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51尾 十五案情,结案开案

  
    这样的人,为的都只不过是自己的前途罢了。

    只不过江月为了这个男人做了什么,徐浩又能够明白什么?

    顾景柯嘴角微勾,给自己的做法找借口的男人都不算是个男人,只不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并不能够批判什么:“徐浩,我们现在只是想问问你,是不是对江月说过些什么关于优美的事情?”

    徐浩没有想都他们的思维会这么跳跃,有些呆愣的道:“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警官,若是你们还有什么事情就尽管说,至于我和江月说了什么,这些应该和你们没有关系,这些都是我们的私事不是吗?”

    很好!

    这个回答真的是出乎意料的好,穆冥眼睛沉了沉:“那么我说优美现在已经死了,你还会说些什么,有什么表现?”

    你的大树倒了,你还会这么淡定?

    徐浩的眼神僵硬,又有些惊诧,半晌回过神道:“警官,她死了也和我没有多大的关系,我今天一天都在图书馆,我相信这个学校里的人都可以为我作证。”

    他说的的确是真的,他一整天都待在图书馆里面,还有这么多人作证,另外他都没有接受优美的邀请去蹦极,所以,他有很好的不在场证明,但是有一点他却错了。

    “你的反应似乎有些不对劲,女朋友死了,你不是应该先表达一下自己心情的悲伤,然后再问我们是谁做的吗?徐浩同学,你现在这个反应,我们警方有理由好好的找你问清楚这件事。”

    徐浩冷笑几声,配上他的表情显得有些阴冷:“警官,我的反应很正常,我不怎么喜欢优美,只不过是她缠上我的而已,现在你们说她死了,我现在这个反应也着实正常的很,至于谁是凶手,我相信你们警方比较感兴趣,而我,对这件事并不有兴趣!”

    真是个该死的男人!

    穆冥眼神一冷,淡淡的道:“若是我说,凶手是江月,你还能不能这么淡定?”

    听到这话,徐浩从椅子上猛地站起身,怀疑的视线落在穆冥和顾景柯的身上:“怎么可能,她怎么会杀了她?”

    徐浩开始自言自语,不可思议的道:“她怎么会这么傻,警官,现在她们人在哪里?”

    终于是有些情绪波动了么,还以为真的不将江月给放在眼里了……

    顾景柯的眼神往下一撇,站起身道:“若是想见她们,那么就请和我们一起来吧。”

    徐浩自然不敢耽搁,收拾了一下桌子就跟在两人的身后走出图书馆,一路上,他都低着脑袋沉默着,一点都不敢四处张望,而他这样好看的人,走到哪里都是有着瞩目的视线。

    穆冥眯了眯眼睛,冷笑一声,这样的男人,人气居然也会这么高,真的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为了自己以后的地位,都能够将自己的感情弃之不顾,可真是一个好男人啊,只不过优美长得不错,估计这个男人考虑的也就是凑合的过吧。

    徐浩低着头,直接走到了穆冥等人的车子里,之后才道:“警官,你们也不用看不起我,若是你们也穷怕了,自然会和我一样,但是你们没有经历过那种痛苦,所以你不能够体会。”

    穆冥怔愣,说句实话,若是她们一出生就不是这样的身份,或许会变成徐浩一样的人也说不定,穷这个字眼,真的有些可怕呢。

    只不过,这世界上没有若这样的词语,更不会实现:“现在已经都是固定的,没有什么可能大概,徐浩同学,还希望你能够明白,其实这个世界上还有一句话,人穷志不短,可你……似乎忘记这句话了。”

    徐浩拍了怕大腿,笑道:“警官我若是忘了就不会和优美在一起,优美能够让我跳的更高更远,还能够更快的成长起来,其实,她对于我来说,就算是没有感情也有依赖,你不用担心我……”

    “担心你?”穆冥反问一句,眸光有些惊讶的道:“我不会担心你,徐浩同学,还请你放心。”

    几人来了医院后被通知江月已经醒过来了,但还是在寻死觅活,徐浩一听,神思一动,匆匆走进了病房内,等看到里面的江月,狠狠的咬了咬牙。

    “江月,你到底是在做什么!”徐浩冷着脸道:“你还将自己害的不够惨吗?自杀,自杀真的不是你能够做的,你在我的眼里是那种向往自由的女孩,可是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别让我不认识你,江月!”

