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242章 怕被冷落

  
    回到了酒店,刘瑾精疲力歇的靠在沙发上休息;看着沙发对面上坐着的雷子戎,正在使用电脑查看邮件,刘瑾突然感觉很是郁闷的;

    “你是来和陪我的?还是陪你的电脑?你活了三十多年,从我认识你的时候,你一直就这样低着头颅,我看到的永远是你的发顶,”。刘瑾一边起身捞着沙发上自己的黑色包包,她一边皮笑肉不笑的望着雷子戎。

    随之,雷子戎抬头查看着刘瑾的情绪···

    “今晚···我们分房睡,”。刘瑾把背包背在自己的身上后,就慢吞吞的向楼上走去,当然,这一刻她甚是有气无力。

    坐在沙发上,雷子戎一直在观察着刘瑾,如果,今晚真的分房睡,那么他雷子戎出来度假还有什么意义?呸!休想。

    ···········

    主卧房里,刘瑾坐在床上正认真的翻阅着网上流传的事迹,一个月没有上网了,世界变成什么样子,她不从知晓。

    这时,房门被打开了,雷子戎从容的走进来,并随手的把房门钥匙放在了墙柜上,他看了一眼刘瑾后,便径直的向浴室走去。

    “你站住!”。刘瑾撩目紧紧的盯视着雷子戎,随即,她厉声的询问着,“我们有结过婚吗?”。

    雷子戎扭头望着床榻上坐着的刘瑾,思索了几秒后,他淡淡的说:“我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是别人口中的私生子,别跟我提结婚或者离婚的事,你没有资格,”。

    晕!刘瑾摸不着头脑了,这个雷子戎从回到酒店之后,对她冷静的就像把看做雷子嫣一样,着实的让她有一种被忽视的感觉,TMD,她现在很后悔和雷子戎来这个地方。

    及时的,刘瑾反驳的回应道:“你要是尊重我,就该我和说一声,万一我们说话不一致,怎么办?”。

    这时,雷子戎转过身,正面的应对刘瑾,并无语的反问道:“你在哪儿?我怎么和你商量,是你撒手不管,让我一个人随意处理,这会儿,我处理好了,你却找茬,你是故意的?还是真的做作?”。

    “都有,故意针对你,我就是看你不顺眼,”。说完,刘瑾把笔记本砰的一声就给合上了,紧接着她把笔记本扔到床脚边去。这会儿,她的心情沮丧的厉害,这所有的事情就像海底世界一样,让她无从得知;芬兰一行似乎没有她想象的那般亲密和轻松。

    “我先睡了,”。思考了一会儿,刘瑾盖上被子,背对着雷子戎就躺进了被窝里;

    “我去洗澡,”。

    哗啦啦的洗澡声,让刘瑾的情绪越加紧张,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她很怕雷子戎很快就要出来;索性,她抛开被子,并裹紧浴袍拿起自己的手机便出了房门。

    ···········

    酒店的小道上,刘瑾穿着白天那件黑色的羽绒服,外加一双厚厚的全脚棉拖,正在漫步的呼吸着芬兰的冷空气,她看着酒店别墅里,有通亮的灯光时,她停下了脚步,因为,她看到了一家三口的正在客厅里打闹一片,小女孩儿的梳着两根麻花辫,金黄色的头发,她的笑容就像电视上灿烂无邪的纯真少女,让刘瑾看痴也看呆了。

    这时,她的手机作响了,条件反应下,刘瑾接起电话···

    “HEIIO?”。

    “是我,现在在干吗?”,是雷子煜打来的电话,这个电话及时而有巧合,因为,刘瑾也想到要给雷子煜打电话,否则,她出门的时候,就不会带上手机。

    “在看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场面,”。刘瑾抬步继续向前方走着。

    “我坐在房顶看星星,可惜天上没有星星,”。听得出来,雷子煜的口气很悲伤,以往,他没有这般平静的与刘瑾这样沟通,因此,刘瑾又开始顾虑了起来。

    “子煜,发生什么事了吗?听你的口气像是默哀与祷告,”。

    “如果这两者都有用的话,我可以试试,你那?这个时候应该和哥哥双宿双飞,亲亲我我呢,怎么?哥哥给你脸色看了?”。雷子煜风趣的询问着刘瑾的平静,他们的关系任何人都无法理解和比喻,他们互爱着对方,也了解着对方,但就是没有超过禁区的警戒线,···雷子煜和刘瑾很特别。

    “没有,子煜,我怀孕了,可这次我没有喜悦的感觉,更没有对未来的憧憬,我们似乎和好了,但也平平淡淡着,我不知道是自己想要的太多,还是他一直没有给我一个坚定的答案,总之,现在我很彷徨,既不想舍弃他,又不想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和他过活着;命运总是这样,当我有新的力量和冲劲时,同样负面的影响也会接连而上,我很害怕,”。刘瑾走进了雪地里,软软的积雪踩在上面吱吱作响着,尽管,积雪很厚,刘瑾走起来路来很吃力,但她喜欢这样的感觉。

