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43尾 都是同行,橙子娱乐

  
    这个答案是不会的!

    他们刚刚在办公室将凳子坐热,就传来简好撞墙自杀的消息,几人匆匆赶过去,居然发现简好居然含着冷笑,头破血迹的靠在墙壁上,而那墙壁也早就被鲜血染红。

    简好的头部遭受到严重的撞击,却又恰到好处的没有生命危险,看着简好脸上流着的血,几人的心中都闪过一抹悸动,这个女人,可真是不会让人安心。

    根本就是不省油的灯!

    穆冥看着简好被抬了出去,这样的情况也只能够送去医院了,没有其他的接过和方式解决好这件事了,不管什么罪犯,都不能够轻易的死去。

    更何况简好还算不上罪犯,毕竟警局还不能拿出证据证明她是罪犯!

    “这人性子可真是烈,居然为了出去这样的拿自己的脑袋撞墙!”程曼呢喃了一句,墙壁上的血迹还没有干,仍旧可以看出刚刚是怎么激烈的。

    果然就是不能够相信这女人的话,乖乖的听话?狗屁!

    这根本就不是乖,简直就是给警局找麻烦的麻烦精,根本就不知道乖乖的在哪里能够体现出来!

    简好去了医院,穆冥和顾景柯也去了医院,刚刚凑巧,这个医院和向家人所在是同一家,这接下来的事情恐怕会更加的不好办才对。

    向家人看到穆冥和顾景柯出现在医院,向太太急忙就走了过来问情况。

    “警官,你们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为什么为突然不见了人影?”

    向太太是知道他们的行动的,这么问那也只能够是证明她是想知道行动后的结果。

    穆冥想了想,还是要将事实告诉向太太:“简好现在也在这所医院,你们自己要保护好自己别遭到袭击。”

    向太太吃惊的瞪大了眼睛,问道:“怎么会这样?”

    穆冥也不答话,只不过是轻微的咳嗽一声,顾景柯就接过话道:“向太太,我们有事情要找你问清楚。”

    知道是重要的事情,向太太也不敢耽搁:“好,我们这就去后面说清楚。”

    等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穆冥就开门见山的道:“向太太,我想知道你们的恩怨究竟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吗?”

    向太太一愣,强硬的点了点头:“是,我们的恩怨只有我说的那些!”

    “可是简好说的却和你们的不一样。”穆冥眯着眸子道:“你可要好好的想清楚,她说的话还有一些隐秘的事情,你会不会是为了……”

    “不会!”向太太坚定的摇了摇头道:“我们的家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就算你们不信也好,就算小好是那么认为的也好,我们就是没有做过!”

    向太太的态度很坚决,让人有些摸不清楚状况。

    顾景柯轻缓的嗓音响起:“既然向太太没有做过,那么我们也不会继续打扰的,我们相信向太太的为人。”

    向太太松了一口气,之后就敛下了眼皮道:“为什么小好会那么认为……”

    就显示自言自语一般,她有些不能接受,之后向太太抬起脑袋问道:“你们警方是不是知道什么!”

    “你们向家还有得罪什么人?”

    向太太仔细的想了想,之后摇头道:“我们向家做了公司这么久,得罪的人肯定不是在少数,所以一时之间也很难想到什么重要的人或物,只不过现在的小好,我已经认不出来了。”

    言辞里,还是透露着向太太的心寒,不是自己不承认有小好的存在,而是害怕小好回来,害怕简好将什么事情都扣在向家的头上,而且还不听解释!

    这样的孩子,都带着满身复仇的火焰,让人招架不住。

    向太太勾了勾唇,摇头叹了一声:“以后有什么事情就冲着我来就好!”

    也不知道她是对谁说的,只知道她说完后就转身落寞的离开了,人老了,喜欢想多,之后又寂寞的很。

    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向太太站在原处道:“警官,这么些天我们都没有机会去将天翼带回来,现在我就去吧,我儿媳妇就拜托你们照顾了。”

    现在简好在这个医院,他们去带天翼回来,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

    穆冥想了想,还是怕出现意外:“我和你一起去。”

    向太太没有拒绝,向父向母两人一起和穆冥走了,将尸体带了出来就直接去了火葬场,向太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孩子,我希望你能够入土为安。”

    “天翼,我们会好好的照顾你的孩子和阿紫的,你放心的去吧。”

    火葬场多数都是一片哭声,因为没有家人过来,他们都只是草草的将事情给办了,没有多久,就开始修葺墓园……

    这一系列的事情下来,居然让人很是累乏,向太太坐在车的后座睡了过去,而穆冥却是靠在驾驶座上假寐,这么些天,都没有好好的休息一下,眼角下的黑眼圈都有些冒出来了。

    向父站在车外,摸着黑色的照片,狠了狠心坐在那里就是一番掏心窝子的话,他喝酒,又开始给自己的儿子敬酒,直到天色黯淡,这才那里走了下来。

    脚步虚晃,有些走不稳的样子,穆冥被吵醒了,睁开眼睛,里面精明的光一闪而过,根本就没有刚睡醒的懵懂模样,而向父也缓缓地下了山,直接走到车子前面。

    他的眼圈透红透红的,很明显就是刚才哭过的。

    穆冥看了眼,之后心里就泛出酸涩的味道,或者这就是所谓的亲情吧,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感觉,不是每一个人能够体会到的。