    江月听到徐浩的声音,呆呆的看着他的脸,之后就笑了起来:“小浩,现在你自由了,我帮你变成自由了,你不用感谢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为了你,就算是杀人放火我都愿意,只要你能够开心就好。”

    穆冥等人听到这话,都有些寒颤,这个女人可真是爱惨这个徐浩,可是后者根本就不领情?

    徐浩走过去拽过江月的手指,冷声道:“你到底在搞什么鬼,警官说你杀了人,究竟是不是真的?优美现在怎么样了,怎么会死?”

    “我将她蹦极的安全措施给毁了,她不知道还是跳了下去,自然是死了,林浩,你现在自由了,她再也不会缠着你了,谁都不会比我更爱你,林浩,我不求我们能够在一起,只求你能够自由幸福,真的……”

    江月身体还是很痛,说了几句话就气喘吁吁的躺在了床上,之后就睁开眼睛道:“林浩,我好累,反正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也没有谁对我好了,可是你被优美抢走,我已经受不住了,所以让我再离开之前,看着你自由就好。”

    她眯起眼睛,之后又叹了口气,而徐浩赤红着目光,冷淡的问道:“江月,是谁让你杀了她的,你怎么这么傻,居然要自己杀人,你知不知道,这样你也会死,你知不知道!”

    “你不是喜欢我吗?喜欢我你就给我好好的活着,就算是进了里面,也给我好好的活着!”谁都知道,杀了人一定会判刑,至于是什么刑法……

    死刑是多半的,江月是故意伤人,不是意外事故……

    穆冥站在门口看着病房内的两人,之后身后又传来一声嘈杂声,转过身,真看到优美的父亲走过来。

    “警官,我听说凶手住在这个病房,是不是?我要进去看看!”

    穆冥拦住男人,解释道:“现在还请你在外面等候,我们警方审讯完毕你才能够进去,希望你能配合。”

    男人朝赤红着眼,很明显就是哭过的,他走了几步道:“警官,你还小,根本就不能够理解我丧女之痛!”

    顾景柯在旁边劝道:“先生,这些事我们警方见多了,所以还请你能够安稳下来,你要知道你女儿的身后事还需要你操办,若是你倒下了,你太太怎么办?”

    那个男人愣了愣,之后叹了口气,转身就走了几步,眸光有些怔忡的道:“优美……”

    而徐浩在里面将江月给弄得安稳,之后也走到门口道:“警官,麻烦你带我去见见优美以及她的家人……”

    见家人和优美?

    现在见还有什么用。

    穆冥扫了眼徐浩,转过身道:“你跟我来吧。”

    将人带进优美的停尸间,徐浩被冷的打了个哆嗦,颤颤的伸出手指将布巾给往上面拨弄了一会,看到白布下面那张雪白的脸心猛地就快速的跳了起来。

    徐浩在那里跪了半晌,之后道:“优美,我希望你能够原谅江月。”

    死人是不会说话的,所以徐浩不管说了什么,优美都没有吭声,大概跪了十分钟左右,门口传来一道惊呼:“你是谁,在那里干什么,离我女儿远一点!”

    优美的母亲像是受了刺激过度,神经有些疯癫的道:“离我女儿远一点!”

    徐浩看到这个女人已经变成了这样,心中很不是滋味,低下了头叫了声:“阿姨,我是你女儿的男朋友,我叫做徐浩,对不起阿姨,我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

    “滚!”女人伸出手指向几个人,咬牙切齿的道:“你们都给我滚,通通给我滚,我女儿还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你们滚出去,别打扰到她睡觉!”

    徐浩嘴角僵住,缓缓的从地上站起身,走到穆冥等人的身边时道:“警官,我们走吧,这次,谢谢你们。”

    谢谢他们能够带他来见优美一面,虽然对方已经不会说话,已经死了……

    就在几人走出门口时,身后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穆冥转身一看,那个女人居然已经倒在了地上,看样子,应该是昏过去了。

    她和顾景柯对视一眼,立刻就进了房间将女人给拉了出来,而徐浩也去叫了医生,没有多久,女人被送进急救室,而优美的父亲坐在过道上,急的团团转。

    口中不停的念叨造孽。

    穆冥眯起眼,不知不觉的就已经和顾景柯以及徐浩回到了江月的房间,此刻江月正沉沉的睡着,让人看不清楚她究竟在想些什么,顾景柯走上前,找了一个椅子坐下。

    不会等多久,江月就会出院,然后就回到警局。

    江月似乎睡得很不安稳,双手不同的动作,口中大叫道:“走开啊,优美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能没有徐浩,不能没有他啊……”

    睡梦中都是林浩,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爱上这个薄情的男人的。

    扫了眼江月,穆冥就偏过脑袋道:“都说爱情容易让人冲昏头脑,现在看来,果然是不假的。”不然怎么可能会有人为了爱情而去杀人,还是自己的好友以及室友!

