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50尾 十四案情,爱与现实

  
    野狼身体一颤,快速的转过身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脚跟直接打了个摆子,刚刚那道声音凄惨无比,就好像是在死亡边缘一般难听,而他也正是恐高,听到这样的尖叫,心中更加的害怕。

    他转过身,和穆冥等人同时看向了发出声音的方向,这一看,还是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程曼急匆匆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刚刚那声音是怎么一回事?”

    祁少晨摇头,看向那个方向道:“估计是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们一起去看看再说。”

    穆冥等人甩下这身后的蹦极,走了过去,那边已经有不少的游客,三三两两的围成一堆,也有不少的人守在旁边,程曼走了过去,问道:“请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刚刚那声尖叫,应该有不少人听到才对,野狼在众人最后面,坐在旁边的石块,动都不敢动一下,于寒扫了他一眼,走过来站在旁边道:“野狼,你若是真的受不了这么高的地方,那么我建议你先去下面休息一会。”

    野狼眸光有些怔忡,半晌才点了下头道:“放心我还能够坚持的住,若是真的坚持不住了,我会自己下去的,我还没有那么傻。”

    听到这回答,于寒也就转过身看着穆冥等人。

    程曼此刻正是站在众人的面前,蹦极的管理者立马就道:“你们现在从这里离开,安全措施有些隐患,刚刚有人从这里掉下去了。”

    众人倒吸一口气,有些恐慌的转身就要走:“我说你们这些人为了钱都不在意我们这些顾客的生命!赶紧的让开,我们要回去了!”

    管理者处于劣势,听到这样的评价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道:“还请你们先下去,有秩序的下去,待会我们会给你们一个解释的。”

    程曼有些狐疑的在管理者脸色扫过,可又看了眼蹦极的下方,这真的是简单的意外事故吗?

    还是说,这都是一场设计好的杀人命案,毕竟蹦极敢光明正大的给旅游游玩,那么这安全措施就绝对不会少的……

    穆冥轻扯了下嘴角,反问道:“我们是警方,还麻烦你能够给我们解释清楚这件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警官?”管理者有些愣,没有想到警察居然会在这里。

    而有个女生听到穆冥的话,眼睛就亮了起来,匆匆走过来道:“警官,优美刚刚被她们绑上了安全措施,可是就在掉下去的时候松落了,然后他的人就不见了……”

    女生眼角含泪,像是伤心的很,程曼拧了拧眉头,看着管理者道:“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人掉下去了,还不赶紧的去找?这都是什么事儿!”

    管理者尴尬的道:“警官,我们已经在找了,下面也有人在找,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找到,但是我们一定会负责任的,绝对会将那个女孩子找到!”

    程曼摆摆手,管理者瞬间就走了一个,还剩下一个站在原地不动,而那女生也擦了擦眼泪,含着害怕的音调:“我们好好的玩一场,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安全措施怎么会这么差!”

    女生的身旁还有两个女生,都是含着眼泪,程曼想了想,就问道:“你们和掉下去的女孩子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大学的室友,更是同班同学。”女生嘀咕了一声,算是回答了,“警官,你们说说,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们好不容易出来放松一下,好不容易的啊。”

    谁知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程曼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要知道他们也是好不容易的来放松一下心情,可是现在全泡汤了,不仅没有得到放松,还接了一桩案子,而且这案子让众人都有些心有余悸。

    这还敢让人跳蹦极吗?

    “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江月。”最先说说话的那个女人轻声喃喃了一句,之后就瞪大眼睛道:“警官,我好像去看看优美怎么样了。”

    “现在人还没有找打。”管理者说道,看着程曼:“警官,我现在就在这里等着,若是有消息了一定会率先通知你们的。”

    程曼抿了抿唇,倒是没有拒绝,而其余两个女人也都纷纷自我介绍道:“我是叶莹。”

    “我是彭婉怡。”

    陈君站在最后面快速的做了笔录,而程曼也皱了皱眉头道:“麻烦你们和我们警方说一下案发时的经过。”

    顾景柯和祁少晨走到了蹦极的边缘,检查了一下蹦极的安全措施。

    两人双手在那上面摸过,之后手指停在了一处地方,顾景柯眯着眼道:“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祁少晨抬起眼看过,之后冷笑出声:“果然不是意外事故,这个凶手应该就是在那三个女生当中。”

    管理者不可能是凶手,只因为这个蹦极若是出了事情,那怎么还会有游客来玩,只怕是避之不及。

    穆冥勾了勾唇,那两个男人明显是发现什么了。

    程曼在这边轻轻的眨了眨眼睛,听着三个女人说的话,江月道:“我们本来是看着她从这上面掉下去的,可是没有想到在下面居然……等我们反应过来,就是尖叫。”

    措手不及吗?