    “向先生,上车吧。”

    向父朝后面的山上深深的看了眼,之后手攀上车门,就在他猪呢比上车的时候,居然从后面来了几道闪光灯,有大批的记者蜂拥而至。

    “向董事长,请问你和你的太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们的公子又去哪里了?”

    记者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么逼人心,向母也从后座上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看到记者后就露出一抹恐慌的神色,这记者们,怎么会来这个地方,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他们还不打算公布这个消息,可是这记者,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向董事长,这是我们同行在火葬场拍到你们的照片的,请问是怎么一回事?”有人拿出照片,之后又是一阵询问,而向父早就控制不住情绪。

    他只能够低下头,缓缓的笑了笑:“各位媒体朋友,我现在很累,能不能先让我回去休息一下,过一段时间再召开发布会?”

    那些记者怎么能够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可是向父已经快速的上了车,穆冥动作的迅速将车开动,可是记者根本就是不要命的架势,猛地就堵在了穆冥的车门前!

    车头也有大部分作者,根本就没与空隙开过去。

    穆冥降下车窗,冷冷的扫了眼众人:“向董事长已经说了,会召开媒体招待会,若是你们再这样缠着,那么别怪我们不客气,要知道,我们要开车,是你们拦在这前面,若是受伤了,可和我们无关!”

    那些记者被穆冥的眼神扫到,都感觉入坠冰窟,连忙朝旁边让道,穆冥畅通无阻的开车离开,还没有等向父出声询问就打断他即将出来的话:“记者们知道不是警方的问题,是有人在后面捣鬼,现在你们能够做的就是别让阿紫知道,那些新闻和报纸,还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杜绝掉。”

    这些东西都是能够控制的,可是手机上的网页……

    向父和向母的心中流露出一股子恐慌,让人应接不暇,而那些记者一定会为了新闻写的乱七八糟的!

    不知道还能够瞒着阿紫多久,这月子里的身体,可是最不能够受刺激的,不然以后肯定是会落下病根的!

    他们对这个儿媳妇很满意,若是出了什么事情肯定是过不出去心里这一关。

    真不知道是谁这么狠心,居然告诉了记者。

    穆冥将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住,对着两人道:“你们最好先去洗手间洗把脸。”

    向母突的道:“警官,你能不能将我们送回家,我们想洗个澡,然后给阿紫拿一些换洗的衣服。”

    穆冥点了下头,之后将车头调转,直接去了向家的别墅,向母走上楼梯,手指紧紧的捏着扶手,穆冥在楼下坐着,不看不动不摸,很是镇定。

    等了半晌,两个人从楼下下来,向母因为洗过澡,脸色变得稍微的红润,可是不难看出里面含着病态的苍白,让人一看就觉得心疼的很。

    穆冥沉下眼睛,之后就道:“你们都已经忙完了?”

    “是,麻烦你了警官。”向母手中拿着阿紫换洗的衣服,而向父则站在旁边满面的愁容,只不过这次却是叹了口气道:“警官,我还要去公司一趟,我太太就拜托你了。”

    穆冥略微的皱眉,让向父一个人去公司,恐怕是不安全的,她拿出手机给了程曼一个电话,对方说派魏晓光过来,穆冥就掐断电话道:“向先生,麻烦你在这里等等,我有一个同事过来,带你一起去公司。”

    “好。”向父并不拒绝穆冥的好意,反而道了谢,坐在一旁喝了杯水。

    向母也没有说话,几人都很冷淡,气息安静的让人觉得诡异,穆冥抿了抿唇,伸出手端起一个杯子喝了口水,嘴角的干裂让人有些不舒服,急需补充水了。

    “警官,这么些天,多亏有你们,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扛过来了。”向母呢喃了一声,之后就叹了口气,“这个房子,没有了一点人情味,住在这里的人都觉得这像是个鬼屋一般。”

    这话不假,若是这么大一个房子里面都没有一个人的话,的确是鬼屋。

    家里的佣人因为这件事也都被向母放假了,一个星期的假期,那个时候阿紫也该从医院回来了。

    “总会有生气的,你还有阿紫和你的孙子。”穆冥劝道,有些不自然,她不是会安慰人的人,若是要她安慰人,真的是有些……

    怪异!

    她嘴角有些僵硬,可向母却是笑了笑:“警官你说的对,天翼走了,我还有阿紫和阿泽啊,他们都会变成我的命根子,阿紫是个好的,给天翼留下了根,给我们向家留下了希望!”