    这样的事情,真的很让人想不通,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多了些重大的疑惑。

    徐浩看着江月,眸光也有些不忍,走过去摸了摸江月的额头,淡淡的道:“江月,没有事情的,只要你能够好好的认错,什么事情都会过去的。”

    江月像是听到了他的话,或是感受到了他的气息,终于满足的笑了笑,之后抓住徐浩的手指,安稳的睡了过去。

    这让穆冥有些惊讶,只不过一瞬就恢复了正常,轻微的扫了眼徐浩后就道:“不知道你这个男人是怎么想的,一边是自己喜欢的人,一边是权势和地位。”

    要说真的选了优美就该彻底和江月断掉,可是现在又并没有断。

    顾景柯伸出手在她耳边轻轻的承诺:“放心,我以后不会是这个样子的,若我是,你直接给我一刀了断。”

    “你这是要害我偿命?”穆冥反问,眸光染上笑。

    顾景柯认真的想了想:“这样也可以,那么我们就不会分开,要死一起死,也不错。”

    穆冥伸出手杵了杵顾景柯一下,懒懒的道:“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悲哀,为了自己的地位,可是又要得到爱情。”

    “总的来说,路是他自己选的,我们没什么好批判的,还有,这个男人为了自己的将来,也有理由说的过去,只不过江月做的太过偏激了。”

    若是一个男人可以为了地位抛弃一个女人,那么就证明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你想象之中那么爱你,或许说,看的清楚这样一个男人的面目,你应该庆幸才对。

    庆幸你没有再被骗下去,庆幸你还有一整片森林供你挑选,庆幸你,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

    穆冥眯起了双眼,之后靠在顾景柯的肩膀睡了过去。

    次日,将江月给带回了警局,而徐浩一直在旁边陪着,这倒是让一些人觉得满意,江月在审讯室之中交代了经过,笑道:“现在她死了,小浩也有了自由,我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穆冥半眯着眼,之后偏过头道:“徐浩,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江月?”

    “我比谁都爱她!”

    穆冥扫了他一眼,笑道:“可你也比谁都不爱她,你爱的只不过是你自己,你爱的只不过是她对你的那种依恋的感情,徐浩,别让我们瞧不起你,真的有些话,说多了也没什么用处。”

    整天把爱这个字眼挂在嘴边,可是一转身就将爱自己的女人推入了火坑,根本就不配说爱这个字眼。

    而且,这个男人一定是在江月的面前说过什么,这才能够让江月这么肯定的要优美的命,若是说没有,真的是不怎么相信!

    穆冥勾起唇角,直起身:“徐浩,你也不用狡辩,若是喜欢一个人,就不会为了权势地位放弃她,所以说,你爱的只不过是权利,爱的是自己,爱的是能够给你未来的人。”

    换做另外一个人,不是优美,只要有身份地位,想必徐浩也能够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这样的人,都会这么做才对。

    徐浩笑道:“警官,我发现你说的还挺对的。呵呵,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可是那又怎样?我没有想到江月会杀了优美,老实说,我还真的不希望她杀了优美,因为优美能给我需要的东西,可是现在她死了,很难再找到一个另外的猎物!”

    优美喜欢他,所以他才会选择她作为自己的踏脚板。

    徐浩眯起了双眸,坐在椅子上道:“警官,不知道这审讯还有多久,江月……她会怎么样?”

    “江月是杀了人,你觉得会怎么样?”穆冥反问一句,不想再看这个男人,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开始整理文件,而于寒坐在她的对面,不满意的道:

    “冥姐,我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有些恶心,若为了权利放弃了江月,就不能够和她再藕断丝连,可是这个男人!真是可恶的很!”

    优美怒去腾腾的说了一通,之后眯起双眼道:“这个男人以后我遇上的话一定会狠狠的踩几脚,以后陈君也是这德行,我一定不会再要!”

