿子的命,她死了更好!

    于寒看不下去了,在旁边劝道:“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好好的想想活着的人啊……”

    向母和向父都是一愣,对,活着的人,不能够就这么将自己的身体给整垮了,他们还要照顾儿媳妇,还要照顾孙子,还要给她们一个家,不论说什么,那两个人也不比他们的痛苦少啊!

    一个是连自己父亲的面都还没有见过的孩子,一个是还被蒙在鼓里的妻子,这一切一切的,都是说不出口的啊!

    向母愣住,呆呆的样子就好像是灵魂出窍了一般,让人看着就觉得心寒,于寒垂下了眼睛,摇了摇头掩饰自己心中的悲叹,这样的事情,真是让人想不到的。

    向父拉了拉向父,一把就跪在了地上道:“警官,我这一辈子从来都没有求过人,就算是我的事业处在最低谷的时候我都没有这般,但是我现在就要求求你们了,我不想让我的儿子死的不明不白,我求求你们还我们儿子一个公道,给我们一个交代!”

    对于这样的恳求,他们不是没有听到过,但是这还是头次有人这么跪下来求人的!

    说不感慨是假的,程曼连忙上前,扶住两人道:“你们这是做什么?我们警方不管说什么都是要将这件事给办妥的,就算是你们不说,这也是我们的责任啊。”

    程曼皱着眉头,对于这样的父母,能够做的就是答应他们一定将这件事给办妥,不然一定会有不断的说法传出来的。

    “拜托你们了!”向父和向母擦了把眼泪道:“天翼,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带走?”

    “若是你们想现在带走的话也可以。”穆冥抿了抿唇,现在带走应该是不可能的,这也是她早就猜到了,而向父向母也是道:“天翼,怕冷,我们明天带他走。”

    两人转身,默默的看了眼向天翼的尸体,之后就走出了实验室,只不过脚步踉跄的很,让人看着都心疼,这样的打击,对于谁来说都是很沉重的。

    程曼将两人带到办公室问了话道:“你们儿子有没有不良嗜好,会不会在外面乱来?”

    这是第一个问题,而向母却坚定的否决了:“怎么可能,天翼不是那样的人,他和阿紫的感情很好,他从来都不喝酒不和别的女人乱来,不会在外面逗留过夜,除非是出差有工作要忙!”

    听到向母这般振振有词,程曼也沉默了下道:“你能不能仔细的想想,死者真的没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吗?”

    “绝对没有!”这次说话的是向父,他沉下眼睛道:“若是有,那么就不是我的儿子了!”

    “可是我们的法医检测处死者在死前喝了大量的酒,而且还和一个女人拉拉扯扯。”程曼试探的道:“真的没有这样的癖好吗?”

    “你们绝对是弄错了!”不由分说的,向母就开始拒绝和程曼交谈这样的话,而程曼也是无奈的道:“还请你们先冷静下来,这是为了我们警方能够尽快破案才想的,若是你们都不配合,那么这件案子可能永远无法水落石出!”

    两人一愣,呆呆的看着程曼,之后道:“警官,刚才是我们的情绪太激动了,因为天翼都已经死了,我们无法再忍受有人对他诋毁!”

    这也是实话,谁会喜欢一个人当中自己的面说自己的孩子有不良的作风,又不是在夸赞!

    程曼笑了笑,表示没有事:“我们能够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我们说的也都是实话,你们要知道,警局是不会有胡诌的现象出现的,而且我们还有视频,视频之中的人的确是你的儿子不错。”

    “视频?”向父惊讶的瞪大眼道:“什么视频?”

    “这个我们待会说,你现在告诉我们,死者在前天去了什么地方?”程曼敲了敲桌面道:“先和我们说说这些,我们再给你们看看视频,毕竟,我们还有东西想要你们来确认的。”

    视频上的女人,不知道这两个人认不认识?