    不管阿紫生下来的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向家的根向家的希望,以后都是向家的接班人,只因为,这是天翼唯一的孩子啊。

    没有别的想法,只是因为这个,仅此而已。

    就在向母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偏黑的夜色之中传来了一束灯光,穆冥抬眼看去,发现是魏晓光开着车到了,穆冥站起身:“向先生,我的同事已经到了,还请你过去。”

    向父点头感谢,之后和魏晓光离开了房子里,而向母根本穆冥回到了医院。

    在回医院的路上,向母进了一家店子里买了鸡汤,这个店子还算是有名的,做出来的东西也养身。

    刚刚下车,向母就道:“警官,你们应该还没有吃饭,我们就不麻烦你们了,阿紫我会照顾好的。”

    接着她离开,穆冥和顾景柯吃完东西和陈君、李明远交班。

    陈君有些无奈的道:“冥姐,这样的情况还要维持多久?”

    没有罪犯的出现,根本就是累的慌,而且现在简好已经被控制住,他们还要看什么?

    难不成,简好的身后还有一个重要的人不成?

    这样的猜测在几人的脑子里形成,陈君的嘴角扯了扯,叹了一声:“我懂了!”

    李明远翻了个白眼:“懂了就好,走,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陈君和李明远进了一家店子里,就点了盖浇饭,吃了一会又点了一份木桶饭,这么一天下来,可把两人给饿坏了!

    吃干抹净,李明远突然伸出手指了指一个方向道:“你有没有觉得那个男人很可疑?”

    李明远看过去,果然发现有一个男人在那边,他仔细的看了会,那男人穿着黑色的衣服,躬身看着四周,之后又转身走了几步,很着急的模样,陈君玩笑道:“你不能将什么人都看成可疑的人物,不是每个穿黑衣服的人都是坏人!”

    “你自己好好的仔细看看,我有没有说错!”李明远推了把陈君,之后就道:“你看他躬着身体,就像是在隐藏什么,还有东张西望的,都是看着医院门口!”

    陈君看着看着,也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连忙道:“你说的还真的像是一回事,难不成这个男人就和案子有关?”

    李明远嘴角一扯:“你要知道,我在那种地方卧底过,对这样的人很敏感,但是现在我也不能够确认这个男人是因为什么事情而探头探脑的,但,总不会是好事!”

    “要不然,我们去问问?”

    李明远拍了一把陈君道:“你个猪脑子!去问问,人家能够好好的回答吗?”

    对于这话,李明远当真是觉得有些不赞同,只不过下一瞬就道:“那个人朝这边看过来了!”陈君抬头看去,立马又被李明远打了一个巴掌,之后道:“你看什么看!他走过来了!”

    那个男人,此刻慢慢的朝这边走过来,就好像是发现李明远和陈君在偷窥一样。

    陈君冷着脸道:“别打我的头,不然我也给你打回去,你信不信!”

    李明远嘴角一撇:“小气!”

    那个男人此刻已经走到店子里,之后又朝李明远和陈君这边的方向走了过来,而李明远已经做好随时战斗准备,哪知道那个男人只是淡淡的扫了两人一眼,之后就坐到隔壁的位置。

    “一碗盖浇饭!”

    原来只是吃饭的……

    还没有等李明远回过神,那边的人就开始对着两人搭话:“难不成你们也是同行?”

    同行?这是什么意思?

    对方晃了晃手中的家伙,李明远和陈君看过去,居然是摄像机,那么这个男人应该就是记者了!

    两人沉下了眼皮子,没有吭声,而对方却不依不饶的道:“你们也别不说话了,我已经在这里蹲了一天了,什么都没有拍到,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和我分享分享……”

    记者之间也存在着竞争,就算拍到了东西怎么可能会分享?

    这个男人的脑子应该是抽了才对,李明远抬了抬自己的下巴,之后看向陈君问道:“你吃完了吗?吃完了我们就走人。”

    陈君憋足了笑,李明远说这个男人很可疑,原来这个男人只不过就是一个记者罢了。

    “你们别走啊,别以为我刚才没有看到你们在看医院,我都知道的,向家人就住在这个医院,若是有什么好消息就记得告诉我一声啊!”

    刚刚准备走人的李明远突的顿住脚步,问道:“你怎么知道向家人在这个医院?”

    那个男人眨了眨眼睛道:“一个匿名的读者说的话,向家出事了,然后他们也就到了这个医院里,你们知不知道向家出了什么事情?你们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们!”

    男人满脸神秘的模样,而陈君等人心中狐疑的厉害,这些人,怎么就知道了向家出事的事实?

    “向家人出了什么事?”

    记者傲娇的抬了抬下巴:“他们的儿子死了,就在前几天,听说是凶杀呢!”

    “这也是匿名的读者告诉你们的?”陈君又问道:“你们知不知道这个读者是谁,ID地址是什么,还有就是他通过什么方式告诉你们这样的消息的?”