    陈君真是躺着也中枪……

    江月被带走后,徐浩也松了口气,对于他这种表现于寒表示极度的不满意,走到陈君的面前就重重的叹道:“陈君,你以后可不能学成他那样,不然,有你好看!”

    陈君摇了摇头道:“绝对不会,你就放心,我才不会学他那样……”

    这个他,自然是指的徐浩,徐浩也明白,并没有多说什么,和穆冥等人打了个招呼就走出了办公室,看了眼江月的身影就打了车回到学校。

    江月……

    从此以后,他的人生再不会有江月出现,现在想起来,倒是真的有些可惜的,这个女孩子毕竟是那么爱着他的,可是江月不能给他一点东西,所以有爱也并没有什么用处。

    他轻微的摇了摇头,之后偏过头轻笑了一声道:“江月,再见。”

    穆冥等人坐在办公室内,撑着下巴道:“江月也真是可惜了,为了这么一个不值得的男人杀人,真是可怜,你看看,徐浩根本就没有和她好好的说句话。”

    在医院也只不过是因为警方的人在,可真是恶心的很。

    穆冥扫了眼程曼,摇头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这个江月活的不像自己,为的只不过是徐浩,但徐浩并没有领情,这也是她自己造成的。”

    将自己活的那么卑微,又有谁能够这般?

    程曼也是略微的无奈,眯起了眼睛,下班后众人去看了夜景,这才会了家。

    次日,没有多久就传来一种消息,最新出道的明星秦川和某女明显传出绯闻……

    只不过这些穆冥都没有在意罢了。

    没有多久,警局就接到报案……

    电视台里面的报案,看到地址后,穆冥等人也是略微的惊讶,可程曼却摸着下巴道:“这里面我们倒是没有去,我们有机会去看看大明星了……”

    按照他们的身份,想见哪个明星不是见?

    陈君等人也是兴奋的很,那些明星在大银幕上可是各个都很美,不知道真人有没有那么美?

    出警的地方正是电视台,穆冥等人感到的时候,那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警官们快速的拉好警戒线。

    穆冥和于寒走过去蹲下来,检查了一下尸体,这个人是个男人,看自己的身份牌应该是哪个导演。

    “伤口只有一处,胸口的那把匕首,刺进了心脏,失血过多导致死亡!”

    死者是在房间里面,叫了人,将死者搬了出去,穆冥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

    “程队,现场破坏严重,厕所里面也是太多脚印,根本就不好检查!”

    程曼眼神一沉,猛地问道:“这里这么多人,现场破坏很容易,不知道这尸体有没有人碰过!”

    立马就有人走了出来,一下子还是三个人,他们诺诺的道:“我们碰过这个陈导,我们只不过是为了确定他还活着吗,所以不关我们的事情啊……”

    那三个人分别是三个男人,不过他们的眼神都有些闪烁不停,程曼走过去,仔细的道:“除了你们还有谁?还有你们先后次序是怎么样的?”

    那三个男人仔细的想了想道:“我是第一个进去的,尖叫了一声,之后老王是第二个进来的,老郑是第三个进来的。”

    次序都好了,程曼的眼神稍微的沉了沉,之后转过身问道:“那么是谁杀害陈导?”

    “不是我!”

    这个倒是异口同声一模一样的回答,可是这杀人凶手究竟的是谁?

    穆冥偏过脑袋,扫了眼程曼,缓缓的点了下脑袋:“人已经死了,没有救了,一刀毙命,凶手手段也是个狠辣的,除了这个,指纹还需要这三个人的指纹对比。”

    程曼摆摆手,之后那三个男人走上前将自己的指纹放了下去,抬起脑袋道:“不知道这样有没有事情了?”

    “现在是没有事情了,只不过你们还是好好的和我们警方做笔录。”

    那三个男人有些不乐意,为了避免麻烦还是将话都给说完了。

    “你们在这边做什么?”

    “我们能做什么?只不过是在这里录节目,谁知道会碰上这样的糟心事?若是知道这样,我们早就不来这里做了,这是恶心的很!”

    那三个男人振振有词,之后瞥了眼死者道:“他是我们这边的导演,人品……你们可以问问他们好不好,但是我敢肯定他们都不会说出什么好话来。”

    “这么说,这个导演的人品不怎么好?”程曼反问道:“我听说你们圈内人士有一种上位的词语,应该指的就是这个导演吧?是不是总喜欢威胁一些小明星,所以……?”