    雷子煜在那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后,就冷静的回应着,“女孩子有这方面的顾虑很正常,但我希望你不要怀疑哥哥对你的爱,的确,你有点做作,帮你处理了某些你最在乎的问题,你却要求这儿,要求那儿的让哥哥为难着;你就不能乖女孩儿的站在他的身边,笑盈盈的面对即将会发生的一切吗?并肩作战,你喜欢这样的过程,因为,你说这个过程里会有难忘的回忆,是你选择了一走了之,把所有的烂摊子丢给哥哥一人处理,没有回忆只能怪你自己。他是人,不是神,他有情绪,也有失落,他会发脾气,更会使性子。妞儿,不要把他当成雷子戎看待,把他当作一个可怜的男人去理解,因为,他在为失恋而伤心着,你要像对待别人那样的去关心和开导他,这个过程绝对奇妙梦幻,相信我,给自己勇气,给他肯定,”。

    肺腑之言,雷子煜说的十分贴切,刘瑾的人生就像犯了公主病一样,三天两头她就要上房揭瓦,雷子戎的容忍是有限的,他可以让她无止境的跑遍神州大地,但他绝不会让刘瑾一次又一次的放手人生;目标明确是生命的开始和梦想的斗志,如果刘瑾依然这样飘忽不定的任意着,最后,失去的不单单会有孩子,更有她最初的梦想。

    刘瑾坐在雪地里的一架秋千上,摇摇晃晃的望着天上黑黑的夜幕,随之,她开始回应着雷子煜的劝告,“我的世界总是这样让你们琢磨不透,有时候自己也会烦这样的我,我现在在芬兰,和哥哥来这里度假,说好愉快的度过一个礼拜,可到来的第一天,我便开始不开心了,哥哥今天的确给我脸色看了,他冷冷的把我搁浅一边,我好怕自己在他面前失去魅力,毕竟我曾经伤害过他,也许,他已经开始烦我了,”。

    “屁话,哥哥即使讨厌自己,也不会讨厌你的,他可能有什么事,你不要这样自己认为,有什么事,大家说开,不要胡思乱想,”。雷子煜开始在电话那边着急了,雷子戎的脾气几乎就是六亲不认,冷的时候,看见谁都是多余的,即便是刘瑾,估计他现在就是这样认为的,就像刘瑾所说的毕竟她伤害过他;以牙还牙,小鸡肚肠,雷子戎可能真会这样。

    想到这些,雷子煜加快的补充道:“如果,他真的给你脸色看,你也给他看呗,大不了坐着飞机回加州,你不是很会这样吗?”。

    呸!雷子煜这是在开导刘瑾吗?完全变成批斗会了,而刘瑾就像地主刘文彩,必须接受批评和教育。

    “去!我那还敢,就是他把撵我走,我也得死皮烂脸的跟在他的身后,”,晕!谁让刘瑾主动提出七日之约的,她要是先行离开,估计,她就是彻底的离开了;呸!她才没有这么傻呢。

    “你变成狗皮膏药更好,”,

    “那也行,粘牙糖就省了,吃多会蛀牙,也会口臭,膏药还能疗伤化瘀,两全其美,”。哎呀!女人的脸皮就是万能的强力胶,怎么撕都撕不烂,还真是够强悍的。

    ·········

    卧房里,雷子戎坐在床上翻动着手里的文件,洗完澡出来时,床上空空的,他找遍了别墅的各个角落都没有刘瑾的影子,索性,他放弃寻找的念头,让刘瑾自个醒悟,自个回来。

    正想着,刘瑾推开了门,她小跑着,一边搓着手,一边把脚上的拖鞋急急的给甩掉,跳上大床后,她利索的把身上的浴袍给脱掉了,仅仅只穿着丝绸的吊带小睡裙,她就钻进了被窝,但她没有安生,她趴在雷子戎的身上,并把脑袋钻进雷子戎双手拿文件夹的圈圈里,她一边说着话,一边故意把自己的下巴颏放在雷子戎的胸襟上,“我漂亮,还是文件上的数字漂亮?”。

    这时,刘瑾的小手,缓慢的伸进雷子戎的睡衣里,眼神也及其暧昧的望着雷子戎的眼睛,天呀!刘瑾这是在故意勾——引雷子戎的;

    “都漂亮,”。雷子戎淡淡的回答着刘瑾,同时他依旧翻阅了文件;天知道,这一刻他的内心喜悦的早想就这样抱着刘瑾聊天或者亲热。

    及时的,刘瑾把雷子戎书中的文件夹,给一把的夺了过来,而且还扔在地上,哗啦啦的纸张全部散开了,床上和地面上散落的全成文件了;“我的天!看来我又犯错了,”,说着,刘瑾淘气的吐着舌头,并装作有气无力的趴在雷子戎的胸口上。

    “你刚刚去哪儿了?”。雷子戎忍不住,还是问及到。 (步云小说网http://www.81book.org)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总裁的七日恋人》不错,请把《总裁的七日恋人》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总裁的七日恋人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总裁的七日恋人》最新章节地址http://www.81book.org/5/5272/
步云小说网为您提供的《总裁的七日恋人版权归作者思我悠心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