    记者摆摆手:“匿名匿名,我们当然不知道是谁,他也是通过寄明信片的方式告诉我们的,怎么?”

    “你们是哪家的公司。”

    那记者有些惊讶的看了两人一眼,之后问道:“你们问的这么清楚是做什么?”

    “你说,我就告诉你我们知道些什么。”那个记者受到了诱惑,想了想就道:“我们就是鼎鼎大名的橙子娱乐公司,你们要找我也可以去那里找我,反正大家都是同行!”

    这个人,似乎神经有些大条。

    “怎么了,你们还没有说你们知道的!”记者连忙拉住李明远和陈君,他们此刻就站了起来准备走人。

    “松手!”

    “你们不说消息就想走?没有那么容易!”

    陈君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扳开,笑道:“你要知道消息,那么就开放开手指。”

    那记者松开,陈君和李明远相互看了眼,之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吴浪。”

    “好,我们记住你了,我们会来你的公司找你的。”

    记者一愣,看着李明远和陈君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快速的逃掉了!

    之后,他吃着东西,狠狠的咬了咬牙,突然发觉自己泄露了一个重大的秘密,若是被主编知道了,会不会削了他?

    应该是会的!

    嘴角稍微的动了动,吴浪猛地开始吃起了东西,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的工作就好了,什么都不想,去他的主编,去他的新闻,饿死自己了!

    而这边的陈君和李明远回到警局告诉了程曼和祁少晨这件事,程曼和祁少晨当机立断就去了橙子娱乐公司查这件事,可是去了公司后才发现已经下班了。

    没有一个人在公司里面,众人无功而返,只能等到明天再去查!

    次日。

    橙子娱乐公司,程曼和祁少晨第一时间就进了公司的大门,到了十五楼,那里面已经有不少的职员在赶稿子设计版面,沉默看了过去,顿觉无趣,这些文字,还是看起来就头疼,自己还是离他们远一点比较好。

    那些人看着祁少晨和程曼有些觉得奇怪,不少人发现了两人不是同一个公司的。

    只不过祁少晨长得好看,也吸引了不少女职员的青睐!

    有人走了过来,礼貌的问道:“请问,你们是谁,来这里是做什么?”

    程曼心想,搭理人的来了,还算是不错的服务态度。

    “我们是来找你们的总编辑,若是总编不再,主编也可以。”祁少晨很礼貌的笑了笑,那个女人瞬间心花怒放,看着祁少晨就猛地开始放光。

    可是祁少晨看都没有看她,后者只好开始说话找存在感:“很抱歉,他们还没有开始上班,若是你们要找他们说事情,还请稍等一会,大概九点钟他们就会到公司。”

    程曼勾唇朝前面走了一步,之后就道:“我们会等,我们就在这里等。”

    那个女人看了眼程曼,之后再心里头冒出来一股子酸味,转身就走了几步,看了眼祁少晨后又压下心里头的不爽:“那请你们坐在这里别动,我去给你们泡杯茶。”

    女人扭着婀娜的身姿款款离开,从背影看,这女人也是个极品,长得不错,身材也还好,程曼看向祁少晨,突的问道:“这女人是不是长得不错?”

    “不知道。”祁少晨僵着脸回了一句,这句话却让程曼有点狐疑,这么一个大美女摆在眼前居然说不知道,这男人是不是有点眼瞎?

    程曼咳嗽一声:“那待会你仔细的看看,然后和我说说你的看法,反正没有事情,我们就当做八卦好了。”

    这些话,其实被坐在不远处的职员也听了去,众人都憋住了笑,只不过因为是在赶稿子,也没有人再仔细的注意这边了,只不过众人对程曼都默默的点了个赞。

    到现在还没有人敢对刚刚那女人点头论足的,要知道那个女人的后台可不一般,反正都是走后门进来的,还有人传言说,那个女人是总编的情人。

    这才能够进了这个公司,做起那么轻松的活,但是却拿了最高的工资!

    还有人说,只要她的一句话,立马就会变成主编了……反正这些都是女人直接闲聊的八卦,具体是不是事实,还有待考据。

    不一会,那个女人走了过来,端起杯子放在祁少晨和程曼的面前,在祁少晨的那杯时表现的温婉得体,可是在程曼的那杯时却重重的放了下去。

    或许这就是女人直接的天性,看不得对方比自己好!

    程曼也不在意,只是对祁少晨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好好的看看这个女人的身材,而后者也是按照她的吩咐,抬了抬眸子,从头到尾的扫了那个女人。

    接受到祁少晨的视线,那个女人娇滴滴的轻哼一声,程曼手指一僵,这该死的祁少晨,还真的当着她的面看啊,她只不过是开个玩笑!

    “你可以去旁边了,我们自己在这边等着就好。”程曼冷冰冰的说了一句,而那个女人却是不打算动作,程曼冷着眸子道:“难道没有听懂我说的话吗?”