    彭婉怡在旁边点了下头道:“警官,我们都没有说假话,这次是优美请我们来玩的,说是庆祝她追到了男神,可我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庆祝不成,反而丧命,可真是讽刺的,叶莹也同时道:“当时她说有点怕,要我们给她打气,之后我们就走到了她的旁边安慰了好一阵,接着就……”

    “等等,你说你们走到她的旁边?”程曼打断话,之后就问道:“你们离开她后,有没有再检查一遍安全措施?”

    管理者摇头道:“因为事先我们都以及之检查完毕了,若是再检查一遍似乎是有点累赘,所以就没有再继续检查一遍,难是这里出了问题?”

    他们也是一头雾水,明明就将安全给检查好了,可是没有想到,这一跳,就出了大事情。

    穆冥勾了勾唇角,看来这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这件事应该和那三个女人脱不了干系,就是不知道是谁呢。

    管理者面露喜色:“警官,按照你们的说法就是这三个人当中是不是动了手脚,这才导致那个女生从这里掉落下去?”

    这警方可是没有说的,这个管理者也可真是会见风使舵,穆冥扯了扯唇,看了眼程曼就点了下头道:“这件事警方还有待查案,若是查出来不是你们器材的原因,而是人为的,我们自然会给一个公道的解释。”

    程曼同时点了下头:“现在请你们三个现场还原一下。”

    江月朝前面走了一步后道:“警官,我们三个愿意配合你们查案。”

    程曼扫了她一眼,之后就道:“你可以放心,我只不过是要你们说说你们站的位置以及动作和说法,我们警方的人自然会做现场还原的。”

    江月重重的点了点头,和其他三个女人对视一眼后就点了下头道:“警官,我们明白了。”

    彭婉怡道:“我是站在她右边,她面对着我们,江月是站在左边,而叶莹就是站在她的面前,我们给她加油打气,之后就回到了远地方,要说有什么怪异的地方,那就是我们每个人都给她一个拥抱。”

    江月嘴角稍微的动了动,解释道:“我觉得这也不算怪异的地方吧,拥抱是能够给人打气的不是吗?”

    程曼抬眼看着几人,对于她们的话她不知道该不该信,若是这不是人为的,那么一向以安全措施闻名的这个景点岂不是没有了招牌,以后这生意可想而知的有多惨淡。

    江月看了眼众人,之后又道:“警官,我们该说的都说了,是不是该让我们下去找找人?”

    穆冥扯了扯嘴角,看着江月道:“女同学,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给她一个拥抱,除了加油的原因,还有没有其他的原因?”

    “没有了,当时那个情况,谁还会顾着什么原因?

    叶莹赞同的道:“月儿说的没有错,我们怎么可能想那么多,而且连多想的机会都没有,毕竟我们没有包场啊,而且这里似乎也是比较有名的地方,管理者也会催促的。”

    “……”死一般的沉寂,管理者抓了抓头发道:“我说你们能不能别要开口闭口都是将我们给牵扯进来?我们都是做好安全措施的,谁知道会出事,而且你们都已经碰过那些东西,保不准是你们几个谁和她有些私仇,然后就把你们口中那个女生给杀害了呢。”

    管理者就是一通解释,倒是将三个女生给气的半死,双手叉腰训斥道:“我说你们管理者是不是不想打算负责了,你们可恨是无耻的很,这么点事都要将我们三个大学生给拉上岸,我们怎么可能去害优美!”

    管理者阴阳怪气的道:“那可不一定哦……”

    三个女生差点破口大骂,可还是被劝住了,穆冥微微的垂下眼皮,之后转过身拍了拍程曼的肩膀道:“我去那边看看,这边你搞定就好。”

    程曼没有多说一句,之后看着三个女生:“你们说的都是没有错的,可是我们警方还有一个疑问。”

    “什么疑问?”

    “你们为什么不先跳,而是她先跳?”