    要问的就是这件事情,若不是这件事情也不可能。

    “天翼从三天前就开始出差,他对我们说工作有点事情,之后我们也就没有问了,可是他还说今天要回来的……”向母说着说着居然又开始忍不住哭泣,或许在这一刻和她说这些真的是有些不妥。

    “出差?”程曼冷声反问,若真是出差,那么真的是太过于不妥了!

    哪里可能在本市出差的,而且还是在一个高级会所出差,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那么只有向天翼有事情瞒着这两个人了,不然被父母说滴酒不沾、品行良好的儿子怎么会喝的烂醉如泥,被女人给拖着出去的,这里面一定是哪里有联系。

    首先为什么要和父母说自己是去出差?

    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让自己的父母知道的,还有那个女人到底是谁?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不同之处,为什么要喝酒!

    程曼的脑子似乎都要炸了,她搓了搓自己的脑袋道:“在你说你儿子出差的期间,我们在一家高级会所发现了他在的事实。”

    两个老人都是一愣,这怎么可能呢?

    “祁队,麻烦放一下视频。”

    祁少晨打开电脑照做,而向父向母也是急的不行,似乎也想知道程曼有没有撒谎!

    程曼看着两人道:“待会麻烦你们好好的认一下视频上的人。”不仅是向天翼,更要是那个低着头的女人。

    穆冥和顾景柯也走了过来,低头看向摄像头,眉角皱了皱。

    向父向母也走了过来,看着视频之中的人时,惊讶的道:“这个人的确是天翼不错,可是这个女人是谁?”

    向母仔仔细细的看着,突然惊讶的叫出声:“是她,她回来了!”

    众人都是惊讶的看着向母,没有想到他的嘴里居然能够说出这么有价值的话来,向母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或者是认出了这个女人!

    虽然这个女人没有正脸在视频中,但是只要熟悉的人一定能够将她给认出来的。

    而向母这么说话,会不会就意味着她就是熟悉的人?

    瞥了眼向母,程曼的心中打起了小算盘,之后缓缓的开口道:“你是不是认识这个女人?能不能告诉我们这个女人是谁,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是她回来了……”此刻不是向母一个人在呢喃,就连向父也是呆愣的不行,嘴角不停的念叨着:“是她回来了,她要来报仇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居然将话给说漏了嘴,向父惊慌的看了眼四周,却是发现已经来不及了,自己刚刚说的话,这些警察都已经听了去。

    他轻缓的笑了起来,看着众位警察道:“这个女人,就是害死我儿子的凶手?”

    “我们还不确定,但是这个女人需要被例为怀疑度最严重的凶手!”程曼冷冷的道:“可以说,她是头号嫌疑犯!”

    向父眸子一颤,之后低下了脑袋道:“我们认识这里面的女人,她是我们一个老朋友的女儿,只不过我们之间存在着点……事情,或许可以理解为误会。”

    向母轻轻的点头道:“他爸说的没错,视频上的女人是我们一个故人的女人,叫做简好,很多年我们都没有见面了,没想到这次一见面居然是要我儿子的命!”

    向母咬了咬牙齿,似乎有些坚持不了一般:“不知道她这次回来是来做什么的,复仇吗?可是为什么只单单的找我的儿子,我们为什么就不来找!”

    找他们就好,为什么找天翼,甚至将他给害了!

    视频之中的天翼就像是喝的烂醉如泥,这应该是早就知道这个女人回来了吧,毕竟是他们的家亏欠了她的家。

    向母轻轻的动了动唇,看向程曼的时候居然笑出了声:“警官,这个女人我们就是认识的,你们还有什么要知道的赶紧问,我们一定要抓到凶手!”

    “第一个问题,你们和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既然人家都让她问了,就不用不好意思了才对!

    程曼冷着脸道:“第二个问题,你们和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事情发生,居然能够让这个女人害你们的儿子!”