    那女人被程曼吓得一愣,挺了挺胸部转身就走,边走还边嘀咕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找总编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儿呢,居然敢这么嚣张!”

    众位工作人员都是有些鄙夷的看着这个女人,要知道在平常的日子,这个女人可比程曼还要嚣张,动不动就是大叫生气,要不是有总编那关系,他们早就不会忍了。

    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既然是总编的女人,他们自然是要好好的忍着,就当做被狗咬了一口,每一次,他们都会用这个理由来安慰自己,这女人太可恶,不得不这么想啊!

    大家都是要混口饭吃的,职场就好比战场,处处都是坑害很争执,若是一不小心就是被坑害了啊,这都是轻的,战场是有硝烟弥漫,而职场,就完全是耍心机斗狠,好比古代的皇帝妃子们。

    都想着怎么争宠上位!

    程曼瞪了眼祁少晨,冷哼一声:“你还真看?怎么,看完了,有什么好的看法和我说说呗!”

    听得出来程曼是心里不快,可是祁少晨却弯了弯眼睛,一本正经的模样:“她的身材的确很不错……”

    这话,遭受一道道鄙夷的视线,祁少晨有些汗颜,没有想到那个女人在这里面的人缘这么差劲。

    程曼危险的眯着眸子,看着祁少晨,冷哼一声:“你这说法,我还是很赞同的!”

    在战火还没有弥漫开来时,祁少晨急忙说了下一句话:“只不过这个女人,还没有坐在我旁边这位的身材好,我何必去看她呢?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程曼听到这话,嘴角一扯,祁少晨还会拐着弯夸赞人,可真是稀奇的很呢。

    祁少晨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喝了口茶道:“这茶,泡的也不怎么样,喝了就像是和药一般。”

    茶叶放的太多,水都苦的要命,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会做了这样的工作,这家的老板是不是脑子里抽了,众位员工深有同感的点头,对着祁少晨竖起大拇指。

    他们受到这样的迫害很久了,那女人端过来还不能不喝,这简直就是折磨死人,要不是工作难找,他们早就辞职不干了,谁喜欢受这样窝囊的气?

    大概九点左右,总编和主编居然同一时间到了公司,两个都是四十岁左右的男人,长得还算是看的过去,但是实在是达不到一般的审美标准。

    特别是总编,挺着一个啤酒肚。

    轻微的抿了抿唇,等总编的目光缠上程曼时,简直就是双眼放光,他吞了口吐沫,之后双手搓了搓,笑的很是谄媚:“不知道你们是有什么事情找我?”

    程曼抬了抬眼睛看他,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在想那种心思才对,不然那模样怎么看就怎么丑陋!

    让人看起来就有些恶心,那么刚刚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和这个总编有一些见不得人的勾搭,不然怎么会有那种说法?

    那些员工应该也不会空穴来风的……

    祁少晨率先站起身,笑了笑:“你应该是这个公司的总编吧?”

    笑话,他胸口处就是一个名牌,不是总编是谁?

    轻微的扯了扯唇,祁少晨眸子就是淡淡的眯了眯,之后笑道:“我们找你有事商量,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空?”

    “有空、有空!”总编的眼睛就差要黏在程曼的身上去了,看的祁少晨一阵想揍人,之后扯了扯嘴角,轻笑道:“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

    “现在!”总编只要见到了美女就不知道怎么思考了,只一味的点头道:“你们若是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我去办公室谈。”

    话落,那些**的视线还是紧看着程曼……令人恶心的视线!

    程曼就差要发火了,可因为工作的关系,还是忍着,跟在总编的身后,两人进了办公室,而主编也是跟在后面,扫了眼员工道:“你们赶紧的赶稿子,不然全部都加班!”

    那些人哀嚎一声就没有了下文,纷纷伸出手开始赶稿,眼睛却不由自主的朝办公室里面看,不知道那两个人来找总编是有什么事情的?

    而且还是那么漂亮的女人,不会也是……

    不敢再往下面想象!

    程曼和祁少晨走进去,就大爷似得坐在了沙发上,拿出警官证看了看:“我们要知道是谁告诉你们关于向天翼的消息的,若是你们答不出,那么也只好——查!”

    总编一看是警察,一下子就吓尿了,看着程曼的眼神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明目张胆,反而有些畏畏缩缩的道:“警官你急什么?有话好好说,真的,我们收到那封匿名的信也只不过是在起那几天,大概就是前天的样子。”

    祁少晨手指一顿,淡淡的笑了笑:“那么就请你和我们老实交代一下。”

    总编清了清嗓子,之后道:“我们一大早就看到属于我们的快递里面有那封信,之后就是这样了,本来是抱着看看的心态,没有想到向天翼真的遇害了,这对于我们来说可是个大新闻,所以就……”

    “就找上医院去了?”

    总编点点头:“就是这个理,怎么了?”