    “那当然了,她事事都要争第一,若是不给她先,肯定回去还要训斥我们不够朋友。”

    江月摇头道:“她就是这样一个人,我们都已经习惯了,所以你不用见怪,警官,这就是让她先跳的原因了。”

    程曼沉默片刻,要说这件事还真是不好办,优美这个人是自己要来玩蹦极的,也是自己要先跳,并不是有人来指使的,所以这件事……

    那么这三个人谁的动机最明显也不知道,难不成还真是意外?

    可是那边的两个男人的表现很明显的就说明了今天这件事并不是什么意外,而是有人预谋的,这三个人的当中一定是有一个人预谋了整件事。

    这次可真是玩蹦极玩出了一个没心跳了,本来就是一项极为威胁的运动,哪知道放松反成催命符了,可真是可笑的紧。

    穆冥和程曼对视一眼就明白接下来要怎么做,这三个人要审讯,但不是放在一起审讯,而是要分开来,不然,一定是审讯不出什么东西的!

    程曼似乎也是一样的打算,给了陈君一个眼神后,陈君就明白过来:“三位小姐,还请你跟我们来,我们有话要请教你们,现在这件案子还没有完,你们都要配合我们警方办案。”

    三个女人对视一眼就没有再说什么拒绝的话来,只不过转了下眸子道:“警官,我们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快掉找到优美。”

    落下这句话,江月就走了,穆冥嘴角微微的勾了勾,没有要说的话,只不过眼神却微微的染上寒冷的光芒,这个女人,应该是想找茬了。

    穆冥看向程曼,后者给警局打了电话,让总局派人来找人,之后一人负责一个,将彭婉怡和叶莹给分走。

    “江月,我想问问你,当时你走到那里的时候又没有做过什么?”陈君拿出本子,仔细的问道:“除了拥抱,你还看到什么异样的动作?”

    “我没有。”江月摇了摇头,突然又顿住道:“我似乎看到叶莹手伸到背后弄了几下……”

    陈君眸子一冷,将这个信息给记下来。

    程曼这边问的是彭婉怡:“你抱住优美的时候看到其他的动作没有?”

    表情冷酷的程曼,让彭婉怡有些心惊,砸了砸嘴道:“我看到江月的手在她身后弄了好几下……”

    程曼眉头微皱,而穆冥这边叶莹说的却是:“我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动作,若真要我说的话,那么就是彭婉怡在优美的身后碰了几下,就是这样简单了,但是也不至于婉莹就是还优美掉下去的人啊。”

    穆冥嘴角一撇,淡淡的道:“除了这个,就真的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没有了!”

    询问完毕,三个人走到一起,而那三个女人被分别站了一个位置,陈君汇报了自己的消息后又听了穆冥和程曼说的,惊讶的大叫出声:“怎么可能!”

    这么一来,岂不是这三个人都有嫌疑了?

    那么,这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

    穆冥走到彭婉怡的跟前,躬下身体道:“对于你,我有事情想请教一下,你的同学叶莹说你在优美的身后动了几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彭婉怡惊讶的瞪大眼:“怎么这么说!”

    “那么叶莹说的就是假话?”穆冥低声反问,这让彭婉怡倒抽了一口凉气,最后沮丧的摇了摇头道:“也不是假话,我那个时候只不过是帮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根本就没有动过她的安全措施!”

    很好,这个理由倒也是充分。

    穆冥转身,可是看到程曼浓重的面色就知道情况不对,没有等多久就知道三个人的答案都是同一个:整理衣服!

    那么这里面谁在说谎?衣服难不成要整理三次?

    这其中一定有一个人不是整理衣服,而是破坏安全措施!

    穆冥抿了抿唇,问道:“你们之前有来过蹦极?”

    “没有,这是我们第一次出来玩这个东西,平常时间都不会玩这样极限的运动。”蹦极一次就够,别玩太多,否则应该会将自己给弄出心脏病来的。

    顾景柯和祁少晨在那边检查一下器械后就回到这边,没有多久,下面也有警官开始参加找人。

    大概半小时左右,人在一处地方找到,只不过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而且已经没有了气息……

    这就是说明,人已经死了!

    穆冥下去后走到人的跟前,伸出手探了探,就开始检查,警方来的人没有忘记将她的勘察箱也带出来,于寒站在旁边辅助,那三个女同学都被安排在旁边。

    刑侦人员已经开始拉好警戒线以及去了上面的蹦极台找寻证据和指纹。

    江月捂住唇,流泪道:“优美!”