    “对啊,不知道有多少女明星遭到他的毒手了。”有个女人在旁边吐槽了一句,之后接受到众人的视线后又连忙闭上嘴。

    程曼朝她伸出手,点了下头道:“你给我过来,我有话要问你。”

    现在最喜欢的就是说实话的女人了……

    那个女人有些惊讶,可还是走了来道:“警官,你有什么事就问吧。”

    这个时间点让她过来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再加上刚才自己有多嘴……真是倒霉透了,早知道就闭上嘴巴,死也不能开口啊!

    “这个导演平时的风评怎么样?”

    那个女人想了想后道:“不怎么样,他简直是看到谁好看就像将人给抓来自己……还有一件事,就是他男女通吃,都是喜欢那些身材火爆,或长的比较瘦弱的男人,比如现在正红的那个男明星秦川,就被这个导演骚扰过,可是人家可是不走这样的路子,所以拒绝了这个导演好多次。”

    “比如和秦川搭戏正火的那个女明星,听说啊,就是和这个导演……你们懂得,然后她就得到了一个女主角的角色,这才能够一炮而红。”

    穆冥和于寒蹲在地上,但是也将这些话都给听到了耳中,秦川……不就是那个秦川吗?

    都说了娱乐圈比较脏乱不堪,没有想到刚刚进来这里面的他也遭受到了骚扰,穆冥的眼神稍微的沉了下去,而顾景柯正好看到她这样,略微皱了皱眉头走过来。

    “若是担心,就去看看他也好。”虽然那个小子喜欢她。

    穆冥摇头,低头认真做事:“他自己选择了这条路,现在也回不去了,就让他自己好好的闯闯也行。”

    “警官,你们说会不会是秦川杀了这个老男人,他和那个女明星可正是在这里呢,而且……听说就在刚才还发生了争执,若不是他,还会是谁?”

    那个女人一字一句的道:“肯定是因为秦川恼凶成怒然后就下了杀手,一定是这样的!”

    程曼猛地抬了抬手臂,淡淡道:“警察办案是讲究事实依据了,所以不能凭你的一面之词,只不过按照你的说法,秦川的确是有嫌疑。”

    这么一说,周围的人一下子就开始议论纷纷的道:“秦川那孩子实诚的很,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虽然之前听到争执声音,但也看到秦川走出了房间啊。”

    有人开始议论,程曼皱眉道:“陈君,去将秦川给我带过来!”

    “他正在录音室……”有人小声的道,陈君道了谢,快速的走上楼梯,之后看了地图,找人去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有人不断的开始嘀咕的道:“我那个时候也看到那个伊莎从里面走出来啊,你们说会不会是她?”

    “伊莎是谁?”程曼半眯了眼睛,之后偏头问道:“你们知不知道她在哪里?将她也带过来!”

    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刚刚说的被潜的女明星了,程曼转了下脑子就明白了个透底,之后看着众人道:“李明远,去将人给我带过来!”

    大约五分钟后,两个人都被带来了。

    秦川看到陈导死了,冷淡得笑了笑:“这种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是污浊了空气!”

    这么些天,这个男人可真是对他无所不用其极,不断的骚扰,可是他看到这个陈导就恶心,不仅和女人做,居然还和男人做,不管怎么想,都是一个恶心!

    现在死了可真是好的很!

    伊莎看到陈导的尸体眼神闪烁了一下,之后也是冷笑道:“秦川,这句话你倒是说对了,这样的人活在世界上可真是浪费空气!”

    她看到这个老男人的样子就觉得恶心,想到自己还要陪他睡觉更是觉得恶心,从头到尾都逼视了一下自己,这才开始大笑:“现在人已经死了,我以后也就轻松了。”

    再也不用陪这个老男人、丑男人!

    秦川眼神一扫,居然发现了穆冥正蹲在地上,嘴角一抖,立马就叫了一声:“姐……”

    穆冥抬起脑袋,瞥了他一眼之后又垂下了脑袋,这个男生还是这样,这么多人在这里居然敢乱叫乱说话,可真是没有心机和城府。

    抿了抿唇,她清冷的嗓音发出:“既然你们来了,就好好说说为什么会和陈导发生争执。”

    秦川脸色一红,有些不敢看穆冥,这个时候说那样的话,她一定会觉得自己也是那种恶心的人吧,他不想这样,不想让自己的形象在她印象中破灭!