    祁少晨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太阳穴,问道:“麻烦你将那封信给我们拿过来,警方有事情要研究,应该还在吧?”

    “还在还在,我们就放在那里,我这就让人拿过来。”

    总编瞬间就给外面拨了电话,之后没有多久那个女人就走了进来,笑道:“总编辑,这是你要的明信片,是前几天得到的那些消息。”

    祁少晨伸出手接过,扫了眼后没有发现任何的信息,包括寄信地址都没有,只不过上面有章印,仔细一看居然是本市邮局才有的印记!

    两人飞快的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读懂了一些事情,那就是,这封信,是从本市寄出来的!

    这就是说,那个隐藏在后面的人是在本市……

    程曼收回目光,和祁少晨同时看向总编道:“你们收到这封信的时候真的没有看到可疑人物?”

    这封信上写的大多就是向家人的事情,还有医院的地址,以及警方都已经介入,这些事情不是一般人就能够知道的,除非就是幕后黑手了。

    总编仔细的想了想,之后摇头道:“没有,我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

    空气里有开始变得安静起来,而主编却走了过来道:“其实我,是有一点发现的。”

    “什么发现?”程曼和祁少晨同时出声询问,冷着眼道:“有什么事情就直说,我们警方还要查案!”

    “就是在这封信被我们确定接收了后十分钟左右有一个人给我的邮箱发了封信件,里面的大概内容就是让我们别将这件事告诉你们警方,可是你们现在……已经知道了。”

    那么就证明那个邮件也就是没有用处的。

    “邮件还在哪里?”

    “还在我的邮箱里,你们要看随时可以查看。”主编躬身道:“现在就可以去看。”

    程曼站起身:“带我们过去。”

    祁少晨也站起身,不一会就到了主编的办公室,相对于总编的,主编的办公室比较小,而且没有那么奢侈,程曼扫了眼电脑的位置就走了过去道:“打开电脑。”

    主编听话的打开了,程曼瞥了眼,之后抿了抿唇,并不能看出什么东西,伸出手拿手机,点开屏幕,给向文拨了电话,那边没有多久就被接通。

    “喂,程队我是向文。”

    “让野狼立刻赶过来,我们在橙子娱乐公司。”

    向文一愣,心中还奇怪找野狼怎么会给他打电话,只不过转念一想,野狼住在自己的家里,不打给他打给谁?

    这样一想心里就轻松多了,眯起眸子,向文就朝后面吼道:“程队找你过去,你要快速赶过去,明白吗?”

    野狼懒懒的睁开双眼,之后问道:“谁找我过去?”

    “程队。”

    “那个女人!”野狼像是被打搅了好梦一般,气的从沙发上瞬间翻身坐起,之后看向向文道:“不说什么,反正你要陪我一起去,走吧?”

    向文嘴角一扯,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可是自己压根就不想去程队那里!

    “找你的事情就不会有我什么事情,你赶紧去吧,我还要守在警局里别出什么事情才好。”向文坚定的拒绝,之后笑道:“我在这里等你回来,赶紧的去吧。”

    野狼耍赖一般的道:“反正不行,我不会开车你又不是不知道,去给我开车也好。”

    “有出租车、公交车,再不行也可以走路去。”向文开始罗列出一些东西,之后看了眼时间道:“你若再在这里耽搁,我觉得程队等会会要了你的命。”

    “喂,有没有点良心?”野狼不干了,瞪着眼道:“出租车和公交车都要钱的,出租车贵死了,公交车很难挤,走路很麻烦,你有点人性的话就开车送送我,反正不会花掉你很多的时间。”

    看到向文似乎有些松动的迹象,野狼又道:“你就把我送到楼下,然后我自己走上去就行了,反正不要你做什么不是?赶紧的,走吧!”

    野狼迅速的伸出手抓住向文的手臂,之后就往外面带,没多久就上了车,向文坐在驾驶座后才反应过来已经被野狼迷惑的走了出来,简直就是……

    无语!

    对就是这种感觉,自己怎么就没有崩住呢?

    “开车吧,再不开车那个女人恐怕是真的要恨死我了。”野狼嘟囔着,对于程曼他还是有点害怕的,不是因为什么原因,单纯的从心里有点畏惧,或许就是因为请客的那件事?

    不管那么多了,总之现在就是不能够得罪那个女人,不然自己以后从哪里拿工资,以后怎么养老,怎么娶妻生子?而且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住在哪!?

    要知道现在的房子很贵,把他给卖了应该都买不起!

    那样的还不如免费的住在向文的家里来的舒服,不用付钱,还有浴室和免费的三餐,简直就是天堂。

    就在野狼还在想入非非的时候,自己魔性的笑声都已经传到了向文的耳朵,向文皱眉,重重的问道:“你在想什么?笑的很难听!”

    “我有笑吗?”野狼一瞬间就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之后张了张嘴巴:“向文,我绝对没有想什么,没有想过要赚你便宜,你好好开车!”