    向父向母苦涩的笑了笑,之后深吸了一口气,向母道:“我们和她们家本来是世交,可是到最后却是因为公司的事情而闹了矛盾,之后有一天我们和她爸爸谈完事情后,他爸爸准备回家不小心出了车祸……”

    “之后简好的妈妈就一病不起,最后服了安眠药自杀了,而简好将这一切都怪在我们的头上,说我们若是不找他的父亲谈话就不会出事,之后她就对着我太太说,她一定会回来抢走她的东西,之后将一切都给夺回去,让我们血债血偿!”

    “我们一家人都觉得亏欠了那个孩子,只不过很这么多年了都没有看到简好,我们还以为她已经……”向母捂住唇深吸了一口气道:“没想到她这次真的回来了,回来找我们复仇来了!”

    “可是,她居然下得了手,那可是从小都宠着她的天翼啊!”向母摇了摇头,又哭道:“简好怎么会变成这样,我都快要认不出她了!”

    这样狠毒的心思,哪里还有当年那个简好的模样了?

    没有!

    “去查查简好!”程曼朝后面吩咐,陈君得了命令瞬间叫醒正在睡梦中的野狼,拍了怕野狼的脸道:“醒醒,要好好的工作了,去查查简好这个人!”

    野狼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想都没有想就坐到了电脑旁,那眯着眼睛的样子就像是没有睡醒一般,陈君在旁边猛地扯了扯他的头发。

    “给我清醒认真一点,这可是在查案子的重要嫌疑人!”

    野狼给陈君一个你赶紧闭嘴的眼神就开始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之后转过身看向程队道:“简好是不是?”

    “是!”

    那边的父母已经安静下来了,知道嫌疑人是简好,他们心中多了一份无可奈何以及不可描述的心痛。

    毕竟简好的那个孩子,可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可是因为她父母的死,她也恨他们恨得要死,她应该是在怪他们为什么在当时不伸出援手吧。

    程曼看着两人,没有说一句话打扰,只不过淡淡的眯了眯眸子道:“你们这些事情究竟还有多少误会?”

    “没有了,就这些。”向母摇了摇头,似乎很是困倦。

    突的,穆冥像是想到了什么,出声打破此刻的安静:“我刚想起一件事,你们说简好是来报复的,那么你们在医院的媳妇和孙子不就是危险了!”

    那边的两人一愣,向父向母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嘴角抖动着:“她敢!”

    他们不能够再失去什么了,不然就只能死了,世界上已经没有了牵挂,就算是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没有用的不是吗?

    看着两人紧张的神色,穆冥道:“你们被急,我和顾警官这就送你们过去,程曼这边就交给你们了,他们的安全就交给我和顾景柯,你们在天亮之前派两个人过来和我们交接!”

    程曼看着几人的背影,之后轻缓的摇了摇头道:“好!”

    穆冥的怀疑不是没有事实依据的,反而是很正常的说法,若是一个人要报复,那么一定会连家人都不放过,向天翼的死就是很好的一个证明。

    只不过还有一点就是,这个向天翼和简好是什么关系?

    青梅竹马还是曾经的恋人?亦或是渣男不喜欢女人了,然后甩了她?会不会就是自己猜想的这样,程曼狠狠的抓了抓头发,这里,想不通啊!

    穆冥和顾景柯将车开的飞快,这也依赖于顾景柯的车技,只不过开着开着,穆冥就有些发现不大对劲,车后面,似乎有车在跟着!

    “顾景柯,似乎有尾巴!”穆冥嘴角一动,冷冷的眼神朝后面看去,而车后座上的来向父向母也是瞪大了眼,之后压低嗓子道:“警官,车子肯定是冲着我们来的,你们让我们下车,我们去引开他们!”

    穆冥咬牙道:“你们别说话,让我门作为警察的放弃你们,真是可笑!”

    向父向母有些不知所措的道:“警官,我们不想连累你们啊!”