    而其余的两个女生也是泣不成声,抱在一起苦着:“优美怎么会死了……”

    穆冥检查过后,死者的身上有多处淤青,应该是跳下来撞上石头了,再加上压力过大,这才导致死亡这样的事情发生才对。

    程曼抿了抿唇,之后看向那三个女生道:“很抱歉,你们三个都有嫌疑。”

    “警官,你这是什么意思?”叶莹质问道:“难不成你这是在怀疑我们杀了人?还是说,一开始你们就已经在怀疑我们了,所以才问我们那些奇怪的问题!”

    “恭喜你,答对了。”对于叶莹的质问,程曼并没有隐瞒,只是扯了扯唇,轻笑道:“所以你们现在必须要配合我们,不然这件案子就没有办法查出来了。”

    “可是我们怎么可能要杀害优美?”

    叶莹冷声反问,而穆冥也在这时道:“你们私下底就没有过节?室友应当是有点小打小闹。”

    这点都是他们经过来的,再怎么说,几个陌生的人再到熟识,不可能没有人生气或者有矛盾,叶莹没有再反驳,只因穆冥说的都是对的。

    江月在这时道:“叶莹,我记得优美上次将你最喜欢的那件大衣给弄坏了,粉色的染成了红色的……”

    叶莹一下子就怒了:“江月,你这是什么意思!故意将脏水往我身上泼是不是?你说我,那你自己还不是一样的,你嫉妒优美抢走了你的男神,怎么,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吗?”

    江月眼神一沉,没有想到叶莹会这么说她的痛处,简直心如刀绞!

    而彭婉怡在这个时候插话来:“你们两个就别互相说了,你们不是好朋友吗?”

    “谁是好朋友?”叶莹冷冷的笑了笑:“你们在背后说我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彭婉怡,你也别做这样高高在上的清高姿态,你不是最喜欢在后面嚼舌根的吗?还说我们,你也恨优美!”

    穆冥等人看着这三个人说来说去,有些头大,原来姐妹情深只不过是装出来的,可真是可笑的很啊……

    轻轻的笑了笑,穆冥就道:“你们三位同学,能不能冷静一下?你们三个人各说各的,只会将自己的端倪暴露出来,你们对死者,想必也不是那么要好才对,可是为什么要和她来玩蹦极,莫不是都抱有不单纯的目的?”

    只能够这么解释了,不然怎么会来?

    江月的眼神闪烁不定,之后低下头解释道:“优美她家……很好,所以我们……”

    接下来的话都不用人说了,无非是看重了人家的家世,然后才和人待在一块儿玩,没有想到,现在的人都这么现实,穆冥冷笑一声,这样的友情,要来做什么?

    摆设随便找一件都比这样要好!

    叶莹和彭婉怡也尴尬的低下了头,她们看上的的确是优美的家世,不然优美这样大小姐的脾气谁能够忍受?做事不会道歉,而且还是个自大狂!

    彭婉怡眯了眯眼睛:“江月,你和警方说这些干什么,真是……”

    让人觉得尴尬!

    “难道我们敢做就不能说了吗?”江月反问了一句,之后就道:“警官,我们就是这样的人,我们家庭条件都不怎么好,若是和优美打好关系,以后毕业了工作就不需要担忧了。”

    优美随便介绍一个都是高薪的职位,她们看中的就是这一点,江月想了想,又道:“警官,我们因为这样,所以绝对不可能杀害优美的。”

    就因为这样,一定会将优美给伺候的好好的,应该是这个说法才对,穆冥和程曼对视着,有些想笑,幸好她们不是因为家世而成为了好友,这样的友情,可真是可笑至极。

    优美冰冷的尸体躺在地上,脸上清淤煞白,看的让人有些觉得恐怖,没有多久,优美的父母而来,一看到这场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原来,优美是独生女,以后总会继承家业的。

    优美的父亲走到程曼的面前,泪涕横流的道:“警官,我女儿的凶手就拜托给你们了,我详细这绝对不会是一起意外事故,一定会是有人害她的!”

    程曼倒是有些奇怪这个男人怎么会说的这么笃定,只好偏过头问道:“你怎么会这么肯定?”