    “便宜?”向文疑惑的很,这个野狼说话怎么前言不搭后语的,自己好像是有点听不懂了一样。

    扫了眼野狼,向文继续开车,不打算再理这个抽风似得人儿。

    野狼摆摆手道:“你听错了,我什么都没有说!”

    就在野狼还沉醉在自己的想象之中时,车子踩了刹车,在一家写字楼给停住,扫了眼楼层,野狼就吞了口口水,诺诺的道:“向文,我现在似乎还要麻烦你给那个女人打电话,然后问清楚他们在哪。”

    这里这么多楼层,怎么知道是在哪一楼?

    向文嘴角僵硬一番,幸好自己来了,不然这个野狼该怎么办?

    拿出手机给程曼打了过去:“程队,我们现在已经到了,你们现在在哪里,我们在楼下。”

    程曼在那边安静了一会,之后就听到她的声音传过来:“我看到你们了,十五楼,你和野狼都上来吧。”

    向文本来还打算回警局,可是现在程曼都已经说话了,那个想法也就早早的打消,挂断电话,朝后面的野狼瞥了眼:“十五楼,程队让我和你一起上去。”

    野狼的嘴角勾出一抹贱笑,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好的主意,而野狼在心中欢呼着程曼终于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让向文一起上去简直就是最为正确的!

    两人进了电梯,“叮”的一声,楼层在十五楼停下,两人走了出去,野狼看着高档的写字楼,之后就金光闪闪的道:“想不到这里比警局还要气派!”

    “你是不是傻?”向文冷不丁的来了句,“警局又不是比气派的,你早点把这种思想给收回去吧。”

    “我看你才是傻呢。”野狼回了句,之后就道:“我就是准备来看看的,不然谁来这里?”

    “你不来,是不是想被我松松骨?”

    压低的一声,从转角处传了过来,野狼吓得一个激灵,自动反应一般的摇了摇头道:“程队,你这是说哪里的话呢,我当然是要来的,刚刚你什么都没有听见,而我什么也都没有说。”

    向文抚了抚额头,有这么一个室友,简直丢脸丢到家了!

    “走吧,跟我过来。”程曼现在不打算追究那么一些玩笑话,转身就道:“我们现在要你查一下对方的ID,曾经发过邮件,我相信,以你的本事,应该是能行的吧?”

    “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笑,又是一阵淡笑。

    走到办公室后,众人都退了出去,只留着野狼一个人坐在电脑前面,而员工们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劲,纷纷都没有说话,现在谁都不敢往枪口上撞。

    看看总编那个脸色就能知道这些人都不简单,若是谁说错了一句话,吃不了兜着走!

    在职场久了,早就不是那种小菜鸟,也懂得看人脸色了……

    程曼瞥了眼向文,之后就问道:“你怎么来了?”

    “野狼让我将他送到这个楼下,我本来是准备回警局的,可程队你让我上楼,所以我不得不上来了。”向文狗腿子一般的笑了笑,看着程曼道:“我绝对没有偷懒!”

    “我没说你偷懒。”程曼无奈的动了动唇,“野狼不会开车,你送送也是应该的。”

    究竟是真不会还是假不会,优待考据。

    向文笑得灿烂,似乎又恢复成了聒噪的本性:“程队,你和我说说你们发现了什么呗。”

    程曼暧昧的眼神朝向文落了过去,之后笑道:“你知道我们在你们来之前遇上什么人了吗?”

    “什么人?”

    程曼满脸八怪的模样,之后大笑道:“这里面有个女人似乎身材很棒,她给你泡茶去了,待会你可要好好的享受享受,视觉和味觉一起享受一下。”

    被程曼说的阴森森的,但作为男人的向文对即将到来的美女还是有一丝的期待:“程队,你不会骗我?”

    “骗你干嘛,你能给我工资?”场面回的理所当然,抿了抿唇道:“来了!”

    她用眼神示意向文看向门口,果不其然,那个女人已经扭着小蛮腰走了过来,时不时对着站在他们旁边的总编放电,那眼神,简直就是要恶心死一个人!

    就连刚来的向文也看出来一些端倪,连忙看向程曼询问道:“程队,你应该不是玩我的吧?”

    “我像是会玩你的人吗?”

    向文用眼神回答了程曼:是!

    女人走过来,轻声的笑了笑:“先生,请喝茶!”

    她语气很是柔弱,身娇体软,看起来就很好扑倒,可程曼就是觉得看不惯她,而且这女人分明就是分别对待,对待一个男人时,她可以白板娇媚。

    对待她时则可以百般愁苦!

    向文有些扛不住,默默的瞥了眼程队,之后接过茶杯道:“谢谢。”

    那女人给了向文一个电眼,之后又看向总编眨了眨眼睛:“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吩咐,我就在隔壁不远处休息。”

    就在这个女人走后不久,总编也轻笑着笑了笑:“我还有点事情也离开一会,待会就回来,警官,你们就请便。”

    既然程曼是警官,是绝对不可能让他染指的,那么自己还是去和自己的小助理好好的谈谈心就行,刚刚那姿势可是**的很,只有他知道,那小妖精就是在勾引他去做事!