    “这不是连累,若是我们真的将你们放下去了,那才叫连累!”若是真的那么做了,恐怕第二天社会上的舆论就满天飞了,他们警方可还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看着冷硬的穆冥,向父向母都不敢再说话,只是悄悄的转头,看向车后面紧跟不舍的黑色小车,后面的折车子开得并不是很快,若不是穆冥这样的人夜不会发现在跟着他们的车!

    可以说,身后的人跟的很隐秘,就像是不想有什么秘密被发现一般。

    “甩开她还是直接停车?”

    “你觉得呢?”顾景柯偏过头问她的意见,可还没有等穆冥回答,那辆车突然加速,直直的朝他们的车冲过来,可是在他们以为必须会撞上的时候,那辆车居然从旁边开了过去。

    而也在这时,向母大叫道:“是简好,我刚刚看到她的脸了!”

    顾景柯眼神一闪,打着方向盘就跟上去,既然人家不打算追自己了,那么他就要好好的去追追他们!

    不然总有些不对劲!

    穆冥看向那辆黑色的轿车,之后抿了抿唇,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大胆,这么明目张胆的跟在警察的车后面,这是为了什么?

    “我明白了,简好也是想要将我们给撞死,和我父亲死的一样!”向母轻缓的笑出了声,之后笑的越来越大声。

    穆冥沉下眼睛,冷着脸道:“你给我安静一点,向太太,我们知道你的情绪不太稳定,但是你再这样下去,你的儿媳妇和孙子怎么办?不管简好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但是你必要撑下去,你懂吗?”

    向母一愣,之后低下头没有了笑声,只是颤抖着的肩膀表明她忍的极为的辛苦,这不是开心的笑,而是悲伤、无可奈何的笑,若是可以选择的话,他们真的不像出现这样的事情。

    顾景柯快速的打着方向盘,目的就是要追上前面那辆车,可是居然在一个过红灯的时候跟丢了!

    那辆车闯了红灯,但也不算是闯红灯,因为在最后一秒冲了过去!

    穆冥看了眼前面,之后道;“那个方向是什么方向?”

    向母这次率先出声:“那边是医院!”

    “警官,你快点开!不然我们的孙子和儿媳妇就有危险,警官求求你们了!”两个人苦苦哀求着,可是穆冥却冷声道:“我们知道的。向太太你们就安静一会,留着力气找凶手吧。”

    车子在医院的门口,顾景柯快速的扫了一眼周围,发现并没有那辆黑色的轿车才松了一口气,看来那个女人的目标不是在这,不然这车子应该会停在这里。

    “警官。麻烦你们成为我孙子和儿媳妇的贴身保镖。”

    对于这个身份,穆冥挑高了眉头,不过还算是没有拒绝,之后就和向母转身走向病房内,里面的人还是在熟睡,向母走了过去,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顶,之后试了试体温后道。

    “阿紫没有事情,身体健康恢复的很快。”

    向父也松了口气,若是连阿紫也倒了,那么这家,就不再是家了……

    “现在阿紫还不知道事情,若是知道了,我们该怎么办?”向母皱了皱眉头,看向向父,眉眼之中已经都是哀愁和皱纹,就连头发都已经白了一大半。

    看的让人有些心酸和心焦,穆冥和顾景柯对视一样就走出了病房。

    “你去看着婴儿房,我守在这里,我怕那个女人真的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然后做出一些不可想象的事情来。”

    顾景柯点头道:“你一个人站这儿要小心。”

    “你也是,我这边人多,你就放心吧。”穆冥笑了一声,催促道:“好好的看着婴儿房,若是真的要下手一定会从那里。”

    两人在门口分开,真的担待起保镖这样的身份。

    而穆冥靠在墙壁上,仔细的梳理这件案子的经过和发展以及突然冒出来的简好,简好在这里究竟是扮演着什么角色,难不成,真的是犯罪凶手?