    按道理来说,应该都是一上来就找管理者的麻烦,可是现在这情况似乎有些反了,男人擦了把眼泪,拿出手机道:“我女儿今天早上给我传了简讯过来,我本来没有当成一回事,可是现在看来,一定是有人要害她!”

    穆冥低下眼扫了圈,之后就道:“麻烦你将手机给我们好好的看看简讯。”

    男人没有拒绝,直接就将手机递给了穆冥,穆冥看过后眼神更加的冷淡:“信息的内容是:爸,若是我今天不能够回来了,那么就不是意外。”

    这样的信息,也让穆冥明白优美并不是完全不知道有人要害她,那三个女同学听到这条短信,浑身都是僵硬无比,这样一来,这矛头又指向了她们!

    “不知道你们在听到这封简讯的时候,又有什么感想?”

    叶莹的嘴角稍微的动了动,淡淡的问道:“警官,你们这意思应该就是在说,我们之中一定有凶手对不对?”

    优美的父亲眼睛瞪大,一下子就转过身道:“你们就是今天和优美一起来的同学?快点给我老实交代,是你们当中的谁害死了优美,我一定不会让她好过!”

    他的眼神冷厉,一点也都不慈爱,叶莹咽下一口吐沫,喃喃道:“叔叔,不是我,绝对不是我!”

    优美的父亲才不听解释,只是冷着眼神从三人的身上扫过:“不管是你们当中的谁,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其实这样说也只不过是一句狠话,若是让警方知道谁是凶手了,还有他什么事儿?一定会将事情给解决了。

    彭婉怡抬了抬眼:“叔叔……”

    “别叫的这么好听,我可不是你们的叔叔!”男人不给面子,苍凉着背影走到优美的母亲旁边,伸出手抱住她的肩膀,“优美啊……”

    看到这样的情况,穆冥低下了脑袋,并没有打算再说点什么,只不过那三个女同学表现的也更加的焦急,纷纷开始指责道:“凶手是不是你们,若是的话就赶紧承认算了,我还要回学校写论文!”

    江月也同时道:“若是你们就赶紧的承认,反正不是我!”

    彭婉怡不甘示弱:“也不是我!”

    都不承认……顾景柯突的走过来,清婉的笑了笑:“我们在安全措施上的绳面上发现了一点东西,不知道是不是你们遗落的?”

    三个人同时开始翻找包,可是没有一个人问顾景柯是什么东西,这一点,让顾景柯眯起了眼,这个反应,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一分钟过后,三个人又同时抬起了眼睛,摇头道:“绝对不是我的,我没有掉东西。”

    三个人说的话都是一模一样的,顾景柯冷冷的敛下唇角,反问道:“或许你们自己都没有发现,你们到底是遗落了什么东西。”

    “警官,你说的话我们听不懂,但是我能够肯定我没有掉下东西,一定是叶莹和彭婉怡的。”

    这样扎耳朵的话,让人听起来很是不舒服,叶莹冷淡的笑了笑:“江月,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都还没有说是你的东西,你倒是将脏水全泼到我和婉莹的身上来了,可真是可笑,真当我们好欺负?”

    “我看就是你因为嫉妒所以才将优美给杀了才对!”

    江月被说得哑口无言,盯着两人后垂下了脑袋,笑了起来:“你们可真是可笑的很啊……”

    “虽然她将我的大衣给弄坏了,但是还没有让我杀人的地步。”

    “就是就是,我喜欢嚼舌根是我的事情,但是我不会动杀心,倒是你,可是不一样了……”彭婉怡眨了眨眼,之后就道:“前几天时间我可是听说你和优美现在的男友打的火热,那个男神级别的人物啊……”

    这情况,一下子就对江月很不利起来,程曼看向彭婉怡:“你们说的那个男神究竟是谁,还有,你听到了什么消息?”

    彭婉怡一愣,之后就老实交代道:“警官,你们可不知道,江月啊,可是暗恋人家好多年了,因为她们是同一个高中的,但是江月从来没有告白,到了现在,优美展开猛烈的攻势,终于在昨天拿下了男神。”

    听到这里,江月的身体就开始不可抑制的抖动,嘴中喃喃:“别说了、别说了!”