    猛地垂下了眼睛,秦川嗫嚅了半晌,才道:“他提出无理的要求,这些天都在纠缠我,甚至还说,被他捧出来的明星哪个不被他睡过,所以我才……和他骂了场,之后走出了房间,但是我没有杀他。”

    穆冥一定会相信自己的对吧,一定会的!

    秦川有些期待的看着穆冥,可是后者令他失望了,并没有看向他,只是和于寒低着脑袋检查死者,而程曼却在这个时候接过话来。

    “秦川?”她开始有了点影印象,偏过道:“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会牵扯进这个案子来,还真是有些好笑,说说吧,你是怎么离开那个房间的,陈导要你陪他睡,应该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才对,不知道我有没有说错?”

    秦川脸色僵硬,没有想到那么污浊的东西还是被他们说出来了,他抬起了脑袋,轻缓的笑了笑:“警官,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们说,我是退了他一把,之后趁他摔在地上的时候我逃了出来。”

    这个解释原始合理。

    程曼摸了摸下巴道:“这个说法也很不错,就是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推了他一把后他有没有受伤,或者是撞到哪里?”

    “没有,我特意看过。”秦川摇了摇脑袋后道:“警官,我真的没有杀人,我的未来才刚刚开始,若是这样自毁前程,就绝对不是我了!”

    更何况他还有一个妹妹,若是自己死了,妹妹又该谁照顾?

    这些都是不可能的……

    穆冥嘴角一勾,从地上站起来,看了眼秦川后却并未说话,只是扫了眼程曼,嘴角轻动:“我相信秦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警官,这可不行,你是他姐姐,当然是帮着他的。”伊莎在旁边吭声,阴阳怪气的音调听着就让人有些讨厌。

    穆冥眼神凛冽的扫了过去,之后道:“谁说我是他姐姐?”

    “刚刚秦川不是叫了你一声姐吗?我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就算你想说不是也不可能啊……”穆冥嘴角稍微的勾了起来,偏过脑袋道:“谁说叫了一声就是姐姐了?”

    伊莎有些说不下去,只好跺了跺脚,冷淡的笑道:“是是是,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行了吧?”

    “伊莎是吧?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们一下你去陈导的房间是做什么?”程曼满怀兴致的道:“莫不是你杀了陈导?”

    伊莎嘴角一抖,连忙摇头道:“我怎么可能杀了他?警官你就别说笑了,我去陈导的房间自然是因为他找我去的,不然不以为我愿意和这个老男人待在一起吗?”

    老男人……都说不喜欢和老男人待在一起了,可还是和老男人睡觉,这是什么道理,这有意味着什么?

    眯起眼睛,穆冥和于寒对视一眼,就开始整理资料,在这里没有等多久,陈导的妻子赶过来,一看到伊莎就一口一个贱人的叫唤,之后趴在了陈导旁边大声哭了起来。

    顾景柯盯着陈导的妻子,似乎是叫金云朵,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边哭边骂道:“你怎么就走的这么早?不是说好了要和我在一起一辈子么,你这个老鬼,可真是说话不算数!”

    既然知道自己男人外面有女人,为什么现在还要装出很恩爱的样子?说这些话又是有什么用处,这里,可真是让人有些不明白呢。

    轻微的扫了眼,顾景柯手指紧了紧,这个女人……可真是有点古怪。

    金云朵擦了把眼泪,将自己脸上的妆容都擦花了:“一定是你这个小贱人害的我们家老陈死了,对不对,一定是你!”

    她将矛头指向伊莎,而伊莎早就是钢筋铁骨,对于她的话也只不过是不痛不痒的回了句道:“我说陈夫人,你们家的男人不是只有我这一个女人,而且我还是不情愿的,所以你要说个凶手也换个人行不?”

    “要我说,最有可能是杀人凶手的应该是你才对,你要知道,陈导可是说了,他的财产都已经保存好了,若是他死了,那财产不都是你的了吗?”

    金云朵气的发抖:“你说什么!我为了钱?你真的当我和你一样吗,为了火就和人家老公睡觉,可真是令人恶心!”

    伊莎也不甘示弱的回了过去,冷淡的道:“我为了地位出卖自己的身体,那也是我的身体,轮不到你来这里说三道四,你说我?那你还不如好好的管管你家男人,说我恶心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你一个,但是我有了地位,也担负的起那些骂名!”