    一个女人真的能够做到这么一点吗?

    穆冥不懂,是怎么样的仇恨能够将一个女人逼成这样,之后她想了想,似乎有点懂了,若是后退一步是凶猛的河流,和前进一步是恐怖的悬崖,那么究竟该选择哪一个?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绝路,简好应该是什么都没有选择,然后就站在原地成魔了吧。

    不然怎么可能变化的这么快!

    穆冥眯着眸子,病房里面的人似乎醒了,她站在门口,朝里面看了眼。

    果然,阿紫已经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公婆笑的很幸福灿烂,现在这个时候了,她还是不知道事实,这样说起来,也算是很可悲的。

    阿紫靠在床头上,虽然身体都没有力气,可还是端坐了起来,她看着向母道:“妈,现在的这个时候了,怎么天翼还没有回来?”

    向母差点就没有把持住,像是要哭了的模样,她慌忙的低下了脑袋不让自己的儿媳妇察觉到异样,之后深吸一口气,抬起眸子道:“你爸爸说天翼还要加班一段时间,估计是要半个月了,那边的公司项目似乎是出了一点问题。”

    她一口气说完之后又看向病床上的儿媳,笑了笑道:“阿紫啊,你别想多了,你看看,半个月后你正好出月子不是吗?那个时候你正好恢复身体,然后可以好好的迎接天翼了。”

    阿紫想着是这样的情况,笑的满脸的开心;“妈,还是你想的周到,只不过这个天翼居然都不打一个电话给我,等他回来,我要他好看!”

    说是要他好看,可是嘴角上的幸福根本就让人忽视不了的。

    “好,妈妈帮你一起教训他,你现在可是我们家的宝贝,一定不能动气。”向母走过去,抱主阿紫的肩膀似哭似笑的道:“阿紫啊,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一定要坚强,你要记得你还有孩子呢。”

    “咱们给孩子想一个名字吧?”向母为了阿紫不发现异样,快速的转移了话题道:“你和天翼私下里有没有想好名字?”

    阿紫仔细的想了想,之后撇撇嘴唇道:“有啊,我们都想好了,女孩是思诺,男孩是青泽!”

    向母眸子闪了闪,之后就想到:“青泽好,福泽不断……”

    阿紫没有多想,扯了扯唇道:“妈,那两位警官为什么总跟着你们?”

    嘴中,阿紫还是问出这样的话来了,不管怎么说都是无法掩饰下去了吧,可现在,不能说出事实!

    向父眼珠子转了一圈道:“他们是来调查一件案子的,和你没有关系,你好好睡觉,这案子过去了他们也就走了,他们人好,你不用担心他们是坏人。”

    阿紫心中一动,明显抓住了什么可疑的气息,可是却一闪而过,她还没有来得及伸出手!

    她沉下了眼皮子,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之后诺诺的道:“妈,你们也先去休息吧,你们也忙活了一天了,爸明天还要去上班呢。”

    向父向母身心俱疲,看了眼阿紫道:“那你好好休息,你父母明天才能赶过来看你和他们的外孙。”

    阿紫听到自己的父母要赶过来了,眸子也是一亮,笑的更加的开心了:“好,爸妈晚安,早点睡!”

    向父向母从病房走出去,之后看了眼穆冥道:“拜托警官照顾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穆冥也是客气十分,点了点头目送着两人离开。

    而门内的阿紫在公婆走了后就开始摸着自己的包包,可发现居然不在这,她才困倦的眨了眨眼睛:“还想着给天翼一个消息,没想到手机不在这,难怪一天都没有打电话过来,原来是因为手机不在手上啊。”

    她缓缓的躺在病床上,掩下心中的慌乱,沉沉的睡了过去,累,依旧是累,生完孩子后就像是怎么睡都睡不够一般,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元气大伤吧。