    彭婉怡就像是没有听到般,继续道:“只不过学校有传言,男神不喜欢优美,而江月也和男神打的火热,就是这样了。”

    “我说你别说了!”江月猛地扑了上来,将彭婉怡弄到了地上开始厮打,而程曼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等有了动作的时候,彭婉怡的身上已经挂了彩。

    彭婉怡从地上站起身,恨恨的在地上碎了一口:“江月,你敢做要敢当,这可是你刚刚说的,你说你纠结是不是杀害优美的凶手!”

    江月掩下眼中是很沉的眸光,之后没有回答,更是一个解释都没有。

    尊严,在此刻都不复存在了。

    穆冥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会,而顾景柯在这刻走了过来,在穆冥的身旁顿住:“凶手,应该就是她了。”

    “为什么?”

    顾景柯眼神落向彭婉怡脸上那道伤口:“我们在现场发现了指甲,而刚刚江月的手上并没有指甲,若是拿回去化验一下,应该就会有结果了。”

    江月听到顾景柯的话,嘴角僵硬的跪在了地上,捂脸痛哭。

    “没错,那些措施的确是我杀的,我的家乡也有蹦极,而且一直都是我在那里管理,我对蹦极的安全措施构成早就熟记于心,所以来到这里,只需要一个小小的拥抱我就可能将里面最安稳的结构破坏,没有想到,我今天只不过是试试,居然成功了,可惜……”

    “我将指甲留在了那里,想来还真是可笑啊。”江月眼眶通红,看着躺在不远处的优美,大声的笑道:“真是可笑啊!”

    众人都没有去打扰她,等着她冷静下来。

    而优美的父亲也是愣愣的坐在一旁,本来刚刚一直要叫嚷着报复,可是现在想来,一点没有那种的心情,这个时候,除了悲伤还是悲伤,或许报复,要等他们的情绪恢复过来才会有。

    江月坐在地上,呆呆的问道:“优美已经死了,我的使命也已经完成了,呵呵,真的是完成了啊……”

    她看着天空,就像是在看着深爱的人一般,之后就道:“小浩,我没有辜负你,我替你将她给杀了,你以后再也不会烦恼了,但是我以后也不能再陪着你了,对不起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江月从包里拿出一个匕首,猛地朝自己的肚子里筒去,这让程曼有些措手不及,而穆冥和顾景柯也因为距离太远没有来得及反应。

    事情已经发生,祁少晨朝后面叫了一声:“赶紧叫人给送去医院!”

    刚刚已经来了一辆救护车,本来是要拉走优美的尸体,现在倒是可以直接将江月给送进医院。

    程曼看着医生护士补充道:“在送去医院的途中,一定不能够再有情况发生,给我盯死她!”

    什么事情都还没有交代就相死,未免想的太过完美!

    等人送进医院,这件事也总算是有个交代了,扫了眼程曼,穆冥就道:“我们现在也去医院,这几个人就和你们去警局做笔录,而死者的尸体,也带进医院。”

    几人都走了进去,优美的父母呆呆的看着人来人往,到最后只知道跟着优美的尸体走,众人来到医院,倒是没有多久手术就已经完成。

    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回道:“警官,病人没有大碍,虽然伤口较深,但是没有伤到器官,所以,已经可以转移到病房了,等麻药的效果退掉,病人就可以醒了。”

    穆冥等人点了点头,道谢后就走了人,病房内,江月苍白着脸躺在床上,了无生气的模样,明明之前还是那么咄咄逼人的模样,可是现在却完全的变了。

    小浩……应该就是这起事件的原因才对。

    手机在这一刻响起,穆冥看了眼屏幕后低下了眼睛道:“我是穆冥,有什么事情?”

    程曼在那边道:“她们说小浩就是她们之前说的那个男神,你们看,是不是需要去她们的学校查查?”

    “好,地址给我们。”

    程曼想了想,后道:“地址已经发到你们的邮箱,你们在那里等一会,待会陈君和李明远会来给你们接班。”

    “好。”

    等陈君和李明远过来后,穆冥交代一定不能够离开江月身边半步就按照地址去了江月她们的学校,刚刚一进校门,铃声响了起来,那铃声比较优越好听。

    再加上这个时间点,已经有不少学生三三两两的逛街回来了,不少人的视线缠上穆冥和顾景柯,窃窃私语:“你们看,那两个人好般配……”

    “那个男的比男神更帅!”