    穆冥嘴角稍微的扯了扯,这个伊莎的嘴巴可也是个毒的,不过性子倒也很是直爽……

    金云朵猛地从死者旁边站了起来,冷喝道:“伊莎,我就说你是个贱人你还真是个贱人,还说自己担负的起骂名,可真是搞笑的很,要不然,你自己好好的掂量一下那个骂名?”

    伊莎懒得再废话,只是淡淡的道:“我不想和你再多说,懒得和你废话!”

    金云朵嘴角稍微的动了几下,也没有再说一句,眼神扫向程曼,立马趾高气昂的道:“警官,我现在就想问你们,谁是凶手,谁杀了我的老公!”

    咄咄逼人的语气,让程曼很是不爽,她冷淡的眼神扫过去,缓缓道:“我说这位女士,警察也不是神人,查案都是要查的,所以你现在在这里闹事完全是没有用的,你明白了吗?”

    金云朵没有说话,之后高傲的偏过头:“没有本事就是没有本事,说这么多大道理干什么用?我要的是实际行动,你们赶紧的将凶手找出来,我也好将我的老公给安葬!后事还需要我去处理!”

    从刚刚开始哭着喊着,到现在已经可以淡然的回答一些问题,这其中只花费了短短的五分钟,这个女人可真是现实,在她们的眼中,应该是只有钱才是最重要的。

    轻微的扫了眼金云朵,只看到她嘴边挂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或者这个女人真的和伊莎说的一样,杀了陈导,拿到了财产,这样的事情也不在少数……

    穆冥敛下了眼角,沉声说了一句后道:“顾景柯,他的妻子有古怪。”

    顾景柯轻应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妻子做的呢。”

    两人低声交谈,而秦川看到这一幕只是淡淡的别开眼,心里的刺痛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手指紧握成拳,原来说了不喜欢,可还是抑制不住那颗躁动的心啊。

    伊莎在旁边看到秦川这样子,之后靠过去道:“秦川,你不会喜欢的就是那个法医吧?你可真是怪趣味!”

    要知道之前她可是想和秦川将绯闻给坐实,最后却被秦川给讥讽了一顿,然后秦川说自己心中转不下任何人,当时她就反问过他心里是不是有人了。

    而秦川并没有说没有,既然没有说,那么就是有人了……

    伊莎的思想很简单,也很真实,更能够凭借女人的第六感确定秦川心里有个女人,现在看到这样子,那么这个女人应该是穆冥才对。

    “没有的事,你最好别乱说话!”秦川冷喝道:“若是不想自己的前途都给毁了,最好别再想着借男人上位,我和你炒成情侣只不过是为了宣传新电视剧,若是你再玩过火,就别怪我不客气!”

    伊莎有些害怕,缩着身体朝后面退了几步:“呵呵,我不问就是了,何必发这么大的火?”

    她的笑很冷冷沉的厉害,可她不知道的是,穆冥就是秦川心里的一根刺,谁也拔出不掉,更是碰不得!

    喜欢着一个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的人,对谁来说都是一种打击!

    伊莎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暗自腹诽:“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和我一样?”

    他们都是一类人,都不是天之骄子,都需要从最底层做起,都需要慢慢的熬成顶尖的人,除了这样,都是各凭手段!

    伊莎走的是捷径,虽然很让人不齿,但她想要的是真的达到了。

    而秦川走的是正道,这里面的艰辛比伊莎的更难,秦川耳尖的听到了伊莎的话,冷淡的眼神扫了她一眼:“伊莎,有些时候我不得不提醒你,不管做什么事说什么话都要注意场合。”

    “你刚刚还不是失态了?”伊莎反问一句,淡淡的笑了一声:“你有什么立场说我的?”

    秦川没有再多说一个字,略微的垂下了脑袋,他是没有立场说伊莎,因为刚刚在看到穆冥的时候,他就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甚至有些不够沉稳。

    当着这么多人叫穆冥姐,这样真的会让人误会,也会给穆冥带去很多的麻烦,这次,是他考虑的不够周到……

    没有等多久,金云朵大吼一声,站在中间冷哼道:“警官,你们还有多久才能将凶手给抓出来!若是抓不出来我可就要先回去了,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

    ------题外话------

    冷啊冷啊……注意保暖,手指已经冻僵了……

    T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首席妙探独宠妻》不错,请把《首席妙探独宠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176/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