    那胸部早就勾的他很是心动,若是……现在不去解决一下真的是弄不出什么名堂来了。

    程曼勾唇轻笑:“总编你去忙,不用管我们。”

    那总编也是点头,之后消失的非常快速,而消失的地方也就是那个女人离开的方向,众人都心知肚明这个总编去了哪里,但也不好拆穿,毕竟这是人家的私事,他们没有理由管这么多。

    “噗——!”就在程曼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向文一口茶水就喷了出来,洒了地上一圈!

    程曼嫌弃的看向他,之后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苦!”向文咬牙道:“这是在给我喝什么水?中药?”向文连忙将茶杯给放下,果然人不可貌相,长得漂亮有什么用,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以后什么事情都不用干了。

    而且这女人给自己的上司眉来眼去的,一看就不是个什么好人,他向文不感兴趣。

    虽然有一点程曼说的对,那就是这个女人长得还算是不错……向文摇了摇头,回过神道:“程队,你们这表情似乎在告诉我你们早就知道,之前那么说就是在耍我的对不对。”

    程曼没有回答,而祁少晨却难得的笑了起来,这一笑让向文彻底的明白了,他苦着脸道:“你们还真的是这样的,简直了太欺负人了!”

    向文装模作样的哭了两嗓子,之后看着自己的茶杯,苦涩的味道又像是冒了出来,让人感觉很是恶心。

    这边的总编跟着女人的身后摸进了休息室,一进去就将门给反锁住,他伸出手,猛地抱住了女人的腰身:“美人儿,想我了没。”

    “我当然想啊。”女人翻过身,双手勾住总编的脖子,总编猴急的就低下头在女人的嘴巴上啃了一口,而手也不老实起来。

    女人的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可是不得不迎合着,只因为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一切!

    总编开始脱下衣服,两人在休息室里就开始了一场战斗……

    等总编气喘吁吁的从女人的身上脱离后,收拾好东西就穿上了衣服,把桌子上放了一张卡:“记得吃事后药,这是钱,你要买什么就买,别省着!”

    对于钱,女人当然是不会拒绝的!

    伸出手拿过卡就将自己的全身给整理好,娇笑道:“我当然知道吃,你就放心吧。”

    和你做都觉得恶心,怎么可能还给你生孩子!

    女人这样想,可是却不敢这样说,只能目送着那个男人神清气爽的走出了休息室,闭上眸子,女人仔细的想着这件事,等钱赚够了,也要找个好人家嫁了。

    不能一辈子总干这件事,这样只不过是吃青春饭,等男人玩腻了她,就会像丢个垃圾一样丢了她,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是少数,还有一些事情就是。

    原配当街暴打小三,她作为小三,还是很害怕这样的情况出现的,毕竟丢不起这样的人,说出来,都是有些令人难堪。

    总编走到程曼几人的身旁,笑呵呵的道:“警官,我已经忙完了。”

    程曼嘴角一扯,这未免也太快了,这三十分钟都不到就解决了?

    而祁少晨却伸出手笑了一声道:“总编,你办公室里应该还有事情没有解决吧,你可以先去解决,我们自己坐在这里就好。”

    总编勾了勾唇,之后朝主编道:“中午订餐你们可别忘了警官们的分量。”

    主编点头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忘记的。”话落,主编就凑到总编的耳侧道:“总编,你的拉链还没有拉上,赶紧去办公室里拉上!”

    总编一听这话,立马就将脑袋给低了下去,没有想到还真的是开着门。

    脸色僵硬的泛起红色的,他动了动唇道:“你们就忙,我先走了。”

    他飞速的钻进了办公室将拉链给拉上,气息不定的道:“该死的,这脸,可丢大发了,希望那个警官没有看到,不然真的要将我的人品踩在脚底下了!”

    中午时分。

    总编的午餐也是主编送进去的,而程曼等人的午餐只不过是在旁边解决了,吃饱喝足后,里面的野狼还是没有动静,看起来,对方应该也是个电脑高手,不然怎么可能这么久了还没有消息传出?

    只不过程曼也不是很担心,毕竟野狼的技术摆在那里,绝对不会出任何的差错的。

    医院。

    简好从病床上醒过来,瞪着眼看着天花板,脸色僵硬苍白,眼珠子动也不动,就像是一个没有生机的布偶娃娃,等看到穆冥和顾景柯后情绪很是激动的道:

    “你们怎么不让我死?让我死了不就是让你们省心了吗?”

    ------题外话------

    亲爱的们可以关注一下微信公众号:言情书院

    微信号:yqsy—book

    么么哒!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妙探独宠妻》不错,请把《首席妙探独宠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17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