    “果然帅哥都是别人家的,而我们只能仰望。”

    穆冥的眼神扫了眼那几个女生,这让那几个女生噤若寒蝉,之后又道:“你们刚刚看到没有,那个女人看了我一眼,不过她的确是长得很漂亮!”

    “还说,再说她又看过来了!糟了,她走过来了!”

    穆冥的确是走过来了,可是目的却不是因为这几个女生在议论,她在几个女生面前停住,低下身笑了笑道:“不知道我能不能问你们一个问题?”

    那几个女生看到穆冥没有什么恶意,自然是乐的点头道:“你们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问我们,我们很乐意给你们解答。”

    那些女生的视线倒是很喜欢黏在顾景柯的身上,穆冥勾了勾蠢,这个男人真的是在哪里都会招惹一些小女生呢。

    “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做徐浩的男生?”

    “那是我们学校的男神!”有个女生激动的道:“不知道你们要找他干什么?难不成也是认识他?”

    “你是不是傻,若是她们认识还来问我们吗?”有个女生翻了个白眼,拉了拉那个女生一下道:“他们应该是有事情要找他,所以这个时间点,可真是……”

    “对,我们是有事情要找他,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学校的名人,应该是会让人备受关注的,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这几位女生应该知道那个男生在哪里。

    穆冥眯了眯眸子,之后就道:“还请你们告诉我们,我们不是坏人。”

    几个女生想了想后道:“他这个时间点应该实在图书馆看书,我们图书馆是在石椅栋二楼。”

    穆冥道了谢,和顾景柯离开,而那几个女生似乎还在飘飘然的看着两人的背影,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你们说,这样顶级的大帅哥,找男神是有什么事情?不会是因为那个和我说话的女生吧?要不然我们去看看怎么样!”

    勾了勾唇,众人非常赞同:“现在就去看看,两位帅哥,可是难道一见!”

    到了图书馆,穆冥走了进去,看了眼四周,周日的图书馆人也挺多的,这是不是能够证明在这里的都是学霸?

    扫了一眼就将目标给确定好了,一个男生,坐在窗户旁边,外面暖洋洋的阳光打在了他的身上,耳朵上戴着耳机,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这样子,倒是一个清秀的大学生呢。

    也是穿着白衬衫,这让穆冥转过身不由得打量了眼身边的男人,同是白衬衫,顾景柯更有魅力和味道,比这个男人多了些沉稳的力度。

    穆冥抿了抿唇,走过去,直接在那个男人面前停下,问道:“徐浩?”

    徐浩听到有人在叫,抬起眼睛道:“有事?”

    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是不假,但他的心里有人了,再多再漂亮的人在他的面前也是没有用的。

    穆冥倒是不在意,在他的身前坐下:“我们今天来找你是有事情要问你,还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回答一下。”

    徐浩有些惊讶的看着穆冥推过来的证件,心中知道是有事情发生,立马就道:“好,我接受配合,你们有什么事情就问吧,只不过还请你小声一点,这里是图书馆。”

    穆冥眼神微微的冷了冷,偏过头道:“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欢江月?”

    徐浩手指一僵,挺直着背,抬起下巴道:“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是江月的室友优美,警官,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顾景柯此刻也坐在了徐浩的旁边,趁着下巴看着图书馆的周遭,以前上学的时候,他很少进图书馆,现在和人进来却是因为查案,这种感觉,倒是有些微妙,他看了眼坐在对面一脸认真的穆冥,嘴角勾了勾。

    图书馆不少女生动都将视线往这边送,而他们却不觉得有些尴尬,只不过是做着自己的事情而已。

    穆冥手指拿过徐浩正在翻动的书页,看了看道:“我知道你的女朋友是优美,但是我们现在问你的并不是你的女朋友,而是问你喜欢谁,麻烦你别将这两个问题弄混,可好?”

    徐浩低下了脑袋,半晌轻笑道:“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生活所迫,不就是这个道理?我需要的东西,和江月需要的东西,以及优美需要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但我们可以互相满足,尽管,我这样说,你能够懂吗?”

    怎么会不懂,这个男人是在说自己喜欢江月,但优美有着他需要的东西,钱财活势力,只有这两样了,而优美喜欢他的人……江月在这一切之中,也只会是舍弃。

    ------题外话------

    更新啦,更新啦,哈哈,最近有点精神不济,手指冷成冰棍,时速成渣了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妙探独宠妻》不错,请把《首席妙探独宠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17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