    穆冥就在医院的走廊上的椅子坐了一夜,这一夜顾景柯守在婴儿房里面,而她则守在这边,一夜无事,或许那个简好没有这么快动作了。

    而因为向父向母也住在医院里面,没有更多的事情要注意的了。

    一大早,阿紫的病房里面就热热闹闹的,因为向母安排了人给阿紫炖鸡汤拿了过来,顺带着没有忘记给穆冥和顾景柯也带一份,这也算是一个比较好的家属了。

    往常那些家属,应该是不会有这么关心人的。

    穆冥和顾景柯简单的将早餐给吃完,等着程曼派人过来交接,百无聊赖之中也站到了一起,之后穆冥抬了抬眼,猛地扣住顾景柯的手腕:“你我刚刚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朝门口走了!”

    那个背影就想是在视频之中看到的,两个人一模一样。

    “简好?”顾景柯沉下脸,拉住穆冥的手腕道:“我们过去看看。”

    两人迅速走到门口,却发现已经没有了人影,皱了皱眉头,为了防止再出现意外,穆冥和顾景柯回到病房门口,不敢离开一步,而顾景柯则是去了婴儿室检查。

    那里面的护士也正好在看孩子的健康程度,顾景柯看到孩子安然无恙稍微的松了口气。

    不多久,穆冥陪着向母过来婴儿室这边,向母笑了笑感谢道:“多谢警官这这样的照顾,我现在要将孩子抱过去给阿紫看看,你们也好好的趁着这段时间休息一下吧。”

    “不用了,向太太,你好好的照顾好你的家人。”

    穆冥本来是想说出刚在外面看到人影的事情,可是想了会,话到口中就变了方向,这样的事情,还是别说出来让他们恐慌吧。

    向母万分感谢低了低头,刚刚丧子的她,满脸都是愁容,只不过看到怀中的孩子试却又强打起精神笑了笑,这可是他的宝贝孙子,青泽啊……

    这也是天翼留下的唯一念想了。

    抱着孩子走回病房,门缓缓的阖上,穆冥和顾景柯对视一样,坐在椅子上等着交接的警官过来。

    而病房里面也是其乐融融的,阿紫伸手接过孩子,看着小鼻子小脸的一阵惊讶,似乎是在感慨这个小孩子是从自己的肚子里生出来的的一般。

    “妈,你看看,他长得和天翼小时候像不像?”阿紫睁着眼睛问。

    向母眼眶却突然湿了,慌忙掩饰住自己的失态道:“像!你看看,这小鼻子小脸的,简直就是和天翼小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阿紫笑的更加的开心了,可是故作嘟囔的道:“真是不公平,明明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没想到居然没有一个地方像我的。”

    向母笑了笑:“现在小泽的眉眼还没有长开,等长开了就能够看得清楚了。”

    阿紫嘴角一勾,甜甜一笑:“妈,你说的对。”

    而向父在旁边也是扯了扯唇,因为这个孙子而开心,可是心里头那种悲伤更大更浓更重!

    稍有不小心,或许就可能会爆发出来!

    也就在这时,穆冥和顾景柯拦住了要进病房的一个护士,伸出手道:“你的手上是什么东西?”

    一个护士的手上拿着一捧百合花,没有相关的家属相随,百合花上面还有一封信的模样,着应该不是这个小护士送的才对。

    小护士看到顾景柯脸色微微一红,张嘴道:“这个……”

    ------题外话------

    谢谢14至23号:amor425十八张、泠月茫茫2张、洛凝儿1张、快乐之人4张、花骨朵儿007两张、兔耳芥菜一张、wexinedb525eb65一张、alicemimei一张

    评价票:泠月茫茫一张五星、alicemeimei一张五星、迷妹56一张五星!

    恭喜amor425亲爱的蝉联本度月票冠军!每次都是你第一,谢谢你,谢谢你么!爱你们!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妙探独宠妻》不错,请把《首席妙探独宠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17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